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维克公馆
    此话一出,云飞雪的精神猛然一震,和自己的任务相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云飞雪身上是什么任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难道这个老人知道不成,但这怎么可能,来此之前,云飞雪根本没有给任何人透露过,更何况是一个魔域种族的老人呢?

    似乎看出了云飞雪的紧张,老人继续说道,“还没做一下自我介绍,老朽鲁恩斯,敢问这位来自人类的公子尊姓大名?!”

    云飞雪几乎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个人居然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几乎二话不说,夺门就要从这个酒馆离开,不过鲁恩斯却说道,“公子不要紧张,此事,唯老朽一人知晓,整个魔域种族能够看出你真实身份的人相信不会超过一指之数。”

    一旁的莲娜眼神充满天真的看向云飞雪说道,“哥哥,你是人类吗?”

    云飞雪不知自己该如何作答,他很害怕因为道清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让莲娜远离,因为现在他还没能真正安顿好莲娜。

    不过云飞雪没说话,莲娜却接着说道,“不过哥哥你放心,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就跟我在小镇上的那些亲人一样。”

    云飞雪微微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却是无限的感动,他有些溺爱的摸了摸莲娜的头然后再度看向鲁恩斯。

    “既然你看出了我的身份,下一步你准备做什么?”

    云飞雪的声音多了几分冷漠,鲁恩斯既然知道了他是人类,接下来他只需要给祭月帝国打个小报告,云飞雪的身份被拆穿也就不可能救下拔旱了,而鲁恩斯能因为这个举报而受到祭月帝国的赏赐。

    所以在说话之间,云飞雪掌心内的真元之力已经开始汇聚,只要鲁恩斯有稍稍的不对劲,云飞雪便有把握将其瞬间灭杀在此。

    鲁恩斯似乎根本没感受到云飞雪的杀意,他淡淡的说道,“老朽已经说过,公子莫要太紧张,如果老朽真要对公子不利,老朽又怎么可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呢?”

    “那你想干什么?”

    “老朽想和公子做一笔长久交易。”

    “长久交易?怎么个交易法?”

    鲁恩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公子也看出来老朽到了风烛残年的境地,凭现在的状态,老朽最多也只能再活个一两年而已,但老朽心愿未了,就这么离去心有不甘,所以想请公子帮帮老朽。”

    “帮你?怎么个帮法?”

    “老朽听闻你们人类领地有一个名叫东夷族的种族,这个种族擅长炼制一种名为还生丹的药物,此药可增加修为和阳寿,不知公子可有所耳闻?”

    听闻此话,云飞雪的眼中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东夷族是潜龙帝国的一个特殊种族,他们唯一的幸存者现在可不就在云府之内吗,只是这个消息怎么会被鲁恩斯知道的,这里可是魔域领地啊,潜龙帝国那种小地方的事情怎么会传播到这么远的距离来?

    不过不论如何,自己确实能帮到鲁恩斯,因为以他现在的情况,服用一颗简化版的还生丹就能维持至少十年以上的寿命,至于正常的还生丹,鲁恩斯现在是没办法承受住那种药效的,但不管是哪种还生丹,云飞雪的身上就带有不少。

    云飞雪的面色波澜不惊,他说道,“还生丹我就可以给你,但你又能帮到我什么呢?”

    鲁恩斯那始终一脸萎靡的状态忽然焕发了些许光彩,他激动的说道,“你说什么,你就可以给我还生丹,难道”

    “没错,我就有还生丹。”

    鲁恩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忽然双手合十嘴里喃喃念道,“感谢月神,感谢月神将老朽从泥潭中拉出,感谢”

    口中不断念着祷告的词语,半晌过后鲁恩斯说道,“您想救拔旱,首先就需要四把钥匙中的一把,四大公爵掌控四把钥匙,但要接近这四大顶尖的强者无疑是难于登天,所以您能唯一能下手的就是他们的孩子,接近了这些孩子也就是在接近这四大强者。”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也和他想到了一个点上,他本就想从那个婷婷身上着手,只是现在还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而以您的容貌和气质,老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贝婷婷,而老朽知道贝婷婷所在的家族一直都在为贝婷婷的婚事而苦恼,因为这孩子在外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她不但喜欢男的,连女的似乎也不肯放过,所以也就导致了那些有名声的大家族大势力并不愿接纳这样的女孩子,普通的士族贝婷婷所在的家族又看不上,所以这对你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

    听到鲁恩斯的话,云飞雪微微皱眉道,“可你也知道,我并不是魔域领地的人,以他们的力量虽然调查不出我的真实身份,可我的身后并没有任何势力,连士族都不愿联姻,就更不可能接受一个平民和贵族联姻的。”

    鲁恩斯摇了摇道,“这就是老朽要做的事情,您背后的家族势力老朽可以帮您伪造出来,而且您身上流淌着最纯粹的魔族血脉,绝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听到这里,云飞雪陷入了沉思,说了这么多,鲁恩斯的目的他算是清楚明了了。

    给他伪造一个其它的身份接近贝婷婷,接近了贝婷婷也就等于接近了贝奎妮,这的确离他的目的近了几分,只是贝婷婷这男女通吃的名声着实让云飞雪有些发毛,但不管如何,任务还是得完成的,为了五星猎魔人和圣门答应的要求,云飞雪必须要忍受现在的一切。

    “如此,这个计划也算不错!”

    “既然这样,那公子做好准备,五天之后,贝婷婷会去维克公馆参加一个酒会,在这之前老朽会把公子需要的所有东西全部准备好的。”

    云飞雪点了点头,然后又聊了半个时辰鲁恩斯才和云飞雪他们分开。

    鲁恩斯走后不久,莲娜这才张大眼睛看向云飞雪说道,“哥哥,你真的是人类啊?”

    云飞雪摸了摸莲娜的脑袋说道,“不管我是人类还是魔域种族,都会一样的爱你,你懂吗?”

    “我懂的哥哥,现在我忽然有了一个小小的梦想。”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莲娜问道,“你忽然就有梦想了?说来听听!”

    莲娜用着纯洁无瑕的眼睛说道,“我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修炼者,然后用我的能力让人类和魔域种族能够和平相处,双方不再有那种血淋淋的战争出现。”

    云飞雪的身躯蓦然一震,看向莲娜的眼神出现了一丝震惊,这个小女孩总是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洗涤和感触。

    但紧随着,云飞雪又是暗自一声苦笑,这个梦想或许真的永远只能是一个梦吧。

    人类和魔域种族之间的恩怨根本是化解不了的,就像拔旱在几年前屠杀了魔域种族一个帝国,就像魔域种族会把人类当成餐点放在餐桌上,双方都是绝不可能原谅对方的,这种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原谅这个词出现。..

    可云飞雪并不想打击莲娜怀着梦想的心灵,所以他说道,“那你要可要加油努力,这可不是一件轻易能做到的事情。”

    莲娜目光坚定道,“我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但不去做,你又怎么知道做不到呢,所以我一定会加油的。”

    莲娜的拳头捏的很紧,她的眼神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体内的晨曦启灵诀也似乎因为她的话而闪耀着异样的光辉。

    五天的时间过去,傍晚时分,云飞雪独自站在了维克公馆的外面,他把莲娜暂时交给了鲁恩斯身边,这些天的交流让他对鲁恩斯信任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云飞雪把那尊皇骑士还有所有玉晶都送给了莲娜,所以云飞雪现在不用担心莲娜的安危。

    在这些魔域种族非常流行名叫公馆的这种地方,实际上说起来就和刺玫园的性质差不多,但在这里的自由度更高更多的都是年轻人,而且这种地方并不欢迎普通平民,不像刺玫园,不管你多大年龄,只要你是男的并且身上带着足够的银两它就欢迎你。

    能够公馆的基本上都是腰缠万贯或者家世显赫之辈,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里面消费得起。

    云飞雪站在外面已经能够听到音乐从里面传来,和人类种族那种轻音乐有着明显的区别。

    强大的节奏和巨大的音量似能将人的血液都震的沸腾起来,在这种强烈的音乐之下,每一个魔族的年轻人在这里都能放的更开。

    云飞雪走进了维克公馆的大门,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落魄的士族子弟,士族在魔域种族内占据着相当大的比例成分,比如说祭月帝国百分之七十的官僚体系几乎都是由士族联姻而形成,所以整个士族几乎垄断了祭月帝国百分之七十的官僚系统。

    每个士族都占据着大量的疆土地域,在这个基础上,某些士族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而衰落,但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都是明白的。

    虽然他们比不上四大公爵甚至还有诸多侯爵官僚,但和平民相比,他们依然要强大太多。

    鲁恩斯自然也不敢把云飞雪的身份伪造的太高,那样别人很容易从中查出猫腻来,所以这个衰落的士族子弟身份是再适合不过的。

    走进维克公馆内,那种巨大的音量冲击震耳欲聋,云飞雪看到无数年轻人在里面摇头晃脑疯狂扭动自己的腰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