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叛变
    没有理会她们,云飞雪看向诸葛幽倩说道,“你可是诸葛明王的妹妹,难道你也打算就这么一直听我差遣吗?”

    诸葛幽倩笑了笑说道,“公子天资纵横,跟在公子身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云飞雪说道,“好吧好吧,正好云府也需要一些力量,欢迎你们回来!”

    暗影的回来出乎云飞雪的预料,不过她们现在的确能为云飞雪再添加一份强大的力量。

    踏入灵海秘境至少她们也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了,但云飞雪依旧不可能让她们执行那些危险的任务,只能说他不想看着她们的执着白白浪费。

    而让云飞雪感到惊奇的却不仅仅是暗影的归来,另一个他完全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云府。

    见到此人,他依稀记得当初在边防线外的那一幕,云飞雪冒险来到魔域领的小镇救人,这位可不正是唯一的幸存者,秋雨门的林浩吗,他虽然断了一臂,但至少活了下来,能够在那种情况活下来本来就是奇迹了。

    林浩来了潜龙城,是不是意味着文青青也跟着回来了呢?

    云飞雪猜测的果然没错,文青青正在林浩的身后,看到云飞雪,她几乎是本能的上前和他拥抱在了一起。

    谁也没看到林浩眼中那一抹阴郁的神色,他将其藏匿的很好,所以没人发觉这细小的一幕。

    云飞雪说道,“回来了就赶紧去看看你爷爷吧,相信看到你回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文青青重重点了点头,她努力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从认识云飞雪以来自己总是给他添麻烦,甚至先后两次差点置他于死地,但云飞雪从未有过任何抱怨反而在不断的安慰开导自己,文青青又怎能不感激呢?

    在她们谈话之间,福叔忽然走来,他走进云飞雪耳旁说道,“西城秀清说有急事找你要单独见见你。”

    云飞雪面色一喜,莫非是她研究处了对付毁灵炮的东西来了?

    送走林浩和文青青之后,他迅速朝西城秀清所在的地方赶了过去,只不过来到此地他忽然皱起了眉头,西城秀清并不在这里。

    偌大的机器还在运转,这说明她刚刚确实在这里,云飞雪只能在这里等候,但整整半个时辰过去依旧没有等到西城秀清回来,云飞雪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

    就在这时,福叔回来,他看着云飞雪道,“公子,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没和西城秀清在一起吗?”

    云飞雪皱眉道,“我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她,这究竟怎么回事?”

    福叔的面色忽然狂变,他骇然道,“糟了,西城秀清在你刚走不久就带走了薛思雨,她当时说是你让她让她带走的,我们当时也没有多想……”

    听到此话,云飞雪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消失在了原地,五层魂诀直接将整个云府笼罩在了里面,让他绝望的是,云府之内并无薛思雨的身影。

    “怎么会怎么会,思雨,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云飞雪从云府之中腾空而起,他将感知力和魂力继续朝四周扩散出去,让他更加绝望的是,根本无法搜寻到薛思雨在哪里。

    整个云府也意识到了事情的紧急,薛思雨的状态有目共睹,但云飞雪宠薛思雨的模样大家更是看在眼里。

    谁能相信西城秀清会悄无声息的带走薛思雨,谁又能想到她会做这样的事,至少她看起来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直到此刻,云飞雪忽然想到叶冥夫妇层曾千叮万嘱过他,西城秀清不可完全信任甚至要云飞雪一定提防这个女人,但云飞雪一直都没当回事。

    自己为西城秀清做的这些并不图她什么回报,但至少她绝不可能生出害自己的心思。

    “我错了,我错的太离谱……”

    云飞雪茫然无措的看着整个潜龙城,可以说薛思雨是他现在的一部分精神依靠,她如果受到半点伤害云飞雪会责怪自己一辈子。

    在他六神无主之时,一封信递到了他的手中,他几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打开信封。

    “即日起,立刻解散云府,并且主动承认你的弑君之罪,如此方可保薛思雨一命,明日午时之前若见不到你行动,薛思雨的人头当挂云府门前以示惩戒。”

    简短的一句话已经概括了一切,云飞雪慌乱的状态反而因为这封信而暂时归于了平静,至少他已经清楚了一件事,事情虽是西城秀清所为,但幕后的主谋者正是大皇子东方齐天。

    只不过西城秀清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是因为东方齐天威胁了她?

    可东夷族仅有她一人存活,东方齐天能拿什么威胁她呢?

    云飞雪想不通,他也不需要想通这些,他只要知道现在已到傍晚时分,自己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

    福叔他们过目此信无一不是在叫骂西城秀清的狼心狗肺,云飞雪待她如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她却反而做出这等畜生所为之事。

    云飞雪目光凝重的说道,“如今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看来云府确实气数已尽,只盼爹还有爷爷原谅孩儿的不孝,你们辛苦打下来的基业要毁在我手上了。”

    东方齐天的目的很明显,云飞雪不照做的话,等待薛思雨的只怕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露出了惊容,他们能够想象薛思雨在云飞雪心中的地位,可却从未想到会这般重要,云飞雪竟然真的要解散云府。

    诸葛幽倩目光冷冷的说道,“那你是不是还打算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是你杀了东方剑雄呢?”

    云飞雪叹了口气道,“必要的时候,我会这么做。”

    诸葛幽倩说道,“真是愚蠢,难道你认为你做了这些,他就会放了薛思雨吗?”

    此刻的云飞雪很冷静,这从他的目光之中就能看出来,那种平静是前所未有的。

    他说道,“我知道,但这一丝机会我也必须要去争取,现在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诸葛幽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薛思雨真是你致命的软肋,东方齐天正是抓住了你这一点,现在的你看似冷静,但实则早已乱了方寸,你这般做法让之前的所有准备都前功尽弃。”

    云飞雪盯着诸葛幽倩忽然怒道,“假如被抓走的是你的至亲之人,你会怎么做?”

    诸葛幽倩说道,“我也会着急,但却绝不像你现在这样完全失去了自我。”

    云飞雪沉默,他的确失去了自我,他此生从未有这样看重过一个人,薛思雨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可以说完全是因为他,所以云飞雪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决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可现在才过去多长时间,薛思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落入了敌人手中,云飞雪又怎能不乱,又怎能不慌?

    所以诸葛幽倩的话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云府内的所有人全部都走吧,还有暗影也是,此事于我一人而起,我自己去解决就行了。”

    诸葛幽倩再度说道,“解散了云府,你以为这里还有几个人能活下去,你以为东方齐天连自己的老子都能杀,他会放过我们这些潜在的隐患吗?”

    苗不仁也在一旁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说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这么做太草率了,诸葛幽倩说的很对,只怕我们出了云府就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如今借助云府之力,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安然无恙的活着,但离开了云府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解散了云府,东方齐天完全有理由对这里的每个人动手,信件之上之所以有这个条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云府的影响力已经足够威胁到潜龙宫的地位,再加上云飞雪已经是面对面和东方齐天对峙过,在这种种的前提下,东方齐天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这里的每个人了。

    云飞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就依你们所说,那办法呢?你们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就在这时苏煜忽然开口,他说道,“首先这封信就是一宗完美的证据,本来我们要找到东方齐天弑君的证据是很困难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了门来。”

    云飞雪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定的思考能力,这个本来不少人都能想到的东西其实他也能想到,可现在他偏偏脑子是一片浆糊,他问道,“这能算什么证据?”

    苏煜淡淡的说道,“这一句让你承认你就是弑君的凶手,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这句话虽然还不能指明东方齐天就是凶手,但这已经足够说明皇上的死是另有死因,有人想将这件事嫁祸给你。”

    “那又如何,东方齐天完全可以将这件事嫁祸给潜龙宫任何一个不重要的人身上。”

    听到云飞雪的话,苏煜却是摇摇头道,“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刚刚所说是这封信的第一个破绽,第二个破绽就是信纸还有笔墨的也是一大破绽”

    “宫内的笔墨纸砚都有详细的分类,不同职务官职,这笔墨纸砚的使用都是有讲究的,虽然现在我们还无法确定这墨纸来自潜龙宫的什么地方,但只要细查这墨纸的制造源头我们就能知道是谁在使用它们,如此,证据又一次缩小了大半的范围。”

    所有人都是赞赏的看着苏煜,他不单在兵法上有着独到的研究和见解,如今在这种情况下却是能够冷静的通过细节分析事情的源头,苗不仁他们都是赞赏的看着苏煜,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直以来在云府都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

    只听苏煜继续说道,“我们之前的安排已经快要接近尾声,配合我们这十来天的所有成果,大皇子想要登基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云飞雪的心情稍稍冷静了几分,可他依旧是反驳道,“我承认你说的这些都有可行性,但薛思雨呢,现在薛思雨在他的手上,我们的所有行动虽然能够让东方齐天的计划失败,但他最后也一定会将人质撕票!”

    众人陷入了沉思,这的确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他们的所有计划接近完美,可以说东方齐天的阴谋一定会暴露在这天下。

    可薛思雨现在在他的手中,以东方齐天的手段,要藏个人当然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云飞雪毁掉了他的所有计划,这样的仇恨只会让东方齐天走上极端,直接将薛思雨抹杀以泄心头只恨。

    苏煜叹了口气说道,“请恕我苏煜直言,为今之计,在潜龙帝国的安危和薛思雨之间你可能必须要做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

    云飞雪刚想说什么,但苏煜不给他机会继续说道,“请恕苏煜再次无礼,和潜龙帝国的安危相比,您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小我的打算,您的父辈以上皆是为了潜龙帝国鞠躬尽瘁,相信他们如果健在的话也一定会让您这么做的,再者,以公子您的天资纵横,要找一个女人实在是……”

    苏煜的话没说完他忽然感觉到了喉咙胸口传来窒息,云飞雪不知何时已来到他的跟前。

    霸道的力量直接一把揪住了苏煜的衣领口,只见他双目赤红如血,凌厉的煞气似猛兽出笼让人心惊胆颤,那恐怖的眼神似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即便是神魂境的苗不仁都是骇然失色。

    “公子手下留情,苏老并不知道您和薛思雨之间的事情,还请您手下留情!”

    洪岩直接单膝跪地,紧接着不少人都是跪在云飞雪面前替苏煜求情。

    云飞雪勉强控制住了体内的情绪,他一把将苏煜推开了数米之外,“谁敢再说此话,休怪我云飞雪六亲不认,云府解散,此事由我一人所担于你们无关,都走吧。”

    苏煜惊惧的看着云飞雪,自他认识以来,还是头一次看到云飞雪有如此滔天怒火,而且面对的还是自己人。

    “公子……”

    暗影她们还想说什么,但云飞雪的目光如刀锋一般直摄每个人心底,“我只说最后一遍,所有人,滚!”

    体内的二阳之力如滔天巨浪轰然炸开,恐怖的气息席卷大地让整个云府都是轰然一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