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两个要求
    听到此话,云飞雪和叶轻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直接将拔旱旗下的势力封为天字殿,这这种荣誉功勋可能是无数人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吧。

    不过哪曾想拔旱却是摇了摇头,“千侯王这个名头我倒是可以接受,至于什么一方疆土什么的就算了吧。”

    广焱急了,他连忙说道,“大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整个圣门也没有几个天字殿,以您的实力绝对能够凌驾其他所有天字殿之上,那样我们这些小虾米的日子也就会好过多了。”

    云飞雪和叶轻羽倍感无语,堂堂的圣门执法者,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顶尖强者,居然说自己是小虾米,那他们又算什么?

    拔旱本来还想着拒绝,但他忽然想到这些天出现的一些事情,他忽然又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一行三人朝圣门内部走去,随着走到核心区域,云飞雪看到的强者也是越来越多,无数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几乎都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甚至在圣门四周时不时的就会响起惊天雷鸣声,每天都有不少人在渡这天地的灵海大劫。

    云飞雪三人没见到圣门的主人,倒是先看到了幽姬,得知了她的身份之后云飞雪可就不自然了,想到曾经在训练的时候自己时不时的碰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他的心跳开始飞快的加速,这可不是因为想到这些而兴奋,完全是因为害怕导致的。

    他甚至曾经想过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质问幽姬那个药物的事情,可现在这一切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连忙躬身道,“弟子,拜见……拜见幽姬……老师……”????看到云飞雪的态度,幽姬的面色顿时冷漠下来,她盯着拔旱说道,“一定是你这个叫花子告诉他的吧,我……我靠……你多少年没洗过澡了?”

    幽姬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人的确是拔旱,可是这也太脏了吧,浑身散发出来的味道估计连苍蝇都会退避三舍吧。

    拔旱苦笑一声,他现在的模样的确不太像话,不过他也只能点头,“大概有三年多没洗过澡了。”

    眼前这个人可是圣门门主的女儿,拔旱就算再怎么自傲,见到圣门的主人也要低下自己的脑袋,因为那是一个他真正值得敬佩的男人。

    幽姬震惊的看着拔旱,“三年多,我敬佩你的毅力,走吧,跟我见我爹去。”

    云飞雪犹豫了一下说道,“就这么见啊,不……不太好吧……”

    幽姬一脸嘲讽的看着云飞雪道,“怎么,又不是让你以男朋友的身份见家长,你怕什么,还有你拔旱,你这个浑身冷血的东西,本姑娘真是……”

    幽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值得跺着脚在前面带路,云飞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大小姐发这么大的脾气。

    平时一脸傲然的拔旱这会儿可是乖的跟个小孩子一样,他低着头一步一步跟在身后。

    云飞雪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这种囧样子,心理不禁一阵乐呵,看来这位拔旱和幽姬之间应该是有点儿情况啊。

    穿过一道道回廊建筑,再越过每一座悬空山之间搭建的桥梁,云飞雪他们总算来到了主峰之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头黑发的中年男子,他双眉如剑,目如星海,如雕刻般的容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凌厉之气,好似他的一个表情一个目光都是一道强大的招式,这中年男子端坐在竹椅之上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眼前的棋局。

    他的对面是一名满头银丝的老者,甚至眉毛胡须都是洁白之色,从他的脸上云飞雪看到了一种平易近人。

    就好像他完全是一个普通人,除了一身整洁的席地长跑外加干净整洁的面容,估计是那种丢在人海里面都不会有任何特别的人。

    他身上的气息和这个中年男子形成了两种完全对比的反差,但云飞雪知道,这二位都绝不是平凡人。

    云飞雪站在远处大气不敢出一声,幽姬则是一脸不满的走到棋局跟前大声道,“你们两个,一天就知道下棋下棋下棋,拔旱被救回来了你们也不看一眼吗?”

    这两个人也不动怒,只见那白发老人抹了一把胡须道,“我的乖孙女儿啊,须知,人生如棋局,战场如棋局,这天地也如棋局,棋子一动风云变幻,小小的一步棋可改动整盘棋的局势,就好像人生的每一步路,有时候稍稍走错一步便会让你一生万劫不复,但如果走对了,便可让整盘棋局重回掌控。”

    老人说着,手中的白字落下,对面的中年男子看后一声叹息,“姜到底还是老的辣,爹,我又输了!”

    幽姬面色阴沉,“我说你们父子两个,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拔旱回来了。”

    中年男子这才抬起头,他凌厉的眼神看向幽姬出现了一丝温柔,他说道,“我当然知道,拔旱……回来了。”

    他和那位白发老人几乎同时朝云飞雪他们这里看过来,拔旱单膝跪地道,“弟子拔旱拜见门主,老门主!”

    云飞雪和叶轻羽不敢怠慢,同样是和拔旱一样单膝跪了下去,这是对一个强者长辈理应做到的礼数。

    这个中年男子自然就是圣门的门主端木剑圣了,而那位白发老者正是端木剑圣的父亲端木鸿。

    端木剑圣欣赏的看着拔旱说道,“年轻就是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事情,虽然冲动了些,但也不失一种男儿的血性,只希望你能吸取此次教训,莫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为救你,圣门先后共有四十九名强者牺牲,民间更有无数志愿高手葬送性命。”

    拔旱头埋的更低,“惭愧,弟子理应受罚。”

    端木剑圣笑着说道,“但不论如何,你只手灭一帝国,也算给了魔域种族一个小小的警告,该赏的还是要赏,千侯王正好还差一个位置,那就留给你了,另外圣门内的强者给你五十个名额供你调用,选谁你就自己去定好了。”

    拔旱说道,“多谢门主。”

    端木剑圣忽然看向了云飞雪,这一刹那,云飞雪只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浑身*的人,不论什么秘密都已无法在此人面前隐藏。

    别的不用担心,他最怕的还是自己体内的那个灵魂被发现,毕竟一个身体,两种意识,这本就是大怪异之事,这个秘密他暂时还不想其他人知道。

    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只听端木剑圣说道,“想不到帝兵古虹居然在你身上,木之精灵已和你融为一体,九阳不灭体,这种上古的战争霸体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啊,我圣门有福了啊,回头给那些个老家伙瞧瞧去,我圣门迟早有一天也可以站在他们头顶上拉屎。”

    此话听起来虽然有些不雅,但从端木剑圣的口中数出来却是别有一种感觉。

    只听端木剑圣继续说道,“小辈机缘不浅,当真可定为天命大福之人,此次救拔旱回来当大功一件,原本承诺你的绝不会少你,赐你无形猎魔人的徽章。”

    话音落下端木剑圣手臂一挥,云飞雪只觉胸前多了一枚徽章,徽章上面印着五颗六芒星,这正是无形猎魔人的独有标示。

    端木剑圣接着说道,“凌云间也会在这几天内晋升到玄字殿,我已经让广淼去办这件事了,另外你还可以提两个要求,只要圣门能够做到的,任何要求都可以。”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几乎都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圣门的庞大有目共睹,能够在门主的面前提任何要求,几乎就等同于可以完成任何自己想完成的心愿。

    云飞雪想了想说道,“希望您可以让拔旱跟随我去一趟冰城帮我完成一件事情,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难。”

    拔旱在一旁几乎有要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了,这种要求就算你不跟端木剑圣提,我自己以私人的名义也会跟着你去冰城啊,你还用这么光明正大的提出来吗?

    云飞雪显然没转过这个弯,端木剑圣很干脆的点了点头,他接着说道,“还有一个要求。”

    云飞雪轻吐了口气,他说道,“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听过一个名叫俞妙音的人。”

    端木剑圣皱了皱眉头,他疑惑的看向端木鸿,老人同样摇了摇头,他说道,“这个名字很陌生,不过我想我可以动用圣门的力量帮你查一查,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会让广焱把这个人的消息和资料带给你的。”

    云飞雪大喜,他接连感激,内心又算是松了口气。

    他一直不曾放弃过寻找母亲的念头,只不过身边的事情缠身让他没办法有经历去做这件事,现在有圣门帮忙找俞妙音这个人名,云飞雪无疑要省去很多的力气。

    就在这时拔旱说道,“门主,我想让这个人先在圣门内修炼,到时候我的地方布置好了再让他过去也行。”

    这本是违反规定的,毕竟只有五星猎魔人才有资格提这种要求,但拔旱还是想给叶轻羽一个机会,毕竟呆在凌云间不再那么安全,而且他也答应过叶轻羽,必须让他亲手战胜张麟,这样在以后的修炼之上他才能越走越远,否则这个心结一直在他心里,叶轻羽未来的路绝对走不长。

    端木剑圣看了一眼叶轻羽,“资质中等偏下,留在圣门机会也不是很大。”

    拔旱连忙说道,“有时候资质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一声,阎当初不也不被别人看好吗,只要他勤修苦练,即便赶超不了顶尖的强者,但也一定能在多数人中成为佼佼者。”

    端木剑圣无言,一直没说话的端木鸿忽然开口道,“那就让他留在圣门内吧,圣门的修炼圣地为你开放,如果半年时间达不到二次炼体,那就自己离开吧。”

    叶轻羽连忙点头,“多谢老门主、门主的抬爱。”

    他又感激的看着拔旱,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得到这样的机会,不论如何,自己也决不能让拔旱蒙羞啊。

    在他们答应之后,拔旱继续说道,“凌云间的张麟以大手段抽取了他三魂中的人魂,虽然人魂重回体内,但可能还是有些后遗症,门主、老门主,你们要多多费心了。”

    端木剑圣眉头一皱道,“张麟抽了他的人魂?他为什么这么做?”

    云飞雪当即将整件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甚至包括叶轻羽在第一次考核帮他的事情也全部说了出来。

    端木剑圣听闻之后淡淡的说道,“看来圣门又有跳梁小丑开始作怪了啊,好了,此事我们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云飞雪和拔旱离开,幽姬一脸的不满,原因是因为拔旱不乐意让她跟着去冰城。

    云飞雪也毫无办法,他能看出拔旱并不讨厌幽姬,但确实也有些头疼,不管怎样,那可是端木剑圣的女儿啊,要有个什么意外,十个拔旱也负不了责。

    见门主之前拔旱都没把自己洗的这么干净,但第二天云飞雪看到拔旱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

    这完全是换了一个人啊,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刚硬的脸颊如刀刻而出,一头长发扎在了后面,此刻的拔旱活脱脱就是一个迷人的美男子。

    拔旱说道,“我们现在可是兄弟,你要见你的未婚妻,我这自然不能把自己搞的太邋遢了。”

    云飞雪只能一脸感激的说道,“谢……谢谢……”

    冰城在乾隆帝国内占据了大概五分之一的领地,其实但从这个地盘上来讲就说明了他们的底蕴强大。

    虽然人们在品头论足的时候都会把千幻岛乃至血神宗与冰城齐名,但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会知道,冰城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这个底蕴十足的势力只不过是不显山露水罢了,如果不是如此的话,血神宗也不会那么急着要和冰城联姻了。

    冰城本就靠近北方,这里常年低温,再加上现在又临近冬日,云飞雪和拔旱到来的时候这里更加寒冷。

    但普通的寒冷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当那一座座好似冰雕的城堡出现在云飞雪眼前的时候,云飞雪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起来。

    拔旱说道,“你看起来很激动。”

    云飞雪点了点头,“是啊,已经有多半年没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以前还能收到她写的信,后来我到了圣门,她的任何消息都完全断了。”

    拔旱微微一笑,云飞雪很重情,否则也不会冒如此风险去魔域种族救他了,此刻愿望即将实现,他的激动也是正常的。

    拔旱带着云飞雪朝前一步迈出,二人如瞬间挪移一般直接来到了冰城的城堡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