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周进
    任何高涨的也会在这种情况下彻底熄灭,周进悄然不知房间里面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人,一个长相妖艳而好看的年轻人正坐在椅子上品了一口放在案几上的淡酒。

    床上的贝小茵也不知为了失去了动静昏睡了过去,看到这一幕,周进忽然冷静的穿好了衣服。

    他说道,“雷雪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本就不是光明正大进来的,所以就不需要欢迎了。”

    周进坐在云飞雪的对面,“看来贝小茵说的并不是假话了。”

    此刻的周进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那种无形的高贵气质的确不是一个普通平民士族能够拥有的。

    而且他举止的从容,谈吐的淡雅,让云飞雪一堵怀疑先前在贝小茵面前的那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云飞雪笑着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秘密,周进公子当然也不会例外。”

    周进说道,“如果这个秘密被人知道了,那也就不算是秘密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想,别人都认为你和贝小茵在一起是蠢,但实际上你很高明。”

    “哦?此话怎讲?”

    “因为掌握了贝小茵,也就等于掌握了一个公爵家族的势力,再不济,你还能得到他爷爷留下来的宝藏,何乐而不为?”

    周进沉默,显然刚刚他们的所有谈话都已经被云飞雪尽收耳底,现在想想这贝小茵也可笑的很,居然认为云飞雪真的相信了她的那些说辞会真正放走她,放她走不就是为了现在他们之间的谈话吗?

    片刻过后,周进说道,“你应该清楚,你的身份一旦被揭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云飞雪说道,“这我自然知道,但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

    周进诧异的说道,“何以如此肯定?”

    云飞雪满含笑意的看着周进,“因为你和你的父亲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们不甘心仅仅只是受到一个公爵赐封,你们要的是整个祭月帝国的无尽疆土。”

    周进的骇然的看了一眼云飞雪,此话可谓是真正的大逆不道,一旦被有心人听到,只怕因为这句话而死的人就有成千上万。

    那始终保持从容淡定的周进也是神色凝重,“你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懂,如果你是想要将我在这里杀人灭口,那我相信你是一定走不出这个酒楼的。”

    “听不太懂吗,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认识肖恩吗?”

    周进身躯蓦然一震,如果是刚刚是震惊,那现在就完全是不可思议了,他几乎都要跳起来冲到房门外面去大喊救命,但周进还是勉强保持了镇定。

    “你……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云飞雪展颜一笑道,“我猜的,只不过我运气比较好,被我猜中了而已。”

    周进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这些说辞,但他现在唯一清楚的是,云飞雪掌握了周雷公爵的很多资料,这些资料足以毁灭他们。

    但云飞雪知道这些其实还真是靠猜测和推测,他从鲁恩斯的口中知道了周雷的一些事迹。

    然后接着又知道了肖恩是周雷的私生子,这并不奇怪,真正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私生子安排到守护月神之牢这么一个职务上去呢?

    而且周雷还将肖恩的所有资料全部清除毁掉,这就是很值得人深思的一点。

    再者周进应该是一个气宇轩昂谈吐儒雅的年轻人,他为什么要喜欢贝小茵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根本说不过去。

    难道他也贪图贝小茵口中的那个宝藏吗,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周进应该不是贪财之人,唯一能解释这件事的理由就是,他要借用贝小茵而掌控整个贝家身后的势力,唯有如此,周雷才有更多的力量来对抗皇室,也就是俗称的,才有能力造反。

    从外人口中把这些猜测说给他听,通过周进的反应就能判断这些臆测是不是对的,事实证明,云飞雪的猜测是准确的。

    云飞雪继续说道,“现在你和我都掌握了对方的一些秘密,我们是不是都应该为对方的秘密而守口如瓶呢?”

    周进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那你想怎么样,想让我们帮你就拔旱吗,这绝不可能。”

    云飞雪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救拔旱也要面临巨大的风险,因为看守月神之牢的不仅仅只有你们四大公爵的高手,一旦失败,时候调查起来你们可不愿意背锅。”

    周进说道,“你知道就好。”

    云飞雪说道,“其实以你们的力量要救拔旱并不难,可你们没有理由这么做,再加上拔旱屠杀一个帝国的恐怖力量,你们害怕他六亲不认毁掉整个祭月帝国,所以你们虽然想利用拔旱,却又没那个胆子。”

    周进点了点头,话已经说开,他也就不打算遮遮掩掩。

    救拔旱能让整个帝国皇室瞬间动乱,甚至拔旱会以巨大的力量让整个皇室损兵折将,在这个时候举兵造反攻破皇室为己有才是他们真正的计划。

    只不过他们一直都等不到这种机会,前后来救拔旱的不是一拨两拨人,但他们实在是弱小的很,就算给他们机会也根本救不了人,在加上就走拔旱又要承担这个人类强者所带来的风险,所以周雷几乎都要放弃这个办法了,但现在云飞雪的到来给了周进又一次希望。

    云飞雪并非硬攻,而是想办法智取,现在看来,他离救人几乎已经只欠东风了,只要自己把内层守卫安顿好就能大功告成。

    听到周进的这些话之后,云飞雪笑着说道,“你们的担心我有能力帮你们解决,救出拔旱,我可以让他不对你们祭月帝国出手。”

    周进看了一眼云飞雪,“你何以能做这种保证,万一你事后反悔或者拔旱不听,我们岂不是只能等死?”

    云飞雪摇了摇头,“拔旱并非嗜杀之人,你们都只知道他灭了魔域种族一个帝国,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你可曾知道吗?”

    周进这才回想到,牧森帝国当初派人屠杀了拔旱的家乡,正是因此让拔旱怒火滔天直接将牧森帝国从魔域种族彻底抹去。

    但在此之前并未有人听说过拔旱只身来到魔域种族进行过这种大肆的屠杀,如此说来,云飞雪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

    不过即便如此,周进依旧显得很谨慎,他说道,“你能说服拔旱,并不代表你就一定会这么去做,毕竟……你是一个人类,我们与人类也曾合作过,但大多都是奸诈狡猾言而无信之辈,再加上事关重大,我怎能轻易信你。”

    云飞雪说道,“你一定会信我的。”

    周进眉头微皱道,“你何以如何肯定?”

    云飞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森然的笑容,这突然其来的诡异表情让周进大骇,只听云飞雪说道,“你一定要信我,否则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

    周进在云飞雪的眼中看到了无穷的杀机,这种杀意让他遍体生寒,直到此刻他才想起来面前坐着的可是一个能够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一战的强者。

    而自己知道了他是人类的身份之后,如果不能听从他的安排,接下来的后果即便是傻子估计也清楚的很。

    但周进依旧是目光冷漠,“杀了我,你也休想从这里活着离开。”

    云飞雪说道,“但不杀你却后患无穷,我别无选择。”

    周进沉默,实际上云飞雪和他的谈话已经是相当客气了,至少云飞雪没有使用威逼的手段来对付他,从进来的时候一直对他都是相当客气,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周进认识到云飞雪的难以对付。

    云飞雪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喝着茶等着周进的答复,少时过后,周进说道,“那贝小茵呢,她第一个知道你是人类身份的人,是不是得杀了她?”

    云飞雪摇了摇头,“一个愚蠢的女人而已,吹不起什么风浪,只要你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任凭她胡作非为都无所谓。”

    周进点了点头,一个贝小茵的确难成大器,但如果杀了他反而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这还会间接的影响到云飞雪和贝婷婷的亲事,他们的亲事一旦黄了,那进入大牢的钥匙可就没了着落。

    周进能和云飞雪合作,但他不可能把钥匙给云飞雪,因为谁也无法预料云飞雪的行动是不是会成功,一旦失败,整个周雷公爵所在的家族可绝不会把这件事和自己扯上关系。

    周进说道,“我可以和你合作,但能提供的东西也很有限,更多的还是要依靠你自己,毕竟我们只是看管月神之牢的负责人之一。”

    在交谈了一会儿过后,云飞雪忽然说道,“我刚刚听到你和贝小茵谈到一个宝藏,那是什么东西?”

    周进并未隐瞒,他说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据说贝中景当年得到过一个传说中的宝藏开启方法,这个宝藏是关于月神空间的,只不过多年的询问和探讨也没得到个什么结果,后来随着贝老爷子的身死,这个宝藏也就被永远的隐藏了起来,但前不久贝小茵找到我,说贝老爷子实际上把月神空间的秘密全部告诉了贝婷婷。”

    云飞雪疑惑道,“月神空间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