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散伙
    苏煜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在云飞雪这般态度之下,他们只能离开云府。

    走出云府大门之后,苏煜这才说道,“公子于我有再造之恩,我怎么也不能看着公子深入狼穴之中啊。”

    小翠冷声道,“说的我们这里哪个人好像没受到过公子的恩惠一样。”

    玖魂在一旁开口道,“为今之计,我们就按苏军师所说的去办,不论如何也不能看着公子一人深入火海,我们分工合作,另外再抽出几个人手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西城秀清。”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是目前最妥当的办法了,必须要在云飞雪和东方齐天见面之前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如此云飞雪才能有一线生机,否则东方齐天有人质在手,云飞雪纵然修为再强大也只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偌大的云府一片空荡,所有人都已离开,唯有福叔留了下来,依稀记得小时候云飞雪在他身上调皮捣蛋过,如今却成长到了这般让人羡慕而又嫉妒的程度。

    但云飞雪的成长之路毕竟没有偏离一个正确的方向,至少福叔认为云飞雪是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

    可陷入情网中的他已经失去了原本所有的一切,福叔当然能理解云飞雪,如果说现在这个世界有谁最了解云飞雪,那一定就是他福叔。

    云飞雪怅然的坐在椅子上,他环顾四周好似快要逝去的旧景,“想不到曾英明几代的云府就要毁到我云飞雪的手上了。”

    他说的却是事实,先不说其它,只要他承认自己是弑君的凶手,整个云府会因为他这句话而彻底从潜龙城消失。

    福叔有些爱怜的站在一旁,尽管云飞雪从来没把他当成一个下人看待,可福叔依旧分得清主仆之分,所以他从不做过线的事情,他在云飞雪面前也时刻保持着谦卑之态。

    “公子,此事怪不得您,放在谁身上都会这么做的。”

    云飞雪叹了口气,“我希望他们能理解我的苦心,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能够逃的远远的,这样在我认罪之前他们至少有足够的时间逃离东方齐天的追捕。”

    福叔说道,“可公子您知道,他们都不会这么做的。”

    云飞雪脸上的悲痛之色更浓,“是啊,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做,所以我打算今晚就要去见东方齐天。”

    福叔惊道,“公子,你……”

    云飞雪摆了摆手,“带着我爹还有我爷爷的灵牌走吧,如果我有幸能带思雨离开,我自然会找你,如果我没能从潜龙宫出来,记得替我给他们上柱香,我这个儿子实在不孝,不能每年来看他们了。”

    云飞雪来到祠堂将灵位小心的放到福叔的手上,然后又给了他一张金色的卡片,“这张卡上有金币三千万,您好好过好后半生,在云府劳累了大半辈子您也是是时候该享享清福了,如果见到他们也替我给他们说一声对不起。”

    “公子,你不可……”

    但福叔的话还没说完,云飞雪的身影已经从他身前消失无踪,福叔长叹一声,那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十岁。

    眼眶中的泪水忍不住掉落下来,手中这张金色的卡片还有云飞雪的话让他感动至深。

    他看着云飞雪长大,实际上真的已经是把云飞雪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如今看着云飞雪深入虎穴而无能为力,他除了叹息,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云飞雪交代好的事情坐好吧,悲怆的摇了摇头他带着灵位离开了云府。

    前一刻空前繁华的云府如今已看不到半个人影,唯有片片雪花打落在地上仿佛在倾诉着云府顷刻间的萧索和孤寂……

    潜龙宫内,西城秀清有些茫然无措的看着这间豪华厅堂,她已经把薛思雨交给了温涛,剩下的就是等着温涛把她需要的东西带过来了。

    她做这件事并非感觉不到愧疚,如果当初不是云飞雪收留她,可能她根本都活不到今天,后来甚至屡次帮她抵挡外界高手的侵袭。

    可这一切她都是给了报酬的,她带着五十颗还生丹来到云府,后来更是将还生丹的配方交给云飞雪,甚至还给云飞雪制作了那么多的连星弩外加两座灭星弩,所以久而久之西城秀清也就把这一切当成了理所应当。

    她根本不需要对云飞雪产生任何愧疚,因为他们之间只是对等的交易而已。

    此刻她能感觉到门外有不少高手在看着这间屋子,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她能做的也只有等待温涛的到来了。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大门终于被打开,只见温涛和另外一个陌生男子走了进来。

    西城秀清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她连忙站起来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温涛点了点头,“大皇子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食言,这位精通唤灵术的晓大人会帮你把你哥哥的灵魂从冥界召唤过来,在这之后,他也会把这个能力教会给你,但切记你哥哥的灵魂不能在此界待超过半天的时间,也就是六个时辰。”

    西城秀清连连点头面色大喜道,“是是,我一定谨记在心。”

    温涛点了点头然后示意晓大人开始,只见这位面容消瘦的晓大人将手中拎着的一个长方形的紫檀木箱放在了案几之上。

    木箱打开,就好似有一阵狂风迎面扑来,西城秀清打了个寒噤,她连忙稳住心神把目光放在了那木箱之中。

    木箱内没有什么特别之物,里面有一块通体散发着黑色光芒的长方形石块,石块上面有一双凹陷进去的手印格外醒目,除此之外里面再无其它之物。

    晓大人冲西城秀清说道,“把你双手按在上面,我不让你离开万不可离开,否则所有工作都会前功尽弃,你还会遭到反噬而受伤。”

    西城秀清重重的点着头,然后她把自己的双手毫不犹豫的按在了那凹陷进去的掌印之内。

    晓大人目光凝重,她朝西城秀清的眉心一指点去,“乾清自在,界主有灵,以魂为引,以血为基,冥界寻魂……”

    他口中不断念念有词,西城秀清手下的这块石头也是光芒大放几乎冲开了整栋大楼。

    但外面早有人准备,数个灵海秘境的高手联手将这冲破云霄的光芒给镇压了下来。

    西城秀清看到自己的双手之上忽然有无尽的静脉血管时隐时现,紧随着,红色的液体从她手中不断朝石头的四周逸散出去,整块并不透明的石头忽然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红色。

    与此同时,晓大人收回双手在空中不断结印,他们的面前似乎有一扇陌生的大门被打开。

    西城秀清忍住双手传来的剧痛盯着那扇大门,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却见一年轻的身影茫然的从那大门内走出,此人可不正是西城秀清的哥哥西城秀树吗?

    晓大人一声轻喝道,“拿开右手。”

    西城秀清的右手拿开,她激动的眼眶有无尽的泪水汹涌而出,看到自己的哥哥,她简直就有一种兴奋的要疯掉的感觉。

    西城秀树也看到了他的妹妹,他有些茫然的说道,“我这是……回到了人界?”

    西城秀清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啊哥哥,我好想你……”

    她冲过去想和西城秀树拥抱在一起,不过她忘了西城秀树只是一个灵魂,他们二人从空中穿了过去。

    见此一幕,温涛淡淡的说道,“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如果你想学习这种能力,记得你答应过的承诺。”

    温涛说完离开房间,晓大人也是将这长方形的盒子石头收起来跟随着离开。

    西城秀树疑惑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身在冥界,怎么会……”

    西城秀清赶紧将所有的一切说了出来,她早就听闻这世上有一种可以召唤冥界灵魂的功法和能力,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找到这种功法。

    哪曾想大皇子东方齐天回来直接找到了他,说可以帮她这个忙,西城秀清在犹豫徘徊中终于是答应了大皇子。

    但前提是大皇子有任何要求她都得去完成,如今东方齐天登基在即,云府这个障碍他无论如何也得除掉才行,所以温涛终于动用了云飞雪身边的这张牌,只要将薛思雨这个女人弄到手,云飞雪就是任人宰割的份。

    听到西城秀清不断说下去,西城秀树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虽然他没有肉身,可是那种表情依旧是可以清楚的看到。

    似乎感觉到了西城秀树情绪的不对劲,她连忙说道,“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们走了之后留下我一个人……” 一流小站首发

    不等她说完,西城秀树目光阴沉的说道,“也就是说,当初我让你找云公子帮忙,云公子毫不犹豫的收留了你,并且还给你提供各种便利甚至帮我们东夷族报了深仇大恨?!”

    西城秀清连忙解释道,“哥,这只是交易,他收了我们五十颗还生丹,而且在这中途我给他做过的事情也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