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宝藏
    云飞雪似乎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这种纠结自然也被贝小茵看在眼里。

    他连忙走近云飞雪说道,“其实你仔细想想,如果她不做这些事情的话,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可能会这么狠心对自己妹妹呢,不管她从小是不是受宠,那依旧是和我流着一样血脉的小妹啊。”

    贝小茵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换做任何一个人站在这里也会被她的真实情感所打动。

    云飞雪好像也并不例外,他的心肠本就柔软,听到贝小茵的这番话又怎能不被触动呢?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贝小茵更是忙不更迭的说道,“所以你万不可被她的表面所迷惑,她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你所做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利用之中,即使你是要救那个人类的强者拔旱估计她也早就一清二楚。”

    云飞雪终于点了点头表示肯定贝小茵所说的话,贝小茵见此大喜,她继续说道,“你只管放心,不管你做什么我出去之后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必要的时候我还会帮你,可你一旦真娶了我妹妹,事情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云飞雪看了她一眼,“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又怎能信你出去之后不会告发我?”

    贝小茵连忙说道,“我告发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而且空口无凭,谁会相信我说的话?一旦我真说出去,估计贝我妹妹是第一个不会放过我的人吧。”

    少时过后,云飞雪微微叹了口气,“我对你妹妹确实情有独钟,所以也不想把你我之间的关系闹的这么僵,不管如何,我都不会伤害到你贝家的利益,我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救拔旱,所以我放你走,但你如果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也就不能怪我下手无情了。”

    云飞雪说着以魂力打开了那扇封印的地窖大门,贝小茵和另外两名侍女大喜过望,接连道谢之后这才疯一般的跑了出去。

    贝小茵自己可能都没想到云飞雪居然就这么把她给放了出来,他可是人类啊,而且还在执行一个营救拔旱的计划,放了自己等于就把给他装了一个,难道这个人类不明白吗?

    也许是自己说的那些话几乎连她自己都骗了过去,所以云飞雪当然也会相信她而对贝婷婷产生怀疑,虽然她还并不知道现在这个人类对贝婷婷还有几分信任。

    但现在的贝小茵不需要思考这么多,她疯狂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然后以箭一般的速度朝自己的目的地赶去。

    云飞雪放走了她,那她现在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谁也不能拦住她,至于在云飞雪面前的保证和承诺早已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些话不过是她为了脱身而临时编造出来取得云飞雪信任的罢了,连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她的口才能力,能在一个人类的强者手中这样逃出来也算是一种能耐了。

    只不过贝小茵并未直奔皇室而去,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族之中,因为那些话中有一句话很有道理,她没有直接的证据,就算将云飞雪的身份公诸于众只怕也没几个人相信她。

    贝小茵来到了一座豪华的酒楼之中,她轻车熟路的在顶楼找到了一桌正在喝酒的几个年轻人。

    看到贝小茵前来,只见其中一人连忙站了起来,这年轻人相貌英俊气质独特,尽管此刻已有几分醉意,但他依旧保持着一个贵族该有的风度和气质。

    他迎上贝小茵说道,“小茵啊,你怎么来了,来来,一起坐坐……”

    听到这年轻人的话,和他同桌的其他人都是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每次看到他对这个肥头大耳的女子一脸殷勤谄媚的模样,他们就难以忍受一种名叫呕吐的冲动,要知道你可是周雷公爵的儿子啊。

    在这祭月城内还有你搞不到手的姑娘吗,不论是平起平坐贵族子弟还是那些身份低下的士族平民,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一朵漂亮的鲜花,为什么你偏偏就要恋上这么一朵食人花呢?

    但这年轻人毕竟叫周进,他毕竟是周雷的儿子,所以这些朋友们还是起身迎合道,“几天不见,嫂子容光焕发又漂亮了许多啊。”

    “是啊嫂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身材保养的这么好的。”

    “还有皮肤,比一般的少年婴儿的皮肤还要好许多,这让我这个黄花大闺女都羡慕的很呢。”

    说这话也不怕背了他们的良心,这听起来客套的话贝小茵非但没有反感,反而是受用的很。

    她带着几分娇羞道,“哪里哪里,你们几个先喝着,我来找周进大哥有点事情。”

    贝小茵说着一把拽住周进就往楼下走,可怜的周进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儿直接被拉到楼下去,见到这一幕,他们几个人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和贝小茵在一起喝酒吃饭总感觉有很大的压力,可能这种压力多数都来自于她的体重吧。

    房间之内,贝小茵满脸兴奋的盯着周进说道,“你猜猜,我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周进嘿嘿一笑,他一把撤开贝小茵的上衣,刚刚那种英俊的气质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脸猥琐模样。

    “先不管你有什么重大发现,我得现在你身上发现发现……”

    贝小茵轻轻推开周进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看你那死样儿,我可是给你说正经的,这次的发现我保证会让你惊掉下巴。”

    耳朵里听着贝小茵的话,周进的手上可没老实过,不断在贝小茵的胸膛来回轻抚,这让贝小茵很是受用,说话也更加温柔。

    “那个叫做雷雪的人你知道吗,就是在夏猎赛上拿了第一的那个人。”

    周进头也不抬的说道,“他拿了第一,不是可以顺理成章的娶你妹妹了吗?”

    贝小茵说道,“对啊,我说的就是这个,可是我原本已经在夏猎赛上安排好了让昆特拿第一,这样那个小贱货不论有什么动向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现在出现了雷雪这个人打乱了我的计划,虽然他娶走那个小贱货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坏处,可我也就彻底失去了对贝婷婷的控制,那样我还怎么得到老爷子当年留下的宝藏?”

    周进埋下的眼睛闪过了一抹嘲讽,贝小茵垂涎贝婷婷并不是一天两天。

    当年贝奎妮的父亲临走之时将他私藏的一处宝藏地点告诉了贝婷婷,但却并没有告知贝小茵,这让从小本就受到冷落的她更加恼火,实际上这也是她一直对贝婷婷不断出手的根本原因。

    贝小茵的贪婪在周进的眼中被演绎的淋漓尽致,但他依旧是面不改色,“这和那个雷雪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有办法控制雷雪吗,他的实力你应该也清楚的很。”

    贝小茵兴奋的说道,“我当然清楚,但我更清楚的是,这个雷雪实际上是人类,他接近那个小贱货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她手中那把月神之牢的钥匙。”

    此话让周进震惊了,雷雪是人类,这无疑是一尊重磅炸的任何人都会猝不及防。

    如果他是人类的话,一旦娶了贝婷婷,那他拿到月神之牢的钥匙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拔旱从那里逃出来应该是迟早的事了。

    周进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贝小茵连忙将整个过程大概叙述了一遍,她说这些的意图自然是明显的很。

    凭她一个人,说话的份量并没有那么重,但如果这些话是从周进的嘴里说出去那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整个祭月城谁都知道周进也算是年轻一辈的俊杰人才了,而且他颇受祭月帝国的君王宠爱,他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有份量的。

    周进思索着,连手上抚摸贝小茵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这让贝小茵很是不满,她一把抄起周进的手塞进了她那巨大的胸脯之内。

    柔软的感觉传来顿时把周进惊醒,他说道,“此事还得有个计划,就算是我说出去,别人也不一定会相信。”

    贝小茵问道,“为什么?”

    周进说道,“因为现在的雷雪已经受到了整个贝家的信任,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说出去都难以服众!”

    贝小茵急道,“可是你也知道,只要他的身份被揭发就铁定没办法娶到那个小贱货,这样我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拿下老爷子当年留下的那座宝藏啊。”

    周进看了一眼贝小茵,旋即说道,“此事不急,他就算拿到了钥匙也没那么容易救下拔旱的,所以他暂时应该还不会直接去贝家提亲的,宝贝儿,这么多天不见,还是来谈谈我们的终生大事吧。”

    周进说着一把将贝小茵扑倒在了床上,此刻他的力气显得格外巨大,贝小茵居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平躺在床上的她就好像是一滩肥肉,连身下的床单都被她的身体完全覆盖住了。

    周进的手不断在她全身上下游走着,但就在她要解开贝小茵裙裤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房间里面传来,“想不到堂堂周雷公爵的公子周进,口味儿居然会这么重啊。”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