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熟人
    只见和陆青一个长相的魔域种族对云飞雪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见过婷婷小姐,二位请进来看看吧,陆青竭诚为二位服务。”

    云飞雪差点要冲上去抱住他,名字都没改,他不是陆青是谁?

    在异国之中看到自己同类的感觉实在无法形容,要知道云飞雪只身前来魔域种族要冒多大的的风险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到。

    他的身份一旦被魔域种族发现,后果可能只有一个死字,现在看到熟悉的面孔,云飞雪又怎能不激动呢?

    陆青既然来祭月帝国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己以后或许不会孤军奋战了,否则陆青不会来到祭月帝国更不可能在这凯洛商行当一个卖玉石的人。

    云飞雪激动的过去和陆青拥抱在了一起,这一幕并不会影响到他们什么,毕竟现在的陆青也是一个魔域种族,如果陆青是以人类的身份站在这里而云飞雪冲过去和他抱在了一起,那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贝婷婷一脸诧异的说道,“你们认识吗?”

    云飞雪点了点头道,“对,他是我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没想到在祭月城见到了他。”????贝婷婷走进商铺之内看向四周道,“既然是朋友,这些玉石你总得给我们优惠点儿吧。”

    陆青笑着说道,“这当然是应该的。”

    “那就这块吧。”

    贝婷婷拿起一块通体泛着荧光绿色的玉石递给了云飞雪,不过却被云飞雪一把推开让她放回了原位。

    “我觉得这块玉石比你刚刚拿的更好一些。”

    “切,你也会看玉吗,本小姐才不相信,本小姐就要这块玉石。”

    “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里面什么都没有。”

    贝婷婷并不相信云飞雪的话,她执拗的要让陆青破开玉石一探究竟,只可惜结果令她大失所望,这块玉石也就仅仅是一块玉石,里面竟然空无一物。

    反观云飞雪的玉石破开,里面竟有一株五彩花朵,这绽放的花朵打开的时候,整个九楼都被五彩的光芒照亮。

    贝婷婷捂着小嘴传来一声惊呼,“这……这是五彩玲珑花,怎么可能,五彩玲珑花怎么可能藏在这种普通的玉石里面。”

    “没办法,运气好,这朵花送给你了!”

    云飞雪说着真的将手中散发五彩光芒的花朵递给了贝婷婷,贝婷婷惊讶的看着云飞雪,很难想像他会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随手送给自己。

    五彩玲珑花的确是相当珍贵之物,此花可养经活脉甚至改变周围的天地环境,即便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家里放着这样一株玲珑花都有着强大的延年益寿之效,据说祭月帝国唯一的一朵五彩玲珑花就放在皇室的书桌之上。

    贝婷婷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看着云飞雪说道,“你……真的要送给我?”

    云飞雪点头,“这还能有假吗,你们两个先逛逛,我和这位朋友好久不见和他说说话。”

    这时候的贝婷婷是格外的乖巧听话,她开心的拿起五彩玲珑花点着头然后离开了这家店铺。

    贝婷婷离开之后,云飞雪的面色立刻一变,他看向陆青说道,“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说你们另有任务吗?”

    陆青坐在沙发椅上笑着说道,“这就是我们另外的任务啊。”

    云飞雪说道,“你别开玩笑了,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在执行这个任务之前广焱和广淼就说过,这是他一个人的任务,不会有任何支援,所有一切都得依靠他自己,现在陆青却来到了祭月城,是不是鬼面也来了呢?

    陆青笑了笑说道,“幽姬让我们来帮你,反正在圣门待着也无聊的很,我们就来了呗。”

    云飞雪心中一暖,想来幽姬对他还真是特殊照顾的很,她可能终究不太放心自己一个人做这么高难度的任务,所以派了其他人来帮自己。

    只听陆青继续说道,“幽姬说那个药物一次性只能喝三分之一,一个月喝一次,你应该是一次性全部喝完了吧。”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陆青,“她自己不是跟我说要一次性喝完吗?”

    “那可能是她没搞清楚吧,所以跟你说错了。”

    云飞雪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这东西可是第一次用在人身上,你居然这么不负责任,刚刚的好感顿时瞬间全无。

    云飞雪黑着脸问道,“一次性喝完这个药会有什么后果?”

    陆青说道,“后果就是药物只能维持你魔域种族的身体特性最多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之后你就会变回人类。”

    此话让云飞雪骇了一跳,算算时间,从他喝下药物到现在已经有接近两个星期的时间了,岂不是说他现在的容貌只能保持两三天的时间了?

    而在陆青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的存在,试想一下,当他和这位贝婷婷公主在一起的时候药物忽然失效了,然后他变成了人类,该怎么给贝婷婷解释?

    也许根本都不用解释,综合之前云飞雪的一些表现,只要不是傻子估计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你冒险来祭月帝国也带来了解决的办法。”

    “当然,这种药物还是不错的,这瓶也是一样一次三分之一,一个月服用一次,这样至少能保持你现在的样子半年时间。”

    接过陆青递过来的药瓶,云飞雪暗暗松了口气,这可不是小事,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在他是魔域种族为前提的基础上的。

    陆青接着说道,“只不过你服用药物和我们还是有不小的区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量吞服的缘故,你还是要留心才是。”

    陆青现在也仅仅只是一个杂血的普通魔域种族,可云飞雪体内却蕴含了纯净的魔王之血,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谓的纯血上位者,但没人知道他的这种与众不同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能保持这个样子,云飞雪就完全放心了。

    他说道,“幽姬让你们帮忙才来这里,也就是说,你们完全算是私人心动了?”

    陆青点头说道,“算是吧。”

    云飞雪心中又是一声暗叹,自己这算是欠了他和鬼面天大的人情啊,他们这么只身前来魔域领地,但最后就算任务成功也不一定有他们的好处,这种冒险在他人看来根本就不值得,也许兄弟之前不该说人情二字,可云飞雪内心还是为之感动。

    似乎察觉到了云飞雪的情绪波动,陆青淡淡的说道,“此事你不必挂在心上,来这里对大家都有好处,幽姬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给我们,你安心按照你现在的进度去做就可以了,我们会尽全力配合你的行动。”

    陆青站起身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最后跟你说一声,有些事并不需要你一个人来承担,即使这次任务失败,我和鬼面也会陪你走一趟冰城的。”

    云飞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凯洛商行的,他只知道内心满满都是感动和感激。

    和陆青、鬼面认识的时间并不长,甚至和鬼面之前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和竞争,可从他们的身上却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兄弟之情。

    他们两个人根本没必须要从圣门跑到魔域领地来,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半年后的事情,他们没有任何怨言来到了祭月帝国。

    回到云飞雪买下的一栋带有几分人类建筑色彩的院子,莲娜和鲁恩斯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看到云飞雪平安回来,二人均是松了口气。

    鲁恩斯则是迫不及待地对云飞雪说道,“怎么样,进展顺利吗?”

    云飞雪点了点头,“还算顺利,不过我得帮贝婷婷参加那个什么夏猎赛。”

    鲁恩斯面色轻轻一变,“今年的夏猎赛?”

    “是的。”

    “那事情可就有点麻烦了。”

    “怎么个麻烦法?”

    鲁恩斯说道,“每一年的夏猎赛都有上万人参加,目的旨在从诸多贵族王公手下选拔一些天赋实力不错的后辈新人以储存祭月王室的后辈力量,其中奖金奖品更是相当之多,所以每一年的夏猎赛竞争非常激烈,只不过今年……”

    “今年怎样?”

    “今年的夏猎赛有些特殊,因为据贝奎妮公爵所在家族传来的消息,今年夏猎赛的第一名将有资格迎娶贝婷婷,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更不可能有人错过!”

    云飞雪顿时明白麻烦在了哪里,以前的夏猎赛会因为各种眼花缭乱的奖励甚至是皇室的招揽而吸引大量的年轻人前来。

    而今年多了贝婷婷这个公爵的女儿,更会有无数年轻人挤破脑袋前来参加夏猎赛。

    这个时候的云飞雪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贝婷婷对自己着重强调一定叫他要夺得夏猎赛的第一名。

    鲁恩斯继续说道,“所以你只是参加倒是无所谓,但想要获得名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很多平时不露面的一些势力家族都有可能会来参加这次的夏猎赛。”

    云飞雪叹了口气,“看来还得从长计议了,如果能突破到灵海秘境,或许这次夏猎赛就没那么难了。”

    鲁恩斯点了点头,关于修为修炼这些他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他的主要重心依旧还是放在了营救拔旱这一块。

    鲁恩斯说道,“月神之牢的第一重防御,也就是钥匙的事情还需要你继续努力,第二重困神阵我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