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真假难辨
    虽然没有等来自己的期待,但这个问题同样也抓住了她的内心,贝婷婷的面色也有带着一丝红晕变成了冰冷。

    她说道,“除了我那位好姐姐,我实在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对我有这种深仇大恨。”

    云飞雪说道,“你怎么能判定一定是她?”

    贝婷婷摇了摇头,“我没有证据,但一定是她做的,因为她对我恨之入骨,她觉得是我夺走了她的一切,甚至她相貌的丑陋也是因为我这个妹妹。”

    云飞雪叹了口气,魔域种族内,亲情似乎是一个很不值钱的东西,戎羌帝国内拓昂和他的兄弟图巴之间那种生死之争就能清楚的看到,图巴身死,拓昂没有落一滴眼泪,他甚至在拍手叫好,眼前似乎又在演着一出同样的戏。

    看到贝婷婷恢复的苍白面容,云飞雪出现了一抹担忧之色,他把手掌贴在了贝婷婷的脸颊上,云飞雪忍不住说道,“这么烫……”

    少时过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容,“你这伤势非但没有恢复,反而在恶化啊,好恶毒的手段。”

    云飞雪并非医师,但他的魂力可以渗透到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云飞雪查探到贝婷婷的脏腑已经开始大面积的坏死,那种无法控制的隐形毒素在不断破坏她身体的机能,再过几天时间,估计贝婷婷这副身体就会因为无药可治而完全坏死。

    这一刻,云飞雪陡然想到了在云府中了那个黄金面具男子,也就是云飞山一掌的叶玄。

    当时的他中了那种死灰色的能量而无药可治,黄碧落甚至想要提前了结他的生命以免受那种痛苦,现在的贝婷婷虽然没有和叶玄当时那样的痛苦,可体内的这种毒素几乎和那种死灰色的能量如出一辙。

    将这些事情前后联系来看,或许当年叱咤整个潜龙帝国后来被姬不凡以一人灭掉的魔宗就是传自这魔域种族。

    因为方万才当时就给云飞雪说过这些死灰色的能量正是来自魔宗,而当时是云飞山将叶玄打伤的,现在云飞山又称了魔域种族一个名叫尊天阁的阁主,讲这些联系起来的话就会发现,云飞山只怕早就和魔域种族有过密切的联系了。

    贝婷婷焦急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你有什么办法吗?”

    云飞雪说道,“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说着,体内的生之力量调动而出迅速钻进了贝婷婷的体内,修为的不断增长也是让木之精灵越来越听从云飞雪的差遣了。

    只不过这么长时间,木之精灵的第二片叶子还迟迟没有长出来,当初说好答应给喂给它玉魂丹的也被云飞雪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也是时候该把这件事提上日程了。

    好在木之精灵并没有催他,也许是因为帝兵古虹的远古,这两个奇异的东西在体内相处的还挺融洽。

    随着生之力量的导入,贝婷婷的面色开始渐渐变得红润光泽,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云飞雪才渐渐停下来。

    他说道,“过几天再来一次就会彻底将你体内的毒素逼出去,放心吧。”

    贝婷婷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从床上做起来抓住云飞雪的双手,“谢谢……谢谢你……”

    简单的三个字充满温情,可云飞雪在意的不是这个,他看到的是贝婷婷起身之后穿在她腰带上的那个金色五边形,这不正是贝婷婷带他开启月神之牢的那把钥匙吗?

    这么长时间,云飞雪是第一次距离这把钥匙如此之近,现在的他,可以通过任何手段将这把钥匙拿到手,甚至可以不让贝婷婷发现。

    可左思右想的云飞雪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放弃,可他就是没办法下定决心做这件事。

    也许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吧,至少班明森还没彻底搞懂四象星阵图呢。

    云飞雪这样安慰着自己。

    半晌过后,他说道,“婷婷,如果……我说如果,你的姐姐有难,你会去救她吗?”

    听到这两个字,贝婷婷的目光一冷道,“你没开玩笑吧,我救她?我巴不得她早点儿去死,这样的姐姐,我要她干什么用?而且……她和周雷还有撒亚的几个儿子在这段时间都有密切往来,我甚至怀疑她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云飞雪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悲还是喜,姐妹能搞成这样的关系,也算是生平仅见了。

    但不论怎样,贝小茵现在是绝对不能轻易让她见人的,一旦让她溜走,云飞雪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也就全部泡汤,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一个在魔域种族的人类,那还不几乎是任人宰割的份。

    现在的云飞雪确实没必要急于拿走钥匙,因为四象星阵图还没破解出来,提前拿走钥匙,一旦被发现异常依旧有可能前功尽弃。

    云飞雪和贝婷婷继续交谈了半个时辰他才离开,回到院子一处隐蔽的地窖之内,贝小茵和她的另外两名同伴都被关在这里。

    三人的修为全被云飞雪封住,此刻贝小茵三人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当他们看到云飞雪到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滔天的憎恨,但更多的还是对云飞雪的恐惧。

    因为贝小茵他们自己也很清楚,既然他的身份被发现,那云飞雪就没有任何理由放她们离开,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她们看到云飞雪才会这般的惊恐和不安。

    贝小茵盯着云飞雪怒吼道,“你这个奸诈狡猾的人类,千万不要让我从这里逃出去,否则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云飞雪蓦然看向她,抬起右手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他说道,“这一巴掌我是替贝婷婷扇的,你不配做她的姐姐。”

    贝小茵微微一愣,旋即她陡然大笑起来,那种癫狂的笑声让云飞雪轻轻皱眉,“你笑什么?”

    贝小茵停下笑声,她说道,“我说你不会是真爱上我那个妹妹了吧?”

    不等云飞雪说话,她的脸上忽然出现了让人胆寒的笑容,“想不到你这个人类还是多情的种子,只可惜,你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真以为贝婷婷是看起来的那么可爱吗,你们男人都是以貌取人的货色,难道你忘了贝婷婷在祭月城是什么名声了?”

    云飞雪轻轻皱眉,贝婷婷有着特殊的喜好,这还是鲁恩斯一开始告诉他的,贝婷婷男女通吃导致身边的不少人连娶都不敢娶她,也只有那些想要和一个公爵联姻的家族才会疯一样的力争上游想要得到贝婷婷的芳心。

    但随着云飞雪和贝婷婷接触之后,他渐渐的发现这个女孩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可理喻,相反,她给人一种格外亲近的感觉,甚至在她内心藏着极为柔弱的一面,这看起来让人觉得她是一个需要依靠和保护的女孩。

    可贝小茵的话却似乎在告诉云飞雪,他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假象,自己被贝小茵的外面迷惑了一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云飞雪也不能听信贝小茵的一面之词,毕竟她们两姐妹之间的矛盾是没法造假的。

    贝小茵似乎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他接连说道,“你真以为我老娘贝奎妮在闭关吗?她早就死了,你明白吗,我娘早就死了,下手之人就是贝婷婷这个畜生,因为她还没有年满十八岁,所以她还无法继承公爵之位,等明年一过,她就会宣布我娘闭关失败耗尽精气而死,她到时候顺理成章的继承贝家的所有产业,你明白吗?”

    说到这里,贝小茵已经泪湿眼眶,这一刻,看似强势的她忽然变成了一个柔弱的女子。

    云飞雪只觉心烦意乱,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信这两姐妹的中的哪一个人,虽然这一切有可能是她在演戏,可云飞雪又本能的认为贝小茵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因为云飞雪让贝小茵带进过月神之牢一次,按理说,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跟着她进去那里,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试探自己,可她为什么要试探,以贝家身后的力量,要调查自己的出生来历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吧。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保持冷静和头脑清醒,他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就有几个疑问了。”

    贝小茵擦了一把眼泪说道,“你说。”

    云飞雪说道,“如果贝奎妮公爵已死,而你又知道,那你为什么不揭发贝婷婷?”

    贝小茵惨然一笑道,“你以为事情有这么简单吗,我揭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拿不出任何证据,整个祭月城都知道贝奎妮只宠贝婷婷,我在她眼中和一个外人差不多,而且就算我真说出去,贝婷婷有无数手段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可据我所知,是你一直在不断暗杀贝婷婷吧,她可从来没对你做过什么。”

    “没错,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她在表面上从不做任何伤害我的事,因为我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她越是如此,我就越想让她死。”

    云飞雪盯着贝小茵,他想从这个女人的眼中读出这些话的真假,可他还是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一切就好像完全是贝小茵的真实情感,没有任何作假的迹象出现。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