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传言
    自古以来,没有哪一个刚刚登基的帝王就是狂徒暴君,也许是随着位高权重,也许他们后代子孙的优越这才衍生了一代代治国无方的昏君,可想要得到龙脉的认可,就一定要得到百姓和上天的认可。

    可话虽是这么说,但林让依旧沉重的摇摇头,“如今潜龙宫戒备森严,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进去,就算来到了潜龙宫也没办法调查皇上的死因,我们连他的尸身就接触不到,现在的潜龙宫是高手如云,像我这样的就有几十个,他们根本不可能允许我们有任何的小动作。”

    云飞雪说道,“有些事情必须要依靠强大的武力才能解决,但有些事情却并不需要依靠蛮力就能解决,普通人虽无豺狼虎豹之蛮力,但却依旧可剥其皮、吃其肉、喝其血,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林让茫然的摇了摇头不明白云飞雪忽然说这些做什么,只听云飞雪笑着说道,“因为人是有智慧的,我倒想看看这位大皇子究竟有几斤几两。”

    与林让交谈过后,云飞雪找到了西城秀清,这位一心钻研在武器机关中的女孩一刻也没停歇过。

    云飞雪的脑海中现在还回荡着当初叶玄夫妇的话,西城秀清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单纯简单。

    现在云飞雪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那只是叶玄夫妇太过多虑的结论而已,李圣义身死,西城秀清的大仇也算是报了,她现在完全可以放下那些包袱,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并没有错,西城秀清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

    “你回来了!”

    西城秀清从一架精密的机器旁边走了过来,不论如何,她对云飞雪更多的只有感激,没有云飞雪的收留,西城秀清又怎能有今天的地位。

    如今即便是离开云府,也有无数的江湖人士甚至很多帝国的将士找她要购买她制作的连星弩,所以如今的她也算是潜龙帝国的半个名人了。

    云飞雪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完全继承了东夷族的所有才能,我想你的族人们一定都会以你为骄傲的。”

    西城秀清笑了笑,只不过笑的有些勉强,想到那些逝去的亲朋好友,她的心里就莫名的难受,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即便大仇已报,可要从那种心理阴影中完全走出来可能依旧需要一些时间。

    看出了她的伤感,云飞雪立刻转移话题道,“这次我回来是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这件事可能只有你才能完成。”

    西城秀清诧异的看了一眼云飞雪,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云飞雪笑道,“没那么严重了,你先看看这个东西。”

    他说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件巨大的炮台,这个炮台正是出自魔域种族的产物。

    毁灵炮对灵海秘境特别是二次炼体以下的高手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虽然它无法直接杀人,但灵海秘境本来最大的依仗之一就是具有飞行能力,但在这炮台的轰击下让灵海秘境失去飞行能力无疑对他们的战斗力有着巨大的影响。

    云飞雪一早就在做这个打算了,西城秀清对机关器械这方面有着独到的研究,看她能不能研究出破解这个东西的办法。

    如果她真能破解毁灵炮,那是对整个人类造福,到那时,整个人类都将知道东夷族这个特殊的种族,这种功绩对西城秀清来说,或许能弥补她内心更多的伤痛。

    所以于公于私云飞雪都想让西城秀清来完成这个任务。

    西城秀清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座毁灵炮,在这个期间,云飞雪将这个东西的来历以及作用大概给她说了一遍。

    西城秀清说道,“我尽力研究以下,只要知道它的作用原理,我就能研究出克制它的东西出来。”

    云飞雪大喜,西城秀清既然如此说话,那自然是有不小的把握,心里搁的这个事儿总算也是有了着落。

    在打量毁灵炮的时候,西城秀清忽然问道,“那个……薛思雨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她变了……”

    云飞雪叹了口气,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西城秀清目光闪烁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大仇报了之后,她对自己研究的东西似乎更加投入,如今云飞雪又交给她这个任务,她就更加尽心尽力的要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三天时间悄然而过,潜龙城依旧呈现在一片悲痛之中,东方建雄的死给了这些百姓沉重的打击,这种打击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治愈他们。

    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是东方建雄的死因,还有一部分则是这位刚回来的大皇子。

    “皇上有皇子十几个,照我看来,也只有大皇子才有这个能力和资历继承王位了。”

    “哎,此言差矣,大皇子虽然优秀,但其他皇子同样也不差,别忘了九皇子东方昊同样也是深得民心的皇子。”

    “没错没错,东方昊年幼便已精通天文地理,我当年有幸还抱过一次九皇子呢,他可没有其他皇子身上的那种傲气。”

    这种议论在大街小巷的饭店茶馆之中随处都能听到,但这种议论也只能是悄声进行,万一被某个有心人听到那可是绝对的大逆不道,就算心中有合适的人选,可这种事情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所能左右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除了这些普通的议论之外,今天的潜龙城忽然还多了一些其他的消息。

    这个消息几乎达到了骇人听闻的成都,以至于知情的人都不敢随口乱说。

    但人总是这样,能把一个秘密烂在肚子的人并不多,在人与人的交流中,总是喜欢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分享给他人,这既能作为一种炫耀的资本,同样也可以满足自己片刻虚荣的心里。

    “你们最近听说没有,皇上……皇上好像并没有驾崩……”

    一个小饭店内,一名衣着脏乱看起来有几分邋遢的男子正悄声对饭桌对面的人说着。

    此人听闻顿时大骇,他慌忙看向四周,见没有什么可疑之人后这才说道,“你听谁说的,这可不能乱说,皇上明明已经……”

    “是啊,按理说是这样,但我听说皇上并没有死,他只是假死以此来看看这些皇子们哪个是真心对他好,哪些又是为了皇位而不择手段。”

    “不会吧,十天前举国哀悼,难道这真是皇上的……”

    “嘘……”此人用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他朝四周看了一圈这才说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万不可说出去,如果真的是皇上的计谋,我们传出去可得坏了他的大事。”

    此人连忙点头称是,如果东方建雄真是为此而装死,那这个消息一旦传到皇子们的耳中,他的这番计谋可不久白费了吗?

    可即便如此,这个消息还是如微风轻抚,动摇的不是一枝杨柳。

    整个潜龙城在几天的时间内到处都出现了这样的议论,人的嘴是怎么可能被堵住的,所以这个消息很快也就到达了潜龙宫大皇子的耳中。

    他面前是东方剑雄完好的尸身,东方剑雄并没有被他急着安葬入土,所以这几天来东方齐天都会时不时的来这里看看。

    因为潜龙城的那种传言已经在他脑子里回荡好几天了,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是震惊的。

    东方剑雄毫无疑问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潜龙城内的这种传言又是从何而生呢。

    东方齐天总是害怕这种传言是真有其事,所以他总是会来这里看看东方剑雄的尸体还在不在。

    好在他的担心终归是多余的,一个已经死透的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就算他真的要试探也不是这种试探法吧。

    但东方齐天内心的那种恐惧却总是挥之不去,毕竟自己父皇的死并不是偶然,在外人面前他可以装作毫无所谓,但每当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感觉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好像要随时掐断他的咽喉以惩罚他的所做之事。

    望着东方剑雄那惨白的面容,他的额头上不知不觉沁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在这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温涛目光担忧的看着东方齐天说道,“殿下,您要多注意身体啊,这明显就是有人在散播谣言,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击垮您,您万不可上当啊。”

    东方齐天微怒道,“除了云飞雪,你还能想到第二个人有单子这么做吗,你不是要抓他的弱点吗,现在倒是本殿下的弱点先被别人给抓在了手里。”

    温涛连忙说道,“殿下别急,很快就安排妥当,云飞雪蹦跶不了几天了。”

    东方齐天怒道,“我希望你是来用行动告诉你已经得手了,而不是嘴上天天在这里说来说去。”

    温涛明显感觉到了东方齐天的怒火,他说道,“殿下放心,臣这就去办。”

    温涛离开后,东方齐天的呼吸又一次粗重了几分,面前毫无血色的东方剑雄似乎是在嘲笑他内心的恐惧。

    “老东西,死了不让人安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吗,嘴上把我捧上天,实际上你最喜欢的还是你那位九皇子,因为你压根儿就没看得起过我,从我生下来就是这样,所以你才把我送出去对不对?”

    “但是没关系,现在的我今非昔比,现在不仅要做潜龙帝国的皇帝,整个天鸿疆域都是我囊中之物,至于你们一代代都看中的云府同样会从我手里消失!”

    东方齐天振臂一甩旋即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唯有东方剑雄依旧毫无血色的躺在那里好似在等待着别人的拯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