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噩耗
    巨大的冰城覆盖方圆近千里,但唯有这四周的城堡才算得上是冰城真正的主力,因为拔旱在这个城堡内感受到了十几个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

    这也就难怪云飞雪这么迫切要找他这种强者来帮忙了,凭借现在的云飞雪,肯定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什么人,赶来冰城撒野!”

    一声怒吼从冰城传来,一个个强者接二连三的从城堡之内呼啸而出,在那众多的身影之中,云飞雪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他惊喜的说道,“薛老是我云飞雪啊,思雨呢,她在哪里,现在怎么样?”

    看到云飞雪,薛老的面色微微一变,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喜传来,反而说道,“什么云飞雪,我没听说过,你快走吧。”

    云飞雪面色大变,他急忙说道,“您当初不是说要帮我争取半年的时间吗,现在这半年还没到,我提前来了,薛思雨在哪里,他还好吗?”

    听闻此话,薛老更是暴跳如雷,他大怒道,“哪里来的毛孩子,什么争取半年的时间,我看你莫不是故意来冰城捣乱的吧。”

    “薛老,别跟他废话,直接抓过来再说。”

    此人说完直接朝云飞雪飞掠而去,只是当他来到云飞雪跟前的时候神行忽然顿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拔旱那双叫人灵魂颤抖的双眼。

    没错,拔旱仅仅只是那么看着他,这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便已骇的不敢出手。

    云飞雪没有理会此人的无礼,他急着说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您快说啊。”

    薛老看了一眼云飞雪,又看了看他旁边的拔旱旋即叹了口气,“一切都晚了,我没能看好我那小孙女。”

    云飞雪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崩碎了,他强忍住内心那种名叫疼痛的感觉说道,“难道……她已经……嫁人了?”

    薛老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他颤声说道,“她并没有嫁人,但情况可能比……比她嫁人要更加糟糕。”

    听闻此话,云飞雪内心稍稍的才感到平衡一些,但紧接着他又紧张了起来,比她嫁人这种情况还要严重,薛思雨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三,动手啊,此人无视我冰城地位,直接击杀。”

    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站在云飞雪和拔旱身前这个人蓦然一颤,他非但没有动手,身躯反而朝后退了回去。

    “老三,你怎么……”

    此人话没说完,拔旱骤然开口道,“限你三秒之内带我和飞雪见到薛思雨,否则休怪我下手无情。”

    “你放肆,这里是冰城,你……”

    砰的一声,他的身上陡然响起一声闷哼炸响,接着这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直接如遭雷霆一击,一口鲜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身体如炮弹砸进了身后一栋如冰雕似的城堡之内。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意识到云飞雪身边的这名男子是何其强大,因为根本没有人看到他出手,他依旧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才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重创一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冰城之内只怕也根本没有这样的强者存在。

    薛老看到这一幕,脸上更是出现了无奈的苦涩,云飞雪的确做到了,当初薛老亲自前往远古战场外给云飞雪指出了圣门这条路,这还没到年底,云飞雪便能请动这样的强者出手,足以说明他在圣门内已有非凡的地位。

    可是他的小孙女……

    薛老带着云飞雪和拔旱走进城堡之内,在薛老的带领下,云飞雪和拔旱来到了一座精致的建筑跟前。

    他无心欣赏冰城的宏伟壮阔,直接一头钻了进去,拔旱紧随而至。

    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云飞雪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儿,她静静躺在一张通体玉色的冰床之上。

    病态的苍白挂在她曾圆润而又不失精美的脸蛋上,她双目紧闭,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到来,她忽然朝云飞雪看了过来。

    那是一双布满血丝且看起来极端疲惫的双眼,那憔悴的神情让云飞雪忍不住想要上去轻抚她的脸颊,唯有这样才能驱除她体内未知的病痛。

    可是让云飞雪感到震惊的是,她并没有认出自己,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自己,薛思雨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她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云飞雪。

    而在冰床跟前,另外一道身影早已注视了云飞雪,此人正是那血神宗的辰雷。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辰雷带着极端的仇恨看着云飞雪,如果不是怕惊扰到薛思雨,他只怕早就对云飞雪出手了。

    薛老叹了口气,“我曾答应过你要将时间撑到年底的,但家族那些长老太强势,我双拳难敌四手。”

    “我这小孙女同样也在极力的反抗,她说此生非你不嫁,不论如何她都一定要等到你回来。”

    “终于在一个多月前,家族的长老们忍耐不住,为完成她和辰雷的婚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将她体内对你的所有记忆彻底剥离,五名长老联合出手,哪曾想我这小孙女的意志力竟是如此强大”

    “她硬生生撑过五名长老的施法,但她能力终究有限,最后关头他们成功了,但由于我这孙女的不断反抗导致她记忆精神错乱,你的记忆从她体内剥离之后,她也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她不但记不得你了,冰城的所有人她都记不清了,甚至连智力都退化到了最原始的阶段。”

    薛老已经不忍去看薛思雨,而云飞雪也彻底听懂了她的话,薛思雨的体内已经没有他的记忆了,不但如此,薛思雨自己更是变得精神错乱,很可能一辈子就会变得这样浑浑噩噩谁也不会认识。

    一股无形的邪火从云飞雪的体内生出,在他身后是一众神色凝重的冰城长老,相信这个主意正是这十几名长老提出来的。

    云飞雪的声音几乎已经变成了地狱般的咆哮,他扭头看向这些人说道,“我想问问你们,血神宗有这么重要吗,血神宗答应你们的条件又真的这么重要吗,这可是薛老的孙女,是你们冰城的血脉,你们到底是人还是畜生?”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生在冰城那就是生不由己,没有谁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作为一个女儿家更加不行,她的终生大事应由我们冰城一手安排,她自己没有权利这么做。”

    云飞雪怒吼道,“她要是你的女儿呢,你也打算这么做吗?”

    此人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正是因为你的自私才让薛思雨变成这样的,你怪不得别人。”

    所有人都看向了薛老,如果薛老不阻止这门亲事,如果早早直接让辰雷和薛思雨联姻,生米煮成熟饭,就算云飞雪回来又如何,根本改变不了这个铁定的结局。

    云飞雪说不出话来,他还能说什么,这种人的脑子已经完全腐化,千万不要尝试去改变这种人的思想,那绝对是在做无用功。

    云飞雪朝薛思雨走过去,但辰雷却是一步拦在了他的跟前,“你休想接近思雨身边,不是你,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滚……”

    云飞雪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只从喉咙深处咆哮出了这么一个字,但他这个字内蕴含的愤怒足以焚天灭地。

    辰雷大怒,“你这个垃圾让谁滚呢,你以为老子还会败在你……”

    辰雷的话没说完,他的身体就如炮弹射向了一旁的墙壁,那厚实的城堡直接被他的身体洞穿,所有人都看到他整条右臂直接在云飞雪这一击鞭腿下彻底碎掉了。

    身后那些长老不禁都生出了骇然之色,辰雷已经达到了化灵境,云飞雪竟然跟扔垃圾一样将化灵境的强者扔了出去,他如今什么修为?

    可能最震惊的还要数薛老了,他第一次见到云飞雪的时候还没有达到灵海秘境,这才多长时间过去,居然能达到这样的境地,这多半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云飞雪走到薛思雨的身旁坐在了冰床上,这一举动让那些长老大怒,其中几个人下意识的就想过去阻拦,但拔旱骤然扭头,“如果不想冰城从这个世界消失的话,最好站在那里不要做任何小动作。”

    薛老旁边的一名强者怒道,“你修要张狂,不就是达到了小玄尊吗,等我家大长老出关,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拔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大长老出关,你是说这个人吗?”

    话音落下,拔旱陡然朝前伸出了右手,四周的空间刹那扭曲,他的右手从身前消失然后朝后一扯。

    让所有人惊骇欲绝的是,他的手中居然拎着一个黑发男子,这黑发男子的衣领被他揪在手上蓦然睁眼。

    薛老震惊的说道,“大……大长老,您怎么……”

    被拔旱拎在手上的大长老震惊的看着拔旱,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前……前辈,多有得罪,还望手下留情……”

    拔旱面无表情的看着其他人说道,“所以请闭上你们的嘴,一个一重小玄尊,在我手上只是大一点的蚂蚁而已。”

    他们果然乖乖的闭上了嘴,此刻所有人的脸上只有惊恐之色。

    这些长老一直都显得有恃无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这位达到小玄尊的大长老在,可现在他们心中最强的依仗不过是人家手中的玩具一样,他们心中的底气已经彻底的消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