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艰难的选择
    云飞雪有恃无恐的看着昆特,至于昆特都在怀疑,云飞雪为了莲娜毁了整个刺玫园甚至屠杀了二三十个灵海秘境高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可是捏碎玉符之后不久他的面色就变了,因为他储物戒指内的一块本命灵符碎了,这块灵符上的本命灵魂正是来自那个女人。

    昆特的每个手下都会交给他一会本命灵符,这样昆特便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些手下的安危状况。

    “这不可能,没了那个傀儡,谁能杀的了她?”

    昆特的疑惑没人给他答案,云飞雪淡淡的说道,“现在请把你手上的记分牌送到我手上,这样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云飞雪在参加夏猎赛之前特别叮嘱了陆青,他就怕有些人会打莲娜和鲁恩斯的注意。

    毕竟在这祭月城内,稍微有点儿势力的要调查他的来历和背景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罢了。

    事实证明他的提前防备是正确的,假如陆青没有帮忙看着莲娜,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昆特冷声道,“给我个痛快?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胆子杀一个侯爵的儿子,杀了我,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云飞雪朝昆特面对面的走了过去,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不管谁找自己的麻烦都不要紧,但你找到我身边的人那就是给你自己判了死刑,就算这个人是侯爵的儿子也同样如此。

    手中血色的光芒闪现,血刃在手朝昆特一刀斩了下去,狂猛的血色刀气化为了一道洪流从天空落下。

    不过想象中昆特身首异处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只见数道人影忽然从四面八方凶猛的冲了过来。

    云飞雪手中的血刃瞬间收回,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是骤然暴退,只因他发现这十几个冲过来的人影全部都是人类猎物。

    他们就好似发狂了一样朝云飞雪撕咬而去,其中几个人类明显已经达到了淬体境界。

    让所有人都为之愕然的是,这些人类猎物居然完全无视了昆特他们全部将云飞雪视为了攻击目标。

    云飞雪的内心在滴着鲜血,这些人应该就是许金豹的手下,而想到许金豹临终前的那些话,云飞雪的内心犹如刀绞。

    他根本没办法跟这些人解释发生的这一切,难道要他对这些人吼道,你们的老大是故意死在我手上的,那并不是我云飞雪的本意?

    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话,而且一旦说出这些话,许金豹基本也就算是白死了。

    许金豹自己也清楚的知道一点,所以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给这些手下,因为现在的云飞雪没有任何选择。

    在思索犹豫之间,云飞雪在拼命的后退避开这些人的进攻,直到他们的攻击越来越凶猛自己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云飞雪双目陡然一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连说三声对不起,云飞雪手中的血刃在猎场上闪烁着血色的光芒,每一道落下便有一个人头落地,便有一个人类殒命。

    观赛台上,他仿佛听到了那些高官贵族们的疯狂大笑,每一个人类猎物的陨落便有一道嘲讽般的狂笑声传来。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被放慢了无数遍,云飞雪的手已经麻木,因为他的心也接近麻木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手中的动作停下来的,他只知道,自己停下的时候,身后十四个人类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许金豹站在自己跟前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在夸他云飞雪做的很对。

    可是当他扭头看到远方天际观赛台上那些咧嘴的魔域种族,他们狰狞的笑容仿佛同样在赞赏云家飞雪手段的犀利,对他们来说,猎杀人类会带来一种精神上的快感,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的兴奋,所以他们看到云飞雪一刀一个人头才会如此的欢呼。

    云飞雪身上的煞气并没有散去,他陡然把目光投向了还没有离开的昆特身上。

    此刻从昆特的视角看云飞雪着实是可怕都很,那双眼睛已经接近赤红色,他手中的弯刀上有着鲜血在不断‘嘀嗒嘀嗒’滴落在地面上。

    他每走一步,死神仿佛就靠近了他一点,在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之中,昆特看到了一种必杀的嗜血之光。

    他终于忍不住精神上的折磨转身奔逃而去,不战而逃,这对于他的名声将有着无法想象的损失和打击,特别他的身份还是一个侯爵的儿子,这种影响不仅仅存在于他的身上,对他身后所有人都将有莫大的影响。

    可云飞雪怎能让他逃走,内心中那种无法想象的憋屈被云飞雪疯狂的压抑着,他现在必须要找到一个发泄的对象,没错,昆特正好就是一个发泄的最好角色。

    血刃在天空化为了一道血色的刀影朝昆特的后背斩了下去,撕拉一声传来,紧接着恐怖的灵气真元轰击声砸向了大地。

    昆特在这一刀之下只见灰飞烟灭,伴随着他身边的那些同伴同样是没有幸免,他们唯一存在过的证明就是那些抛洒到空中散落一地的记分牌在闪闪发光。

    云飞雪不断的喘着粗气,内心那种无法想象的憋屈这才稍稍得以发泄一下。

    观赛台上,贝婷婷几乎是欢呼跳跃的拍了拍手,不过看到身边几名长老凌厉的目光,她总算才安静下来。

    昆特这个惹人讨厌的家伙死了,而且是死在夏猎赛上,这样就算昆特背后的人要找麻烦也没有借口可找,至于如果有人想暗中对云飞雪下手,贝婷婷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们。

    观赛台上对云飞雪的表现基本上都是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杀戮之气太重,不管如何昆特至少是侯爵之子,虽然夏猎赛上不论生死,可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云飞雪杀了他无疑就得罪了一个强大的侯爵。

    也有人很欣赏云飞雪这种杀伐果断的手段,魔域种族正需要这种人才能扛起对付人类大军的重任。

    贝小茵看到眼前的战果依旧是面无表情,贝婷婷在一旁得意的说道,“是不是感觉有些不太服气?我想你一定会想方设法致他于死地吧,不然的话,你要杀我可就更难了。”

    “你……”

    贝小茵气的身躯一颤,别人都只知道他们姐妹不和,但也仅仅只是知道这些而已,没人知道他们姐妹二人基本已经到了那种你死我活的地步。

    自从贝奎妮闭关之后,贝小茵便开始想法设法的对付贝婷婷,原因很简单,贝奎妮在的时候将家族的三分之二的资源都用在了贝婷婷的身上。

    再加上贝奎妮没有生下男孩儿,她就这么两个女儿,只要不是傻子估计都知道贝奎妮着重培养贝婷婷是为了什么。

    贝小茵长相平平,再加上身材又太过出众,在外表上首先就给了她不小的自卑感,再加上贝奎妮又把大部分爱给了贝婷婷,这就导致贝小茵的心理越来越扭曲,直到现在一心只想让她这个妹妹去死,这样贝奎妮只剩她一个女儿了,她自然就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切了。

    贝小茵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轻声在贝婷婷耳旁说道,“你别得意,夏猎赛有三天时间,这才第一天而已,他能在接下来两天的时间内活下去再说吧。”

    杀了昆特,云飞雪总算是平静了许多,看着四周一片狼藉的地面,他轻轻叹了口气。

    杀人并不能给他带来快感,他本就不是嗜杀之人,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的杀人,云飞雪更有一种复杂而难以言喻的情绪不断在体内滋生着。

    拿走所有的记分牌,云飞雪迈着步伐离开了此地,身后的尸体在傍晚的天色下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不甘和凄苦。

    云飞雪坐在悬崖之巅平静的看向远方,前方是一望无尽的森林平原,尽头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

    就像他的未来会怎样,同样也没人会知道,只不过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云飞雪越来越清楚人类和魔域种族之间那种完全划不开的恩怨。

    即使想划开也根本不会被允许,许金豹和他手下那些人的死该怎么算呢,难道要他们白白而死吗?

    整个人类又有多少像许金豹这样的人再为对抗魔域种族而奋战,这一刻的云飞雪才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和他们相比,他是自私的。

    他答应来救拔旱,不过是为了功勋点,不过是为了五星猎魔人,不过是为了薛思雨,所以他以身犯险来到祭月帝国,如果没有这些因素在里面,他又愿不愿意这么做呢,他给不了自己答案。

    以前他从不会把所谓的劫富济贫、大义救世放在心上,但他的想法随着经历的事情在不断的改变,特别是许金豹的死给了他太大的震撼。

    但现在云飞雪的能力还很小,他能做的也还很少,不过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云飞雪还是尽力会做的更多,改变不了根本原因,那就从自己能做的做起,至少……许金豹这样的人不能白死。

    也许是因为那一战云飞雪展露了自己太多实力,一个晚上过去,云飞雪再没遇到过第二个人。

    不过这种平静并不是什么好事,没有几个人会放弃贝婷婷,能够娶下公爵之女也就意味着一步登天以后能在半个祭月帝国横着走,谁能轻易的放弃?

    所以这种平静的背后怕是有一场针对他的计划在预谋着,但云飞雪并不在乎,他的对手本来就是魔域种族,所以不管来多少人,杀了便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第二天傍晚依旧没有遇到一个人,甚至连一个人类猎物都没遇到过,这让云飞雪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落到了某种幻境之中。

    好在平静在第二天晚上被彻底打破,只听一声惊天巨响,一道粗大的闪电从天空轰然一声砸向了地面,恐怖的雷威在几十里之外都能清晰的听到。

    云飞雪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有人在渡灵海大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