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昆特
    可能是文化的诧异导致云飞雪并不太能接受这样的场面,他将魂力散开,只希望能早些找到贝婷婷才是,毕竟这才是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据说今天的这个酒会是一名侯爵的儿子用来庆生的,所以云飞雪这个陌生人更加安分的坐在一旁的小桌上,接过一名服务生递来的酒杯,云飞雪尝试着喝了一口,这是他第一次品尝异域他国的酒。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味道,确实有酒精的味道,但却并没有人类酿造的那么浓郁。

    在酒精之中还掺杂了一些水果的甘甜香味,又一口下肚,云飞雪渐渐的感受到一种淡淡的灼烧感传来。

    云飞雪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白酒那种霸道的劲儿,但这种香淡的酒同样也可品尝一番。

    一杯酒刚刚喝完,透着巨大的节奏声音耳旁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你谁啊,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在云飞雪的面前站着一个短发青年,剑眉之下是一对凌厉凤眼,高挺的鼻梁下,两颗獠牙格外的引人注目。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今日难道不是昆特的生日吗?”

    这名青年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戏谑之色,他看了看四周其他人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没错,今天的确是昆特的生日。”

    “那就对了,我来给昆特庆生,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这名青年旁边另外一个年轻人凑了上来冷笑道,“你既然是来给昆特庆生的,那昆特站在你的面前难道你不知道吗?”

    此话说完,云飞雪顿时感到一阵尴尬传来,他没见过昆特自然不知道昆特长什么样子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刚刚和自己说话的青年竟然就是昆特。

    昆特淡淡的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也就不追究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了,混吃混喝也够了,走吧。”

    云飞雪面色难看,这个问题还真被他给忽略了,他一心想着遇到婷婷该怎么和她说上话,却并没有想到遇到昆特之后该如何解释,眼前这尴尬的一幕让他左右为难。

    难道真的出去不成,那自己的目的岂不是完全泡汤了,可是不出去势必就会和昆特起冲突。

    左思右想,云飞雪决定使用他的老招数,死皮赖脸法,至少这么离开肯定是不可能的。

    就算和昆特起冲突也无妨,反正这样正好能引起贝婷婷的注意,所以云飞雪站了起来说道,“这是你的庆生又如何,我可是雷雪公子,来这里就算是给你昆特面子,你最好收敛点儿别把这酒会给搞砸了!”

    雷雪是云飞雪现在的名字,毕竟士族这个东西不可能凭空冒出来,所以鲁恩斯的伪造同样是有根有据并非凭空捏造。

    “雷雪?我不管你是雷什么,现在请你马上离开我的私人酒会!”

    昆特已是满脸的怒意,不过云飞雪再一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走又如何?”

    “不走,那就只有让人赶你走了,来人,把”

    昆特话没说完,只听另一道声音陡然传来,“昆特别动怒,这位雷雪是我的朋友。”

    说话的人正是从门口走进来的贝婷婷,看到这个风姿卓越的美人,昆特的眼睛都直了。

    那些和贝家平起平坐的实力,比如说祭月城的四大公爵看不上贝婷婷,可不代表其他人也看不上。

    比如说像昆特这个来自帝国赐封的侯爵后代,他可是仰望贝婷婷已久,当然,最主要还在于贝婷婷身后的势力,一旦和这位仅次于公主的公爵大小姐联姻,对他身后的世家也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在贝婷婷的面前,昆特自然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最绅士的男人,他说道,“原来是婷婷小姐的朋友,我刚刚为自己鲁莽的行为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魔域种族在礼仪方面可以说已经做到了相当夸张的程度,此刻昆特给云飞雪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道歉礼,然后又从一旁的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中拿起一杯酒说道,“这杯酒当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说完昆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做这一切只为给贝婷婷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和形象。

    云飞雪对这一切自然是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身旁这位散发着清香美人贝婷婷。

    不得不说,她的确是美的不像话,一身齐膝长裙随风而摆,脖子和耳朵上的坠饰让她精致的面容更添几分色彩,一头齐腰的黑色长发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好在魔域种族的很多女性都不会长尾巴,如果贝婷婷的屁股后面有一根尾巴的话,云飞雪心里那一关可能就没那么好过了。

    云飞雪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替自己出头,按理说,破坏了刺玫园,她应该找自己的麻烦才是,却没想到贝婷婷居然主动过来替自己解决麻烦。

    贝婷婷看了一眼将一杯酒一饮而尽的昆特说道,“好了,我和我朋友随便坐坐,你忙你的吧。”

    昆特识趣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任何过激举动都只会引起贝婷婷的反感,以退为进这个招数他早已背的滚瓜烂熟。

    所以昆特扫了一眼云飞雪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这里只留下贝婷婷和她另外一个朋友外加云飞雪三个人。

    云飞雪笑着说道,“婷婷小姐,好久不见,刚刚多谢你的解围!”

    贝婷婷掩面一笑道,“可能你要多谢的不仅仅是刚刚这件事。”

    “哦?还有什么事?”

    “你以为你杀了刺玫园那么多高手,城里的执法队是摆设吗?”

    “这么说来”

    “没错,本小姐替你摆平了,否则现在你很可能已经在祭月城的监狱里面了。”

    “多谢婷婷”

    云飞雪话没说完,贝婷婷挥手打断了她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要谢就拿点儿实际行动出来!”

    “呃”

    “我问你,有兴趣当我男朋友吗?”

    “”

    云飞雪想过很多接近贝婷婷的办法,他也知道这件事可能没想象的那么容易,但不管怎么说都必须要为这个目标努力一把。

    可是他从来没想到过馅儿饼就这么砸到了自己头上来,贝婷婷竟然主动问自己要不要当她男朋友,她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贝婷婷说道,“你别这个表情,我说的是认真的,当然,男朋友这个身份只是临时的,至于终身嘛,我还得观察观察你。”

    云飞雪轻轻吸了口气然后说道,“婷婷小姐,这个角色可不是儿戏,你还得考虑清楚再说。”

    贝婷婷端起酒杯靠在了椅背上然后说道,“我考虑的已经很清楚了啊,本来我打算亲自找你的,没想到在这个酒会见到了你,你不知道我一天应付那些士族的弟子头疼的我都要了命了,就像昆特这种的,你明白吗?”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种事他虽然没有体会,但也能想象到,这些士族子弟为攀上贝婷婷这头凤凰必然会想尽办法接近她,所以她的处境云飞雪倒也能体会。

    只是他现在唯一在思考的东西就是这件事是不是来的太容易了点儿,所以云飞雪问道,“那为什么是我,整个祭月帝国门阀士族无数,人才同样不少,为什么你觉得我能胜任这个临时职务呢?”

    贝婷婷神秘一笑道,“因为你的手段,能够在刺玫园随便抹杀二三十灵海秘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喜欢的就是你这股劲儿,况且,你身怀最纯净的魔王血脉,这东西对我可是也有无尽的好处哦!”

    贝婷婷说着朝云飞雪抛了个媚眼儿,云飞雪的身体差点都酥了,赶紧避开这眼神喝了口酒才勉强稳住自己的心跳。

    “咳咳,这个所谓临时男友的职务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只不过我的好处是什么呢?”

    贝婷婷和她身旁的少女都是愕然的看着云飞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都想坐在云飞雪现在坐着的位置,贝婷婷轻易便给了他,可他居然还要和自己谈条件?

    似乎看出了贝婷婷的疑惑,云飞雪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说道,“你也知道,追求你的门阀士族数都数不清,我一旦接任这个职务,你可知会把我推到什么位置吗,整个祭月帝国的一半的门阀士族估计都会视我如仇人,所以这个职务可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没有相应的好处我哪敢随便做啊。”

    还有一个原因云飞雪没有说,那就是他不能这么轻松答应贝婷婷,那样对贝婷婷来说这件事同样显得太过容易,也许贝婷婷本人没什么,可一旦让她身后的家族知道了,势必会对自己的加入而产生怀疑。

    只有让贝婷婷也付出一定的代价,至少得让她知道我云飞雪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手的。

    听到他的话之后,贝婷婷陷入了沉思,思索片刻过后她说道,“现在我承诺不了你太多,不过我可以保证,让你在三个月之内突破到灵海秘境。”

    “哦?为何你会这么肯定?”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贝婷婷,逆命境界到灵海秘境是一个巨大的门槛,很多人终其一生止步在了这个境界。

    贝婷婷却如此肯定能够在三个月的时间之内让自己突破,这自然是云飞雪感到了怀疑。

    贝婷婷没好气的说道,“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魔域种族了,难道你不知道每个门阀士族都有一套完整的自我修炼体系吗,因为这种跨境界会成为很多人一生也迈不过去的坎儿,所以我们都有专门针对这些门槛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