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对战锦贞
    眼前的动静云飞雪只在千幻岛上经历过,那就是姬不凡渡第一次灵海大劫的时候。

    那种让人灵魂都会颤栗的天地之威根本让人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那是一种绝对的天地力量,人力在这种力量面前显得那么的弱小不堪。

    眼前这粗大的雷柱和千幻岛上姬不凡渡灵海大劫是一模一样的,云飞雪的心也跟随沉了下去。

    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和二次炼体以下的修炼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灵海秘境的第一阶段讲求将体内的元海转化为灵海,并且将真元之力彻底化为天地灵气,这一转化要彻底达到化灵境才能实现。

    现在的云飞雪才破海境,他的元海还没有彻底化为灵海,体内也仅仅只有大概三分之一是天地灵气,想要将另外三分之二完全转化就要达到化灵境。

    从破海境到化灵境之间是没有任何门槛的,只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就一定能完成。

    第二阶段的二次炼体讲求打造更强大的体魄,因为刚步入修炼的阶段就是锻体十重境,只不过这还只是基本的强健体魄,二次炼体所要做的就是必须要让身体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因为只有体魄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承受住灵海大劫的威能,否则那种天地之威砸到身体估计立刻能让整个躯体甭散分离。????当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之后,实力也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谈的一定规则力量。

    同样也可以将其称之为一种领域力量,这种领域规则可以根据自身属性改变周围的天地运行规则,一旦敌人陷入自己的领域之地,即便是同境界的强者也会瞬间陷入劣势,更别提二次炼体以下的高手了。

    云飞雪现在才破海境,他应该勉强能和神魂境一战,因为在神魂境的面前,他的身体就已经占不到优势了,他现在的体魄估计也就能和神魂境的一些高手相媲美。

    可如果是面对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他绝对不可能有半分胜算的,这是绝对的实力差距所造成的。

    现在想来,应该是某个神魂境的高手也在暗中观察了云飞雪的战斗,然后对自己和云飞雪一战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选择了将压抑住的境界突破在这时候渡过灵海大劫。

    也在这个时候,脑海中一道声音忽然传来,“你现在借助帝兵古虹应该能勉强斩杀这个人,毕竟他才刚刚渡过灵海大劫,对自身的领域规则之力运用一定不熟。”

    云飞雪摇了摇头道,“不行,古虹是人类的兵器,我把这东西拿出来该如何解释,麻烦只会更大。”

    “那当然还有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将你的魂诀突破到五层,然后让我出来耍耍,一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小娃娃,完全无压力。”

    云飞雪默然,虽然每天时间紧迫,但实际上他每天都会抽出一点儿时间来修炼魂力。

    所以实际上在来魔域领地之前,他的魂力就隐隐有了要突破的迹象,只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原因也是因为体内的这个云飞雪。

    五层魂诀之后,他就能随时出来并且可以发挥出现在的所有实力,云飞雪无法判断这对他究竟是好还是坏。

    因为直到今天,他还是不知道体内这个灵魂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因为未知所以才会害怕,云飞雪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有些怕。

    似乎感受到了云飞雪的思绪,脑海中这个声音继续说道,“你有什么害怕的,我早就已经说过,你我本是一人,我如果对你有什么不利的话,那岂不是也在害我自己吗?再说,你戒指里面的那玩意儿,我觉得对我来说才是个不错的选择!”

    听到这个声音,云飞雪面色微微一凝,他想到了在远古战场上泰皇交代过他的事。

    那尊未完成的地狱魔神一直躺在他的储物戒指之中,泰皇一再强调云飞雪可以修复它,而原因更让云飞雪骇然,因为泰皇似乎看出了他体内还有另外一个灵魂的存在,也是因为有这个灵魂的存在,所以泰皇才会这么的肯定。

    云飞雪说道,“为什么它是你不错的选择,泰皇说我可以修复它,实际上是在说你可以修复它吧。”

    脑海中的声音传来,“实际上这个东西并不是半成品,它已经被泰皇完成了,只不过驱动这个东西的动力在这个世界几乎是找不到的,所以连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泰皇实在是一位罕见的天才。”

    “什么东西可以驱动它?”

    “源!”

    “源?”

    脑海中灵魂状态的这个云飞雪似乎不愿再多说,“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这些东西离你还太遥远,总之呢,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突破到了五层魂诀,然后信任的把身体交给我,我每出手一次都得耗费我十分之九的力气,这种事儿我还不乐意帮忙呢!”

    云飞雪陷入了犹豫,他当然希望魂诀突破到五层,这样一来,自己的实力也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进步,只不过一直压抑没有突破还是因为体内这个灵魂的存在。

    现在都了关键当口,云飞雪也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选择了。

    犹豫了许久之后,云飞雪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体内这个灵魂的存在,至少一直以来他都没害过自己,秉承着这一线信任,云飞雪的魂力忽然在此刻朝四周震荡而去。

    体内的魂诀也在这个时候疯狂运转起来,四层魂诀可以做到凝魂成刃,如果一旦突破到五层魂诀,那云飞雪便可做到杀人于无形之中。

    即便是同境界的强者他同样可以利用魂力冲进敌人体内瞬间绞碎他体内的一切,而因为魂力的无形,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云飞雪是怎么做到的。

    随着魂诀的运转,他的魂力也是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提升着,以前的魂力能够探知到两三百米外的一切,而随着魂力不断的提升,现在连五百米之外的一切都能被他的魂力囊括其中,而他的魂力还在不断的提升着。

    当魂力在体内循环了几个周天之外,体内的某个开关似乎在这一刻被忽然打开了。

    轰的一声,云飞雪的气势在这一刻陡变,一道无形的魂力冲击波朝四周再度扩散而去,魂力所到之处,不论花草树木都好像被某种利刃拦腰切开了一样尽数折断。

    观赛台上已经有不是少人离开,但贝婷婷却始终站在那里,当她看到有人在渡灵海大劫的时候,心也沉了下去。

    她冲着身旁的贝小茵怒叫道,“锦贞在这个时候渡灵海大劫,她这是作弊!”

    贝小茵忽然一笑道,“谁规定夏猎赛上不能渡灵海大劫了?再说,你不是也喜欢女人吗,她渡过灵海大劫然后取走你,不也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贝婷婷恼羞成怒的看向自己的姐姐,“你这个畜生,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

    贝婷婷手中的雕花长剑指向了贝小茵的喉咙,不过贝小茵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她反而一步步朝贝婷婷走来,“杀我?来啊,你杀啊,你看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你的亲姐姐你会有什么下场!”

    随着贝小茵的逼近,贝婷婷也只能无奈的往后退,她说的当然是气话了,就算要杀贝小茵也绝不能在这时候动手啊。

    贝婷婷双目含怒的收回长剑再度把目光放在了夏猎赛上,灵海大劫的余波已经渐渐散去。

    云飞雪呢,他在哪里,他该怎么应付这种强者的进攻,贝婷婷满脸的担忧,但她什么也做不了,那里是赛场,生死已由不得她来做主。

    云飞雪缓缓腾空而起,即便是修为达到了破海境,他也很少腾空飞行,因为腾空要耗费大量的灵气,而他体内的灵气如果都用在飞行上了,战斗就会大打折扣。

    现在的他却并未运用灵气飞行,而是在用自身的五层魂诀让他腾空而起。

    而在距离他千米之外的地方,另外一道红色的身影也渐渐腾空而起,两个人似乎都很有默契的站在了同一高度。

    这是一名从头红到尾的女子,一头鲜红色的长发随风荡漾,连同她眉毛下的瞳孔都是鲜红色。

    在她的背后,一对虚幻的红色翅膀缓缓扇动着,翅膀的下面还有尾巴在无意识的来回摆动着。

    一股至强的威压随着她翅膀的扇动从千米之外扑面而来,云飞雪神色凝重,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实在太过强大,强到云飞雪连呼吸都得大口的喘息,否则就好像四周有某种无形的力量在挤压着他的喘气。

    好在他突破到了五层魂诀,强大的魂力能够抵挡大部分压力,只不过和这个女人的气势比起来,他就好像是一根点燃的蜡烛站在午时的阳光下面,实在太不起眼了。

    二人都没有说话,但那种无形的气势已经他们中间形成了疯狂的对抗。

    锦贞的身前形成了一道道红色的洪流风暴,这些风暴好似狂风骤雨朝云飞雪席卷而去。

    云飞雪就好似狂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沉默在巨浪之中,陡然,又一股风暴袭来,云飞雪的身体直接被带出了上千米之外。

    近两千米的距离,锦贞的身影瞬息而至,云飞雪只觉自己好似陷入了某种泥潭之中连行动都已做不到。

    “就是现在!”

    也就在这一瞬间,云飞雪身上的气势陡变,他背后同样伸出了一对翅膀,不过这个翅膀却是完全是由骨架和皮肉组成。

    云飞雪的一头长发也变成了骇人的猩红色,那双血红色的瞳孔闪烁着让人惊惧的光芒。

    这种陡然变化的气势打了锦贞一个淬不及防,强悍的领域规则力量被瞬间冲破,云飞雪笔直的站在了这个女人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