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婷婷
    周雷这两个字让云飞雪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从诺尔的口中他知道,周雷是拿着月神之牢钥匙的人之一,想不到刺玫园居然和这个祭月帝国的堂堂大公爵有关。

    “很好,我就在这里等周雷公爵好了,我倒想看看堂堂的帝国公爵在祭月城经营一家妓院算什么罪名!”

    冷蛇面色陡然一变,此话好似瞬间点醒了她,刺玫园的背后确实是周雷,周雷甚至会偶尔来这里消遣一番。

    可那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至少在明地里谁也不知道堂堂的周雷公爵还经营着刺玫园这样的场所。

    这种事情当然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这对周雷的名声绝对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冷蛇虽然已经把消息传递了出去,但周雷很可能根本不会亲自前来,甚至都不可能派人来刺玫园料理这个烂摊子。

    因为冷蛇亲口把周雷这两个字说了出去,这也就意味着周雷的名字已经因为她而暴露。

    周雷非但不会管她,甚至有可能会暗地里对她下杀手,谁都知道刺玫园的背后有大力量在支撑,可谁也不知道这股力量是谁。

    刚刚冷蛇在情急之下说出这这两个字已经是犯了大忌讳,所以此刻的她才会这么惊恐。

    云飞雪并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他依旧是以笑脸来不断安抚莲娜,只希望此次事件不会给她造成心理上的创伤才好。

    “对不起哥哥,是我不好,让你受伤了。”

    莲娜的泪水依旧不断,她小心翼翼的给蹲下来的云飞雪擦拭着汗水还有脸上的血水。

    云飞雪开心一笑道,“哪里是你不好,是哥哥不该那么草率把你送出去的,以后就算和你分开,哥哥也一定会考虑周全妥当的。”

    “我不要和哥哥分开,哥哥你就把我带在你身边吧。”

    从不反驳云飞雪的莲娜,忽然放声痛哭的扑倒在他肩上,这一刻,云飞雪也有点忍不住眼中的泪水。

    他又怎么可能永远把莲娜带在身边呢,难道要把她带到人类领地去,那估计比在这魔域更加危险。

    可是云飞雪不想在这个时候伤莲娜的心,他只能强忍内心的悲痛而点着头来承诺这个他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莲娜悲伤的情绪似乎因为云飞雪的点头而开心了许多,只是看到四周满地的尸体,她还是忍不住阵阵害怕。

    “我们先离开这里,待会儿祭月城的巡逻执法队伍就会赶来这里了。”

    莲娜乖巧的点着头,只不过云飞雪并没有走出刺玫园的大门,在他们身前便迎来了几个风姿卓越的女子。

    与云飞雪面对面站着这名魔族少女更是让云飞雪失神了一瞬,这一个可以称得上完美二字的少女。

    一身绿色的褶皱连衣裙随风飘扬,那紧身的裹胸仅仅只包裹住了她半个胸膛,脖子上闪闪发光的坠饰已经说明她身份的高贵不凡。

    而云飞雪注意到的却是她那双眼睛,那双闪烁着碧绿色的瞳孔似乎有着一种勾人心魄的魔力,云飞雪的灵魂都因为她的目光而晃荡起来。

    刺玫园内的冷蛇看到中间这名女子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她疯狂的跑上来说道,“原来是婷婷驾到,还望您给小人做主啊,这个人不分青红皂白跑进来打死了我刺玫园这么多高手,这可让小人以后怎么经营下去啊。”

    这个名叫婷婷的女子仿佛没有听到冷蛇的话,她的目光和云飞雪的眼神在空中好像撞出了异样的火花。

    她发誓,此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男人,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略显阴柔的目光之中又不失锋利的硬朗。

    冷蛇微微一愣,连忙放大了声音继续说道,“婷婷小姐,您可得给小人做主啊。”

    婷婷显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看向刺玫园内,这里面的场景不禁让她呆住了。

    这里哪还有刺玫园,占地几千亩的地方此刻已经完全成了一片废墟,在废墟之下埋着无数高手的尸体,难以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做的。

    云飞雪有些阴沉的看着婷婷,从冷蛇对她的态度来看,这个少女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

    只是她为什么会来刺玫园这种男人出没的地方,她又会不会给这个刺玫园的老板冷蛇出头呢?

    婷婷顿了顿说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云飞雪点了点头,一旁的莲娜却是再一次把他的双臂搂的更紧,这些人身上有一种天生的贵族气质,他们这种从小镇上出来的普通人几乎要本能的给这些人低下头,况且云飞雪又惹下这么大的事,莲娜只希望云飞雪能平安离开这里才好。

    但她的愿望却是落空了,婷婷继续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跟本小姐走一趟吧。”

    云飞雪皱了皱眉说道,“你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婷婷还没说完,一旁的冷蛇忽然大叫道,“她可是贝奎妮贝公爵的亲生女儿,也是我们刺玫园最大的消费常客之一,你毁了刺玫园居然敢如此说话,还不快快行礼道歉?”

    云飞雪愕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名叫婷婷的少女,她居然是贝奎妮的女儿,这倒是好玩了,他很确定这个婷婷的性别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没有问题,她居然会是刺玫园的常客,这就更加让人汗颜了。

    冷蛇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不过婷婷男女通吃的名声在这祭月城也是相当出名的,所以冷蛇虽然说的有点多,但她也并不怎么在乎,她现在在乎的是云飞雪非但拒绝了她,而且还以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内心的那股劲儿顿时冒了出来。

    婷婷气恼的看着云飞雪说道,“你怎么说话呢,无缘无故毁了刺玫园也就算了,你现在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就不怕我吗?”

    “你问问她我是不是无缘无故毁掉这里的,再说,我又没偷没抢更没有杀人放火,我为什么要怕你啊?”

    “没杀人?那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对不起,他们是被我手上的刀斩杀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颜无耻?”

    “多谢婷婷小姐的夸奖,如果你没什么事呢就请让开一条路,因为我还有事。”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云飞雪绕过她然后快速走出了刺玫园,待会儿城内的巡逻执法的人赶到这里那可就真麻烦了。

    自己的主要毕竟是来救拔旱的,别人没救到自己先被弄到大牢里面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婷婷看着云飞雪离开的背影并没有阻拦,这看的冷蛇是又气又恼,不过她可不敢跟云飞雪一样在这位大爷的面前放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而无能为力。

    云飞雪带着莲娜离开了这条街道,事实证明他摆脱婷婷的纠缠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他刚刚离开后不久,一个几十人组成的小队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朝刺玫园赶了过去。

    一旁的莲娜暂时似乎已经摆脱了阴影,她笑着说道,“那个姐姐看起来不错哦,哥哥你可得把握住机会。”

    “呃”

    云飞雪无言以对,莲娜的思想总是那么活跃无常,但不过这句话玩笑式的话却让云飞雪蓦然一震。

    这个婷婷是贝奎妮的女儿,而贝奎妮是开启月神之牢四把钥匙之一的持有者,想要通过武力得到这些钥匙是不太现实的,所以要想拿到钥匙还得从长计议,现在这个无意中闯进来的婷婷可不正好作为他的突破口吗?

    想到这里,云飞雪点了点头说道,“她确实还不错!”

    话音刚刚落下不久,云飞雪忽见那个给自己说明诺尔真实目的的老人再度来到了他的跟前。

    也在这时云飞雪才意识到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说这个老人为什么会知道诺尔在暗地里做那些交易,他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诺尔的真实目的,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云飞雪给他的那两块玉石吗?

    不过出于礼貌,再度见到这个老人之后云飞雪还是走上了前说道,“多谢您老的提醒我才能救下小妹。”

    老人慈祥的一笑,看着莲娜多了几分溺爱之色,他冲云飞雪说道,“不必言谢,如果公子不嫌老朽麻烦,老朽可以给公子带来很多其他事情上的便利,公子可否进去一叙呢?”

    老人指了指街道旁边的一个酒馆,云飞雪看着这个年事已高而且有些驼背的老者陷入了迷惑之色。

    他已经用魂力里里外外将这老人探了个遍,但却并没有发现个所以然,他和普通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修为达到了锻体境巅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特别之处。

    抱着好奇和疑惑,云飞雪点了点头三人走进了酒馆之内。

    可以看出这是个嗜酒如命的老人,魔域种族的酒和人类的带有不同,至少眼前这瓶带着鲜艳颜色的酒云飞雪就从来都没见过,但云飞雪相信这种酒应该不是老人这么喝的,因为四周其他的魔域种族都在很享受的品着杯子里的颜色,而非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

    在这个老人饱受岁月冲击的眼神中,云飞雪看到了一种时间的沧桑,尽管老人喝酒如喝水,但他的双目仍然保持着清明。

    “公子见笑了,老朽已经很久没痛快的喝过一顿酒了,承蒙公子的不嫌,老朽在此感激不尽。”

    一瓶酒喝完,他这才看向云飞雪,脸上的感激之色的确不是装模作样的样子,一旁的莲娜则是不断捂着鼻子皱着眉,显然酒精的味道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云飞雪笑了笑道,“不论如何,都必须要感谢您的慷慨提醒,否则我可能永远都不能再见到小妹了。”

    老人盯着云飞雪说道,“这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和公子您的任务相比起来,太过微不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