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人魂
    因为拔旱回来之前没有通知任何人,所以当云飞雪回来的时候,无数人都是惊奇的看着他,包括陆青他们。

    刚开始云飞雪离开的时候,不少人还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云飞雪的任务被传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不看好他的。

    虽然云飞雪在凌云间的年轻一辈算是佼佼者了,可他要去的可是魔域种族,一个没有任何人类存在的敌对种族,云飞雪只身前往那不是送死去了吗?

    如今看到云飞雪安然无恙的回来,这些曾经不看好他的人自然是充满了震惊。

    云飞雪回来,难道说那个中年男子就是拔旱不成?

    少时过后,许坎从凌云间的山水之中飞掠而来,当他看到云飞雪,又看到拔旱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极端的狂喜之色。

    许坎走到拔旱面前抱着他的肩膀大喜道,“拔旱,你……你回来了?!”

    看到许坎,拔旱也是露出了一抹欢喜,他说道,“大难不死啊,多亏了云老弟还有他们的冒险相救才能得以脱身。”????随着许坎的到来,凌云间的其他长老也全部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云飞雪忽然皱起了眉头。

    他看着拔旱说道,“你原来也是凌云间的弟子?”

    拔旱一声大笑道,“你才知道吗,当初可是多亏了叶永老师发现了我是千古难见的修炼奇才,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他亲自教授我修炼。”

    云飞雪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这么多天来,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称呼拔旱为前辈,而这个家伙居然还自得其乐的接受完全没有一点儿理亏的样子。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拔旱也一直没有洗头洗脸,从魔域种族来到凌云间的这些天一直都蓬头垢面,再加上他声音粗犷浑厚,所以云飞雪几个人根本都没看到过他的真容,现在瞧来,估计他也就比自己大几岁而已吧。

    就在这时,一声大笑从天空传来,叶永几乎都笑的合不拢嘴了,收下拔旱可能是他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他拍了拍拔旱的肩膀说道,“可能你们都不知道,我收下拔旱的时候,他已经二十五岁了,圣门收弟子是相当严苛的,年龄是第一关,当时根本没人会收下这么大年龄的弟子,但书让我慧眼识人呢?”

    拔旱单膝跪地,面对这个发掘他的师尊是打心眼儿里的尊敬,“师尊的慧眼识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否则我的才能估计早就被淹没在尘埃里面了。”

    看着这一对吹捧的师徒云飞雪倍感无语,但他们的确是有吹捧的资格,拔旱的成就和实力放在整个圣门也是顶尖的存在了。

    只听叶永骄傲的说道,“你们知道他从破海境到踏入小玄尊花了多长时间吗,仅仅只用了四年的时间,不用说圣门了,从古至今那些被载入修炼史册上的超级天才也不过如此了吧?”

    “咳咳,行了行了,知道你慧眼识人,咦……这位是……我记得你,叶轻羽,被张麟收为真传弟子,他怎么跟你们在一起?”

    许坎看着叶轻羽露出了一丝疑惑,因为他也看出了叶轻羽状态的不对劲。

    云飞雪的目光忽然冷漠了下来,他冷声道,“这就得问问张麟长老了,不知道他对叶轻羽如今的状态会有什么看法。”

    许坎和其他长老更听出了云飞雪语气的不对劲,许坎说道,“张麟呢,今天早上不还在修炼呢吗,拔旱回来了他也不出来迎接?”

    云飞雪冷笑道,“他怕是没那个胆子出来迎接吧。”

    许坎神色凝重道,“怎么回事?”

    云飞雪说道,“叶轻羽身上三魂中的人魂被强行剥离了出去,而且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几月帝国的太阴树下修炼一种极端霸道的阴邪功法,这种功法我相信绝不是他自己得到的。”

    许坎面色大变,“什么?强行剥离人魂,谁会做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

    云飞雪摇了摇头,“我猜测是应该和张麟长老有关,毕竟叶轻羽进入凌云间就被他收为了亲传弟子,我连见都没办法见到他,除了张麟之外,我想不到还会有什么人会做这种事,而且强行剥离三魂也并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做到的。”

    许坎神色无比的凝重,他冲着身旁另外一名长老说道,“去张麟那里看看他还在不在凌云间?”

    拔旱开口道,“不必,他已经来了,不过他是从外面回来的。”

    拔旱刚说完,却见张麟匆忙来到他们跟前,看到拔旱之后他一脸的惊喜之色,看样子好像是自己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半晌过后,他忽然看向了叶轻羽,那惊喜的神色忽然露出了震惊,“叶轻羽,你……你回来了,你可想的为师好苦啊,为师还以为你……”

    云飞雪冷声道,“张长老,我们可一直都听说我大哥在你身边修炼,你在手把手的教他修炼,那我是怎么在魔域种族发现他的?”

    张麟扭过头神色悲痛的说道,“其实……其实叶轻羽已经失踪了很长时间,我……我只是害怕你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一直没告诉你,特别他还是你的结拜大哥,我就更不敢告诉你,哎,说来惭愧,为师也是害怕承担责任啊。”

    从张麟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好像他就是在说一件铁骨铮铮的事实,如果他说的是假话,那他的演技也未免太出神入化了,但如果他说的是实话,云飞雪又感觉很是蹊跷,不过张麟凭借着这套说辞倒真的是可以说过去,因为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张麟抽走了叶轻羽的人魂,除非叶轻羽能够恢复清醒亲自开口说话。

    许坎一巴掌拍到了张麟的头上,“这么大的事情,你以为能瞒过一辈子吗?”

    云飞雪盯着张麟说道,“我大哥现在的状态,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张麟面色凝重的看向面色呆滞的叶轻羽,就在他眼睛盯着的时候,叶轻羽的身躯猛然一颤,他竟本能的朝后退走了两部,好像就他对张麟有一种潜意识的抗拒心理。

    许坎皱了皱眉忽然问道,“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张麟说道,“我上午出去散散心,然后去看了看圣门内转了一圈才回来……”

    “不……你在说谎……”

    久未开口的拔旱陡然开口,他的双眼陡然如星空一般浩瀚无边,张麟几乎是下意识转头看向拔旱,他的目光在原地瞬间呆滞。

    拔旱和张麟的目光在空中似乎碰撞出了一种未知的火花,那种火花让张麟变得迷茫以至于快要失去自我,只听拔旱说道,“你上午做什么去了?”

    张麟似乎想抗拒,但却这种抗拒在拔旱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弱小,仅仅只是顿了顿他便说道,“昨日我预感到自身会有大劫将至,所以今日我去请天尘子为我占卜了一卦。”

    拔旱继续问道,“叶轻羽人魂的抽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张麟脸上的抗拒之色更浓,但许久之后他依旧是以失败告终,只听他继续说道,“是我剥离了他的人魂。”

    拔旱问道,“为什么?”

    张麟说道,“因为这个臭小子居然敢不听我的话去修炼极阴功,唯有抽取人魂才能控制他的心智听从我的话。”

    听到这里,云飞雪几乎已经是暴跳如雷,果然是张麟做的手脚,他就说为什么来凌云间这么长的时间,自己连见叶轻羽一面都这么难,张麟根本就不敢让自己去见他啊。

    拔旱接着问道,“谁让你这么做的,抽取三魂的手段是谁教你的,你让他修炼这个的目的又是什么?”

    张麟说道,“是……是……是我自己这么做的,抽取三魂的办法是……是无意中得到的,让他修炼的目的是……是为了给圣门培养强大的人形战斗机器。”

    拔旱说道,“这么说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圣门的利益?”

    张麟已是汗如雨下,“是……是的……”

    拔旱冷哼一声瞬间放开了对张麟的控制,他说道,“已经问不出来什么了,他的灵魂有另一道隐晦的力量在干预控制,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之前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张麟骇然失色的看着拔旱,他无法想象这个三十多岁的人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手段,自己可是度过了两次灵海大劫的顶级强者啊,在拔旱的控制下居然毫无反抗之力。

    云飞雪目光森然的看着张麟说道,“叶轻羽的人魂在哪里,你可知人魂离开身体太久就会自动从这天地消散,这是比魔域种族还要恶毒的手段,你居然拿来对付自己的弟子?”

    张麟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说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圣门,只有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无数这样的人我们才有对付魔域种族的能力。”

    云飞雪说道,“真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啊,我再问你一遍,他的人魂在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