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铁血男儿
    在这短短瞬息的时间,拿着记分牌的三个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手上的记分牌全部来到了云飞雪的手中。

    “我对你们没什么兴趣,以后见我离的远点儿就行了。”

    说完,云飞雪朝丛林深处走了进去留下这一众还在发愣的年轻人在原地惊骇欲绝。

    云飞雪将十个沉甸甸的记分牌扔到了戒指中,每一个记分牌代表着一条人命啊,他的心情又怎能不为之而沉重。

    他的所有言行举止全部落到了观战台上的众人眼中,他的话无疑是猖狂的,但他的实力无疑也是让人震撼的。

    要知道那三个身死的年轻人全部都是化灵境的强者,他才刚刚踏入破海境,如此让人难以自信的速度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贝小茵的神色同样因为云飞雪的出手而充满了震撼,少时过后,她在身边一名男子的耳旁悄声说了几句话,这名男子听闻之后离开了观赛台。

    这一举动岂能瞒得过贝婷婷,从头到尾,她的注意力就没从贝小茵的身上离开过。????当那名男子离开之后,她同样是让身边跟随的丫鬟尾随那个人而去。

    云飞雪对这一切好不知情,他的注意力依旧放在了四周环境,魂力展开之后,他努力的避开了有人类的地方,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和人类交手,所以几个时辰过后,他手中的记分牌加起来已经有两百分,但却从未亲手杀死一个人类。

    此刻也就在他干掉一名魔域种族将记分牌拿到手中的时候,身后陡然传来一道锋利的破空声。

    只见一名拿着长刀的中年男子疯狂的朝云飞雪攻击而来,此人的修为竟然达到了炼魄境。

    他一路上的小心翼翼终究还是没能避开所有人,此人的攻击疯狂而凌厉,霸道的刀法在力量上和云飞雪竟能一较高下。

    看台上,周雷公爵忽然开口道,“撒亚,我敢打赌,这个名为雷雪的年轻人会栽到这个人类的手中。”

    撒亚公爵诧异的看向周雷,“你为何如此断定?”

    周雷高深莫测的一笑道,“你不信的话,咱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真金一百万两!”

    “好,我就赌那个年轻人能杀了那个人类。”

    随着豪赌的展开,云飞雪和此人的战斗也是愈来愈剧烈,不过直到此刻,云飞雪依旧没有调动体内第二阳的力量,单纯凭借破海境的修为还有血刃的锋利和此人作战。

    他们的战斗对四周的环境同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无数山石尽数炸裂,地面更有无数裂缝深坑不断形成,恐怖的破坏力让不少准备获取渔翁之利的人都是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忽然,此人一刀横斩而来,其速度和力量暴增,只见一道温度高到不可思雨的火焰刀气凌空展开,云飞雪避无可避之下只能用血刃抵挡。

    恐怖而霸道的力量直接将他从原地掀飞出去,而他的身后正好又是一处深不见底的黑色深渊。

    这人类好似发了疯一样直接朝深渊之地猛的冲了下去,也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感应,包括那用魂器来撑起的巨大观战天幕都对他们的战斗完全失去了踪迹。

    周雷看向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说道,“怎么回事?”

    此人是这次夏猎赛的负责人,同样是也最后的评定裁判之一。

    这个中年男子顿时回答道,“启禀公爵大人,那个深渊是这次夏猎赛的一个盲点,魂器都无法侦测到里面的动静。”

    撒亚淡淡一笑道,“如此,他们谁能活着从深渊之中出来,谁就算赢了?”

    周雷冷冷的说道,“先出来的一定是那个人类猎物。”

    云飞雪只觉他的身体在随着四周的重力不断下沉,少时过后,身下陡然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伴随着,头顶上那个人类的气息如狂风骤雨冲击而来,不过他的攻击却并没有来到云飞雪的身上。

    只听此人用急促的语言看着云飞雪说道,“这位公子,你应该是一个人类吧。”

    云飞雪大惊失色,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中年男子说道,“你……你如何知晓……”

    “公子莫慌,此地地势特殊,地底有熔岩巨兽的气息隔绝了外界的一切窥视。”

    “那你这是……”

    “我是拜火帝国的人,为救拔旱而来,只可惜,没有公子高人的智慧能混到贝婷婷的身边,所以不但没救到人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

    云飞雪恍然,难怪他的刀法之中蕴含了强大的火焰属性,原来此人来自拜火帝国。

    只不过听到他是为救拔旱而来,云飞雪还是感觉太过震撼还有感动,或许像他这样的人并不是一个两个。

    此刻的云飞雪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可以想办法带着这个人类出去离开这里。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待在这里,我以后想办法带你回拜火帝国,我……”

    此人不断摇着头,“公子,引你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让你救我回去。”

    “那你……”

    “我想让公子以后回到拜火帝国,帮我找到我那个老母亲,她的这个不孝儿子此生是没办法孝顺她了,但我许金豹来世还愿意做她的儿子每天给她做饭洗脚劈柴,告诉她,我对不起她”

    “还有我的妻儿,我许金豹没能完成给她的承诺活着回去,但有无数魔域种族给老子陪葬,老子早就赚够本了”

    “这个东西,希望公子能带给他们,这是我这些年来存的一点儿积蓄,他们妻儿至少能过个好日子,还有,千万别叫她守活寡,找个好人家好好过下半辈子,我许某人这才能瞑目九泉!”

    云飞雪震撼的看着许金豹,几乎是下意识的接过那张银色的卡片,半晌过后他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干什么,我一定能让你活着回去……”

    “不,公子,你听我说,救我会耽误大事的,和拔旱的命相比,我这条命算什么?我跟了你一路,发现你不但避开人类甚至一个都不杀,这一定会引起那些狗杂碎的怀疑,所以你杀了我能够让那些公爵们对你更加信任,以公子的实力一定可以拿到第一,这样救出拔旱的几率会高很多。”

    “可是你……”

    “公子,没什么可是的,时间不多了,快动手吧。”

    许金豹把手中的大刀塞到云飞雪的手中,可云飞雪怎么下的了手啊,他非铁石心肠之人,面对这样的铁血男儿,他怎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做不到的。

    似乎看出的云飞雪艰难的犹豫,许金豹再度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公子一定来自圣门吧,也只有圣门才能培养出您这样的年轻人,其实死并不算什么,我在半年前被抓住,这半年的时间我目睹了太多的同胞被带走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都是有牵挂的人,总是放不下心中那个被自己关心惦记的人,可是想想整个人类疆域,又有多少向我这样的人正在牵挂惦记着亲人的回去呢,如果能死我一个而让拔旱从狱中出来,那我许金豹是死的有价值的,也许那千千万万正在牵挂的人能因为我的死而等到他们想的人回家呢。”

    “而且这一劫我是逃不过的,不是死在你的手上就会死在其他魔域种族的手上,你自己也很清楚你救不了我的。”

    “所以,公子……”

    在云飞雪热泪盈眶中,许金豹陡然握住他的手,尖锐的锋利没入了他的胸膛。

    许金豹以最后的力量一掌拍向云飞雪,他的身体被巨大的反震之力朝头顶之上冲了上去。

    他优雅的姿态看向云飞雪,眼中只有铁血一般坚定的意志,在云飞雪模糊的泪光中,许金豹以最后一口力气落到了深渊的悬崖边上,鲜血顺着崖顶如雨点倾泻而下撒满了云飞雪的面容。

    “如果遇到成群结队拿你当目标的,那些是我的一些手下,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还有记得……我的妻儿……老母亲……”

    细弱蚊蝇的声音传来,许金豹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云飞雪努力将内心的悲痛抛开,他轻声说道,“一定记得!”

    许金豹那还没闭上的眼睛终于缓缓合上,脸上满足的笑容让云飞雪忍不住要再一次落泪。

    云飞雪一步踏上冲出了深渊之上,许金豹身上的记分牌被他扯下来捏在了手中。

    手中微薄的灵气汇聚迅速进入许金豹的体内,许金豹同样修炼了火属性的功法,所以云飞雪引动了他体内火属性灵气,他的身体在原地燃烧成了灰烬。

    云飞雪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他的尸体落到魔域种族的手中指不定会被做什么,所以,这就当是另一种安葬吧。

    观赛台上,周雷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自己赌百分百赢的这个人类居然被这家伙一把火烧了?

    撒亚在一旁大笑道,“的确是那个人类先出来的,只可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死人了。”

    周雷并不在乎那一百万真金,他在乎的是那个人类怎么可能会输,要知道刺玫园那件事,周雷同样是耿耿于怀的。

    只不过他堂堂一个帝国的公爵,自然不会明着对付某个人,可暗中他还是想让云飞雪付出该有的代价,所以他收买了那个人类,而且这个人类可是炼魄境的,怎么会连一个破海境的家伙都对付不了。

    就算他的身上蕴含了纯粹的魔王血脉也不该是这种结果才是啊,周雷愤愤然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离开了观赛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