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苍天之威
    云飞雪只觉自己好似穿越千万年来到了一座繁花似锦的城市,没错,这座城市就是他们如今所在的这个地方。

    只不过四周都是欢声笑语的人们,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灯笼,小孩们正在嬉戏打闹,大人们正在谈论着一天的收获和明日的安排。

    时不时的还会想起一阵阵鞭炮声,天空更有不少的孔明灯和飞行的气球,整个城市一片喜气洋洋似乎正在过着节日。

    云飞雪就好似是这无数百姓中的一员,在他身边还有陆青和鬼面同样也显得有些茫然。

    忽然,天地风云变幻,大风将高挂的灯笼卷的飞起,紧随着,只见数道身影忽然从城池中央飞天而起来到了半空之上。

    每个人都是穿着好似道士穿着的衣袍,能够感受到他们都是顶尖的强者,但此刻这几十名强者几乎同时跪在了半空中。

    他们不断朝天空磕着头,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但这种念叨和跪拜似乎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风更大,天更黑……

    陡然,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天空似乎在这一生巨响之下炸开,惊雷般的声音让无数人捂住了双耳露出了惊恐之色。

    “月神之女触犯天规,苍天之威不可触,此番惩戒以示天地之威。”

    恐怖而浩大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紧随着,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在了天空之上,霸道无匹的威能让每个人几乎都要匍匐跪倒在地。

    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下跪的机会了,白色的能量从天空轰然降落下来,整个城池忽然变得死一般的即将,身边那些欢声嬉的人们定格在了原地,所有人全部石化,顷刻之间,亿万生灵不复存在,刚刚还繁华喧闹的城市直接变成了一座死城。

    云飞雪骇然失色的看着那收回去的手掌,那是一种绝对霸道的天地威能,没有人能在这种力量下存活,因为这只手掌就是天地苍生的主宰者,他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忽然,寂静无声的云飞雪感觉一道声音响起,听到是体内那道熟悉的灵魂,他这才松了口气。

    “那群老不死的还真是够狠,这么多人,说杀就杀了,也不怕头上的杀孽让他们万劫不复。”

    云飞雪神色凝重的说道,“你知道动手的是谁?”

    这个声音接着传来道,“当然,如果把我们这片生活的空间形容成一个帝国的话,那这些人就是皇帝,他们是绝对的主宰者,千万不要妄图挑战一个皇帝的威严,他会让你万劫不复,同样你的实力也不要越过他们,因为最后的结果就跟这座死城一样。”

    云飞雪满脸惊容,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这片天地还有太多的未知是他所不知道的,这些东西离现在的他的确还比较遥远。

    体内的这个灵魂继续说道,“不过你不一样,你如果好好修炼的话,还是有希望的。”

    云飞雪疑惑道,“为什么?”

    这个声音笑着说道,“因为你有我啊!”

    云飞雪不再理会他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四周,就在这片城池被破坏后不久,他们的眼前陡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影,这白色的光影和月神雕像一模一样。

    看着云飞雪三人,女子开口道,“也不知道现在过了多少年,当年的月神空间已经变成了这样吗?”

    云飞雪感觉自己好像是听错了,可仔细回想一下又好像并没有错,刚刚这个女子说的确实是月神空间四个字。

    但云飞雪从周进口中才刚刚知道不久这个地方,难不成鬼面发现的就是这个所谓的月神空间?

    女子继续说道,“不管过去了多久,相信都已经是几十万年以后了,相信那些老不死的东西应该已经忘了这件事,既然我的残魂苏醒,那这个时代的月神也就有了人选,如果你们看到一个脖颈后面有弯月纹身的女子,记得把这个东西交给她。”

    她说完,云飞雪三人的跟前出现了一个弯月形的玉坠,可云飞雪又一次惊住了。

    不是因为其它,而是他早就发现莲娜的脖颈后面有一个弯月形的纹身,他曾经还问过莲娜是不是后天纹上去的,莲娜说她出生就有这个东西,难不成那个小女孩就是月神的人选?

    看到云飞雪惊呆的模样,陆青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有了人选。”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大概是的。”

    这白色透明的女子说道,“为报答你们,我将助你们在此修行直到我这缕残魂消失,另外你的体质特殊,我可教你修炼月神领域,等渡过所有灵海大劫之后利用月神领域可轻松挑战小玄尊的强者。”

    云飞雪愕然的看着鬼面,难怪他说感觉有什么在召唤他,显然是他体质的特殊让眼前的残魂有所感觉。

    突破到灵海秘境之后想要进阶可就不再那么容易了,第一阶段的灵气转换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二次炼体更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但此刻云飞雪感觉自己体内真元转化为灵气的速度加快了不是一两倍,体内的灵海如蛟龙翻腾荡起千丈波涛,狂暴的灵气不断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在这废城内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云飞雪直接从破海境达到了化灵境,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灵气,云飞雪底气十足,真元完全转化成了灵气,接下来可就是再度炼体的阶段了,这一阶段几乎没有任何门槛,只要你能吃苦能忍痛,就一定能踏入神魂境巅峰,现在的云飞雪离那一步是越来越近了。

    云飞雪本还打算通过其它方式从贝婷婷口中套出月神空间的更多秘密,哪曾想居然直接被鬼面给发现了,如果周进知道的话,估计得被活活气死。

    云飞雪和陆青修炼进阶完毕,鬼面还在接受月神的传承,显然修炼月神领域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好在三天过后,鬼面总算是苏醒了过来,此刻他的气息再上一个台阶,虽然不知道那个月神领域有没有进展,但云飞雪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气息更加内敛,再配合他本身修炼的特殊功法,相信现在的鬼面也有直面度过灵海大劫的能力了。

    至于陆青,云飞雪从来就没看透过他,不论在什么时候,他永远都是那个模样,身上永远都散发着叫人看轻的气息。

    但如果谁要真的看轻这个年轻人只怕就得遭殃了,清晰的记得在帮拓昂对付图巴的时候他所施展的那种通灵术,召唤出来的那尊可怕生物似有毁天灭地只能,他可不仅仅在炼体上有着惊人的造诣,同时还是通灵体的修炼者,所以你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他的自信。

    鬼面在一旁看向云飞雪和陆青微微一声叹息,这样的表情从他脸上可从不多见,他说道,“修炼了月神领域,我总算知道魔域种族是怎么来的了。”

    云飞雪和陆青都惊奇的看着他,月神能够把自己独特的东西传授给他,也就证明鬼面身上有着常人与众不同的存在。

    鬼面接着说道,“原本这个世界上是并没有魔域种族这个族群的,但是月神……现在我也可以称呼她为半个师尊,她当年心高气傲意图挑战苍天主宰,可惜的是,那些人的实力远远超乎她的想象,后来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不仅仅如此,苍天主宰赋予了月神主宰的这片土地强大的诅咒之力,凡是体内蕴含有月神血脉的人类都渐渐发生了异变,不论是体型容貌还是体内都在随后的年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件事过去已经接近上百万年,在这么多年间,人们早就遗忘了当年发生了的一切,以至于现在的魔域种族和人类形成了这样的局面。”

    云飞雪愕然的看着鬼面,这样说来,人类和魔域种族实际上根本就是一个种族啊。

    也不知道这些魔域种族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什么想法,或许他们也并不会改变什么吧,毕竟这些事情发生的实在太遥远了,甚至他们会认为这是云飞雪这些人编造出来的笑话而已。

    陆青看着四周渐渐风化的一切说道,“凭我们的力量,至少现在是没法改变什么的,但未来如果有机会,或许可以试一试,修炼到了至高的境界,总归是得找点儿事做是不是?”

    鬼面看着陆青冷声道,“你怎么肯定你就一定能修炼到那个至高境界?”

    陆青瞧了一眼鬼面旋即笑着说道,“你知道我师尊年轻的时候人们是怎么说他的吗?”

    不等云飞雪还有鬼面说话,陆青继续说道,“当他说自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的时候,不管是身边的人还是陌生人都只会冷眼相待,恶毒点儿的甚至会说他是个一天只知道做白日梦的垃圾。”

    陆青的语气忽然变得高傲了几分,似乎因为阎是他的师尊而骄傲,“但是现在呢,说的难听些,小玄尊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垃圾而已。”

    鬼面没有反驳,云飞雪也没多说什么,关于阎的传说他们听过不少,但不管听到五花八门的传言,云飞雪从来没听到过任何关于阎的负面传言。

    提到这个人,只要知道的,每个人都会对他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敬佩,因为他从一个人们眼中的废物成为了一个体修大能者。

    谁都知道体修有多么的艰难,修炼入门的锻体十重就已经让人够受的了,而灵海秘境的二次炼体同样是让无数人为之头疼的阶段,因为那种痛苦根本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但阎就是在这种痛苦中得到洗礼从未成为无数人仰望的存在。

    陆青拍了拍鬼面的肩膀说道,“兄弟,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一定要有自信,都一定要有信仰,因为这就是你和普通人与众不同的地方,即使再绝望我也相信我一定能成为超越大玄尊的至尊强者,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陆青说完朝城外走去,看到他这个模样鬼面没好气的一声冷哼,这种被人教训的感觉还真是不爽,但鬼面却也没有恼怒,只是一脸面无表情的跟着往外走去。

    云飞雪苦笑一声,他们三个人真的算是不打不相识,但云飞雪是发自真心的敬佩这两位比自己年长几岁的人,起码他们的思想境界就比自己要高很多。

    云飞雪一直都是在为外界而活,曾经是为了报仇而发奋修炼,如今又是为了薛思雨而冒险来到魔域种族,也许未来他还要去找云飞山一探究竟。

    能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时常鞭策自己真的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云飞雪心如暖阳走出了这偌大的月神空间。

    当他们离开之后,这偌大的城池彻底变成了一片随风飞扬的风沙,几十万年的历史也在这尘土之中变成了一片虚无。

    时间可以抹杀一切,它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主宰,在这个巨大的城池里面,曾经有过无数的爱恨情仇,但现在谁还能知道,谁又能记得这里发生的这一切,甚至除了他们三个人,根本都不知道这里有过一个城池出现。

    陆青在一旁问道,“关于营救拔旱,你的全盘计划是怎么设计的?”

    云飞雪没有隐瞒,他将自己所有的射向和步骤全部说了出来。

    实际上这个计划在第一次接触到贝婷婷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后来有鲁恩斯的帮助,这让计划更加的清晰明了。

    如今在所有条件都已经具备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事情实际上就简单多了。

    云飞雪只需要拿到钥匙,然后进入班明森已经破解的困神阵,而内层的守卫也因为有周进的帮忙而毫无阻拦,最后一关囚龙锁更好说,云飞雪只需要将龙魂扔给拔旱让他自己去解决就好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把这些说出来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这一切……似乎也太顺利了吧,虽然自己并非强攻,而是智取,但这个中间的所有过的是太顺利了,顺利到根本就没出现过任何真正的风险,即便贝小茵发现自己人类的身份,那也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造成,而非魔域种族主动的发现。

    一行三人行走在山川之中,听到云飞雪说完这一切以后,陆青忽然开口道,“你有没有想过鲁恩斯为什么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忙,他一个魔域种族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