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负罪感
    观赛台上,无数强者为之震撼,此刻的云飞雪宛若魔神降临,身上的气势更是可以和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相媲美。

    更让他们感到骇然的是,他身上的气息竟带着一种绝对的上位者,所有带有爵位的贵族们都有一种想要匍匐在地去跪拜他的冲动。

    撒亚目光有些阴沉的说道,“此子究竟得到了哪位魔王的传承,祭月帝国内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气息的魔王吧。”

    一旁身形威猛高大的盖尔摇了摇头道,“我感觉他身上不仅仅是魔王的气息……”

    撒亚面色一滞,旋即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是说……魔尊?这……不可能吧……”

    盖尔的眼中同样闪烁着疑惑,说道,“还是不太确定,但这种气息,我曾只在一人身上感受过,他的这种气息虽然很微弱,但错不了的。”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的看着看着那两个人的战场,只有渡过两次灵海大劫的强者才有资格称为小魔王,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顶尖强者称之为大魔王,而在大魔王之上还有强大的魔尊,那是超越三次灵海大劫媲美人类小玄尊的存在。

    如果云飞雪的背后真有魔尊存在的话,那将其奉为祭月帝国的上宾也不是不可。????在他们谈话之间,云飞雪和锦贞忽然碰撞在了一起,拳掌交接,一声闷哼炸响,整个天空荡起了一圈红色的能量冲击波。

    绝对的力量碰撞让他们二人瞬间弹开,然后再一次交手,他们的速度快到肉眼无法捕捉,修为稍低的人只能通过他们碰撞之后产生的冲击波来确定他们的位置,但刚刚确认他们的位置,下一刻便已在那里彻底消失。

    云飞雪的脸上传来一声狂笑,“很痛快,好久没有这么活动过了。”

    体内这个灵魂状态的云飞雪对战斗有着绝对的炙热,最主要的是他有自己独立的思维,所以常年待在云飞雪的体内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憋屈,此刻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他怎能不兴奋。

    轰轰轰……

    锦贞被云飞雪一拳砸到了腹部,云飞雪同样是挨了锦贞一击鞭腿,巨大的力道将他们二人彻底从天空分开,云飞雪杂碎了三座巨山才停下动静。

    锦贞不可思议的看着云飞雪,她第一次开口说话道,“想不到你身上竟然有这种难以想象的底牌。”

    云飞雪从山石冲冲天而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你也不差,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修为实属不易。”

    锦贞目光依旧有些阴沉,她看了一眼观赛台之后,她忽然摇了摇头,“这次夏猎赛,第一名给你吧,我不要了。”

    “怎么,你不打了?我还没打痛快呢?”

    锦贞目光有些怪异的看向云飞雪旋即说道,“再打也分不出个胜负,既然你这么喜欢贝婷婷,倒不如成全你好了。”

    “真的分不出胜负吗?倒也未必……”

    这话云飞雪只是自顾自的喃喃自语,锦贞身上的斗志消失,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而且她才刚刚渡过灵海大劫,对领域规则力量的运用还并不熟悉,所以云飞雪也就不再强求。

    “既然如此,等你将现在的境界稳固之后,我们再来打一场吧。”

    锦贞点了点头,她非常慷慨大方的将所有记分牌扔给了云飞雪,然后从天空消失无踪,而这场夏猎赛也随着他们战斗的结束而结束。

    云飞雪连渡过灵海秘境的强者都有一战之力,谁还敢和他争锋,纵然他们看着贝婷婷心有不甘,纵然云飞雪身上有数不清的记分牌,但也都只有乖乖闭上嘴。

    身体的操控权交到了真正的云飞雪手上,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他就怕体内这个灵魂会永久占有他的身体,那他还真没什么办法,如果真到了那么一步,估计他也只有以死来威胁了,如果他们真是一个人的话,他的灵魂消失,另外一个灵魂也会跟随消失。

    观赛台上,评定的裁判宣读着这次比赛的第一名,“第一名,雷雪,分数四千三百分……”

    这是一个破纪录的分数,在以往的夏猎赛上,第一名几乎都没有超过两千分的。

    不过这个分数有一半都是锦贞的份,她慷慨的将所有分数全部给了云飞雪,自己对第二名都没有了任何兴趣。

    随着名次的全部念完,这位裁判才继续说道,“想必你们大家都知道今年夏猎赛的特殊,第一名将有资格迎娶贝奎妮公爵的女儿贝婷婷,雷雪,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她!”

    贝婷婷兴奋的拉着云飞雪的手甚至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才意识到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因为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贝婷婷对自己动了真感情,那并不该是对一个临时雇来的临时男朋友该有的态度。

    可就像贝小茵说过,云飞雪接近她是有目的,这种目的就已经注定了他和贝婷婷之间是绝不可能的。

    云飞雪甚至无法否认自己一直在利用贝婷婷,说的难听点,自己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帮自己救人的工具而已,他心里的这一关该怎么过?

    如果到了最后,自己告诉她一切真相,贝婷婷会怎样?

    贝婷婷的心性并不坏,这从维克公馆内她不吃人类就足以看出来,如果她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域种族,或许云飞雪根本不会有什么负罪感,可现在……

    “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云飞雪喃喃自语,现在他想不到什么办法,他不能改变自己的初衷,特别是在经历了许金豹这件事之后,他更不可能放弃救拔旱,所以他和贝婷婷之间会怎样,真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贝婷婷兴奋了一路,她说道,“你赢了夏猎赛可是有资格娶我了哦!”

    说话之间,她带了几分女儿的娇羞,她低着头时不时的偷瞄着云飞雪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只不过云飞雪的反应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强烈,他只是说道,“规则的确是这么定的,不过不一定非要娶你嘛,只要你没被那些渣子玷污就好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

    贝婷婷的脸上传来一丝失望,她这才想起来,云飞雪只是她雇的一个临时男友,能够帮她这么大忙已经够可以了,她又怎能再奢求其它呢?

    贝婷婷努力摆脱了这种思绪,她忽然笑着说道,“既然你拿了第一,不如我请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吧。”

    云飞雪疑惑道,“什么地方?”

    贝婷婷拉着云飞雪往前跑,“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这的确是个好玩的地方,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类似于人类寺庙的一个地方。

    只不过这个地方比一些人类的普通寺庙要庞大许多,在两座巨大的山涧只见一座雕刻精美的女神像盘坐其中。

    贝婷婷拉着云飞雪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指着那座女性雕像说道,“看到没有,那就是我们的爱之月神!”

    云飞雪疑惑的看着贝婷婷问道,“爱之月神,是什么?”

    贝婷婷解释道,“传说月神掌管着我们的七情六欲,这位爱之月神就掌管着我们魔域种族的爱恨情仇,据说只要在她面前许下愿望就一定,她就一定能帮你实现呢,走,我们也去试试。”

    贝婷婷拉着云飞雪来到了这座高达数十丈的雕像身下,这里有无数人这位爱之月神的脚下许愿祈福。

    和其他人一样,贝婷婷买了一根红色的丝巾,然后在上面写了一大段话,之后她将这条丝巾系在了雕像旁边的一根树枝上。

    贝婷婷将另外一条丝巾和一支笔递到云飞雪手上,“来,你也试试吧。”

    云飞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她递来的东西,只不过他的心情也随之越来越沉重,在贝婷婷期待的神色中,云飞雪随便写了两句话让后将其系在了树枝上。

    贝婷婷轻声问道,“你许的什么愿望?”

    “我……我吗……”

    “对啊。”

    “嗯……愿望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告诉别人可就不灵了……”

    “哦对对,我都忘了,好像真是这样的。”

    贝婷婷微微一惊赶快闭了嘴,然后她继续拉着云飞雪朝山上爬去,来到了这个地方的最高点,就连那座爱之月神也只能用俯瞰才能瞧见。

    在这里几乎能看到整个祭月城的繁华,眼前的祭月城和人类城池有什么区别呢,好像区别真的不是很大。

    在他们脚下到处都是许愿祈福的人,除了长相稍稍有些差别之外,这些行为习俗和人类其实相差真的不太大。

    可那又如何,他们之间的战争永远不会停止,种族间的隔阂没有人能将其打破。

    看着身边正在享受美景的贝婷婷,云飞雪的心情有着前所未有的沉重,自己究竟该怎么做,这可能会成为缠绕云飞雪接下来所有时间的问题。

    所谓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方式也会不同。

    从贝婷婷的角度来看,云飞雪无疑是一个坏透的男人,他在欺骗感情利用她将其当成了一个工具。

    可从人类来看,云飞雪的行为无疑是最正确的,他为人类救出拔旱,他也会成为人类的一名英雄。

    就究竟该如何抉择,他陷入了纠结的矛盾之中,而这种矛盾很快就让贝婷婷打断了。

    她说道,“我母亲一直在闭关修炼,所以现在家族的一些事情,除了政事上的问题之外,其它事几乎都由我来管理,包括月神之牢的那把钥匙也由我来掌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