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回潜龙
    辰战对云飞雪的印象并不深,他当然也不认识拔旱,可是他却认识薛思雨,她是薛逸风的女儿,也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可她为什么会跟在这两个人的身旁。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儿子是我杀的,本来我并不是嗜杀之人,可是你们血神宗修炼的那些功法,还有你得知真相后很可能会去潜龙城找我云府的麻烦,我不得不提前来先找找你的麻烦。”

    辰雷冷笑一声,“你好大的口气,既然敢杀我儿子,那你就做好给他陪葬的准备吧。”

    话音落下,云飞雪他们身后陡然爆发出了惊天的气息,数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袭击而来,而且还是暗中偷袭,辰战相信就算这两个人的依仗再强也绝不会从这种攻击下逃生。

    可是这终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不用云飞雪说话,拔旱已经出手,他本来就是做这个事儿来的,所以他会把自己答应云飞雪的一切都做的妥妥当当。

    身后的攻击定格在了门外,三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好像凝固在了空中一样,不论他们如何挣扎都于事无补。

    辰战骇然失色,这一幕简直超出了他现在的想象,这种顶尖的强者为何会来潜龙帝国,又为什么会来找他血神宗的麻烦,辰战想不到自己究竟在什么时候的罪过这种强者。

    辰战勉强保持冷静说道,“你……你们究竟是谁?”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我叫云飞雪。”

    辰战这才真正无法保持镇定,他虽和云飞雪不熟,但却这个名字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当初还在给李圣义效力的时候,他就多次听到这个名字,后来自己的儿子更是因为薛思雨和他起了冲突,现在他总算明白辰雷是怎么死的了。

    拔旱转身右手轻轻一握,三声惨叫发出,这三个人的身躯直接朝后抛飞而去,在没落地之前爆开成了三团血雾。

    辰战的眼皮子狂跳,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就跟小娃娃一样随手捏碎,此人的修为达到了何等境地?!

    辰战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云飞雪说道,“没什么,不想给自己留下后患,所以对不住了,血神宗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辰战面色再度一变,他连忙说道,“不不,我儿子的死我可以不追究,请不要毁我血神宗!”

    在他眼中,血神宗的确要比辰雷值钱的多,血神宗能有如今的规模完全靠他一手一脚打拼下来,现在就这么轻易毁在别人手上,他自然不会甘心。

    云飞雪摇了摇头,“无凭无据,我无法相信你。”

    云飞雪转身离开,辰战骇然变色,他很清楚云飞雪一旦离开会有怎样的后果。

    有拔旱这样的强者存在,毁掉血神宗只是挥手之间的事情,他几乎用尽全部力气说道,“我……和你签订灵魂契约,请不要毁我血神宗,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李圣义的秘密。”

    云飞雪的身影骤然顿住,他并非被拔旱口中的契约打动,李圣义的秘密才是他最关心的东西。

    李圣义不是已经死在远古战场上了吗,一个死人还能有什么秘密。

    似乎看出了云飞雪的疑惑,辰雷连忙说道,“李圣义并没有死。”

    云飞雪大惊失色的看着辰雷,当初远古战场的一幕幕现在还记忆犹新,云飞山身边那名不起眼的老人轻松解决了李圣义。

    要知道李圣义的尸体都没留下半点,他怎么可能没死?

    “他是我亲眼看见身死的,你为什么说他没死?”

    辰战说道,“如果你答应不杀我,不毁我血神宗,我就告诉你。”

    云飞雪说道,“说出你知道的,并且签订灵魂契约,你和血神宗可以继续活下去。”

    辰战苦涩一笑,此刻的他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这就是绝对的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任何小动作都会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只听辰战说道,“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消息,李圣义实际上只是天星老人的一个分身,所以可以把李圣义理解为他是这个天星老人的一个傀儡,傀儡虽然死了,但只要天星老人还活着,他就不算真的死了。”

    不单是云飞雪,连拔旱的眼中都闪过了震惊之色,天星老人,他们当然知道是谁了,那是圣门地字殿天星阁的阁主天尘子啊。

    李圣义是天尘子的分身,云飞雪感觉已经颠覆了自己之前的所有推测与认知。

    云飞雪沉声道,“这个消息可靠吗,你又是从谁的嘴里听到的?”

    辰战连忙说道,“我曾面见李圣义,他和另外一个人谈话的时候我亲耳听到的,他说天星老人在谋划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自己这缕分身不过是完成这件大事中的一点点细枝末节而已,所以他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像这样的分身,天星老人还有更多。”

    云飞雪和拔旱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这个天星老人究竟想做什么?

    可是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只希望门主和老门主能发现天星老人的特殊,凭他们的手段一定可以压制住天星老人的肆无忌惮。

    半晌过后云飞雪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了,签订灵魂契约,放开你的戒备。”

    辰战果然如先前所说,云飞雪的魂力毫无阻拦的钻进了他灵魂之中,灵魂契约的签订其实和命牌的制作相似,只不过灵魂契约更加强大,凭借一缕灵魂分身可以随意控制这个人的身死。

    云飞雪手中握着辰战的命魂,他忽然说道,“你儿子的事情我只能说很抱歉,可能你很想为他报仇,但整件事都是你们先招惹的我,如果你真想为他报仇,我随时欢迎你,但你千万别打云府的主意。”

    云飞雪说完和拔旱离开了血神宗,薛思雨一直都很乖巧的跟在云飞雪身边,不管他做什么,薛思雨都只是在一旁当个乖小孩。

    云飞雪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悲痛,但不论如何,他会一直把薛思雨带在身边,不论她的记忆会不会回来。

    拔旱说道,“你的事情解决了,那我就回圣门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得多谢你的帮忙,我要回一趟潜龙城,等事情差不多了我就会回圣门的。”

    拔旱说道,“期待你的回归,同时也期待你达到小玄尊的那一天,像你这样的人才是绝不允许中途夭折的,所以把此物拿好,有任何不可抵抗的危险直接将其捏碎,会有惊喜等着你的。”

    云飞雪接过他递来的一枚八边形玉符之物,虽不知道此物的作用,但拔旱的给予云飞雪并未推辞,就像当初姬不凡给他的那个传讯符一样。

    二人拥抱,然后朝相反的方向离开,云飞雪前进的方向自然就是潜龙城了,大半年没回去,云飞雪想回去看看,看看云府,也看看吕子峰和乔飞这两个兄弟,还有玖魂、苗不仁甚至白鹏他们已好久不见。

    依旧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风景,当云飞雪走到潜龙城的时候,心中感慨万千,自己出生的这个地方终究还是给予了他无限的归属感,每当回到这里,云飞雪的心仿佛就稳定了下来,如果云飞跃和俞妙音正在云府等着他,那又该是一番怎样温馨的场面呢,只可惜这对现在的云飞雪来说只是奢望罢了。

    好在除了父母之外,云府现在依旧有着前所未有的旺盛之气,在福叔的打理下,云飞雪相信云府一定是井井有条的,再者云飞雪在和玄苍帝国的那场战斗中又贡献不小,东方剑雄只怕会更加将云府捧上了天。

    想到这里,云飞雪心中还是很开心的,小心的拉着薛思雨的手大步朝云府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但一路而来,他的心情忽然莫名的沉重了许多,潜龙城繁华地广,说起来这里和魔域种族的祭月城其实相差无几。

    可现在满城街道却没了以前该有的那种生气,虽然人们依旧是日出劳作,但他们的心情和状态明显是消极的,这种沉闷的情绪并非在一两个人身上发现,而是整个潜龙城都给了云飞雪这样的感觉。

    云飞雪拉住一个行人问道,“这位大叔,请问潜龙城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

    云飞雪虽然在潜龙城名声不小,但并非人人都见过他,此人自然是没认出他的身份来,不过他依旧是停下脚步说道,“小兄弟,半个月前,皇上突患疾病驾崩,整个潜龙帝国举国哀悼,皇上为潜龙帝国费尽心力,没想到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啊。”

    云飞雪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东方剑雄死了,这怎么可能,自己大半年前见到他还生龙活虎,根本没有任何患病的征兆啊。

    可是当他看到四周街道每隔一段距离便挂着一段白帐,他总算是明白了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云飞雪在震惊中再度拉住了这个人道,“那现在谁在位登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