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心结
    回到祭月城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当龙魂拿到手的时候云飞雪其实就已经打算回来了,只不过莫晓的事情耽误了他。

    不过也正是因为莫晓而让他知道了叶轻羽目前的遭遇和情况,这对他的重要性和营救拔旱是一个级别的。

    院子里,鲁恩斯看到云飞雪回来惊喜的说道,“成功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鲁恩斯显得更为兴奋,就好像拔旱是他亲兄弟,有时候云飞雪都怀疑鲁恩斯比自己更加着急救出拔旱,可作为一个魔域种族,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这么做,所以云飞雪也在时时刻刻放着这个老人。

    云飞雪接着问道,“你们呢,进展如何?”

    鲁恩斯亲自为云飞雪倒着茶水,“班明森那里进展还算比较顺利,再给他一些时间,相信他可以完全将困神阵了如指掌,关于肖恩,我们也掌握了他更加详细的资料,你不在的这些天,我们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他身边的亲人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就生活在这祭月城内。”

    云飞雪微微一惊,肖恩是月神之牢里面的守卫之一,他唯一的任务就是看守月神之牢以防出现变故。

    鲁恩斯的话不仅让他想起了潜龙城的张开,为躲避金龙卫的追杀,他非但没有离开潜龙城,反而在城内化名为王开,开了一家王开菜铺,最后硬是平安无事的在金龙卫眼皮底子下生活了三四年。

    肖恩的做法和张开有着相似之处,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将自己的亲人暗中安排在祭月城内更不可能引起他人的怀疑。

    云飞雪说道,“这倒是好事啊,直接将这些人的资料递到肖恩面前,不怕他不就范。”

    鲁恩斯叹了口气说道,“问题就出在了这里,你知道肖恩的父亲是谁吗?”

    云飞雪问道,“谁?”

    鲁恩斯眼神怪异的说道,“是周雷公爵!”

    云飞雪震惊的看着鲁恩斯,“怎么会是周雷?”

    鲁恩斯接着说道,“确切的说,肖恩应该是周雷在外面的私生子,只不过祭月帝国在这方面的管理极为严格,周雷一直都不敢将其公之于众,但却也不想苦了肖恩,所以给他划分了这么一个职务。”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也就完全能解释为什么一开始他们完全收集不到肖恩身边任何人的资料,周雷早就已经把这一切都隐藏了起来,所以想要查到肖恩的资料也就没那么简单了。

    他不得不再一次佩服肖恩的能耐,连这么隐蔽的信息资料都能弄到手,普通人怎么可能办得到。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如果肖恩是周雷的儿子,那他们之前拟定的计划几乎也就完全得作废。

    试问他们怎么可能威胁得到一个帝国的公爵,先不说周雷本身的实力如何,单单他身边的高手强者就绝不是云飞雪现在的力量能够对付的。

    鲁恩斯忧愁的也正是这一点,想利用肖恩身边的亲人来做文章,这基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搞不好还会彻底引火烧身让整个计划完全崩盘。

    但一旁的云飞雪却并不这么认为,思索了片刻之后他忽然展颜一笑道,“这或许并不是坏事。”

    鲁恩斯惊奇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云飞雪说道,“如果是一般的私生子,周雷会给他安排这么重要的位置吗,通过这一点也就说明了肖恩在周雷心中的地位是非同一般的,如果肖恩对周雷异常重要,那我们何须拿周雷来威胁肖恩呢,我们完全可以把肖恩弄出手来威胁周雷啊。”

    这话说完,鲁恩斯当即被骇了一跳,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四周慌忙看去,生怕哪个角落有人在悄悄偷听他们的谈话。

    估计这些话也只有云飞雪有这个胆子说出来了吧,换做鲁恩斯,这根本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因为即使想到了他确实没有这个胆子去这么做。

    看出了鲁恩斯的紧张,云飞雪笑着说道,“此事风险虽然不小,但并非不可行,周雷本来就没那么干净,您应该也知道刺玫园是他在背后集资创建的吧,那个地方虽然被我毁了,但这才多长时间不又重建起来了吗?相信像刺玫园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事情绝不是一件两件,这些都是周雷弱点,一个人只要有弱点,那他即使天下第一也有击破他的办法。”

    鲁恩斯点着头,如此分析倒也有几分道理,但那毕竟是周雷,他既然在做这些事就一定做到了滴水不漏。

    单单想要以一个肖恩威胁到他不太可能,如果真没办法了,周雷最后也只能舍弃他这个私生子,毕竟一个私生子是绝对比不过一个公爵重要的。

    鲁恩斯说道,“如此说来,我们可以将重点放在周雷身上,也许已经都不需要贝婷婷手上的钥匙了。”

    云飞雪摇了摇头道,“目前看来,这也算是给了我们两手准备吧,这样救出拔旱的可能性也变得更大了,贝婷婷这边也不能放弃,虽然……”

    说到这里,云飞雪的声音忽然顿住,此刻他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片惨然的笑容。

    在藏龙谷、在太阴山,他是如何教训莫晓的,那个时候的他将莫晓当成了不齿之人,在云飞雪眼中,他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了一个对他感情那般真挚的杨仙儿。

    如果不是云飞雪的话,杨仙儿只怕要痛苦一辈子,甚至还有可能会提前了结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因为杨仙儿,云飞雪甚至有可能会直接将其彻底击杀。

    那现在的自己呢,和莫晓有区别吗?

    他能感觉到贝婷婷对自己是动了真感情的,这种微妙的感觉从她的一举一动都能体现出来。

    可是自己只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只是想利用她拿到月神之牢的四把钥匙之一,当最后贝婷婷知道这个结果之后她会怎样?

    她的结果可能比杨仙儿还要惨重,因为是她的原因而让云飞雪有机可乘拿走钥匙放走了整个魔域种族都为之看重的重犯。

    不单单是她,连同她身后的贝奎妮公爵以及整个家族只怕都会在顷刻间覆灭,因为这是根本不可饶恕的大罪。

    鲁恩斯诧异的看着异常的云飞雪,“公子,你……怎么了?”

    云飞雪从呆滞中回到现实,他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忙你的,尽量将周雷的所有一切都调查清楚,这是两颗百年还生丹,还有什么需要都告诉我,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他说完直接起身离开了院子,看着云飞雪的异常,鲁恩斯显得有些担心,不过看到石桌上放置的两枚还生丹他,他的呼吸紧接着变得急促了起来。

    虽然帮助云飞雪救拔旱另有目的,但还生丹的确是他需要的东西,因为他目前的寿元已不多,如有还生丹在手,他的心也会彻底的安定了下来。

    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主动问云飞雪要过这个东西,想不到此刻云飞雪竟直接将它交给了自己。

    虽然不知道云飞雪发生了什么,但自己该做的还得继续做,现在还生丹在手,他必须要更加卖力才是。

    祭月城一座豪华的酒楼内,云飞雪和陆青对桌靠窗而坐。

    云飞雪很久没喝过酒了,像眼前这一桌摆满空酒瓶子的场景已经有近一年不曾出现过了。

    今天他很想喝酒,虽然买醉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但能依靠酒精的麻醉的确可以让内心的痛苦和愁闷减轻许多。

    之前能和云飞雪坐在一起这么对饮的,在潜龙城只有乔飞和吕子峰二人,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陆青,因为云飞雪已经把他彻头彻尾当成了自己人。

    看着眼前双眼泛着些许迷离的云飞雪,陆青一声叹息,事实上在知道了云飞雪的计划之后他就担心这一天的出现,只不过这一天来的早了些,但这对云飞雪也许并非坏事,如果等事情发生之后他再意识到那就真的是晚了。

    而陆青能够提前意识到这一点也在于他接受圣门这个任务的缘由,一个对女子这般痴情的男人,相信利用感情来达到目的绝不是最好的方式。

    陆青说道,“从前有一个骑马的书生赶考,他知道自己快要迟到了,所以拼命的想要马骑得快点,但就在不久之后,他的去路被一座悬崖拦住,书生心中焦急万分,但还是一把勒住缰绳,骏马这才停下避免了书生掉下遇难,但可惜的是,书生也因此错过了赶考的时间。”

    云飞雪的眼神有些迷离,此刻连说话也变得有些含糊不清,很显然,他是真的喝醉了。

    听陆青说着没头没尾的话之后,云飞雪嘿嘿一笑道,“你……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陆青无奈的摇摇头道,“看来你是真醉了。”

    他说完忽然抬起手指朝云飞雪眉心点了过去,异样的力量闪烁,云飞雪的眼神顿时清醒了几分,看到这一幕,陆青继续说道,“这个故事告诉你,悬崖勒马为时未晚,书生虽然没有赶上大考,可是却保住了自己珍贵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