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东方齐天
    东方齐天淡淡的说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毕竟我父亲一手建起的朝堂并不是在这么短时间就能轻易推翻的,到时候本殿下登基之时我要看不到一丁点儿反对的声音,你懂吗?”

    “是,殿下明鉴,他们已经在抓紧去办了,那些老顽固们相信很快就会屈服的。”

    “嗯,现在本殿下面临的只有两个问题,龙脉的去向,还有云府。”

    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现在云府虽无一人任职,但那里可是先皇曾亲自赐予的地方。

    只要潜龙帝国在一天,云府就不得受到任何伤害,现在老一辈的全走了,但新一辈中的这个云飞雪可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说不准他心血来潮,就像调查他父亲的死因那样来调查东方剑雄的死因,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更重要的是,云飞雪如今在圣门同样也是风生水起,不说别的,就说他只身前往魔域种族救回拔旱,这就是一条可以载入史册丰功伟绩了。

    他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龙脉只需要细细寻找定可寻到,而云府的主心骨还是云飞雪,如今的他虽然已成气候,但只要是人,他就会有弱点,特别是他这种人,弱点比他人更要明显的多。”

    东方齐天赞赏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温涛跟在他身边的原因,他虽无半分修为,可他的脑子足以弥补这个缺陷了。

    “说的不错,云飞雪最大的弱点……”

    东方齐天的话没说完,忽见一带刀侍卫匆忙而来,他躬身恭敬的说道,“殿下千岁,云府云飞雪正在外面等候,说要面见殿下。”

    东方齐天和温涛相视一眼,二人几乎同时一笑道,“来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很多,你带路吧。”

    云飞雪一人坐在迎客大厅,潜龙城他来过不少次,但像这次这样有这种冷清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宫内的不少官职都已经被大皇子撤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想来对于这一次的登顶皇位他是志在必得了。

    但这并不是现在云飞雪所要关心的,他担心的是苏煜和洪岩,红颜倒还好,他毕竟修为也不低,可苏煜就不一样了,他年纪不小又没有半分修为,关在牢中太久很容易出问题,所以云飞雪也是在第二天来到了潜龙宫。

    “云公子,久等。”

    东方齐天和温涛先后而至,常人见到东方齐天谁不是以礼相待,但云飞雪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面对东方齐天的招呼,他未曾有半点理会,温涛见状轻喝道,“大胆云府子弟,见到殿下还不……”

    东方齐天连忙出手制止了温涛的接下来的话,他一脸笑意的在云飞雪对面坐了下来。

    “久闻云公子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幸会幸会。”

    这完全是一套江湖打招呼的方式,至少这番话也算是给了云飞雪天大的面子,但云飞雪依旧无动于衷。

    他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大皇子,我也就不跟你在这拐弯抹角了,放了苏煜还有洪岩,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咱们谁也不招惹谁,哦对了,还有那个公公林让你也一并放了,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林让他是必须要救的,当初东方剑雄派遣林让镇守云府以保西城秀清的安全,如果不是他的话只怕都没有现在安稳的云府了。

    脾性修养再好遇到云飞雪的这种态度只怕也得翻脸,特别他说话的对象还是一个即将继承皇位的人。

    东方齐天的笑容僵了僵,他说道,“云公子,此事不是我不帮,实在是帮不了啊,苏煜和洪将犯的都是帝国律法,他们的罪名已经成立,就这么放了,我怕民众不服啊。”

    云飞雪面无表情的说道,“敢问他们二位是犯了帝国哪条律法,还有林让,他可是保护了你爷爷还有爹两代人的安危,你如此狼心狗肺也将他给扔到了天牢里面?”

    东方齐天将上半身往身后的椅子上轻轻一靠,“云公子,此言差矣,帝国律法从何而来,当然是由定下来的,既然是人定的,当然也可以修改了,我已经让人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赶制出了一份全新的帝国律法,还请云飞雪过目。”

    东方齐天说完,门后走来一名侍卫,他双手端着一本厚厚的册子,封面的律典二字显得格外醒目。

    云飞雪根本没心情听他罗嗦这些,“这样说来,你是当真不放了?”

    东方齐天话锋一转道,“其实就像我说的,律法由人而定,所以它是可以改变的,不过想要改变这个律法,你当付出一些对等的代价。”

    如果不是估计东方齐天对苏煜和洪岩不利,云飞雪早就动手了,他勉强冷静道,“你怎样才能放人?”

    东方齐天淡淡一笑道,“听说云公子曾也调查过龙脉,如果你能把完整的龙脉放到本殿下的面前,本殿下保证会将洪岩和苏煜完完整整的送到你面前,哦对了,还有你口中的那位林让公公。”

    云飞雪喝了口茶说道,“你可知你父皇是何等信任你,他几乎已经把这坐江山刻上了你的名字,但你是在太令人失望了。”

    东方齐天说道,“那又如何,他才多大年纪,再加上他已经突破到了灵海秘境,他一日不死,我一日无法称帝,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东方齐天似乎并不想对云飞雪隐瞒什么,此事就算自己不说,以云飞雪的头脑也清楚的很,所以干脆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云飞雪强压心中的怒火道,“以你的修为和天赋,为什么突然要回来当这个皇帝,我实在想不通前途大好的你来做这种事的理由。”

    东方齐天说道,“此事就不方便告知了,总之,这片天地非我莫属!”

    云飞雪说道,“大皇子野心不小,不过你以这种卑鄙手段想要登临帝位只怕没那么容易,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看你还有脸做那个位子吗?”

    云飞雪说完起身朝外面走了出去,东方齐天微微一愣道,“你不救苏煜他们了吗?”

    云飞雪说道,“救他,已经用不着你了。”

    听闻此话,东方齐天面色狂变,他和温涛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潜龙宫的重型监狱之中。

    让他们二人感到惊骇的是,这里的所有人狱卒守卫全部倒地昏迷,整座监狱大门彻底打开。

    当他们来到苏煜和洪岩所在的监牢,里面早已空无一人,他们二人这才明白,云飞雪面见他们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已,真正要救苏煜和洪岩的是另有其人。

    谁也不能想到有人有这个胆子敢在潜龙宫内劫狱,东方齐天自己也根本没想到,所以整个天牢并没有什么高手看守,云飞雪正是钻了这个空子。

    东方齐天暴跳如雷,“好个云飞雪,你敢玩儿我,你敢在潜龙宫劫狱,原本我还担心找不到借口灭你云府,现在你自己要找死就休怪本殿下心狠手辣。”

    正在这时,温涛连忙拦住了大怒的东方齐天,“殿下冷静,现在万不可出兵云府。”

    东方齐天大怒道,“为什么?”

    温涛沉声道,“首先,云府有先皇赐予的真龙宝剑,那几乎就是一件免死金牌,虽然殿下可以以云飞雪劫狱为借口动手,但此举很难平民愤,因为将刚刚立功的苏煜和洪岩打入大牢本就让诸多人不满,这个时候如果强行动云府,只会完全激起民众的愤怒,这样就又给您登记造成了一层障碍,要知道您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坐上潜龙帝国的皇位。”

    东方齐天胸中的怒火更甚,温涛说的话的确有道理,可是他还是觉得胸口憋的慌。

    莫名其妙被云飞雪摆了一道,而且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或许云飞雪来见他的目的根本都不是什么转移注意力,根本就是当着他的面在裸的挑衅。

    东方齐天勉强让自己保持镇定,“那你说,现在该如何去办?”

    温涛却是淡淡一笑道,“云飞雪真正的弱点可并不是苏煜也不是洪岩。”

    东方齐天问道,“那是……”

    温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他真正的弱点是薛思雨!”

    云飞雪带着苏煜、洪岩还有一脸悲泣的林让回到了云府,他并没有遮挡自己的行踪,反而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把苏煜和洪岩给救了回来。

    他面见大皇子东方齐天的确不是为了什么拖延时间,也不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因为那根本都是多余的,帝国的监牢又不是他们亲自看守,所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没有任何意义。

    云飞雪见他的根本目的在于想要知道东方齐天的态度,还有东方剑雄的死究竟是意外还是他蓄意为之。

    如今看来,自己和方万才的猜测没有半分差错,自己和东方齐天的短暂对话已经得出了很多有用的结论。

    但唯一遗憾的是,云飞雪还是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

    潜龙帝国甚至整个天鸿疆域都只是一个贫瘠之地,他作为天星老人的徒弟,本该前途一片光明,在圣门岂不比在这种地方有前途的多?

    难道是他心血来潮的想回来继承这个皇位?

    可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一百多个灵海秘境的强者,而且他的手段未免太过急躁残忍了些,这其中的原因叫云飞雪难以想通。

    不够好在苏煜和洪岩回到了云府,他们平安无事,自己也才算松一口气。

    林让在一旁朝云飞雪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多谢公子相救,此恩无以为报。”

    云飞雪赶紧将他给扶了起来,“林公公,你可别折煞我了,您当初相助云府不也不求回报吗,您还是在这里好好养伤,东方齐天暂时应该还不会对这里下手的。”

    林让赶紧说道,“伤是小事潜龙帝国的未来才是大事啊,我知道以公子你的手段和天赋并不惧怕东方齐天,可是我们不能让潜龙帝国的百姓遭殃啊。”

    云飞雪说道,“您可有良策?”

    林让说道,“为今之计,只有等九皇子回来我们才有机会,九皇子是皇上除了大皇子之外最喜欢的皇子,所以在很小的时候,九皇子的手中实际上就已经握着一张重牌。”

    云飞雪疑惑道,“哦?什么样的重牌?”

    林让说道,“一张可以改变整个潜龙帝国命运的重牌,可能皇上也预料到了有这一天的出现吧,所以提前做了准备,而且九皇子从小就深受百姓喜欢和爱戴,他如果回来振臂一呼,那一定是一呼百应。”

    云飞雪点了点头,不管那重牌是什么,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即便能将大皇子击退,但潜龙帝国一日无君,这对整个帝国的气运发展可不是好事。

    如九皇子能够回来,以他为首来对抗大皇子,这样也能召集群雄一呼百应,即便是他手中没有林让口中的重牌,可让他回来依旧不失为一良策。

    “不知九皇子如今身在何处?”

    “九皇子只身前往雀灵山历练,他每一年都会定期回来一次。”

    云飞雪连忙问道,“他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林让思索了一下说道,“正是过年之前,距离现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过我们派人去雀灵山通知他,按照雀灵山的规矩,他最快应该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能回来。”

    “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潜龙城撑住半个月是吗?”

    林让点了点头,“没错,正是这样!”

    云飞雪说道,“半个月的时间,或许我们并不一定非要完全依靠九皇子。”

    林让疑惑的看着云飞雪,“云公子,你难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想要登临皇位宝座还得得到上天认可,想得到上天认可首先就得获得老百姓的认可,否则他在融合龙脉这一关就过不去,如此说来,我们只需要找到皇上的死和大皇子有关,只怕整个潜龙帝国都不会反对他继位吧。”

    事实确实这样,想要顺利继承一国之君,龙脉的融合是最重要的一个过程。

    谁有资格坐上一国之君,想来只有那头顶天命之人,一举一动关系天下民生安危之人才有资格,像东方齐天以这弑君手段登位,只要人尽皆知,就算龙脉放在他身前也根本得不到认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