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拔旱
    整个墙壁轰然一震,紧接着眼前这扇大门渐渐打开,里面是一片漆黑,云飞雪惊人的发现,自己五层魂诀竟然只能前进十米左右的距离就再也难以寸进半分,如果只是之前四层的魂力,估计连那扇大门都进不去。

    拔旱究竟有多么强大云飞雪已经无法想象,究竟多么强大的人才能用这样的浩瀚工程来困住他。

    走进大门之内,贝婷婷在一旁轻声说道,“你跟紧我身边,走丢了可就很难找回来了。”

    和外面看到大门里面的一片漆黑不同,走进里面,云飞雪居然发现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身后的大门也随之消失无踪,他们仿佛进入到了一片没有没有天地没有方向的世界。

    云飞雪的魂力也在这里彻底失去了作用,这就好像是一片没有任何东西存在的独立空间。

    五边形的钥匙给贝婷婷套在了手腕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把钥匙不断发出明暗不一的光芒似乎是在指引着贝婷婷前进。

    一路上三个人都是安静不语,整整两个时辰他们都处在一片寂静无声的空间里。

    当贝婷婷停下脚步的时候,云飞雪发现这片天地的头顶上忽然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星斗,星斗相互连接形成了大片的黑暗星空,此刻的他们就好像完全置身在一片星空之内。????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在这星空的尽头忽然看到了一扇大门,贝婷婷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越过那扇大门,云飞雪总算是体验到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眼前是一处巨大的实体空间。

    整个空间四周都被某种未知的金属所包围,在墙边上可以清楚看到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名身穿金色盔甲的人来回走动,这些人加起来正好有整整十个。

    除了云飞雪身后的一扇门之外,他还看到了另外三扇大门,那三把钥匙正在另外三大公爵的手中。

    在这些巡逻高手的头顶上,也就是四周的金属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星空图浩瀚如海,整个封闭的空间都被四象星阵图所包围。

    但真正引人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悬吊在半空中的那座牢笼,牢笼里面有一个块头巨大的男子正盘膝而坐。

    他一头长发显得脏乱不堪,脸上长长的胡须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打理过了,但即便如此,云飞雪依旧感受到有一种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蕴藏在他体内。

    除此之外,让云飞雪感到震撼的是,他的胸前上下有整整四根黑色的锁链来回穿过固定到了四周的四象星阵图之上,这想必就是固定柱他的囚龙锁了。

    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到来,他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那一瞬间,云飞雪仿佛看到了一片浩瀚无边的星空,自己在这星空之内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直到迷失自我。

    一股大无尽的气势更是如狂涛一般从他体内震荡而出,这一刻云飞雪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可以抹杀万物生灵的神。

    不过就在这时,四根黑色的囚龙锁陡然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牢狱内的男子冷哼一声不再挣扎,那种霸道无匹的气势瞬间被他收回了体内。

    云飞雪发誓,这绝对是他此生见过的最强者,即便是姬不凡在这个人的面前也绝对要低下他高傲的头颅。

    “这个人就是拔旱吗?”

    云飞雪的喃喃自问自然逃不过贝婷婷的耳朵,“不错,一个人类的至强者,他在一个时辰内灭掉了牧森帝国,整个牧森帝国寸草不生鸡犬不留,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帝国一样。”

    贝婷婷绕着里面墙壁来回走动,似乎是在检查什么。

    听到此话,云飞雪还是忍不住再度震撼,一个时辰灭掉一个帝国,这是何等的气魄和实力?

    站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他又怎能不生出敬畏之心?!

    “你这个人类的胆子倒是不小,小小的破海境敢来到这个地方!”

    忽然,云飞雪脑海中的声音如炸雷响起,他身躯一僵差点被这异变给吓到,好在他心里素质也不弱勉强保持了冷静。

    他试探性的在脑海中沟通道,“您……是拔旱前辈?”

    这个声音再度传来,“不错,是我!”

    这是一个高傲的声音,尽管他被困在此,尽管他的修为能力完全被禁锢,可语气之中还是充满了一种让人敬畏的傲气,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绝不会因为这种方式而被磨去,因为他叫拔旱。

    听到肯定的回答云飞雪大喜,“太好了,我是来救您的,不过现在还没到时机,我必须要想办法把四象星阵图带出去,只有能破开困神阵以后我才能再次进来带您出去。”

    为节省时间,云飞雪尽量长话短说,拔旱的声音继续传来,“这么长时间,来救我的人也不少,你应该是第一个能够见到我的人,你很不错。”

    云飞雪说道,“多谢前辈夸奖,晚辈定竭尽全力救您出去。”

    拔旱说道,“这是完整的四象星阵图,我直接将它刻在你的脑海里,另外想要顺利救我,囚龙锁是一大难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万不可轻易行动。”

    “请问要怎么才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前提下破开囚龙锁?”

    “找到一条完整的龙魂送进来,我就有办法破开囚龙锁!”

    “完整的龙魂?!”

    “不错,在这个祭月帝国,藏龙谷是饲养蛟龙的风水宝地地方,在那里抓一条真龙抽其龙魂即可。”

    云飞雪点了点头,能够提前和拔旱进行这种面对面的交流算是一个绝对的意外收获了。

    至少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他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该做什么,不管能不能做到,总比无头的苍蝇乱撞要好得多。

    也在这个时候,贝婷婷身边的那名丫鬟走到云飞雪身边,她将一枚银针递到云飞雪跟前说道,“上一枚定魂针失效了,你将这一枚钉进他的眉心之内。”

    云飞雪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丫鬟,内心却是咯噔一声,事情果然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这种事情为什么要交给他云飞雪做,他现在可还没娶贝婷婷,所以严格来说他还只是一个外人而已,既然是一外人,她又凭什么把这种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云飞雪说道,“为什么是我,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

    这名丫鬟淡淡的说道,“因为你体内有最纯净的黑暗灵力,纯净的黑暗灵力能将定魂针的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这是个很牵强的理由,可云飞雪却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现在严格来说也算是贝婷婷的未婚夫,这种事情都不替她完成,可是有些说不过去。

    况且,如果他真的不按这个丫鬟的要求做,定会引来他人的怀疑,或许,从他进入这里的一举一动早就出现在了某些人视线中。

    贝婷婷只在一旁自顾自的查看四象星阵图,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是会发现她眼中的期待和担忧之色。

    就在云飞雪犹豫之际,脑海中拔旱的声音再度传来,“拿上它,上来。”

    云飞雪急道,“可是前辈……”

    “没有可是,动手。”

    云飞雪拿起定魂针缓缓腾空而起,他站在了拔旱的跟前,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这位人类的至强者。

    剑一般的眉毛,那双深邃的眼眸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尽管已经没有了刚刚那股凌厉的气势,可云飞雪依旧感觉到那种那种眼神的可怕。

    满是污垢的长发外加胡子拉碴的面容却依旧隐藏不了他凌厉的气息,好在云飞雪的体内也有一个怪物般的存在,这种无形的威压对他总算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前辈,这个东西对你……”

    “来吧,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不在乎多你这一次。”

    云飞雪抬起拿着银针的右手,他并未发现,四周那些守卫几乎都是整装待发,包括贝婷婷身边的这个丫鬟,只要云飞雪有丝毫不对劲,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将他拿下。

    只见云飞雪拿起手中的银针朝拔旱的眉心刺了进去,拔旱那宛若磐石的身躯猛然一颤,紧接着,低沉的嘶吼声从他口中咆哮而出。

    呈现在云飞雪面前的是痛苦到接近扭曲的面容,云飞雪无法想象这根定魂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痛苦,可像他这样的强者都难以忍受而发出痛苦的呜鸣声,足以知道拔旱在承受地狱般的折磨。

    云飞雪面无表情一步落到地上,也在这个时候,包括贝婷婷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贝婷婷带着云飞雪离开了月神之牢,他依旧能够清晰的听到身后不断传来拔旱痛苦的咆哮声。

    可现在的他必须要忍耐,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正是形容现在的情形,云飞雪相信拔旱很快就会脱离现在的这种处境,不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想办法救拔旱出来,而现在他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个字,忍耐。

    走出月神之牢,云飞雪再度为能呼吸上外面的新鲜空气而感到庆幸,困神阵外加拔旱的这种状态无时无刻不在给他巨大的压力。

    从进入魔域领地以来,云飞雪几乎就没有一天是轻松度过的,特别经历那些让他心理难以承受的事情更是几乎要让他抓狂,好在走到今天这一步,事情总算有了眉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