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逃离
    云飞雪的声音如雷音滚滚几乎在整个祭月城的上空徘徊,再加上这月神之牢的上空此刻又有无数高手聚集,云飞雪的话自然是让周进面色大变。

    不等他说话,云飞雪继续说道,“你们想知道的话那就来告诉你们好了,这位私生子的母亲就是刺玫园的那位冷蛇姑娘。”

    听闻此话,无数人为之震惊,冷蛇在这祭月城当然也是大名鼎鼎,毕竟刺玫园的名气就在那里呢。

    可是周雷怎么会和那个满身肥肉的老女人在一起,而且还有一个私生子,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之事啊。

    看到无数人为之交头接耳,周进怒道,“你们不要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他是人类,不是魔域种族,这只是他想让我们先自相残杀的手段而已,你们万不可信他。”

    看到被救出来的拔旱,不少魔域种族还是选择了相信周进,可云飞雪的话依旧回荡在不少人的耳旁,难道这个人类真的是胡说八道,还是说确有其事呢?

    就在这时,那久未开口的周雷站了出来说道,“不得不说你这个人类还真是巧舌如簧,但这改变不了你们今天的命运,拔旱,你自认逃出困神阵就自由了吗,怕是没这么容易,祭月帝国岂是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该来就来该走就走的地方!”

    月神之牢的上空,一名小玄尊的强者外加三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高手小心翼翼的盯着拔旱,他们每个人都在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机会。????这四个人都是皇室内的贴身高手,有他们的出手自然也是有更大的把握,否则把所有的压力都分摊到这几个公爵的身上并不妥当,那毕竟是以一人之力灭掉一个帝国的顶级强者。

    忽然,那名白发的老者动了,小玄尊的强者随便出手都能影响到四周天地的一切。

    他消失的刹那已瞬间来到拔旱的身后,恐怖的气息如神灵一般降临,云飞雪在这种力量的面前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更别出手抵挡了。

    拔旱依然无惧,他的反应和速度比此人只快不慢,转身伸出右手,身前荡起了一圈涟漪,四周被这涟漪波及到的地方纷纷化成了虚无。

    小玄尊的高手和拔旱几乎同时后退而去,拔旱脸色微微一变,如今的状态糟糕,想要轻松离开似乎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被击退的小玄尊强者不但没有沮丧,脸上反而出现了一抹轻松的笑容,他说道,“这几年你的实力退步的很厉害。”

    他转而看向身旁的其它强者一声大喝,“所有人一起上,谁能拿下拔旱,你将成为祭月帝国第五位公爵。”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如疯了一样朝拔旱冲了过去,拔旱怡然无惧和这些强者战在了一起。

    整个祭月城的上空正在演绎着一场震撼人心的超级大战,好在这祭月城提前布置了某种强大的阵法,他们的战斗这才让祭月城幸免于难,否则就刚刚这几式的碰撞早让祭月城变成了一片废墟。

    皇室内的那些高手卖命苦战,在拔旱的面前依旧难以占到上风,而且拔旱愈战愈勇,气势也是在节节攀升,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先后有不少的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直接在他手中殒命。

    周雷悬空而立,他眼神如刀,可是他的注意力却并未放在拔旱所在的战场上,他的目光反而盯到了那些皇室内还没出手的强者。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天空之上的恐怖大战,可能谁也不会想到周雷会搞什么小动作。

    但他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动了,四面八方也不知从何处竟冒出近十名强者,他们全部都已渡过了三次灵海大劫,此刻他们的目标正是那正在准备准备寻找机会对拔旱出手的小玄尊。

    谁也不会想到周雷会突然对自己出手,更何况是那名小玄尊,十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所带来的威力毁天灭地。

    淬不及防的这名小玄尊被他们的攻击完全砸中,霸道的力量将他的身躯砸到了祭月城的城外山林之中。

    小玄尊的强者勉强站起来骇然的看着这十名高手,他盯着周雷怒吼道,“周雷,你疯了不成,你敢对皇帝的贴身侍卫出手。”

    周雷冰冷一笑道,“我可没疯,等了这么些年,一直等的不就是今天吗?”

    话音落下,那十名高手再度和小玄尊战在了一起,此刻虽然其他人想帮忙,可无奈拔旱如人屠一般疯狂肆掠,他们能自保都不错了,哪还有精力帮别人出手。

    对于周雷的插手,拔旱也显得很是意外,不过这已经不是他能关心的了,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他的体力也渐渐的不断被消耗,再继续战斗下去对他们是绝对不利的,不管起内讧的哪一方能胜,对他而言都没有好处。

    云飞雪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二人几乎同时点头然后朝祭月城外飞掠而去,可刚刚扭头,只见另外一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看到此人,云飞雪的神色阴沉了下来,看到他身后之人,云飞雪面色更加更加阴沉,因为在这个魁梧的男子身后,鲁恩斯和班明森正恭敬的低着头。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也终究是明白为什么鲁恩斯能将所有的事情了如指掌,自己需要什么他几乎就能提供给自己什么,因为这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祭月城四大公爵之一的撒亚公爵。

    撒亚和周雷的目光在天空碰撞,只听周雷说道,“我尊敬的撒亚公爵,他们可是我的猎物,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撒亚用着那粗犷而威严的声音说道,“周雷,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矫情了些吗,既然都是打着相同的主意,那就看谁的本事大了,所以我们先合作干掉这位强大的多隆玄尊,然后再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如何?”

    这位名叫多隆的小玄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几乎是暴跳如雷的盯着他们,“你们……你们要造反?”

    撒亚看了一眼多隆旋即淡淡的说道,“祭月帝国早该改朝换代了,所以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自废手脚吧,这样也免得我们费力气了。”

    多隆双目嗔怒,霸道的气势如九霄雷霆轰然砸下,一个小玄尊的滔天愤怒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多隆自己也明白,祭月帝国皇室之内就他一个人达到了这个境界,只要除掉他,那皇室的更替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此次借着拔旱逃狱的事情,平日里看似忠心耿耿的臣子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了。

    但他毕竟是一个达到了小玄尊的超级强者,他的职责就是保护皇室的安危,保护皇帝的安全,就算这些人野心在大,他也绝不会有半点退缩。

    本来是要抓拔旱回月神之牢的事情已经彻底演变成了一场祭月帝国的政变,恐怖的大战在短暂的停歇之后再度开始。

    云飞雪和拔旱二人几乎四面受敌,整个祭月城的上空已经聚集了二十多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绝顶强者。

    拔旱喘息的越来越厉害,那被囚龙锁穿过身体的伤口也开始在流下鲜血,就在这万分危急之刻,一声轰隆巨响陡然从远方传来,皇室所在的方向爆发出了冲天火光,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席卷整个祭月城。

    多隆面色狂变,“你们……好一个周密的计划啊,祭月帝国……总算是完了……”

    多隆惨然一笑,刚刚的斗志瞬间消失无踪,他既没有战斗的打算也没有回皇室的意图,直接转身从天际消失无踪。

    以他的修为要逃走的话,自然是没人能拦得住,但所有人都疑惑,皇室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连他这个小玄尊都乱了方寸,下一刻似乎就有了答案。

    只见天空巨变,晌午时刻瞬间漆黑一片,一道金色的龙影从皇室所在的方向冲天而起,片刻过后,这金色的龙影又一次游走而回。

    在皇室的上空,包括云飞雪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悬空而立的身影。

    周雷和撒亚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两个人简直如同看到了鬼魂一般,只听周雷下意识的骇然失声道,“贝……贝奎妮?!”

    云飞雪也露出了惊容,贝奎妮公爵不是说一直在闭关吗,贝小茵虽然说贝奎妮已经身死,但他从来没有相信过这种说辞,这个时候贝奎妮居然出关了,云飞雪相信事情绝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

    只见天空之上金色的龙影浩荡游走,在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那龙影陡然钻进了贝奎妮的体内,浩瀚的龙威如天威降临,贝奎妮的双眼甚至都变成了可怕的金色,她如神灵俯视苍生。

    而更让云飞雪骇然的是,贝奎妮的下方不远处,贝婷婷正在恭敬的跪倒在地,她们身后是云飞雪在贝家见过的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

    贝奎妮如影一般来到月神之牢的上空,周雷阴沉着脸说道,“皇帝呢?”

    贝奎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森然的笑容,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周雷骇然的看着她,“你……你吃了他?你……你一介女流之辈,也想成王做帝?!”

    贝奎妮开口道,“女流之辈又如何,我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女人就不能称王吗,谁规定的?”

    话音落下霸道的气势如九霄腾龙,吞噬了龙脉的贝奎妮气息几乎和小玄尊多隆有一拼之力。

    在她的身后,五十名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随时待命,与此同时,祭月城的四周有无穷无尽的魔域战士将此地围拢而来!

    如此阵仗表明贝奎妮早已在暗中谋划,云飞雪心中一阵暗叹,祭月城的四大公爵,三人竟然都生了反叛之心,三大公爵都借着拔旱出狱而伺机行动。

    但最后的赢家明显是贝奎妮,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和贝婷婷的目光彻底碰撞到了一起。

    感受到云飞雪刺人的目光,贝婷婷淡淡的说道,“你用不着疑惑,也用不着生气,我早就发现了你是人类的身份,所以你的一切行动其实都在我的掌控之内,当然,目的和他们都一样。”

    云飞雪的心瞬间沉了下来,他和拔旱要逃出去的希望更加渺茫,整个祭月城几乎已经完全被围的水泄不通。

    云飞雪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他说道,“这样说来,钥匙也是你故意让我拿到的,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你在利用我,对吗?”

    “我……”

    贝婷婷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摇了摇头道,“不论如何,你是人类,我是魔域种族,所以我们之间水火不容,但你死之后我想我依旧会怀念你,毕竟我娘能登上帝位,你有一半的功劳。”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如此说来,我的心里也就不必有那么大的负担了,动手!”

    说到最后,云飞雪一声暴喝,恐怖的音浪冲击四方天地,只见他们脚下的困神阵陡然爆发出了万丈光芒。

    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将那些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都推的不断后退而去,云飞雪和拔旱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进了那光芒之中,偌大的祭月城剧烈的晃动起来。

    在那刺眼的光芒中,陆青和鬼面也在其中,看到拔旱二人皆是低下头恭敬行礼,面对这样的强者,他们自然也会彻底放低自己的姿态。

    在拔旱欣赏的姿态中,这万丈光芒从祭月城冲天而起直指到云层之中彻底消失无踪。

    贝奎妮阴沉的看着这一切道,“以困神阵为能量根基驱动一座小型的传送阵,倒是好手段,只不过没有内应的帮忙,凭他们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看来周雷、撒亚,你们都留了后手啊。”

    周雷面色一变道,“此事与我无关,定是撒亚在暗中所做。”

    撒亚差点被这话气的暴跳如雷,他连忙说道,“我怎会平白无故的放走这些人,放走了他们对我有什么好处?”

    周雷和撒亚争的面红耳赤,可贝奎妮看到这一幕非但没有生气,心里反而有着莫名的开心。

    因为这两个人的争斗几乎也就完全确定了她和这两个人之间的君臣地位。

    周雷和撒亚虽然心有不甘,但面对贝奎妮的强势,他们不得不低头,在刚刚和拔旱的争斗中他们都各有损伤,再加上贝奎妮身后的五十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还有那些如蜂拥一般冲进祭月城的大军,这一切都表明贝奎妮的准备是何等充分。

    祭月城这短暂的争斗渐渐平息了下来,谁也不曾注意到在遥远的藏龙谷,一个名叫莲娜的小女孩正在每天刻苦修炼一种名为晨曦启灵诀的功法,与此同时,她体内开始慢慢诞生出一种让人感到畏惧的力量,这种力量名为月神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