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受伤
    思维清醒了几分的云飞雪叹了口气,“我怎能不明白,可是拔旱必须要救出来,我还想要让他帮忙救救我大哥呢。”

    云飞雪的确很痛苦,可以说从接到这个任务来到魔域种族之后,他几乎没有一天是舒坦过来的。

    所有的这一切终于在今天被彻底点燃,他的确做不到莫晓那样心狠手辣,可是最终目的他又不能放弃,如果真要这样的话,他只能彻底转移目标从周雷和肖恩身上下手了,但此举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个魔域帝国公爵所掌握的力量绝对是他不能想象的。

    陆青拼了一口杯中酒旋即说道,“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本就牺牲无数,不想悬崖勒马,那就唯有踏骨前行,我师父曾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况且牺牲的还是魔域种族,想想人类曾遭受过他们何种对待,那你的这点儿牺牲看起来或许就不算什么了。”

    不得不说陆青说的很有道理,某些时候,他就像一个经历无数世事的智者可以照亮他人迷茫的前路。

    可云飞雪依旧很难做到继续欺瞒贝婷婷,他心里的那一关是一道坎,没人能帮他走过这道坎,他自己也不能。

    所以云飞雪继续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只不过一杯酒刚刚喝完的时候,楼下陡然响起清脆的脚步声。

    紧接着,只见一肥头大耳的年轻女子来到了这个楼层,放眼看去,可不正是贝婷婷的姐姐贝小茵吗?

    看到酩酊大醉的云飞雪,贝小茵走了过来,她语气冰冷的说道,“雷雪,你的心还真是够大啊,小妹在家重伤卧床不起,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我看你根本就是狼心狗肺的畜生,你还有脸来娶我家小妹?!”

    此话一出当真如重磅,云飞雪前后离开也不过二十来天的时间,贝婷婷怎么就会重伤在朝床了?

    带着几分醉意的云飞雪蓦然站起说道,“贝婷婷重伤,怎么回事,你带我去看看。”

    贝小茵一把将云飞雪推到了座椅上,她冷笑道,“少在这里虚情假意,她都重伤好几天了,我不说你还根本都不知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和和我小妹成婚,我瞧你那贼眉鼠眼的模样,说不准接近我小妹还是另有目的。”

    云飞雪似乎也因为她的话而变得清醒,他这才反应过来,贝小茵和被婷婷之间的关系可并不好,贝婷婷甚至怀疑连续不断的刺杀都是贝小茵所为。

    可不管怎么说,贝婷婷重伤自己绝对是要去看看的,“这段时间我有事出门在外,所以她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你先让我去看看她。”

    贝小茵却是得理不饶人,她继续说道,“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他?”

    云飞雪的目光也是冰冷了下来,“这是我朋友,我没有必要把身边的每个人都得给你这种肥头大耳的家伙介绍一遍吧。”

    此时此刻,在这个楼层用餐的人都知道了事情的不妙,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全部离开了这里,整个楼层内就剩下他们几个人。

    贝小茵是怒火中烧,她看不惯贝婷婷,当然也就看不惯贝婷婷身边的所有人。

    凭什么贝婷婷从小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宠爱,为什么她的天赋比自己要强大这么多,都是一个爹娘生的,为什么自己就长成这个样子,所有的苦楚都得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为什么自己的身边就没有像雷雪这样的人出现。

    而就在现在、刚刚,这个叫做雷雪的人居然骂自己肥头大耳,这是她绝不能容忍的,任何人都不能这么说她,甚至包括她最亲近的人。

    她用着那粗大的手指指着云飞雪,“你刚刚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云飞雪冷笑道,“我说你……”

    话还没说完,他面色陡然一变,就在这一刹那,他瞬间感觉到了身体传来一阵异动,皮肤乃至脏腑都传来了一阵阵灼烧感。

    他的容貌和身形时隐时现的开始来回变换,陆青看到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你……你没有按时吃药吗?”

    云飞雪顿时反应过来,他几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将药剂拿出然后倒进了嘴里,体内外的这种躁动才渐渐平息下来。

    一段时间过去,以至于他都忘了自己必须用药剂才能维持自己魔域种族的模样,刚刚如果不是陆青的提醒,只怕会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彻底变回人形。

    只不过这一幕可让贝小茵还有她身边的两名男子尽收眼底,三人皆是大惊失色的看着云飞雪。

    虽然云飞雪没有彻底变回人形,但是刚刚云飞雪身上那种人类的轮廓模样还是被她清楚的看到。

    贝小茵惊恐的说道,“你……你是人类……”

    云飞雪知道此事已经没办法瞒过贝小茵,因为就算自己不是人类,贝小茵也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所以他干脆没必要在这个女人面前隐瞒什么。

    “很不好意思,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贝小茵几乎是不断下意识的后退着,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这个和魔域种族没有任何区别,身上甚至散发着纯血上位者的魔域种族居然是个人类。

    自己之前说那些话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只不过想随便捏个罪名扣在云飞雪的头上,但她何曾想到自己随便说的一些话,居然全部都是真的。

    在惊恐过后,贝小茵的脸上陡然传来一丝莫名的兴奋,“原来你是一个人类,如此说来,你和我小妹是正在酝酿什么阴谋了,你们就等着祭月帝国对你们的审判和惩罚吧。”

    贝小茵说着便要离开这个楼层,但可惜的是,云飞雪和陆青绝不可能让她这么轻易离开的。

    陆青从椅子上消失,下一刻便已来到了贝小茵的身前,“不好意思,你们三个人,谁也走不了。”

    贝小茵惊恐的看着陆青,她失声道,“你……你也是人类,你想……做什么……”

    陆青淡淡的说道,“我要做什么,取决于我这位朋友的态度了。”

    贝小茵还想说什么,但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发现了他们是人类的秘密,这两个人就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好歹自己也达到了灵海秘境的修为,她就不信拼命逃走还能逃不过去,贝小茵一声怒吼想要破开房顶冲天而去,但在陆青面前,她的这一切努力完全都是徒劳。

    随着三声砰砰巨响,贝小茵三人直接被他击晕,云飞雪则是面色阴沉,半晌过后他说道,“先把她们带回去绑起来再说。”

    一个公爵在帝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说,除了君王之外,公爵是最有话语权的人支一了。

    而公爵的子嗣后代也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比如说贝婷婷遭到重创卧病在床,每天轮换服侍她的人都是经过日夜细心培训的侍女,她们的举手投足言行举止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甚至可以从贝婷婷的一个眼神中读到她接下来的心思。

    此刻贝婷婷面色干白没有一丝血色,她的脸色格外难看,似乎在时时刻刻忍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只是在那痛苦之中又有一种未知的希望。

    一名正在为她更换洗脚水的侍女轻声说道,“小姐,您又在想雷雪公子了吧。”

    被这声音唤醒,贝婷婷苍白的面容出现了一丝红晕,她强忍住痛苦说道,“瞎说什么呢,好好干你的活儿……”

    尽管很痛苦,可周围的侍女还是看到了她脸上有着一种莫名的甜蜜,这种甜蜜正是来自她心中思念的一个人。

    另外一名侍女接腔道,“要我说啊,那雷雪公子说不准现在正抱着其她的女人正快活着呢,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又怎么会缺女人呢?”

    听到此话,贝婷婷的脸上出现了焦急之色,她看着这名侍女怒斥道,“胡说,他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哎呀,那可说不定,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又有几个男人没有花花心思呢……”

    “就是就是,越优秀的男人,身边的野花就会越多,他也就越难控制,哎,可怜了我家小姐……”

    贝婷婷被这些话呛的不轻,她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是这样的人,他也不是。”

    身后正在给她梳头的侍女笑嘻嘻的说道,“是,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相信小姐的眼光……”

    “你相信有个屁用,那你说,小姐都伤成这样了,他为什么还不来看看小姐?”

    “谁说我没来看你家小姐了?”

    这侍女的话刚说完,门外陡然响起一道声音,这是多么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啊,贝婷婷几乎要忍不住跳起来给走进来的这个男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她不能这么做,一来她有伤在身也没这个行动能力,二来她要这么做可不正中了这些侍女的下怀了吗?

    贝婷婷勉强压住内心的火热说道,“你……你来了……”

    云飞雪坐在床沿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贝婷婷忍不住笑道,“不晚不晚,只要你来了就不算晚!”

    看到现在贝婷婷的模样,云飞雪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心疼,他忍不住想要去摸摸这个女孩儿苍白的脸蛋儿,可他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自己的这种举动只会彻底让贝婷婷陷入进去,他不能这么做。

    整个房间早已空无一人,所有侍女都很识趣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他们两个人在里面。

    贝婷婷似乎在安静中等待什么,不过想象中的某些场景并没有到来,只听云飞雪说道,“查出来是谁做的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