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行动
    云飞雪叹了口气,“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一直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他拿走了两颗还生丹,这个东西或许就是他帮忙的理由。”

    陆青和鬼面二人几乎同时有揍人的冲动,那种表情让云飞雪一阵胆寒,这两个人真要揍自己那他是不会有任何侥幸逃走的。

    陆青说道,“先不说他的目的,你也不想想,如果他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连肖恩的身份都能查出来,而且那个班明森更有破解困神阵的能力,这一切都将矛头指向了一个方向。”

    云飞雪忍不住问道,“什么方向?”

    陆青说道,“他帮你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你要救拔旱,而是他本来就想救拔旱。”

    云飞雪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救拔旱?那对他有什么好处?”

    那一直不说话的鬼面一巴掌拍到了云飞雪的脑袋上,他略带沙哑黑暗的嗓音忍不住暴喝道,“是不是跟着陆青这王八蛋炼体把你脑袋也炼的僵硬了,那你说周进和你合作救出拔旱出来又有什么好处?”

    没有在意鬼面的动手动脚,云飞雪大骇道,“你们是说……这个鲁恩斯,也想造反?”????陆青说道,“不是鲁恩斯想造反,而是他背后的人和周雷有着相同的目的,鲁恩斯也只是在为别人做事,只不过究竟是谁,目前也难以确定。”

    云飞雪看着陆青和鬼面不知是感激还是无奈,这两个人其实早就将自己的一举一动完全了解并且也在暗中帮忙调查。

    如果不是他们说出这些,云飞雪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这些问题,他的确会防着鲁恩斯,但却不会怎么放在心上,毕竟鲁恩斯本身修为平平,他再有什么预谋也难以逃出自己的掌控,可如果事情如他们两人所说的这样,那就完全不同了。

    陆青说道,“虽然你是在利用这些人帮你救出拔旱,但这些人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你这个人类的身份呢?”

    很少开口的鬼面也说道,“拔旱的实力恐怖足以影响到整个帝国的动荡,虽然被关了这么久可能他的实力会有所折扣,但那依旧不是普通高手能够抵挡的,他一旦出来必会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但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

    云飞雪的思维明显有点跟不上陆青和鬼面,只听鬼面说道,“现在你要防的人就是鲁恩斯,谁都知道拔旱的实力,但他依旧这么自信的想要将拔旱救出来,这也就说明他或者他身后的人已经有了对付拔旱的手段”

    “因为一旦拔旱逃出来,皇室是第一个出手阻拦的人,另外周雷还有其它公爵也可能会派强者阻挡,鲁恩斯身后的势力定是坐收渔翁之利的人,那个时候不但拔旱会陷入险境,你这个人类也会是他们第一个要除掉的人”

    “当着整个祭月帝国的面除掉拔旱还有你这个人类,就算他们造反,相信底下的那些平民也不会说什么,因为现在祭月帝国的政权本来就**的很。”

    云飞雪再度悚然一惊,自己千辛万苦的营救计划,难道最后仅仅只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本以为计划周密详尽甚至他人类的身份也并没有几个知道,难道一直都是自以为是,莫非有些人早就知道自己的一切了不成?

    看到云飞雪担忧的神色,陆青说道,“有我们在,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不然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陆青看了一眼鬼面然后说道,“只要拿到贝婷婷手中的钥匙,你能来到拔旱身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那个时候月神之牢的外面等待你们的也一定是天罗地网,拔旱虽然强大,但他们也一定找到了对付的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回到人类领地,你们连祭月城都出不去。”

    鬼面接着他的话说道,“好在我们还有另外一条后路。”

    云飞雪疑惑道,“哪条路?!”

    鬼面说道,“如果到时候情况真的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盖尔公爵会给我们开辟一条逃生的道路。”

    贝婷婷在家族内似乎很不好受,因为雷雪答应她给我驱毒,但这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雷雪却了无音讯,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尽管知道雷雪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但这种身边少了一个人的滋味还真是不太好受,特别是想到云飞雪的英俊潇洒,贝婷婷想着想着就痴了。

    她浑然不知身旁不远处,一道庞大的身影正在朝自己走来,贝小茵满脸嘲讽的看着贝婷婷说道,“我的好姐姐,又在想念那个雷雪了吗,只可惜人家好像并没有把你当回事啊。”

    听到这个声音贝婷婷就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她头也不抬的说道,“这可真是把我的好妹妹给操心了,也不知道你和那位周进公子进展的如何了?人家不会玩玩你就把你给扔了吧。”

    贝小茵大怒,她指着贝婷婷怒喝道,“贝婷婷你说什么,我牺牲自己这貌美的容貌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贝家的一切,你呢,你非但没给贝家做什么,而且现在还引狼入室,把一个人类带到了家族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贝婷婷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嘲讽之色,她抬头看向贝小茵淡淡的说道,“人类?你是说雷雪吗?”

    贝小茵说道,“怎么,你不相信吗,不相信的话等雷雪来了你当面问他啊。”

    她这句话刚说完,只听门口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有什么事需要当面来问我啊。”

    听到这个声音,贝小茵莫名的感到了一阵慌张,因为雷雪现在在祭月城也算是有几分名气,夏猎赛上他那恐怖的实力可是深深震撼到了贝小茵,现在自己发现了他的身份,所以她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恐惧。

    不过她忽然又反应了过来,这里可是自己的家族,贝奎妮公爵的手下可有高手无数,其中也不乏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云飞雪敢在这里对自己动手,那他不是稳稳的给自己自寻死路吗?

    想到这里,贝小茵的底气又足了几分,至于她曾承诺给云飞雪的,还有和云飞雪交谈的那些话早就被她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雷雪,你居然还敢来贝家撒野,你这个图谋不轨的人类,来人,给我拿下。”

    贝小茵一声令下,但让她诧异的是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人听从她的命令,四周走过的侍女丫鬟甚至都每一个人抬起头看她一眼,这让贝小茵本能的再度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平时虽然不如贝婷婷在家族这么有地位,可也不至于到了这些下人都看不上一眼的地步吧。

    云飞雪也是故作一脸惊奇的看着贝小茵,“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是人类呢,现在我可是贝婷婷的未婚夫,你这么做就不觉得过分吗?”

    虽然云飞雪内心感觉到了一种愧疚,但如今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即便内心再不忍,可该做的他还是必须得做,这是他自己的使命,同样也肩负营救拔旱的使命。

    贝小茵看着云飞雪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她又一次看向贝婷婷说道,“我可是你姐姐,难道你相信一个外人反而不相信我?”

    云飞雪忽然一笑道,“你是贝婷婷的姐姐,那你为什么要派人暗杀她?”

    贝小茵面色大变,“你……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暗杀自己的妹妹?”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这说起来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谁也不会相信贝小茵会派杀手来刺杀自己的亲妹妹,但根据我这半个多月以来的调查结果,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你贝小茵。”

    贝婷婷听闻心中一暖,原来雷雪在半个月没回来是调查这件事去了,这又怎能不令她感动呢?

    贝小茵的面色再度狂变,“那会儿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把所有证据都交给了你们的叔叔贝奎因。”

    话音落下,中间一名中年男子带着惊人的气势走来,在他身后还有好几名高手架着两名奄奄一息的黑衣人来到了贝小茵的跟前。

    看到那两个几乎完全是被拖进来的黑衣人,贝小茵面色大惊,她几乎是连连后退想要离开这里,但此刻她怎有机会离开。

    贝奎因冲着贝小茵说道,“这两个人是你雇佣的杀手吧。”

    贝小茵勉强保持冷静说道,“叔叔,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

    她话刚说完,但见这两个人忽然开口,“小姐,救……救救我们,你答应过我们的,我们……”

    “住口,我和你们无亲无故无怨无仇,你们为何要害我?哦我知道了,雷雪是你,是你这个奸诈狡猾的人类找来的这两个人故意陷害我的,叔叔你要相信我,他是一个人类伪装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救拔旱,你万不可听信他的胡言乱语啊。”

    但贝小茵说的这些话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所有人都是一脸怀疑的看着她,四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看到这一切,贝小茵的脸上出现了绝望之色,却听云飞雪说道,“这两个人都是使毒的高手,而他们用的毒和贝婷婷体内中的毒一模一样,再加上他们供认不讳,所以世事如何大家心里应该都数吧。”

    “雷雪,你……”

    贝小茵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贝奎因带走,整个家族都知道她们姐妹不和,但谁也不曾想到这种不合会演变到这般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