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抢婚
    云飞雪在人群之中被挤的晕头转向,身边的每一个年轻人都似发疯了一样,这也让云飞雪越发好奇,这个仙儿究竟长什么模样,居然能让这么多男人为她疯狂,要知道今天可是她出嫁的日子,嫁的是别人又不是你们,你们激动个什么?

    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藏龙谷的强盛,至少敢让这么多人进来而不怕事情就已经是一种绝对的魄力了。

    怀着好奇,云飞雪随着人流走到了藏龙谷一处巨大的露天广场之内,广场之中摆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酒席,每一桌酒席上面已经都上了不少的菜品。

    来到这里,每个人都规矩安分了很多,他们尽量保持有序的坐在桌子上,云飞雪同样找了一桌酒席坐了下来。

    不少年轻人的脖子伸的都跟长颈鹿一样朝前方看去,在酒席的正前方,一座巨大的天台被布置的红红火火,不论是在人类领地还是在魔域种族,红色似乎都代表了喜气洋洋、红红火火。

    随着司仪的说话,云飞雪看到了一个女孩儿从天台的后方缓缓走了上去,在她的身后有近十个人在帮忙托着她身后的裙摆。

    魔域种族并不盛行蒙盖头这种习俗,所以云飞雪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容貌。

    这的确是一个美的有些不像话的少女,柳叶般的眉毛,一双并不夸张的凤眼饱含深情更让她显得格外出众。????玉雕一样的鼻梁下是宛如出水樱桃的嘴唇,一头黑色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膀后面,头顶带着的那顶银色冠饰更加突出了她的典雅和高贵。

    在她身前不远处,一名昂首挺胸且充满阳光帅气的年轻男子正满含笑容的看着她,此刻云飞雪的心中只有一个成语来形容他们,郎才女貌。

    这一刻,云飞雪思绪万千,何时自己也能和薛思雨像他们一样举行一场这样神圣的仪式呢?

    云飞雪一声暗叹,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显得有些遥远,基本的任务都没完成,又谈何走到这一步来呢?

    但云飞雪内心却在暗自发誓,不论如何,今生也一定要给薛思雨一个最庄重而圆满的婚礼,这是作为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而在这之前,必须要为了这份责任而努力。

    随着司仪不断的宣读,二人也是将婚礼仪式走到了最后一步,天空之上一头头巨龙在仰天嘶鸣似乎在为他们的百年好合而感到庆祝。

    可就在这一瞬间,云飞雪眉头猛然一皱,一股无形的煞气从远方冲击而来,下一刻,云飞雪便看到天空之上迎来了一片黑压压的龙群。

    为首的一头黑色巨龙达到了三十丈左右,龙头之上,一名头戴黑冠的男子俯瞰整个藏龙谷,惊人的龙威疯狂的压迫而来。

    也在这一瞬间,整个藏龙谷似乎都晃动了一瞬间,无数巨龙冲天而起和以这名男子为首的龙群形成了对峙局面。

    “快……快跑,是黑龙山的人……”

    “那是厄加王子,快跑……”

    “什么?厄加?厄加要来找藏龙谷的麻烦,我们快走……”

    整个藏龙谷乱成一团,原本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也因为这个名为厄加的人到来而被彻底打破。

    天台之上,一名中年男子目光阴沉抬头看向天空,“厄加,我藏龙谷和你黑龙山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是我藏龙谷大喜的日子,如果你是来道贺的请下来就坐,如果你是来捣乱的,还请你改日再来。”

    这名说话的男子正是藏龙谷的谷主杨天,虽然对方来势汹汹,但他也并未有太多的畏惧。

    厄加依旧在天空俯瞰着所有人,他说道,“尊敬的谷主大人,您是不是已经忘了,我来你们藏龙谷提过两次亲,但您好像对我并不是特别满意,现在反而将杨仙儿嫁给了这个一无是处的小白脸儿,你这是不是有些太看不起我黑龙山了?”

    听闻此话,杨仙儿对面的年轻人面色涨红,厄加的话让他羞愧难当,虽然一无是处这个形容词说的有些严重了,但实际上差的也并不是特别多。

    他所在的势力是一个小家族,平时他基本也就靠这张脸来到处行走,本身的实力才刚踏入真元秘境不久,如果不是仰仗着藏龙谷,或许他现在就已经被厄加给吓跑了。

    看到他的窘态,杨仙儿连忙走到他身前说道,“你别怕,有藏龙谷在,谁敢动你分毫我要他的命。”

    看到这一幕,想来杨仙儿也是中毒不轻,不过只要两个人是真心相爱在一起,云飞雪倒不认为这有什么,谁的势力强大谁来出头解决此事算是比较合理的。

    厄加更是敏锐的抓到了这一点,他冷声说道,“看到没有,这个小白脸儿居然只敢躲在女人的背后,他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你们也放心把仙儿妹妹交给他吗?”

    杨天一声暗叹,此话从厄加的嘴里说出来确实不是滋味,但杨仙儿就跟着了魔一样非他不嫁,他们这些做家长的也完全拿她没办法。

    不过看着厄加,仰天依旧是盛气凌人,“我女儿嫁给谁会怎么样,那都是我藏龙谷的家事,也轮不到你黑龙山来多管闲事,速速给我离开吧。”

    厄加淡淡的说道,“我把杨仙儿娶走咱们不就成一家人了吗,既然是一家人,又怎么能说我在多管闲事呢?那个小白脸儿,你最好自己滚,别让我动手的话,你滚都没有机会了。”

    听到此话,这模样好看的年轻人面色更加苍白,他握住杨仙儿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他和厄加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不论是自身的实力还是身后的背景,他都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和厄加相提并论。

    这也许就是他的悲哀,至少他并不是不爱杨仙儿,可是这种巨大的阶级势力的差异忽然让他萌生了退意。

    假如自己娶走了杨仙儿,事后厄加不断找他的麻烦该怎么办,难道要让他不断来求救藏龙谷吗?

    就算解决了厄加的麻烦,这样的事情可能依旧还会不断的发生,他根本没有能力处理,只能不断依靠杨仙儿,可他是个男人,难道自己真的要永远依靠一个女人来过一辈子吗?

    看到他纠结而难过的神色,杨仙儿连忙说道,“你别听他瞎说,在藏龙谷,他不敢动你分毫的。”

    杨仙儿不说还好,这句话一说仿佛成了一根导火线,他挣开了杨仙儿的手缓缓退开,“对……对不起,我确实……确实配不上你……”

    说完,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他疯一般的转身朝藏龙谷外离开,头顶上厄加仰天大笑的声音仿佛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梦魇萦绕在他的耳旁。

    身后杨仙儿哭泣呐喊的声音在这笑声之中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也许杨仙儿也根本没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真的是个懦夫,是个连站出去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懦夫。

    杨仙儿颓丧的坐在地上,眼中的泪水哭花了她的妆容,不论她如何呼喊,那个男人永远也只能留给她一道渐行渐远的背影。

    云飞雪微微叹息,他能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很爱杨仙儿,这个年轻人也绝不是懦弱之人。

    只不过在这种绝对的实力面前,勇气已经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本和这个厄加对抗,和杨仙儿在一起只会永远不得安宁,他很爱她,所以他才会看似绝情而懦弱的离开了她。

    云飞雪起身跟在了这名男子身后,走出藏龙谷外来到了一条五人的河旁,这个年轻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正所谓男儿轻易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现在的他在用哭泣来诉说着他的绝望,在用眼泪书写着他的撕心裂肺。

    所以云飞雪坐在他旁边整整半柱香的时间,这个年轻人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哭泣声渐渐减弱,云飞雪这才开口说道,“你很爱他。”

    男子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很爱,真的很爱,可是……”

    云飞雪笑着说道,“有什么好可是的,既然爱,那就大胆的去接受,藏龙谷并不是没有力量对抗这个厄加,你不要因为一点儿面子而失去这份真挚的爱,要知道,她既然选择了跟你在一起,那就没有顾及你身上的一切,你唯一要做的应该是用你现在的力量去做你能做的一些事啊。”

    听到这些话,年轻的男子这才抬起头看向了云飞雪,他的双眼已经红肿不堪,只不过从中还是看出了一丝诧异,这个和自己素未蒙面看起来比自己的年纪还要小的家伙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不过这番话显然很难打动下定决心的他,他说道,“你不明白的,这个厄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暴徒,黑龙山太强了,藏龙谷也不一定是对手,她跟着我只会受尽苦头,到头来连命都有可能丢掉,因为我没有能力保护她。”

    说到这里,他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也会鲜有人能体会到,因为那是一种真正的绝望,从他撒开杨仙儿的手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要承受这种痛苦的打算,只不过这种痛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一点。

    云飞雪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因如此,你才更加要挺身而出,难道你真的希望杨仙儿去嫁给那个厄加吗,那她下半辈子只怕会更加不好过吧。”

    他蓦然谈起头,但眼神依旧黯淡,“话虽这么说,但至少杨仙儿跟着他不会受别人的欺负吧。”

    啪……

    云飞雪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门儿上,“你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即使死也要为自己的所爱而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男儿本就该凭一腔热血行走四方,即使最后抛洒头颅那又如何,总比懦夫苟延残喘要强,走,去站在厄加的面前说,你此生非杨仙儿不娶!”

    他惊诧的看着云飞雪,“我……我做不到,我……”

    云飞雪右手扣在他的肩膀上,强大的力道迫使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别你你我我的,我带你去,用你的气势,用你的最真诚的爱,当着厄加还有所有人的面说出来,这比举行一个普通的婚礼仪式更加庄重。”

    “我……”

    他还想说什么,但云飞雪直接带着他重新走进了藏龙谷。

    谷内,仰天还在和厄加对峙,赶走新郎官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自己能坐上那个位置。

    厄加现在的语气倒是把那种飞扬跋扈给收敛了起来,他说道,“我亲爱的叔叔,相信我,杨仙儿跟随我会幸福一辈子,您也知道我黑龙山什么都有,也从来不会惧怕任何外敌,请将杨仙儿许配给我吧。”

    厄加不断的软磨硬泡、软硬兼施,只不过杨天的目光依旧冷漠,他淡淡的说道,“你搅乱我藏龙谷的婚礼这笔账还没算,还想娶我女儿?放心,过两天我就会亲自去你们黑龙山走走,我倒想看看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藏龙谷闹事。”

    厄加努力忍耐住内心的怒火,他说道,“不论如何,那个小白脸儿是配不上仙儿妹妹的,什么时候叔叔想过来了,我定会率领整个黑龙山前来藏龙谷提亲。”

    说罢他便转身要走,可他刚刚转过身,便看到了一个人,那个被他赶走的新郎官居然又回来了!

    整个藏龙谷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这个莫晓刚刚不是闻风而逃了吗,为什么他又有胆子回来了?

    厄加正愁一肚子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看到这个小白脸儿回来,他怒声道,“谁给了你胆子让他回来的,还想娶仙儿妹妹,你配吗?”

    这句话似乎也激起了莫晓体内的邪火,他大声道,“我不配,难道你就配吗?”

    整个藏龙谷的人都呆住了,这是那个看似一脸懦弱的小白脸说出来的话吗,他居然有勇气跟厄加这么说话,他是疯了不成?

    唯有杨仙儿欣喜若狂的看着他,这才是她的男人啊,不管他实力有多强,但他必须要有骨气必须要有勇气。

    厄加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在看到周围无数诧异的眼神之后,他这才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

    “小白脸儿,有种的你把刚刚说的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