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禁忌秘法
    如果他眼睛没花的话,这个盘膝坐在太阴树后面的人正是从进入凌云间接受考核便再也没见过的叶轻羽。

    可是叶轻羽不是被凌云间的长老张麟收为亲传弟子了吗,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而且第一次任务过后,叶轻羽更是以遥遥领先的成绩傲立群雄拿下第一名,他怎么来到了这里?

    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这才忽然想起,在颁奖的现场叶轻羽也仅仅只是匆匆露了一面便离开了大众的视线。

    云飞雪虽想见他的大哥,可却被张麟以叶轻羽需要闭关修炼为理由而拒绝,现在想来,此事实在是蹊跷的很,如果不是在这里看到叶轻羽,云飞雪怎么也不可能怀疑到张麟的头上来吧。

    但云飞雪依旧是察觉到了叶轻羽的一丝异常,他周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至阴之气。

    这些至阴之气形成了一连串的灰色符文不断围绕叶轻羽四周盘旋飞舞,他的脸上更有一种让人感到惊恐的死灰色。

    叶轻羽在这里本就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在这太阴山,即便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也得小心翼翼,他是如何能在这里安然无恙的修炼,他来这里是自己的意愿又是受到了谁的指引和驱使,云飞雪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似乎察觉到了云飞雪的到来,叶轻羽双目陡然睁开,但在这刹那之间,云飞雪竟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

    那是一双灰色的眼睛,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灰色在其中盘旋,如此陌生的眼神怎会从叶轻羽的身上传来?

    只见他缓缓站起,迅猛如龙的速度携带着一道灰色的气流朝云飞雪轰击而来,霸道无匹的至阴之气似能穿透人的灵魂。

    云飞雪大惊失色,在闪避之间他大叫道,“大哥,我是飞雪啊,云飞雪,你不认识我了吗?”

    但此刻的叶轻羽充满了异常,云飞雪的话根本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击失败,第二击接踵而来。

    云飞雪又怎能和自己大哥交手,他只能不断避让叶轻羽的进攻,似乎也是因为云飞雪能够不断躲开,叶轻羽喉咙深处传来一丝咆哮声。

    他忽然张开双手,只见四周无尽的至阴之气如风云变幻,四周无可匹敌的霸道力量朝云飞雪挤压而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莫晓的声音从外面疯狂传来,“你怎么回事,成功了没有,我快撑不住了。”

    云飞雪知道事情的严重,叶轻羽定是有某种未知的遭遇让他失去了原本了记忆,否则他绝不可能认不出云飞雪甚至还对他出手。

    体内的神力调动,云飞雪朝前一拳轰了过去,霸道的神力直接将四周的这股压力给轰透。

    云飞雪并不打算和异常的叶轻羽纠缠,四面的压力消失,他直接一个转身朝外面飞掠而去。

    也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道身影和他并肩朝外面飞离开去,莫晓面色苍白如纸,他本就受到破魔镜的反噬,这太阴树的灵智明显没有云飞雪说的那么孱弱,能支撑这么长时间已算是达到了他的极限。

    不过即便如此,莫晓还是提着气问道,“怎样,东西到手了没有?”

    云飞雪点了点,但他的注意力依旧还在身后的太阴树下,不知为何原因,叶轻羽并没有追击过来,但云飞雪并没有继续和他纠缠下去的打算,叶轻羽现在的状态明显不是他能够唤醒过来的。

    可现在的叶轻羽明显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态,所以云飞雪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向体内的这个灵魂求救了。

    听到云飞雪的喊话,体内的这个灵魂淡淡的说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天魂、地魂、人魂,就比如我们,实际上我可以透露给你,我就是你的天魂,如果我被强行剥离了你的体外,那么后果就是你会失去与我有关的一切记忆,甚至包括九阳不灭体”

    “咱们这位好朋友呢就是因为三魂中的人魂被强行剥离身体,导致他记忆缺失,不单单如此,人魂消失还会让他如行尸走肉,变成一个没有自我思维能力的人。”

    听到此话,云飞雪的表情是越来越冰冷,谁会无缘无故把他的人魂给剥离出来,相信叶轻羽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的。

    莫非是凌云间的长老张麟吗,想来想去云飞雪也只能想到这个人才有最大的可能,可是张麟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这么做叶轻羽就不会好好修炼了吗?

    脑海中的声音继续说道,“据我查探,他修炼的东西应该属于一种禁忌秘法,天下之大远非你能想象,这禁忌秘法正是媲美很多霸道体质的修炼之法,但它被称为禁忌就是因为有着非常明显的缺点”

    “有些禁忌秘法会以他人的修为、他人的灵魂甚至他人的寿元来吸收为己用,这是为天地所不容的,还有些禁忌秘法会眼中损害到自己的身体,虽然禁忌秘法的威力强大,但很多人也不会选择修炼它,很可能因为叶轻羽的拒绝而导致有人抽去了他的人魂。”

    这番解释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云飞雪自己也想不到他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要让他恢复原来的模样就必须要找到他的人魂,可是人魂有别于其它两魂,脱离身体太久,人魂就会自动从天地消散。”

    云飞雪内心一阵胆寒,施展此法之人心肠未免恶毒至极,现在看来他必须得尽快想办法把叶轻羽从这里带出去才是。

    在他思索之际,一旁的莫晓说道,“你在想什么呢,别是不想给我太阴果了吧?!”

    莫晓的声音把他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云飞雪看了看莫晓,直接将一枚太阴果扔到了他手中。

    “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别辜负了杨仙儿。”

    的确,莫晓不应该辜负杨仙儿对他真诚的爱,杨仙儿现在的状态虽然是恢复了不少,可心中对那个男人依旧的思念却是冲不淡的。

    不管如何,在她眼中,莫晓是一个接近完美的男人,不论他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他现在死了,那一切就都能原谅了。

    况且,冷静下来的杨仙儿在思索着,如果莫晓还活着,她相信自己一定有能力说服他的。

    可是杨仙儿知道自己没那个机会了,莫晓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自己再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过好眼前的生活,然后等待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好好把孩子抚养长大,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事情。

    大雨倾盆,望向窗外,在雾蒙蒙的雨中她忽然看到了一个让她不敢相信的身影,那个自己日思夜想又爱又恨的男人,居然在朝她的房间走来?

    这一定是梦,只有在梦里才会有这样的真实感吧,否则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又怎么会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呢?

    明知是梦,杨仙儿却不想让自己醒来,她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呼吸,感受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温暖,不论他以前做过什么,这一刻,杨仙儿只想紧紧把他拥入怀中,她在祈祷这场梦境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这样自己是不是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呢?

    可是她怎么会醒,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梦啊,云飞雪和杨天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如果不是云飞雪的阻拦,杨天一定会毫不犹豫召唤那五头巨龙将莫晓灭杀在此的。

    云飞雪说道,“杨天有改邪归正的意图,但他内心究竟如何想,我们无人得知,所以我提前做了点儿手脚,至少不能让杨仙儿因为我而陷入万劫不复。”

    云飞雪说着从手上拿出了一块金色的玉符,这是他早已准备好的,在太阴山内他就已经在太阴果内做了一些手脚。

    莫晓在吞吃了太阴果后,实际上他的生杀大权只在云飞雪的一念之间,因为云飞雪利用魂力在他体内装了一个。

    莫晓安分守己则好,如还跟以往一样,杨天便可代替他直接将其灭杀在此,没有这个把握,云飞雪又怎能轻易让其回到杨仙儿的身旁。

    不知过了多久,杨仙儿终于反应过来,这并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她眼前的事情。

    所以云飞雪和杨天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杨仙儿一巴掌甩在了莫晓的脸上,这让云飞雪和杨天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好在莫晓并没有动怒,他依旧只是在不断给杨仙儿道歉,这才让云飞雪松了口气,可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悔改,还需要时间来考验他。

    云飞雪看向杨天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完成,那我也该离开了。”

    杨天不知该说什么好,可以说,整个藏龙谷不是因为云飞雪的话就绝没有现在的辉煌。

    他甚至拯救的不仅仅是藏龙谷这个大势力,还有杨仙儿的人生感情问题,这种恩德叫杨天如何以报?

    杨天说道,“公子大恩,我杨天无以为报,但今后只要公子说话,我杨天必带整个藏龙谷的势力为您献一份微薄之力。”

    云飞雪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管如何,自己终究是一个人类,当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会有何改变谁又能知道,所以此话,也就听听吧,以后的事情交给时间岂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