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逃离
    贝婷婷温柔的看着云飞雪,“这件事真是多亏了你,我贝婷婷欠你的是越来越多了。”

    云飞雪笑着说道,“这种小事就不要多提了,让我来看看你身上的伤势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贝婷婷乖巧的点了点头,云飞雪的魂力进入贝婷婷的体内,虽然只用木之精灵清理一次,但基本已经完全好转,那种毒素已经完全从她体内消失,看到这一幕云飞雪也算是松了口气,至少她不想亏欠贝婷婷太多。

    而此次他不仅仅只是查探贝婷婷的身体,强大的魂力在她体内轰然震开,淬不及防的贝婷婷绵软无力的倒下。

    云飞雪将她轻轻抱在床上接着将她腰上那把五边形的钥匙解了下来,云飞雪的手中出现了和这把钥匙一模一样的东西,他将这个金色的五边形重新系到了贝婷婷的腰上,而从贝婷婷身上解下来的钥匙则是被他拿到了手中。

    轻轻叹息一声,云飞雪直接转身离开了贝家的家族,谁也不能想到,月神之牢的钥匙就这么被云飞雪轻松的拿到了手。

    可是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云飞雪离开后不久,那昏迷过去的贝婷婷陡然睁开了双眼。

    此刻的她和刚刚那个温柔可亲的贝婷婷几乎是两个人,她双眸散发着逼人的精光,一身气势也是咄咄逼人叫人不敢直视于他。????她轻轻将双手在空中拍了三下,三道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他们浑身上下散发着焰火一样的黑色烟雾,强大的气势如暗夜杀手叫人浑身胆寒。

    贝婷婷目光冷漠,语气更加冰冷,只听她说道,“钥匙已经被雷雪拿到手,将此事通报给我娘,密切关注雷雪的一举一动,他有任何行动我都必须要第一时间知道。”

    “是,小姐。”

    铿锵有力的发号施令以后,三人从贝婷婷的眼前消失,贝婷婷拿起那个已经被掉包的钥匙看向远方轻语喃喃道,“你可千万不要叫我失望啊,雷雪。”

    云飞雪带着月神之牢的钥匙回到了院子,此刻这座院子内除了莲娜以外,所有人齐聚一堂。

    班明森将一块红褐色如罗盘一样的物品放在了石桌上,此物启动,四周天地顿时变得黑暗起来,所有人都好似置身在了一片星空之中。

    班明森开始详细讲解整个困神图的运行原理,已经云飞雪需要注意的事项,在经过了长达两个时辰的讲解和学习之后,云飞雪总算是明白了整个困神图是如何运作的,自己在里面该如何才是最安全的。

    将消息带给周进以后,云飞雪选择了午夜时分来到了月神之牢的外面。

    即便现在已经是半夜,但外面的守卫依旧是格外森严,再度降临此地的云飞雪还是有些紧张,此次行动关系到他所有人的命运,这次行动决不允许失败,一旦没救出拔旱,结局就是万劫不复。

    深吸一口,云飞雪踏步来到第一道门前,此刻巡逻的士兵都已经换成了贝奎妮公爵的手下,所以云飞雪能够轻松的越过所有检查来到了那座庞大的困神阵跟前。

    尽管已经来过一次这里,但云飞雪依旧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震撼,头顶乃至四周那种清晰的星空形成了一道完整的云星体系,不得不佩服发明这困神阵的人智慧是何等超人。

    钥匙嵌进里面,大门打开,云飞雪毫不犹豫直接钻进了困神内。

    之前有贝婷婷带路,所以云飞雪只要跟着她就不会走错路,但根据班明森的研究,困神阵是在时刻变化的,也就是说上次的路线并不适用于下一次进来。

    当云飞雪看着四周白茫茫好似没有尽头的空间,一种恐惧感从他内心产生,这个困神阵可是自成空间,在这片空间内,一旦云飞雪走错一步,后果将不堪设想。

    根据班明森提供的路线,云飞雪还是左右来回小心翼翼的移动,单单这段路程他几乎就用力三四个时辰的时间,最后总算来到了那片黑暗的星空之中。

    这里就是四象星阵图的源头,云飞雪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前进,在踏过一些星辰之后,他纵身一跃直接来到了月神之牢的中心地带。

    可是当他进到里面的时候瞬间愣住了,那挂在半空中的铁笼里面空空如也,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连同那四根黑色的囚龙锁也消失无踪。

    让云飞雪更加骇然失色的是,四周那守卫居然不止十个,而是整整三十个人,包括肖恩在内的所有人都在这个里面。

    云飞雪立刻意识到了这是陷阱,明显已经有人提前通风报信将拔旱转移了地方。

    第一个守卫攻击而来的时候,云飞雪转身直接一掌拍了过去,已经踏入化灵境的他,面对同境界的人完全可以轻松秒杀,此人的身体直接在云飞雪这一掌之下爆开。

    云飞雪几乎不做任何思考,直接转身准备按原路返回,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如炸雷在他脑海中响起。

    “小辈,在地下,用全力轰开地面。”

    云飞雪大骇之中更多的是惊喜,他一步跃入上空然后如陨石坠地般一脚跺在了地面上。

    只听一声轰隆巨响,恐怖的力量让似乎让整个月神之牢都晃了晃,坚硬的地面直接炸裂,拔旱果然被囚禁在下面,四根囚龙锁依旧穿透他的身躯让其动弹不得。

    拔旱一声大喝,“取龙魂,入天顶!”

    云飞雪二话不说,直接将龙魂一掌拍到了拔旱的头顶之中,与此同时,四周的攻击接踵而至。

    但此刻云飞雪岂能容他们打扰拔旱,血刃在手,血光闪烁,在这月神之牢的内层空间内,一颗颗头颅不断抛飞,化灵境在云飞雪的手中如砍瓜切菜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整个月神之牢陡然变换,一道光柱轰然砸下,那恐怖的力量好似有着万钧之力砸到了云飞雪的头顶之上。

    好在他的修为突破到了化灵境,将这股力量勉强抵挡在外,但他依旧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浩瀚的力量几乎已经超越了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所能产生的威能。

    “好大的胆子,小小人类,敢来月神之牢撒野,给我死。”

    一声怒喝从天而降,只见一名背后生着双翅的男子如鬼影般闪烁而来,三次灵海大劫的圆满者是云飞雪根本抵挡不住的,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事情会有这样的变故,他的行动会提前被透露出去。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身后出现了让人热血沸腾的霸道气息,只见拔旱*上身露出了他磐石一样的古铜色肌肉。

    一脸的胡子拉碴再加上蓬头垢面的模样却无法影响到他面色的威严,他赤脚悬浮来到云飞雪的跟前,身上那被囚龙锁穿过的四个通透的伤口如黑洞狰狞可怖,无法想象在这种情况下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还能保持现在的这种实力。

    拔旱的声音透着一种骨子里的傲然和冷漠,他淡淡的说道,“渡过三次灵海大劫,只可惜你不该生在魔域种族。”

    话音落下,拔旱陡然朝前一拳轰了过去,霸道无匹的力量将身前的虚空扭曲,那背生双翅的人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便朝后砸到了墙壁之上。

    云飞雪清楚的看到他胸前大面积的凹陷了进去,鲜血如泉涌一般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云飞雪第一次对拔旱的实力有了一个最直观的理解,身受重创还能有这样的实力,简直无法想象。

    拔旱说道,“小辈,可有出去之法,以我现在六成的实力,破不开这地方。”

    云飞雪连忙点头,然后他带着拔旱从原路返回,好在班明森对整个以四象星阵图为阵基的困神阵已经了如指掌,云飞雪轻松的带他穿过了阻碍来到了困神阵外。

    拔旱深吸一口气,他忍不住感叹一声道,“外面的灵气真是让人舒服,在里面的几年真快把我给憋疯了。”

    只有云飞雪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前后左右全部都是神魂境以上的高手,其中几个人的修为他更是完全看不透,云飞雪和拔旱的所有退路已经全部被封死。

    而在那其中,云飞雪看到了周雷公爵还有周进,他忍不住大喝道,“周进,你居然欺骗我?!”

    周进淡淡的说道,“我作为祭月帝国的堂堂公爵之子,怎会答应与你一个人类合作,那不过是我的缓兵之计罢了,你居然真的相信了,看来你们人类也并没有那么想象的聪明。”

    云飞雪面色阴沉,但紧随着他忽然一声冷笑,“看来周雷公爵的那些事我也没必要保留什么,可能你们并不知道,这位堂堂的周雷公爵还有一位私生子,而你们知道这位私生子的母亲是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