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美食
    云飞雪恍然,内心更是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不要乱说话,有些时候的无知很可能会把他推到一个危险境地。

    “那这个临时男朋友的期限是多长时间呢?”

    云飞雪的问题让贝婷婷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她说道,“暂时定为一年吧,一年之后如果你表现良好是可以继续的哦!”

    云飞雪点了点头,他在魔域种族是绝对待不到一年的,现在已经是六月份,还有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必须要回去,因为薛思雨的爷爷薛老最多也只能给他争取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不论他成功与否都必须要去冰城。

    “好,那就一言为定!”

    贝婷婷很开心,至少比她进来的时候要高兴太多,在兴奋之余,她伸出右手邀请云飞雪跳一支双人舞,虽然云飞雪不会,但还是在贝婷婷的指导下细心学习着。

    他们并未察觉到不远处的角落里,随着云飞雪和贝婷婷谈话的继续,他的眼神也是越来越阴沉,直到云飞雪和贝婷婷舞池之后,他几乎是暴跳如雷想要上去将云飞雪给拉下来,可在贝婷婷的面前他不能这么做。

    少时过后他陡然朝身旁一名中年男子说道,“给我查查这个人的来历,他的所有资料我全部都要。”

    “是,公子!”

    此人离开之后,昆特顿时忽然走上前将音乐停了下来,他走到一个显眼的位置然后大声道,“很荣幸各位好友前来参加我昆特的生日酒会,现在已经到了用餐时间,大家不如就餐之后再来玩的开心如何?”

    昆特的建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一致同意,随着话音落下,只见会馆后面的大门打开,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铁笼慢慢被推了出来。

    也在这一瞬间,凌厉的煞气从云飞雪体内爆发而出,没错,铁笼之内全部都是人类,而且还全部都是达到了破海境的人类。

    他们的大脑全部都被破开露出了里面的脑髓之物,铁笼之内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整个身体固定在了冒着蒸汽的汽锅之中只露出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而且大脑也由铁笼四个角上的固定装置让他们动弹不得,但云飞雪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还有意识,他们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血水顺着他们的眼角嘴角还有鼻子不断留下。

    半个脑髓露出不断有着热气冒出,这些人不像戎羌帝国云飞雪见到的那样被粗糙处理。

    这里每一道食物都是经过精心烹饪过的,每个脑髓都放置了许多类似烹饪所用的调料,整个会馆之中都散发着阵阵香气,魔域种族的这些厨师会在不杀掉人类的情况下而尽可能做的更加美味,只是这种味道在云飞雪的面前怎么也不会美味起来。

    他心中在不但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救出拔旱,必须要忍,如果这都忍不下来还谈何救人呢?

    可是身边的冲击力对他影响实在太大,每个人都在疯狂叫喝狂欢,他们不断用勺子挖着人脑然后喂到嘴里。

    看着他们享受的滋味,云飞雪的右手已经伸出恨不得将他们的脖子撕碎,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他唯一能做的只能受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个又一个的人类被吞吃而什么都做不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以后会给你们报仇的,但现在我不能

    云飞雪的灵魂在疯狂的呐喊,他的身体也跟随在疯狂的颤抖,一旁的贝婷婷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连忙问道,“雷雪,你怎么了?”

    云飞雪蓦然惊醒,他连忙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我从小就不太习惯吃这些东西”

    贝婷婷面色一喜道,“原来你也是啊,我也是呢,从小就吃不了这些东西,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下的了口的。”..

    云飞雪这才发现,放在他身前的这个铁笼动都没动过,贝婷婷和她身边的少女都没有动口。

    铁笼里面的这个人双目和云飞雪双目忽然碰撞在了一起,这一刻空气都似已凝固,他在这个人的眼中看到了痛苦的哀求,那种精神和身体的折磨让他那已经不成人样的半张脸完全扭曲。

    这个人没什么别的要求,他只要云飞雪杀了他,给他一个痛快,可是云飞雪怎么动手,没有哪个魔域种族的人会在饭桌上无缘无故杀死自己的食物,除非

    云飞雪双眼明亮,在贝婷婷惊讶的神色中他一掌朝前拍了过去,恐怖的真元之力将铁笼震的粉碎,伴随着这个生不如死的人类也彻底失去了生机,他脸上最后的表情终于算是解脱了,在云飞雪出手的刹那他是感激的,是从内心发自的感激之情。

    他的这一举动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位贝婷婷好友发什么疯了,居然把这美味的食物给毁了?

    对云飞雪本就意见不小的昆特此刻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不过有贝婷婷在一旁,他自然没有彻底动怒,他走到云飞雪身前冷声道,“雷雪公子,你为何将这个人类杀死,难道你看不上这道美食吗?”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没错,本公子可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食物,能来这里本来就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难道我还得忍受这种难吃的东西吗?”

    “你”

    昆特差点伸手指向了云飞雪的鼻尖,不过看到一旁的贝婷婷,他还是忍住了内心想要暴揍云飞雪的冲动。

    “雷雪公子,既然菜品不合你的胃口,不如尝尝其它的美食也可。”

    云飞雪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我和婷婷小姐还有些其他的事情,就不多做逗留了,再次祝昆特公子生日快乐。”

    说罢云飞雪拉着贝婷婷霸道的离开了维克公馆,这一幕更是让昆特怒火冲天,自己要追求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这么拉走,他又岂有不愤怒的道理?

    但他是一个能隐忍的年轻人,贝婷婷并没有拒绝云飞雪,这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自己贸然出手只会引来贝婷婷的反感,所以云飞雪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

    只不过此事必须得从长计议,毕竟贝婷婷是一位公爵的女儿,不管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是他的低等的身份都必须要在贝婷婷面前保持足够的谦卑。

    云飞雪离开之后,另外一个正端着酒杯的年轻人走到昆特身边说道,“昆特,夏猎赛快要开始了,你说那个家伙该不会贝婷婷找来参加夏猎赛的吧,我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贝婷婷身边有这么一个朋友。”

    昆特阴沉的看着大门口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能放过他了,这次夏猎赛我必须拿第一。”

    “据说这次夏猎赛的参赛者达到了上万人,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啊。”

    “那有什么关系,谁说实力强就能拿第一,贝婷婷这小妞儿必定是我的囊中之物。”

    昆特目光阴狠的瞪着前方,眼里充满了莫名的仇恨,这场生日酒会注定让他扫兴而归。

    走出维克公馆,云飞雪深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这才感觉到舒服了许多。

    里面那种压抑的气氛几乎要让他发疯,眼睁睁看着一个个人类被这些魔域种族当成食物,云飞雪心情怎能好受。

    一旁的贝婷婷的面色也有些许苍白看起来同样不太适应那种环境,这让云飞雪对她这个魔域种族的公爵小姐充满了好奇。

    “你可是堂堂贝奎妮的女儿贝婷婷,居然不吃那些山珍海味吗?”

    贝婷婷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云飞雪说道,“从小我就反感他们食用人脑,不过我的反感没有任何意义,他们该吃还是吃,不过这不是我能管的问题了,我自己不吃就行了,再说你不也吃不下那些东西吗?”

    云飞雪点了点头,“我从小也不吃那些东西,哦对了,听说吃人脑可以提升修为,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贝婷婷摇了摇头道,“我没吃过所以不太清楚,但反正我看见他们吃过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估计都是有人故意编造出来的吧。”

    云飞雪暗自叹息,这其实就是两个种族之间的症结所在,如果只是单纯的领地战争或许并不会结下这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但魔域种族以吞噬人脑为荣,这种行为在人类看来完全就是无法忍受的行为,也正是一点一滴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的局面,拔旱能够屠杀魔域种族一个帝国,就算他的心再狠辣,没有这个为前提的话相信他也不可能做到的。

    行走在祭月城的街道上,四周带给云飞雪的是和人类领地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风景。

    地面铺的是刻有纹饰的地砖,在这车水马龙的道路上,随处可见年轻的魔族相互拥抱在一起,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便会面对面的亲吻,这种行为在人类领地里几乎是不可能在这种环境下看到的。

    商铺都是异常整洁的排列在街道两旁,街上看不到任何的小商小贩,单从城池治理这一块来说,魔域种族是要远胜人类的。

    在前行之中,贝婷婷忽然看到了一个饰品店,女性在这方面似乎有着天然的强大爱好。

    她快速走到饰品店看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装饰品,云飞雪则是不厌其烦的跟了进去,现在接近贝婷婷取得她的信任就是云飞雪最主要的任务。

    贝婷婷看中了两个闪烁着碧绿荧光的手镯走到了柜台前,云飞雪和她身旁的那名女孩同样跟了上去。

    贝婷婷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递了过去,但就在那一瞬间,身旁似乎也在等待结账的一名女人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朝贝婷婷的腰间袭击而去,她手中那把锋利的短刀正散发着逼人的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