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当朝质问
    拔旱说道,“他是为了救我而死,整个拜火帝国都会因为他的死而骄傲,他的子孙后代可享拜火帝国万世荣誉,他们也会因为许金豹这个名字而感到骄傲。”

    拔旱的话并非夸张,因为拔旱这两个字本就有这样的影响力。

    听到他的话,翠香的脸上再度焕发了些许光彩,她还是有儿子,她不能因此而颓废,她要让自己的儿子长大后听到老爹的光辉事迹,父亲纵然身死,但他的死是有价值的。

    翠香轻声问道,“那么,您就拔旱打人了,您快快请起,我一个普通草民怎可承受您的如此大礼?!”

    翠香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从小她就受到父母的言传身教,知书达理可以说在她身上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刚刚真是太失礼了,只顾着要见我丈夫,都没让你们进屋坐坐,快进去坐坐吧。”

    云飞雪几个人没有拒绝,走进屋内,拔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声,“许金豹为国鞠躬尽瘁,拜火帝国居然就让你们住这种地方?”

    屋里的确非常的简陋,除了一些必须的家具之外,基本上看不到任何装饰点缀,但屋内却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翠香连忙说道,“不是的,他其实也给我了一些钱,但我都没舍得花,总觉得这是他辛苦得来的,不应该胡乱花掉,等他以后从军中回来,我还可以用这些钱给他买点好的衣裳,但现在用不到了。”

    从任何男人的角度来看,这真的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她将贤妻良母贤惠梳妆体现的淋漓尽致。

    就在翠香和他们交谈不久之后,外面陡然响起一阵喧闹声,那两个人逃走肯定是给城主报信去了,所以这些人比想象来的还要早很多。

    只听一道声音从外面响彻四周,“谁敢在这环山城撒野,滚出来。”

    翠香的脸上有些慌乱,不过看到拔旱还有他身边的这些人,她的心里忽然又安稳了下来。

    走到屋外,整个院子已经全部被士兵包围了起来,周围其它的屋顶之上更有无数的弓箭手,只等一声令下便可将整个院子射成马蜂窝。

    云飞雪冲着那肥头大耳,独自堪比怀胎九月的男子说道,“你就城主吗,这么点儿小事还得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实在不太合适吧。”

    此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异常,他傲然说道,“知道就好,不管你们是谁,无缘无故在环山城杀人都是死罪一条,但如果你们坦白从宽并且表现良好的,死罪自然是可以帮你们避免的。”

    云飞雪冷声道,“不知怎么才算表现良好呢?”

    城主说道,“钱财可通神,只要你们缴纳足够的费用,本城主可以概不追究这件事。”

    云飞雪问道,“多少费用?”

    城主伸出了右手比划一下说道,“黄金五百万辆。”

    拔旱忽然说道,“你觉得你的脑袋值不值五百万两黄金?”

    城主面色一变道,“你敢对城主无力,动手。”

    他显然也意识到云飞雪他们可能是强大的修炼者,所以直接叫埋伏四周的弓箭手动手。

    可让他感到诧异的时候,四面八方没有任何动静传来,每个人的动作都定格在原地动弹不得。

    城主怒吼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拔旱说道,“他们不是不动手,而是动不了手。”

    话音落下,四周的所有人如遭重击朝四周倒射而去,大张旗鼓的所有人现在仅仅只剩下这位城主一人站在拔旱的身前,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此刻拔旱体内的怒火足以焚烧天地。

    不过他依旧没下死手,拔旱只是目光冷漠的说道,“你这种垃圾当真不配坐上这个位置,我倒想去问问庄衡他是怎么选拔地方城主的,你这种人坐上这个位置简直就是一方人的灾难。”

    拔旱抓住城主,强大的气息笼罩所有人,在云飞雪震惊的神色下,他们周围的场景瞬息变幻,在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包括翠香在内的所有人都来到了金銮殿之上,此刻庄衡正在举行朝政,朝堂之上凭空出现这些人将他也是骇了一跳。

    不过当他看到云飞雪的时候离开笑了,这个年轻人可是他相当敬佩的,他连忙说道,“云小友怎有空来拜火帝国,你”

    话没说完,拔旱已走到了庄衡的身前,他淡淡的说道,“我想问问,这个人你是怎么让他当上城主之位的?”

    此举无疑让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这个人居然敢冒犯皇帝直接来到跟前与他面对面说话,这简直就是大冒犯。

    “大胆,你是什么人,来人,将他抓起来”

    云飞雪无奈只能不断给庄衡使眼色,拔旱的情绪可不是他能控制的,万一一个不好大开杀戒,所有人都得遭殃。

    领会到了云飞雪的神色,庄衡连忙一声大喝道,“都住手,这位前辈,请问”

    拔旱冷声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庄衡连忙朝那个城主看过去,他说道,“这个这种地方城池的管理和选拔都是吏部的事情,所以我对此人不太熟。”

    拔旱淡淡的说道,“不熟没关系,你自己说”

    拔旱对着那肥头大耳的城主一声怒喝,此人吓的裤裆一热,当朝尿了一裤子,但他还是勉强将整个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庄衡听后几乎是暴跳如雷,这样的事情他根本闻所未闻,他从未想过拜火帝国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拔旱说道,“所以,这位翠香还有他的孩子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庄衡连连点着头,他也算是一个明君,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自然不会姑息纵容。

    将整个事情都处理完毕之后,云飞雪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当拔旱离开之后,庄衡悄声问道云飞雪,“这这位是?”

    云飞雪轻声道,“他叫拔旱。”

    处理了许金豹的事情之后,云飞雪和拔旱直接朝圣门赶来,在这个途中,拔旱直接将云飞雪给他的还生丹当糖豆在吃。

    还生丹对他提升修为自然是不可能起作用的,不过其中的药力对他身上的伤势却有着不错的痊愈效果,这些天过去,那被囚龙锁穿透身躯的伤口几乎已经完全痊愈。

    所以拔旱也是很乐得跟在云飞雪身边,处理了许金豹的事情之后,接下来可就轮到了叶轻羽。

    路上,云飞雪将压抑在心中许久的事情说了出来。

    “拔旱前辈,有件事我不得不跟您说清楚。”

    “什么事?”

    拔旱很开心,云飞雪给他的印象是相当不错,这不仅仅因为他设计救了自己,更因为他的年轻有为,所以拔旱已打算跟他一同去一趟冰城看看,这可能是这些日子云飞雪感到最开心的事情了,不管如何,薛思雨的事情总算有了着落。

    云飞雪说道,“是这样的,我觉得你应该要防着点儿自己人,因为我觉得你几年前被魔域种族困住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拔旱停下来脚步看向云飞雪,“此话怎讲?”

    云飞雪说道,“你仔细想想,你所在的家乡并不是靠近边界线的帝国,在你们大日帝国的外面还有一个灵元帝国,可凭什么灵元帝国如今什么事都没有,牧森帝国却偏偏绕过了他们来对付你的家乡,这不明摆着在挑衅你这个强大的人类吗?”

    不等拔旱插话,云飞雪接着又说道,“再想想,你灭掉牧森帝国,短短一个时辰内就汇聚了魔域种族无穷无尽的高手来围攻你,据我所知,这些强者至少三分之二都是来自牧森帝国的邻国,他们凭什么能同时得到你灭牧森帝国的消息,又能这么快的赶到?”

    “答案只有一个,有人提前通风报信,将你的所有行踪全部告诉了敌人,而且我甚至怀疑牧森帝国无缘无故对你的家乡出手也是他人的故意安排。”

    拔旱又看了看陆青和鬼面,二人皆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云飞雪的观点。

    拔旱说道,“你有怀疑的人?”

    云飞雪点了点头,“还无法确定,但这个人在圣门的地位一定不低,他看到你活着回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动作,你一定要小心。”

    云飞雪打算说出天星老人这个名字,但想想,如今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没有任何说服力,反而会被人怀疑云飞雪在用拔旱的力量对付天星老人,所以云飞雪只是体型拔旱以后行事要小心,但并未说出具体人名。

    拔旱选择了沉默,云飞雪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想必他胸口的怒火绝不会少的,毕竟牧森帝国可是杀掉了他身边的所有家人。

    尽管灭掉牧森帝国,可是亲人却永远也不能回来了,如果是这一切都是圣门有人在搞鬼,那拔旱可能就会另想计划了。

    随着他们的交谈,一行五人终于是再度回到了凌云间,而此刻已至秋末,些许寒风袭来让云飞雪忽然一个激灵,冬天又快要到了,他在魔域种族待了整整三四个月,但总算是有收获的,拔旱又回到了圣门,薛思雨呢,她在冰城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