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怒火滔天
    云飞雪看到的是一副让他足以燃起滔天怒火的场景,莲娜倒在地上正在艰难拼命的想要站起来,她红肿的左侧脸颊还有嘴角不断溢出的血迹表面她正刚刚遭受了怎样的折磨,诺尔正一脸喜气洋洋端着手中的金曜石打算离去。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诺尔和那个报道处的男子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云飞雪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他们唯一能想到的是云飞雪会很快找到贝特学院,但到时候可以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诿让他见不到人,但现在他们的这个计划明显是落空了。

    看到云飞雪推门而入,冷蛇皱了皱眉头,她显然还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事会让眼前这个纯血的上位者产生这样滔天的怒火。

    “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莲娜来这里……”

    诺尔的话还没说完,云飞雪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恐怖的力量让四周的空气都是猛然一震。

    诺尔直接被这巨大的力量砸的身躯朝后弯成了虾米状,托盘里的金曜石脱手而飞散落的到处都是。

    “你……”????这位报道处的男子骇然的看着云飞雪,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云飞雪会找到这里,他更想不到的是云飞雪连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动手,这里可是刺玫园啊,他哪里来的胆子动手?

    不过已经没人去解释他心中的这个疑惑了,因为他的结果和诺尔一模一样,霸道的冲击力带着他的身躯砸透了这客厅的墙壁落到了后边的院子之内。

    也在这个时候,莲娜从地上飞一般的跑到了云飞雪身边,她紧紧抱住云飞雪仿佛找到了这一生最大的依靠。

    眼泪更是止不住疯狂的掉落而下,云飞雪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样或许能安抚她内心的惊恐和阴影。

    冷蛇从沙发椅上‘嚯’的一声站了起来,云飞雪的行为简直是对刺玫园*裸的挑衅,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敢在这里当着她的面动手了。

    “敢在我刺玫园放肆,你好大的胆子。”

    冷蛇那压迫性的气息直逼云飞雪而来,云飞雪毫无所惧,体内二阳之力调动而出挡下了冷蛇的这股气势。

    “无意得罪你刺玫园,但她是我妹妹,我必须带走,还有这两个人,必须得死。”

    云飞雪的话让冷蛇一声大笑,笑容之间,那一身肥肉仿佛海浪一样上下的疯狂颤抖着。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在我刺玫园杀人,又怎么把人从我刺玫园带走。”

    话音落下,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蜂拥进来,这三四十个人之中一半都是化灵境的高手,其中更有不少打扮花枝招展的女性,同样也达到了引灵境的修为。

    莲娜也察觉到了云飞雪的处境,搂住他右手的双臂不禁下意识用了用力。

    察觉到了莲娜的紧张,云飞雪轻轻说道,“别害怕,有哥哥在,没人能带走你好吗?”

    莲娜点了点头,在她的眼中,云飞雪就是无敌的存在,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不要紧张,那就一定不需要有任何紧张。

    云飞雪继续说道,“待会你机灵点些,想想路上我教你的一些招式。”

    敌人毕竟太多,云飞雪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轻松应付这么多高手,所以他害怕在战斗之中让莲娜再度受到伤害。

    “给我上,谁砍下她的脑袋,刺玫园的所有头牌随便挑一个带走。”

    听到此话,这些人就如同被打了鸡血疯狂朝云飞雪冲了过来,刺眼的血光在这客厅之内乍现,率先接近云飞雪的一名化灵境高手直接被一刀斜斩成两段。

    这血腥的一幕也是在刺激着莲娜的视觉感官,但现在的云飞雪没有什么别的办法,莲娜必须要独自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

    云飞雪来去如风,二阳之力赋予了他无与伦比的实力,体内蕴含的神力对这些魔域种族特别是修炼出黑暗灵力的魔域种族有着绝对的压制性。

    在短短几个回合之间,就有近十个灵海秘境葬身在云飞雪的手上,而他的身上也有伤势出现,不过相比于刺玫园的损失,他的伤势也算不得什么了。

    当然,如果不是要顾及有人暗算莲娜,或许斩杀这些人他根本不需要受这些伤。

    “年轻人,不管是来自那个族群,这里是祭月城,这里是刺玫园,你今天休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冷蛇的声音传来,她自然也看出了云飞雪的与众不同,那种可怕的黑暗灵力之内似乎还蕴含了某种其它的力量,这种力量让化灵境的高手在他面前都变得不堪一击。

    听到冷蛇的话,云飞雪骤然扭头,“这样的话,我就让你刺玫园彻底从祭月城消失!”

    话音落下,云飞雪手中的血刃爆发出了惊天的血色光芒,随着云飞雪将其拿在头顶,一道恐怖的气息在血刃之中疯狂的汇聚。

    “古虹刀诀第三式,狂龙!”

    随着血刃落下,一道巨大的金色龙影嘶吼而出,这龙影似乎由万把血刃凝聚而出从这客厅内冲天而去然后又从天空俯冲下来猛的砸进了刺玫之内。

    所有灵海秘境的高手都是骇然失色,这一招携带的能量已经完全超越了第一阶段达到了二次炼体才能施展的程度,可云飞雪看起来才逆命境界啊!

    只要没有踏入二次炼体阶段的灵海秘境,接触到这第三式必定是完全失去反抗之力,甚至修为稍弱之人,整个身体完全被绞碎而变得血肉模糊。

    这还没完,云飞雪依旧手有余力,他的身体和血刃仿佛已经融为一体朝冷蛇再度斩了过去。

    但就在这一刹那,诺尔的声音陡然传来,“你……你不许动,再动我杀了她!”

    诺尔不知何时竟恢复了体力,在云飞雪施展武学之际竟悄悄来到了莲娜身边,此刻莲娜在他的手中显得那么娇弱无力,她绝望的看着云飞雪却仍旧是倔强的一句话也不说。

    此刻云飞雪几乎已经是浴血浑身,对方毕竟有几十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即便是放手一战他也不可能不受伤。

    现在他身上看起来最害怕的可能就是背后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了,那是一名化灵境的高手一剑斩在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体魄的强悍,这一剑足以将他的身体砍成两段。

    “别怕,别怕,哥哥会救你的……”

    话刚说完,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古虹刀诀的第三式几乎用尽他所有的真元之力,再加上连续的战斗,此刻他体内也受了不轻的伤。

    不过云飞雪依旧是一脸笑容的看着莲娜,生怕他会因为自己还有周围的模样而受到惊吓。

    “救她?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放下你手上的刀!”

    诺尔面色阴沉的看向云飞雪,右手时刻捏着莲娜的脖子,云飞雪只要稍有对劲,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小女孩的脖子给捏碎。

    “好好,我放!”

    血刃被他扔到了地上,诺尔狰狞一笑道,“本来什么事都没有,本来我们可以继续合作的,但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诺尔自然不敢提他和人类合作之事,也幸好见到诺尔的时候云飞雪留了个心眼儿,他只是对诺尔说自己是人类在魔域种族的办事人,并未说他本身就是由人类变化而来的。

    他自己当然也不敢提和人类合作的事情,毕竟魔域种族和人类合作,一旦被彻查发现,按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诺尔相信云飞雪也绝不敢提这件事,大家都只有把此事烂在肚子里才有可能继续活下去,但现在诺尔手上的筹码明显更值钱。

    “诺尔,我只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放了莲娜,我答应不杀你!”

    “哈哈哈,不杀我?你敢动一下,我先要了这小女孩的命!”

    诺尔脸上的神色恐怖而狰狞,此刻的他已经是豁出去了,现在他只有和刺玫园站在同一条船上才有可能活下去。

    “诺尔,这是你自找的,还有你,这位来自贝特学院招生处的人!”

    话音一落,活着的人只看到金色的流光一闪即逝,诺尔的右手已经捏了下去,可他却发现这一刻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五根手指怎么也捏不下去,那尖锐的指甲想刺破莲娜的皮肤,同样发现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形的傀儡,他的右手被这人形傀儡死死的抓在手中。

    随着云飞雪的操纵,皇骑士再度出现,他朝前一拳轰出,霸道的力量将诺尔的身体洞穿,伴随着他的整个身体在原地炸开,而云飞雪早已来到莲娜的身边用身体护在了一旁挡住了这些污秽之物的散落。

    也在这个时候,冷蛇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年轻上位者的来路不凡,至少凭现在的她是绝没有抵抗之力的,因为他身旁的这个傀儡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神魂境巅峰境界。

    冷生说道,“年轻人,我早已说过,这是祭月城,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可知刺玫园现在背后的支持者是谁吗?”

    “我没兴趣知道这些,我只知道,你得死!”

    一个死字落下,云飞雪的瞳孔之中闪烁了金色的流焰,皇骑士陡然一动,冷蛇大惊失色,她连忙说道,“刺玫园背后的掌控者是公爵周雷,你敢杀我,周大人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