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鬼面的发现
    周进说道,“为什么我们这个帝国叫做祭月帝国,据说和远古时期的月神有关,传说祭月帝国当年的疆土占据了魔域种族一半的面积,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有强大的月神在庇护我们,但后来不是是何缘故月神消失,当其他帝国之后知晓以后开始大肆进攻,祭月帝国也只能无奈一再退缩直到今天的这个领土。”

    云飞雪惊奇的看着周进,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叫祭月帝国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传说,只不过传说是真是假却是无从知晓了。

    周进继续说道,“贝婷婷究竟知不知道宝藏的消息我并不清楚,但既然贝小茵找上门来,我何不好好利用一番?”

    “额……”

    云飞雪只能佩服周进的勇气,这并不是说云飞雪就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但以周进的相貌堂堂,能够接受的了这样一个女人的确需要一定的魄力。

    似乎看出了云飞雪的异样,周进淡淡一笑道,“很多人都觉得我口味怪异,这样的女人怎么就能下得了口,但实际上……每个女人都有她自身独特的特点,不论她美丑胖瘦,我要做的就是要欣赏每个女人带给我的这种特殊感觉,总是去体验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很容易审美疲劳的。”

    云飞雪再度给周进竖起了一个大大的拇指,这个东西没法交谈,三观不合还有什么交谈下去的必要。

    他说道,“这个我就不多做建议了,不过那份宝藏我会留意的,如果你能诚心诚意的合作,或许我们可以一同分享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最好不要当着我一套,背着我又是另外一套,还有让你父亲别老想着报刺玫园的仇了,这两样要犯的话……我可有办法让你父亲的日子不好过的,毕竟你父亲在这祭月城可并不是那么光彩的……”

    周进微微一愣,旋即他一声苦笑,看来云飞雪在他们身上已经做了足够的功课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退路。

    云飞雪接着说道,“还有一点,你们造反的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但成功之后别的人别的势力我不管,但贝婷婷所在的家族势力你不能动,至于为什么,我相信你懂的。”

    说完云飞雪起身告辞离开了此地,留下周进略微凝重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次人类总算派了个狠角色来救拔旱啊。

    周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兴奋的斗志,因为这也是他周家势力的一次机会,此番还要回去好好和周雷商议行动计划。

    离开酒楼,云飞雪感觉轻松了许多,现在展望一下过去的一切还是蛮顺利的,至少没有遇到真正阻碍自己行动的事情。

    贝小茵虽然发现了自己是人类的身份,但现在也被他化解了这个问题,接下来他要准备的就是和贝婷婷的娶亲之事了。

    事实上,在这整件事情中,这一步才是最难最关键的,因为要过他心里的那一关实在是太难。

    营救拔旱会让整个祭月帝国的政权发生前所未有的动荡,甚至祭月帝国会因此改朝换代。

    但这都是云飞雪难以控制的事情了,他只能尽力把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做好,在救人的同时不伤害到她人是最好不过了,这个她人自然就指贝婷婷了。

    “成功了?”

    陆青如影子一般来到了云飞雪的身边,云飞雪点了点头。

    陆青则是毫无意外的笑了笑,然后他说道,“现在基本上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走,跟我去看看鬼面发现的好东西。”

    “鬼面?他……他也来了?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嘴里把你当敌人,但心里还是想过来帮忙,这种人我真是瞧不起。”

    一阵暖流涌向云飞雪的心间,鬼面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从不多言语,眼里更是瞧不起任何人,脸上的伤疤又让他看起来那么的可怖不容易被接近,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已经三番五次帮自己了,所以在他内心其实早已把他和陆青当成兄弟了吧。

    云飞雪忍不住问道,“那他发现了什么?”

    陆青笑道,“到了不就知道了。”

    他说完直接腾空而起朝天空飞掠而去,云飞雪紧随其后,两人穿过云层俯瞰脚下的山河大地。

    随着山川河流的不断后退,云飞雪发现这里可人类领地真的是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他们的黑暗灵力又是怎么修炼出来的,这种相似的环境下为什么人类就没有人有黑暗灵力的诞生,这让云飞雪颇为诧异。

    不过他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了身下的秀美景色,和陆青他们在一起,云飞雪就能感觉轻松许多,轻松这两个字在踏入魔域领地之后对他来说可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

    但现在他的确很轻松,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的言行举止会被发现马脚,也不用纠结自己要不要在魔域领地屠杀人类。

    在飞速前进了几个时辰之后,云飞雪俯瞰前方陡然发现前方有一道人影伫立在天空之上。

    这道身影似乎早早的等在了这里,可不是那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鬼面吗?

    一段时间不见,鬼面的修为居然达到了二次炼体的境界,这种修炼速度可一点儿也不比他弱啊。

    云飞雪感激的看着鬼面说道,“你冒险来到魔域领地帮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鬼面看了一眼云飞雪道,“不想让我吐的话,最好把你的嘴闭上。”

    云飞雪只好闭上他的嘴,然后只听鬼面继续说道,“你们没发现这里的异常之处吗?”

    顺着鬼面的目光朝下面看去,云飞雪和陆青一起摇着头,脚下是一片普通的山川河岳,根本没看出来有任何不同之处,云飞雪甚至用魂力去查探,但却依旧没有发现鬼面看着的地方有什么异常。

    鬼面冷声说道,“这一次是你们输了。”

    话音落下,他一步踏出,一道奇异的力量散发而出,只见脚下那普通的一片山地忽然荡起了一道道涟漪,紧接着,脚下的场景瞬间变幻。

    一处奇异的地方呈现在他们眼前,那些涟漪荡起了无数建筑组成了一个弯月形的地形图,从天空看下去特别的明显,不过仔细查看就会发现那些建筑实际上已经废弃了多年。

    这是一座弯月形的城市,可以看出这座城池异常的庞大,他们现在距离地面可有至少五千米的距离,但这个弯月形看上去依旧是庞大无边,但再如何庞大,这也是一座没有丝毫人气的死城。

    “这片废墟之地非凡异常,我们继续下去的话就会失去御空飞行的能力,但我总觉得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你们有这种感觉吗?”

    云飞雪和陆青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鬼面依旧面无表情,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废墟想要看出个所以然来。

    鬼面说道,“一起下去一探究竟?”

    陆青点了点头然后率先飞掠而下,云飞雪和鬼面相视一眼同时朝那片庞大的废城内落下了下去。

    当离这座城还有几百米距离的时候,云飞雪感觉自己猛地被某种力量拉扯而下,然后他硬生生拽到了地面之上。

    四周溅起一片尘土,这里显然已经有很长的年头了,云飞雪刚刚站稳,身旁忽然传来几声哗啦啦的响声,就好似砖瓦掉落到地上破碎的声音。

    冲四周看去,云飞雪的脸上陡然出现了骇然失色的神情,只见前后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形雕像,这些雕像和真人大小都差不多,而且如果细心查看的就会发现他们和魔域种族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看起来就是一个个正常的人类。

    刚刚的声音正是因为云飞雪落地的动静导致几座人形雕像破碎坍塌。

    陆青和鬼面的神色同样凝重,这地方存在绝不是一年两年,如此庞大的城池为何忽然成了一座废城。

    可如果看四周的这些建筑就会发现,这些建筑保存的都是相当完整,尽管由于年头已久的缘故,有些建筑可能轻轻一碰就会变成飞灰,可那种完整性却是绝无仅有的。

    陆青说道,“应该不是战争或者战斗让这里变成这样的。”

    云飞雪也点了点头,一旁的鬼面轻轻碰了碰一个人形雕像然后说道,“而且这些都应该是真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是惊恐,这表明他们在变成这样之前看到了某种让他们无法想象的惊恐之物。”

    “这些……都是真人?”

    云飞雪骇然失色的看向四周,如此庞大的城市起码生活着上亿人口,他们同时全部变成了石头人?

    这得多么强大骇人的手段才能做到,又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让这样繁花似锦的城市变成了一座死城。

    鬼面指向街道尽头说道,“走,去那里看看……”

    走过半柱香的时间,云飞雪他们来到了一座庞大无边的广场,在这广场的中央是一座高大接近三百丈的巨大雕像。

    雕像已经因为年久失修再加上风化的缘故看起来摇摇欲坠,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来他的具体轮廓。

    这座雕像和祭月城中央人人祭拜的那座月神雕像一般无二,虽然祭月城的那座要小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就是同一个人。

    忽然,云飞雪的目光凝固,陆青和鬼面同时也是如此,三人看向这座月神雕像眼睛的刹那,好似精神都被吸引了进去,整个眼神瞬间呆滞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