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肖恩
    听闻此话,云飞雪身躯蓦然一震,月神之牢的那把钥匙居然在贝婷婷的手中?!

    这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如果是那把钥匙在贝婷婷手上,那自己几乎都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就能将它拿到手中。

    现在的贝婷婷正处在情感之中,自己只需要稍稍表现的对他好一点,甚至将那婚礼给办了,钥匙岂不是手到擒来?

    可能云飞雪唯一要过的一关的就是他的心。

    只听贝婷婷继续说道,“明天就是交接月神之牢管理的时间,按照程序,我需要进入月神之牢将所有情况探查一遍,你要不要跟我去啊?”

    贝婷婷忽然看向云飞雪,此刻他的心跳几乎实在瞬间加快,好在云飞雪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说道,“这不太好吧,月神之牢不是关押拔旱的地方吗,我一个外人怎能进到那种地方去?”

    贝婷婷却拉着他的手说道,“你是我男朋友那就不算外人,再说,你只是陪我去走一遍程序,我不想跟着家族的那些老古板一起去。”????云飞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好吧!”

    云飞雪不知道是带着什么心情回来的,整个院子的尸体都已经被处理掉了,陆青还在和莲娜玩成一团。

    云飞雪坐在院子的石椅上,陆青坐在了他的对面,鲁恩斯坐在了旁边,莲娜则是非常乖巧的烧了一壶茶水端到了三人面前的石桌上。

    陆青率先开口道,“看你的脸色,似乎事情不太顺利!”

    云飞雪轻吐一口气说道,“不是不太顺利,而是事情太顺利了,明显我就能进到月神之牢里面。”

    他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变,陆青和鲁恩斯的面色相继变换,这听起来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云飞雪为什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一旁的鲁恩斯忽然一笑说道,“我猜那位贝婷婷小姐对你已经动了真感情了吧。”

    云飞雪苦笑一声,“您慧眼!”

    鲁恩斯说道,“如果不是动了真感情,她又怎么可能带你去月神之牢呢,这不就是你一直以来的目的吗?”

    云飞雪的神色一阵恍惚,难道这真的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目的吗?

    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赢得贝婷婷的芳心,让她彻底信任自己,从而让自己有机会拿到那把钥匙进入月神之牢?

    陆青喝了口茶说道,“看来你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云飞雪默认的点了点头,这种困难的选择越来越严重,他很害怕最后会影响到救拔旱的行动,所以现在必须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陆青接着说道,“其实这个选择并不困难,因为你做这件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薛思雨,你只要明白这个目标,那就没什么选择困难症了,难道你现在要去接受贝婷婷对你的好感而放弃薛思雨吗?”

    “这不可能!”

    云飞雪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陆青说道,“这不就对了,这个世界上很难有两全其美的事情,你无法在做到一件事的时候不去伤害另外一个人,除非你两件事都放弃,但即便如此,你依旧要伤害到她,因为从开始决定用这种方式救人的时候你就已经在伤害贝婷婷了。”

    “现在你要做的只能是怎么能把伤害做到最小化,但不论如何,最终目的不能忘记。”

    云飞雪点了点头,陆青的确是一语中的,从决定接近贝婷婷开始,这个结果就已经注定。

    很多事实际上都是这样,在你开始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那个结果,这个结果是你怎么努力也绝不可能改变的,除非你能让时光倒流。

    陆青接着说道,“所以,明天跟着她去月神之牢做你该做的事情,当你把任务完成的时候对你和她都是一种解脱。”

    云飞雪看着陆青忽然说道,“想不到五大三粗的你居然还是一位情感大师啊。”

    陆青淡淡一笑道,“我师父才是情感大师,这些都是他教我的,而且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

    “什么事?”

    “贝婷婷这么做的还一种可能就是她要试探你,或许也有可能是她背后的人想试探你!”

    “试探我,为什么?难道她怀疑我是人类了不成?”

    陆青摇了摇头,“没有人会怀疑你是人类,但有人会怀疑你被人类收买了,毕竟你的出现实在是太突然了,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你的任何消息,而你展现的强者实力和这一点根本不符,所以有人试探你也是正常的。”

    云飞雪点了点头,如果陆青不提醒他这一点,他还真有可能会将其忽略。

    现在想想还真是如此,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贝婷婷身边,之前的自己完全就没有任何消息,虽然伪造了一个身份,但那绝对经不起严密的细查。

    所以贝婷婷莫名的要带自己去月神之牢还真是值得深思才是,至少他进去之后更加得万分小心。

    一旁的鲁恩斯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见谈话结束,他才开口道,“明天你进入月神之牢只有一件事,一定要拿到四象星阵图,如果阵图拿不走,那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将这个阵图记下来,然后出来凭你的记忆再画一幅。”

    云飞雪点头道,“我尽全力吧,哦对了,那三十个守卫的资料弄到手了吗?”

    鲁恩斯从屋内拿出了一大摞资料,“今天早上才刚到的,我还没来及的细看。”

    云飞雪将这些资料分成三份,三个人开始仔细查看每个人的详细资料,不得不说这份资料做的相当详尽,他们的出生年月来自哪里任何想知道的资料几乎全部都有。

    “鲁恩斯,你的能耐还真是不小啊,这些资料想必都已经被皇室封为秘密档案了吧,你居然能弄到这么详细的个人资料,佩服。”

    云飞雪也不知道是真的佩服还是在嘲讽,鲁恩斯对他的话只是报之一笑,云飞雪见此也不再多问。

    他看着这些资料说道,“看上面的资料,说明他们进入皇室之前都有自己的家庭,甚至有些人都已经有孩子了,可是进入皇室之后,为什么关于他们亲人的资料全部断了。”

    鲁恩斯说道,“从他们进入皇室修炼之后,他们所有在外界的一切痕迹都被抹除了,目的自然就是为了让他们死心一心一意的为皇室做事了。”

    “这招倒是够狠的,的确符合你们魔域种族的做事风格。”

    陆青看了看鲁恩斯,鲁恩斯无奈苦笑,连他也不得不承认,魔域种族做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断的翻阅,云飞雪的脸上不断传来失望之色,陡然,他目光一凝,他盯着手中的一张资料说道,“这个来自黑羽城叫肖恩的人为什么只有这么简单的一点儿资料?”

    云飞雪将资料递给了他们两个人,上面的确只有简单的两行字,肖恩来自黑羽城,父母从小双亡,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的字迹。

    如果将这份资料和其他人的资料想对比就会发现,其他人即便是父母双亡也会详细的写着他们的名字、死亡原因,死后他又在哪里生活,身边还有什么人。

    可这个肖恩就还是简单的被这么一笔带过,在这大同小异的资料里面的确显得很奇怪。

    陆青说道,“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份资料被人故意隐藏了起来;其二,连收集资料的这些人也根本收集不到他们的存在,鲁恩斯,我说的对吗?”

    鲁恩斯微微苦笑,这两个年轻人实力强大,且有相当之强的逻辑思维能力,他说道,“的确,搜集资料的这个人说,肖恩这个人很特殊,他就好像是凭空来到了皇室,关于他父母双亡的消息也仅仅只是从旁人口中大听到的,皇室内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其它资料。”

    云飞雪沉思片刻过后说道,“唯一能说明这个问题的原因就是肖恩在进入皇室之前,就已经将身边的所有人都隐藏了起来,以至于皇室想要除掉他身边的人都根本找不到目标。”

    鲁恩斯眼睛一亮,“也就是说,肖恩的亲人很有可能还活在这个世上。”

    云飞雪说道,“不是可能,是一定还活着”云飞雪接着又说道,“想办法将肖恩的亲人找出来,还有他的画像也给我,我要知道他是三十个人中的哪一个!”

    翌日,云飞雪一大清早便找到了贝婷婷,关于她要带云飞雪进入月神之牢几乎是被整个家族所有人反对的,但贝婷婷丝毫听不进去他们的话。

    他只带着那名贴身丫鬟外加云飞雪三人来到了月神之牢的外面,只有进入里面,云飞雪才知道诺尔当初给自己的信息也并不完整。

    至少在进入钥匙开启的地方之前,就要经过整整三道门户的审查,好在有贝婷婷打头阵,云飞雪很轻松了走到了大门的大门的跟前。

    这是一座巨大的圆形地下宫殿,左右光滑的墙壁一眼望不到头,而且云飞雪可以清楚的看到,厚实的墙壁几乎全部由重玄铁打造而成,要知道就算是神魂境的强者也很难在重玄铁上留下痕迹,更何况是经过加工过后高达三十丈的墙壁。

    他们头顶之上宛如夜晚的星空布满了繁星点点,这正是四象星阵图在维持着困神阵的运转。

    贝婷婷的手中多了一把金色的钥匙,钥匙是一个巴掌大小的五边形圆环,她将这把钥匙嵌入到了大门上一模一样的凹槽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