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绝望的消息
    云飞雪一行四人通过一座传送阵来到了距离拜火帝国不远处的边防线外。

    拜火帝国作为一个临近边界线的帝国,它们在时时刻刻的居安思危,整个帝国几乎都兴起了一种全民修炼的浪潮,唯有如此,才能在魔域种族进攻而来的时候他们才不会被敌人当成食物可以随便吞吃。

    也正是因为如此,拜火帝国才诞生了许多想许金豹这样的人,他们自发的组成营救小队想要从魔域种族救出拔旱,但基本都以失败而告终。

    许金豹作为拜火帝国的一名将士,心中自然为报效帝国而骄傲,所以他甘愿前往祭月帝国为救拔旱而努力。

    虽然这种行为大义凛然,可对家里的妻儿老小来说却是不小的刺激,许金豹家里就只有他这一个儿子,自从娶妻生子以后,他几乎都没怎么在家里待过,不到一岁的小儿子完全依靠他的妻子还有母亲抚养,好在每个月他都会带来不少的钱财,这样家庭倒是没有什么经济负担出现,但妻儿老小总归还是期盼看到他这个人的。

    好在大半年前许金豹传来消息,说他会去执行一项任务,这个任务只要完成他就会卸去现有的职务来全心全意照顾家庭。

    翠香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见过他的丈夫了,她心里的期盼没有人能体会,这一切都只有她自己往肚子里咽。

    但每当抚摸着已经快一岁的小儿子,她的心里就暖暖的,他相信许金豹一定会回来的,这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她坐在屋檐下享受着还有些许温暖的阳光,但正当这时,院子的大门被猛的打开,只见几名男子一脸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看到这些人,翠香本能的面色一变,她连忙起身将小儿子抱进屋内,生怕这几个人会惊扰到熟睡中的小儿子。

    却见为首的男子一脸戏谑的打量着翠香,翠香相貌虽然并不是倾国倾城,但却也有一种独特的美,再加上她现在正处在貌美如花的年龄,尽管她已经是有夫之妇的人,甚至还有一个小儿子,但由于许金豹常年不在家的缘故,这就导致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打着翠香的主意。

    “翠香啊,我看许金豹八成已经战死在战场上了,跟着我廖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何必苦苦等着一个已死之人呢?”

    廖爷右手摸着最角那颗黑痣上的毛发不断上下扫视着翠香,尽管已经生了一个孩子,可翠香还是保持着迷人的身段,她浑身上下依旧还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活力,这种活力在不断勾起廖爷胸口的*。

    翠香怒火冲天的指着廖爷说道,“不许你侮辱我丈夫,他在外杀敌卫国,你呢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又做什么了?”

    廖爷也不动怒,他淡淡的说道,“只有脑子有问题的才会想着去杀敌卫国,最后说不准把自己的脑袋都得搞丢了去,你说何苦呢,向你廖爷我,一天收收保护费,日子过的滋润,这一辈子当真是快活至极啊,再说翠香,跟着我廖爷,每天还能解决你那日思夜想的冲动呢?”

    廖爷的脸上闪过一抹淫秽之色,此刻他已经开始脑补和翠香在床上缠绵的模样,那种滋味儿别提有多么的爽了。

    翠香体内的怒火更加汹涌,“你这个无耻之徒,滚出我家里,许金豹的家里不是你这种人渣能踩的。”

    廖爷轻轻一声冷哼,“你说不踩就不踩吗,我看许金豹多半已经战死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今儿我廖爷来呢可不是跟你商量的,你不走也得跟着我走。”

    他说着,朝身旁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这两个人顿时会意直接来到翠香身边将其架了起来。

    翠香顿时慌了,“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她的呼救不会得到任何呼应,家里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丁,她一个弱女子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翠香无法想象自己落到这个人渣的手上会怎样,那样或许许金豹回来也等不到她了,她绝不会把自己被人玷污的身体交给的丈夫。

    翠香的眼泪如雨滴落下,这个时候她是多么渴望许金豹能回来,能回到她的身边,这些人渣是绝对不敢撒野的。

    她的身体被拖着离开家里,屋内是不满一岁的小孩儿惊天动地的哭闹声,这一幕,实在叫人撕心裂肺。

    可是廖爷的脚步并没有离开家里,三人陡然撞到了几个人的身上,只见云飞雪他们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这个城池找到了翠香的家里。

    云飞雪身边本来只有四个人,但他们身边还多了一个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生气的第五个年轻男子,此人正是在太阴树下修炼的叶轻羽。

    廖爷自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了,看到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他几乎是本能的破口大骂。

    “你们谁呢,走路不长眼是不是,连你廖爷的路也敢挡,给我滚开?”

    没有人回答他,好像眼前的几个人是不会说话的哑巴,可是廖爷的内心却莫名出现了一丝恐惧,因为四周忽然出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力,这种压迫力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特别是看到鬼面脸上那可怕的伤口,他的心都是莫名的一颤。

    语气也立刻变得软弱起来,“你们你们究竟是谁,想干什么?”

    云飞雪没有回答他,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那个泪如雨下的女子身上,“你是翠香?!”

    翠香不断的点着头,虽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

    云飞雪忽然一把捏住了廖爷的喉咙,强大的力量让他双脚离开了地面,“你这种垃圾的确不配活在世上啊”

    翠香似乎看出了云飞雪的强大,她连忙说道,“这位小兄弟手下留情啊,他的叔叔是城主大人,仗着城主他能够在这环山城为所欲为,我们我们惹不起”

    翠香黯然低头,云飞雪一声暗叹,隐忍似乎是每一个小人物天生就要具备的品质,否则就只能在这个世界受尽欺凌,但即便如此,依旧得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也在这个时候,廖爷忽然变得猖狂起来,他说道,“听到没有,还不放我下来,不管你们是谁,惹了我,你们都休想从环山城活着离开。”

    云飞雪面无表情,他淡淡的说道,“我说过,你这种垃圾不配活在世上,那你就一定不配!”

    话音一落,云飞雪的右手瞬间用力,廖爷的脖子直接被捏碎,鲜血不断从他口中流到云飞雪的手臂上,但云飞雪却是浑然不觉直接将已经死透的廖爷扔到了一旁。

    廖爷身边的两个人大惊失色,几乎是疯一般的逃离了这里,云飞雪没去理会他们,而是把目光柔和的放在了翠香的身上。

    “嫂子,我们是许金豹的朋友,此次我们前来”

    云飞雪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真相告诉翠香,如果告诉她一切,这个女子又是否能承受住这种打击。

    只不过翠香似乎并未发现云飞雪的异常,她满脸惊喜的看着云飞雪,“你们是我丈夫的朋友,那他是不是要回来了,我都快一年没有见过他了,你们等等,我得回去梳妆一下,他要这个样子见到我一定会骂死我的,你们等等啊”

    不等云飞雪说话,翠香直接回头跑进了屋里,云飞雪黯然失神。

    陆青面无表情似乎没有插话的意思,鬼面直接靠在了身后的门上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叶轻羽面容呆滞,有拔旱将他控制,自然不用担心他会发生什么意外。

    唯有拔旱自己,那始终一脸骄傲的神色早已被愧疚和温柔所代替。

    曾几何时,他的家人也这么等待过他,等待他从圣门回去团聚,可他没有家人了,在几年前,那些魔域种族的杂种将他的家园彻底毁掉,正因此,他灭了牧森帝国。

    但现在呢,现在还有挽救的机会,许金豹是为了救他而来到祭月帝国,不论如何,自己绝不能看着他身边的亲人再受屈辱,整个拜火帝国还有其他帝国,又有多少像许金豹的人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但现在眼前知道一个,他就必须要做到自己能做的一切。

    翠香出来了,她换了一身颜色靓丽的衣裳,脸上也稍稍的化了一点淡妆,此刻的她看起来更美,只不过美丽之中多了几分期待。

    云飞雪不知如何开口,一旁的拔旱忽然双膝跪在了地上,一个小玄尊的下跪,这是何其震天动地的事,可拔旱这么做了。

    他用着粗犷的声音温柔的说道,“对不起,许金豹他再也回不来了”

    翠香的脸上依旧充满了笑容,只不过她眼中的泪水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流下,她的双眼更是彻底暗淡下去,整整一年的等待,最后等到的终于是这个消息吗,虽然早有准备,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的难过呢?

    云飞雪已不忍去看眼前的这一幕,他扭过头恰好也看到了陆青通红的双眼。

    这就是战争,这就是仇恨,他带给人的永远只有绝望,但只要有人只要有思想,就一定会有争斗,就一定会有战争,也就一定会有这样的悲剧,世界本就是对立的,快乐和幸福有人承受,悲伤和痛苦也就一定得有人背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