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潜龙之劫
    此人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们这些老百姓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大皇子东方齐天回来了,按照皇上以前的意愿,大皇子应该是皇位的不二人选吧。”

    这让云飞雪心中微微一凛,东方齐天刚回来他爹就死了,这事儿是不是太巧合了点儿。

    但这也只是云飞雪的猜测,无凭无据根本无法断言,况且东方剑雄一直挂在嘴边的就是他的大皇子,估计是云飞雪想的太多了。

    他说完忽然又叹了口气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只可惜,刚刚成立的学府直接被废除,苏大人更是被闹了个叛国大罪打入监狱,连新上任的洪将军也没能幸免,我看接下来就要轮到整个云府了啊……”

    云飞雪骇然的看着这中年人,他一把将其拉到身前说道,“你刚刚说什么,你口中的苏大人还有洪将军是谁?”

    此人被云飞雪的气息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说道,“苏大人自然就是苏煜啊,据说他可是云府云公子亲自发掘的一位了不得的人才,还有洪将军自然就是洪岩了,和玄苍帝国之战大胜归来,他直接接替了原本诸葛明王的位置,成为当今潜龙帝国最年轻的以为武将,只可惜……”

    云飞雪最后的一丝侥幸也完全被浇灭了,他们如何能被无缘无故的打入大牢,而且还被定位叛国罪?

    云飞雪再度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又是谁给他们定的罪名?”

    此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云飞雪道,“你究竟是不是潜龙帝国的人啊,当然是大皇子定的罪啊,事情嘛……也就五六天前吧。”

    云飞雪目光阴沉,他拉着薛思雨加快脚步朝云府走去,如果之前他认为自己把东方剑雄的死和东方齐天联系在一起有些过分,可听到这些话之后,他则完全认为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东方齐天根本没有理由要给他们定这种罪名。

    云府之内人头攒动,虽然没有死气沉沉的感觉,可那种压抑到气氛笼罩在了整个云府的上空。

    当云飞雪踏入云府的时候,所有人都仿佛重新焕发了活力,福叔是第一个迎上来的,“我的少爷啊,我们可算把你给盼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云府只怕就该解散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大步朝内府走去,“事情我大概听说了,潜龙宫内如今形势如何,东方齐天对云府又有什么动作?”

    福叔还没开口,他身旁一名中年男子大步走来面色凝重的说道,“此事,还是让我来给你细说吧。”

    此人正是聚财楼的楼主方万才,之前通过调查圣灵教,云飞雪也是知道了方万才身份的不同,他正是东方剑雄左膀右臂,只可惜

    云飞雪根本来不及给其他人打招呼,他牵着薛思雨走到云府的内府大厅,“方楼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潜龙城为何一夜变天?”

    方万才说道,“皇上的确在半个多月前患了些许轻微的疾病,宫中的太医们都没放在心上,开了几幅药以为便会相安无事,但谁能想到没过几天,皇上便突然离开,也就在他离开的第三天,历练在外的大皇子赶了回来。”

    云飞雪问道,“可曾查过太医?”

    方万才摇了摇头,“那两个开药的太医现在还在牢中,可他们拒不承认,而且他们的确也不敢就这么毒害皇上,那不明摆着给自己找死吗?”

    云飞雪又一次问道,“我听说苏煜还有洪岩都被打入了天牢,这又是怎么回事?”

    方万才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大皇子的手笔,皇上曾专为苏煜成立了一个兵法学府以让他将自己所学传授给年轻一辈,这样也能为军中输送给多的人才,但大皇子认为苏煜教的都是旁门左道,更是把至玄兵道归位了邪术一类,无人敢忤逆大皇子,苏煜就这样被定为叛国罪打入了大牢”

    “洪将军的事情更加离谱,据说大皇子在他的家中搜到了前朝圣旨,再加上如此年轻又当上了一国武将,大皇子认为他意在图谋造反,所以也将其打入了天牢,而接下来……”

    云飞雪忍不住问道,“接下来怎样?”

    方万才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的说道,“接下来就轮到云府了,在经过了上次和玄苍帝国一战之后,云府地位更加非凡,无数能人异士更愿意投奔到云府而非进入帝国参军报国,因为整个潜龙帝国几乎都知道是你发掘了苏煜和洪岩这两位人才,你虽未有一官一职,但这种现象明显已经有了要力倾朝野的迹象,再加上西城秀清又是一位制作箭弩的不世天才,以大皇子的胸怀……”

    方万才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不用说云飞雪也已经明白了,大皇子能够随便找个借口将苏煜和洪岩扔进大牢里面去,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云府,毕竟云府里面还有一柄真龙宝剑在手呢。

    云飞雪说道,“那依您所见,如今云府需如何做才能避开这一劫?”

    云飞雪之所以这么说并非是惧怕东方齐天,他这么说就是想听听方万才是什么态度,在这种情况下,他又究竟要站在哪一方。

    方万才摇了摇头道,“听说大皇子并非只身回来,他身边还带来了不少绝顶高手,甚至还有一些文人墨客在其中,无法想象大皇子究竟要做什么,但如果大胆猜测的话,他很可能想将整个潜龙帝国改朝换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云府要逃过这一劫,太难。”

    云飞雪问道,“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如何知道皇上一定会驾崩?”

    方万才道,“我已不敢想象,如果说真的是预谋已久,大皇子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

    云飞雪说道,“自古帝王多无情,有情多自屠狗辈!”

    “好,好一个有情多自屠狗辈。”方万才赞叹之间,脸上又充满了担忧之色,“如今云府人才济济,想要保全他们,可能唯一的方式就是解散云府,这样或许能让所有人都能苟活下来。”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我虽无救天下苍生之心,但如果潜龙帝国被这样一个人执掌的话,后果您也清楚的,再者皇上曾那般信任我云飞雪,我爷爷云飞龙更是为潜龙帝国的江山鞠躬尽瘁,我又如何能看到潜龙帝国被此等恶人握紧手中。”

    方万才说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但大皇子这次明显志在必得,据说他带回来了一百多个灵海秘境的强者,这样的阵容别说潜龙帝国了,要一统天鸿疆域都不是不可能。”

    云飞雪再疑惑的问道,“大皇子出去历练的地方是在哪里?”

    方万才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初是某个大势力的强者看中了大皇子的天赋,所以将其带到身边收其为真传弟子,听说好像是一个名叫天星阁的势力……”

    云飞雪当场呆滞在了原地,天星阁,那不就是圣门内那个天尘子手下的势力吗,天尘子是谁,可不正是天星老人?

    如果说东方齐天真是天星阁的人,那事情可就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了,或许他不仅仅只是想要利用东方齐天来掌控潜龙帝国吧。

    思索片刻之后云飞雪说道,“龙脉呢,我记得当初您不是把真正的龙脉藏在圣殿内的魂池里面了吗?”

    方万才点了点头,“这可能是大皇子暂时还不想动我的原因,我一旦有什么闪失,龙脉也就永远会被埋藏在地下,但其他人可能就没那么好运了,就连皇上身边的那位神魂境的高手林让公公也被锁住了修为和苏煜他们关在了一起。”

    没有龙脉,东方齐天就没半天得到上苍认可,没有龙脉在身,他也就没有了一国的气运,如此即便是坐上了皇位也会遭受上天惩罚,所以龙脉可能是他们手上目前最大的依仗。

    但现在的东方齐天的确没那么好对付,一百多个灵海秘境的强者,具体还不知道有多少神魂境的强者,又有多少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

    不过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应该不会太多,毕竟圣门内每一个灵海大劫的强者都是相当珍贵的,如果全部都让他这么私自调动为己用岂不是乱套了。

    “如今我得想办法先把苏煜和洪岩救出来再说,其它的等以后再议吧。”

    “你打算怎么救?”

    云飞雪面无表情的说道,“当然是要让大皇子亲自给我放人了。”

    大皇子东方齐天,人如其名,锋利的眼神带着一种骨子里的倨傲,深邃眼眸下的轮廓如刀刻一般。

    他身形四周似有黑色气流呈螺旋环绕,一身银色镶边的白色长袍随风而荡,一双金色靴子将其衬托的更加威猛高大。

    东方齐天今年三十六岁,他出门历练已经有整整十的时间,这十年的经历可能常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十分之一。

    如今他回归潜龙帝国,身后更有一百多名灵海秘境的强者跟随,这样的势力放在以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但他做到了。

    如今东方剑雄驾崩,他要做的就是接替父亲的职务管理好潜龙帝国,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他踱步在后花园中,身旁跟随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此人温文尔雅,他始终落后东方齐天半个身子跟在身后,而且步伐更有一种文人墨客才该拥有的文客之气,此人说道,“殿下,如今万事俱备,只等找到龙脉便可登临龙椅之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