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昆特的手段
    云飞雪和许金豹的战斗可不单单只有周雷和撒亚关注着,其他人的目光同样没从他们身上移开过。

    他毕竟是贝婷婷的男朋友,可他仅仅才破海境,不管是怎么获得贝婷婷的芳心,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允许他活着离开夏猎赛。

    因为现在的贝婷婷可是绝对的香饽饽,不管云飞雪之前和贝婷婷是什么关系,到了赛场上那就没有任何区别,他不是第一名就一定会失去贝婷婷的男朋友这个身份。

    可现在看到他的实力之后,不少人都打起了退堂鼓,炼魄境的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哪还有其他人的机会。

    可能最镇定的就是贝婷婷自己了,在刺玫园她可见过云飞雪轻松屠杀二三十个灵海秘境的高手,这些普通的角色根本难不住他,但夏猎赛岂有这么简单,真正的难题还在后面,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烧掉许金豹的尸体,云飞雪朝天空轻吐了口气,这种无形的压抑感叫他喘息都变得困难。

    许金豹的死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许金豹说的的确有道理,云飞雪在不断的避开这些人类猎物,从头到尾没有杀过一个人类,这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所以许金豹死在他的手上完全可以消除有些人的疑虑。

    可这并不能增加救出拔旱的筹码,至少云飞雪依旧没有任何把握能救出拔旱,但是许金豹却没有丝毫后悔,只要有救出拔旱的可能,许金豹宁愿以死为代价增加那微妙的一点希望,云飞雪不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他的寄托和希望啊。????啪啪啪……

    随着云飞雪思绪的纷飞,耳旁陡然传来一阵拍手声,只见昆特带着几名高手出现在了云飞雪的面前。

    “厉害,真是厉害,能独自击杀炼魄境的高手的确叫人刮目相看啊。”

    昆特的语气不知是嘲讽还是赞叹,总之,听到云飞雪的耳中总归是不太舒服。

    这个在维克公馆对自己颇有意见的侯爵之子对贝婷婷可是倾慕已久,现在自己变成了贝婷婷的男友,昆特对自己的意见自然更为巨大,只不过他也算沉得住气,一直到夏猎赛开始之后都没找自己的麻烦,想来他是想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将自己打败以告诉贝婷婷,云飞雪并没有资格做她的男朋友。

    不过以昆特的实力,就算加上他身边的这些人,想要拿下云飞雪依旧是不太现实的,云飞雪不知道他的勇气究竟从何而来。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不会也是给我送记分牌来的吧,如果是这样,请直接拿过来吧,免得我动手了。”

    云飞雪的这种挑衅却并未激怒昆特,他依旧是如闲庭散步的站在原地,这种胸有成竹的神态让云飞雪微微皱眉,他的自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至少他绝不认为以现在昆特的阵容能够对付炼魄境的高手。

    昆特很快就给了云飞雪答案,只听他淡淡的说道,“听说你有个妹妹在祭月城是吗,对这个妹妹你似乎是看重的很啊。”

    此话一出,无形的煞气从云飞雪体内迸发而出,莲娜就是现在云飞雪的一片逆鳞,谁敢触动这片逆鳞无疑是会将这头真龙彻底惹怒。

    云飞雪沉声道,“昆特,我视你为君子,你最好别做什么不开眼的事情,你敢动莲娜一根汗毛,我让你整个昆特家族从祭月帝国消失。”

    云飞雪那野兽一般的气势的确有些骇人,不过昆特还是沉住了气,他冷笑道,“你说的我真是好怕啊,让我昆特家族消失,凭你破海境的修为吗?”

    “你踏马少废话,莲娜在哪里,你对她做了什么?”

    云飞雪一步上前,右手宛如钢钳一样一把揪住昆特的领子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暴怒而嗜血的目光让昆特遍体发寒。

    不过昆特依旧没有慌张,他冷声道,“那个小女孩现在自然是安然无恙的,只不过如果你再这么粗鲁的话,可就保不准她会出什么事了,你知道,我把手上这个东西捏碎会有什么后果发生吗?”

    他的手上果然有一块类似传讯符的东西,只听他继续说道,“我捏碎手上的符印,那位可爱的小女孩立刻就会身首异处,所以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云飞雪怒声道,“你的人能让她身首异处,我想你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好受!”

    说完云飞雪朝前用力,昆特顿时被他强大的力量推出了数米之外。

    昆特却是仰天一声狂笑道,“你不会是指望这堆破铜烂铁吧,很可惜,她连用它的机会都没有。”

    昆特说完,他的身边多了一个闪烁着流光金色的金属骑士,可不正是云飞雪送给莲娜的皇骑士吗?

    云飞雪看向昆特的目光更加冰冷,这个东西来到了昆特的手中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确实没说假话,现在的确有人能随时置莲娜于死地。

    从他的话中,云飞雪也意识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虽然把皇骑士给了莲娜,可以她的修为和能力如果遇到二次炼体这样的强者,根本不容许他将皇骑士释放出来,在这之前敌人就能完全将她制伏以阻止她使用皇骑士对敌。

    也正是云飞雪再一次的粗心大意让莲娜陷入了险境,但即便如此,云飞雪也没有慌乱,他淡淡的说道,“多谢你将这个东西送来,我还正愁在夏猎赛上没有帮手呢,至于莲娜,你真的以为那边的人就吃定他了吗?”

    昆特疑惑之际,皇骑士瞬间离他而去来到的云飞雪的身边,要知道云飞雪本就能使用皇骑士,而且他使用皇骑士是通过魂力来实现的,现在皇骑士站在面前,他同样能通过魂力来驱使这尊皇骑士。

    看到这一幕,昆特冷声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让你的妹妹活了?”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来试试好了!”

    “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话音落下,昆特直接将手中的符印捏碎,他狂笑一声道,“你最爱的那个妹妹现在已经身首异处,这一切可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千万不要强撑,你大闹刺玫园就能说明白你是多么看重这个小女孩。”

    云飞雪无言,此时此刻,远在祭月城内的院子四周,不少隐藏在暗中的高手都朝里面围拢而去。

    莲娜和鲁恩斯二人被四名灵海秘境的强者控制,莲娜依旧还是那么的倔强,她没有惊慌也没有流泪,连鲁恩斯对她的冷静都感到了害怕。

    莲娜身边这个一脸刀疤的女人就如同地狱使者一样,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质战袍。

    将五分之四的大腿露出来的短裤有着撩人的性感,那黑色的紧身衣仅仅只裹着她半个胸膛,护肩之上有着金属突刺看起来更加突出了她的嗜血和强大。

    鼻子下面穿着的鼻环闪闪发亮,她不断用背后的尾巴在莲娜的脸上来回磨蹭着。

    莲娜虽然还没有彻底发育完全,可连她这个女人也不得不极度这个小女孩的那张纯真而洁白的面容,这是上天赐给她的一副完美容貌。

    “小家伙,你知道,像你这样的美人胚子要这么死了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吗?”

    说话之间,这女子伸出那腥红宛如蛇信的舌头在莲娜的脸上舔舐了一下,她的脸上顿时传来无限的享受之色。

    莲娜目光冷漠的看着这个女人道,“我求你别恶心我了,有胆你就一刀杀了我,只不过杀了我,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的。”

    这女人也不动怒,她说道,“像你这样有脾气的女人长大之后可不会受到男人们的喜欢,至于你口中的哥哥嘛,也许他现在自身都难保呢,哪还能管的了你的死活呢?”

    听到这女人的话,莲娜终于露出了一丝担心的表情,她可以忽视任何人的辱骂,可却不能忽视云飞雪的安危,那个阳光板的大男孩是她现在所有的精神依靠。

    莲娜目光坚定的说道,“我哥哥是最强大的男人,你们休想欺骗我。”

    女人又是一声大笑,“我绝不会欺骗你的,不信的话,嗯?!”

    话没说完,女人陡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枚玉符,这枚玉符闪烁着白色的光芒,紧接着她彻底在女人的手掌爆开。

    女人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看到没有,昆特已经下了必杀令,所以这位漂亮的小姑娘,下辈子争取投胎到一个更好的人家。”

    话音落下,女人朝莲娜的头上一掌拍了下去,恐怖的黑暗灵力在整个房屋轰然炸开。

    可是莲娜的身体并没有爆开,一只大手凭空接住了这个女人的攻击,只见陆青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淡淡的看着这个女人。

    这个魔族女子被骇了一跳,“你……你是什么人,敢管我……”

    “不好意思,我没时间听你废话,在我眼中,你就是功勋点。”

    陆青说完伸出了他的右手,他的出手看起来是那么的缓慢,可在这个女人的眼中却快到难以想象,以至于她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防御动作,整个腹部直接被陆青洞穿,微微用力,一颗魔核直接从腹部撕扯了出来,这个魔族女人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然后她这才发现,整个屋里另外五个人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更别提院子外面的那些人了。

    陆青轻轻摸了摸莲娜的脑袋说道,“小莲娜别怕,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暂时来保护你们的安全,另外鲁恩斯,我想和你谈谈关于营救拔旱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