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尊主
    云飞雪点了点头,现在看来和莫晓的这个赌约已经不是重点了,莫晓之所以专门要和他打这个赌就是为了激他进入太阴山陷入这个特殊的幻境之内。

    虽然有体内这个灵魂存在,但依旧还是小心的好,毕竟圣阶以上的兵器可以说已经不是人间凡品了。

    体内这个灵魂将莫晓的一部分记忆扔到了云飞雪的中,云飞雪仔细的用魂力去搜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云飞雪眼睛一亮,在这些零碎的记忆中,他果然发现了一件名为破魔镜的圣阶兵器。

    但紧接着,云飞雪的面色却是猛然大变,他的思维甚至都在这一刻凝固,呼吸更是因为自己的发现而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样,发现了什么东西?”

    云飞雪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是大哥,他称呼我大哥为……尊主?!”

    零碎的记忆中,莫晓单膝跪地,他身前是一名身材高大威猛的男子,脸上是那面云飞雪可能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黄金虎头面具。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熟悉的身影,在远古战场上,云飞雪亲手打碎了他的面具露出了那个他永远也无法相信的面容。

    如果说身材可以有相似之处,甚至面具别人也可以戴一张一模一样的,可他身上的那种气息云飞雪永远也不会忘记,此人就是云飞山!

    脑海中的声音淡淡的说道,“看来大哥在魔域种族混的相当不错,能让修炼九阴往生诀的人跪下称其为尊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他还是正儿八经的人类身躯,并未被改造成魔族。”

    云飞雪神色阴沉,已经可以肯定云飞山和魔域种族是有密切联系的,现在想想,跟在他身边那个名叫枯海的老人应该也是魔域种族。

    云飞山究竟想做什么,云飞跃的死和他究竟又有什么关系,当年又发生了什么事,云飞雪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

    但他知道现在这是一个不现实的问题,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自己去做,他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再度站在云飞山的面前去亲自问他,现在嘛,或许抓到这个莫晓从他嘴里也能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呢?

    目前五层魂诀可能比他拥有的任何手段都有用,破魔镜一定就在太阴山的某一个地方,而操控它的一定是莫晓,所以云飞雪只要找到破魔镜在哪里也就能找到莫晓在什么地方。

    五层魂诀顺着破魔镜的力量延伸而去,再经过细心的探索之后,云飞雪陡然确定了自己应该前进的方向。

    破魔镜虽然是圣阶兵器,但五层魂诀的威力实际上已经强大到难以相信,只不过云飞雪还并没有真正挖掘到它的力量而已。

    云飞雪速度快若疾风,在这太阴山上朝山体之中狂奔而去,现在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莫晓,然后从他口中打听到关于云飞山的一些消息。

    此刻莫晓在太阴山的山腹之中,他在一块看起来面积有三四平方米的镜子上盘膝而坐。

    他面色苍白如纸,口中更有鲜血溢出滴在了镜子之上,原因无他,只因云飞雪从破魔镜制造的幻境中挣脱了出来。

    想要使用破魔镜就需要将它和自己的灵魂相连,唯有如此方能完美的控制破魔镜,但这般做法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如果被控制的人识破幻境便会找到强烈的反噬。

    可莫晓从来没想过一个破海境的家伙能从破魔镜的控制中挣脱出来,那可是圣阶兵器,外加自己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的修为,又怎么可能让一个破海境的家伙破开破魔镜呢?

    但现在看来,他的想法实在天真的很,以他现在的状态,实力怕是只能发挥巅峰时期的一半而已。

    不过他的脸上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更加兴奋,这只能说明云飞雪身上藏着更加惊人的秘密,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他破开圣阶兵器的原因。

    他只需要调整状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便能彻底恢复,届时他再利用其它的手段控制云飞雪,他就不信自己渡过灵海大劫的修为还能栽到一个破海境的手中。

    但云飞雪明显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就在他入定的时候,一道破空声疾驰而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莫晓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雷雪,你居然能找到我?!”

    这太阴山中年充斥了无尽的至阴之气,先不说他能不能找到自己,就算这些至阴之气都需要奋力抵挡才能不受到侵蚀,可眼前的云飞雪却是安然无恙的站在了自己跟前?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看来之前的赌约你是不打算遵循了。”

    莫晓面色阴沉的盯着他,因为受到破魔镜的反噬,他现在的状态可是差的很,云飞雪的实力明显不是破海境那么简单,现在和他交手自己说不准还得吃亏。

    莫晓一边暗中恢复状态一边说道,“赌约当然还得继续进行,你能走到这里也算是不容易。”

    云飞雪说道,“有你身下的破魔镜在手,你是根本没打算让我赢这场赌约嘛。”

    莫晓面色狰狞的说道,“你居然知道破魔镜?你究竟从我记忆力读取到了什么?”

    云飞雪说道,“一部分而已,只不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不是这些,我想问问你,你口中的那位尊主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身份?!”

    听到云飞雪的问题,莫晓的脸上陡然一变,他由刚刚的狰狞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慌张,云飞雪甚至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恐。

    能让灵海秘境的高手,而且还修炼着九阴往生诀这样的高手产生这样的表情,这足以说明他心中的这个人拥有怎样可怕的能力。

    但要知道,即便是在远古战场上,云飞山的修为也并不是无敌的存在,最多也就是二次炼体而已,按理说莫晓不该对一个境界低于自己的人产生这样的畏惧才是。

    莫晓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尊主的身份岂是能让你随便知道的?”

    云飞雪的语气更加冰冷,他说道,“你不说,我依旧可以知道的,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不过,只不过当我将你的所以记忆全部拉出来之后,你也就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的白痴。”

    看着云飞雪平淡的神色,莫晓第一次从内心产生了一种对他的恐惧。

    在这以前,莫晓只是对云飞雪身上的秘密格外感兴趣,但此时此刻,莫晓忽然萌生一丝退意,云飞雪身上的秘密再多在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吧,况且,自己已经算是在他手上死过一次的人了。

    但很显然,云飞雪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想到这里,莫晓沉声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云飞雪说道,“你口中的这位尊主应该是一个人类,像你这样做他下属的人应该不是一个两个,你们魔域种族特别还是想你这样的高手,凭什么会听从一个人类的差遣?”

    云飞雪的问题可谓是一针见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莫晓如能将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云飞雪也就能知道其中的不少秘密了。

    莫晓依旧盘膝在破魔镜上,他轻声道,“他有着非凡的魅力和野心,更重要的是他有着无人能及的统领力量,跟在他身边比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强的多。”

    云飞雪问道,“就这些吗?”

    莫晓说道,“仅此而已,当然,我们也畏惧他手中掌握的力量,还有他修为的突飞猛进,能够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从灵海秘境第一阶段踏入第二阶段巅峰,并且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如此神迹,古往今来,为其一人也!”

    “不仅如此,他手下那刚踏入破海境的四名护法,居然也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达到了神魂境巅峰修为,看样子,很快也要开始渡第一次灵海大劫。”

    谈话之间,莫晓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憧憬,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敬意,如果自己真正诚心诚意的跟在尊主身边,修为突飞猛进或许并不是梦。

    而听到此话的云飞雪同样是骇然变色,云飞雪见到云飞山的时候他才什么修为,这才多长时间过去,居然渡过了第一次灵海大劫,他究竟是怎么修炼的?

    如今看来,云飞山身上的谜团是越来越多了,多到云飞雪都已无法想象。

    云飞雪再次问道,“关于他,你还了解多少?”

    莫晓轻轻摇头,“除了这些,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尊主创建了一个名为尊天阁的势力,目前尊主大人还在继续不断拉拢一些魔域种族的大能,他似乎要有什么大动作,除此之外我就一无所知了,尊主大人本身就是一个谜,我们当手下的无法将他这样的人了解透彻。”

    云飞雪点了点头,半晌过后他说道,“既然如此,那现在就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莫晓面色微微一变,“你想怎样?”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自然是把你带回去,做好一个你当爹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