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月神之牢
    他说完之后,云飞雪只觉脑海中多了一篇生涩而神秘的功法,让云飞雪大惊失色的是,他脑海中出现的居然全部都是魔域种族的文字,这让云飞雪暗自吃惊,体内这个灵魂居然也知晓魔域种族的语言吗?

    似乎察觉到了云飞雪的惊讶,脑海中的声音继续传来,“别胡思乱想了,你我本是一人,你学会了魔域种族的语言,我当然也就会了。”

    云飞雪一脸的半信半疑,少时过后,他将这篇名为晨曦启灵诀的功法传授给了莲娜。

    让云飞雪骇然失色的是,在仅仅经历了半天的参悟之后,这片功法居然就在莲娜的身上起作用了。

    马步起手式,在她舞动双手和躯体之间,只见四周那飞流而下的瀑布开始因为她四周的气息而受到干扰,然后在双手之间汇聚,一个巨大的水球就那么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莲娜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幕,惊讶只见,水球掉落在地上砸起了一片水花,她激动的跑过来仅仅拥抱住了云飞雪。

    可是直到此时,云飞雪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到底,莲娜是魔域种族。

    如果日后她真成为某一方超级强者,自己岂不是给人类培养了一个劲敌,那这样自己岂不就成了人类的罪人?????云飞雪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莲娜,现在的她依旧手无缚鸡之力,可谁能知道她日后的成就如何,云飞雪总不能把她永远带在身边吧。

    自己总有一天要离开祭月帝国,总有一天要离开她身边,在这之后呢,她会发生什么,又会受到魔域种族的何种影响,这是云飞雪无法知晓的事情。

    脑海之中那道声音再度响起,只听他说道,“犹豫了?害怕了?后悔了?什么时候,人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本心,就像她从来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善良纯真的人,内心纯洁的魔族即使它修炼最邪恶的功法也可称之为人,内心邪恶的人类修炼最纯洁的功法他也是一个魔族,其中感悟,自己体会吧。”

    云飞雪身躯蓦然一震,曾几何时,他忽然对体内这个灵魂产生了一丝敬佩。

    他没从体内出来给云飞雪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邪异无常,甚至可以看作是一个喜怒无常的魔头,可他做的一些事情,他说的一些话却从未超出规则之外,也许可以这样来形容他,他所杀之人都是该杀之人。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依旧在欢呼雀跃的莲娜,她一把将其抱在了肩上,此刻的云飞雪真如一个可以为她挡风遮雨的大哥哥。

    莲娜的个头本就不高,此刻坐在云飞雪的肩膀上更显她的小鸟依人。

    在一路嬉笑打闹的过程中,经过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云飞雪和莲娜这才抵达祭月城外。

    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身上那块信物开始闪烁着若有若无的绿色光芒,这是广焱交给他和线人联络的信物,这个东西可以让他们迅速取得联系。

    ……

    每个进入祭月城的人都得缴纳相应的进城费,但这一规矩在云飞雪的身上却没起作用。

    因为他是一个魔域种族的上位者,体内蕴含了最纯净的魔族血脉,这样人的进入祭月城是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的。

    所以他和莲娜毫无阻拦的进入了祭月城,刚踏入城门之内,云飞雪便被这座魔域种族的巨大城池给震撼到了。

    一座冲天而起的女神雕像坐落在祭月城的中央位置,即便他们现在还在城边上,但依旧可见那座雕像的庞大无边。

    这是祭月城的标志性建筑,整个祭月帝国信奉月神,这座雕像同样也是来自月神本人,虽然并没有人真正见过月神长什么样子,不过对于整个祭月帝国的人们来说,雕像是什么样子,月神就是什么样子。

    随着往城内走去,云飞雪身上信物的闪烁频率也是越来越快,显然这个线人也感受到了信物的波动在迅速朝云飞雪的方向敢来。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云飞雪忽然和一个迅速跑来的人影擦身而过,二人几乎都是同时扭头看向对方,他们手中的信物也是在此刻彻底明亮起来。

    可就在那一刻,这个陌生人扭头就跑,几乎都不带任何思考余地。

    云飞雪皱了皱眉反应了过来,此人应该是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毕竟和他合作的是人类,云飞雪这个魔域种族而且还是个魔域种族的上位者,怎会有那个信物在手,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人类很可能已经遭到了这个魔域种族的毒手。

    不过此人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云飞雪,才仅仅六重道气境界的他猛的撞到了一个绵软的身体之上,本在身后的云飞雪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跟前。

    刚想掉头在此逃跑的他被云飞雪扣住了肩膀,他苦苦求饶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云飞雪皱了皱眉头道,“你激动什么,就你这点儿心里素质,你还当什么线人呢?”

    “我……我……”

    “我什么我,我就是和你接头的人,找个地方,把你知道的消息全部告诉我。”

    听到云飞雪的话,此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当他看到云飞雪身边一脸好奇到处张望的莲娜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他转头带着云飞雪和莲娜来到了一个生意有些惨淡的茶馆内。

    “那个,我要的东西……”

    这个名叫诺尔的年轻人有些期待的看着云飞雪,后者也是冷哼一声,然后将三块拳头大小的玉石递给了他。

    这种玉石并不是普通的东西,而且较为罕见的血玉石,诺尔兴奋的将其鉴定了好半天,然后这才将其小心翼翼的收到一个包中。

    “他在三个月前已经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关押,这个地方正在月神雕像之下,所以想要救他的难度比以往增加了至少两三倍以上。”

    听到诺尔的话,云飞雪皱了皱眉头道,“为什么忽然转移关押地?”

    诺尔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震撼道,“因为原来的那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他被关这么长时间居然有了要挣脱那里的迹象,为保险起见,只能将其转移到更加牢固的地方才是。”

    云飞雪更加震撼,他被关押的地方据说连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都难以强行破开,而且被关押了这么长时间,他居然还有能力挣脱那里,足以可见拔旱这个人的强大。

    “现在呢,关押他的地方大概是什么情况!”

    “想救他,通过武力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月神之牢的外面有东南西北四大牢门,这四大牢门的钥匙分别由四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周雷、盖尔、撒亚和贝奎妮四个人掌控,想要进入第一道门首先就得得到四把钥匙中的一把。”

    单单听到这个消息就已经让云飞雪头疼了起来,任何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都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至于直接巧取豪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诺尔继续说道,“这是第一关,第二关就是里面的困神阵,这是一个充满机关要道的地方,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埋骨在里面,如果不懂困神阵的使用和原理,就算是灵海大劫估计都得葬身在此。”

    “第三道门槛,也是最后一道,困住他的中心四周每天都有人轮换值班亲自看守,这些人修为虽然不高,可一旦被他们发现,祭月帝国的帝室就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一旦被他们得到消息,你的时间就只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内如果没有救下他并且离开月神地牢,你们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而在第三道门槛之后,还有最后一关,据说他的身体被四根囚龙锁钉在一座牢笼之内,也就是说,就算你通过了前三关而且也没有惊动那些看守到达了拔旱的跟前,你也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一旦触碰到囚龙锁或者是困他的牢笼,帝室同样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所以你必须要在三分钟之内破开囚龙锁将他从里面带出来,而且带出来之后很可能还要面临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追杀。”

    “以上就是我这三个月以来了解的大概讯息,对你应该是有用的。”

    听到这些话之后,云飞雪的神色是越来越凝重,关押拔旱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巨型堡垒啊。

    别说是他了,估计就算是圣门顶尖的强者来这里也不大可能通过武力顺利就走拔旱。

    云飞雪点了点头,看来要救拔旱还得从长计议,现在他得先找个落脚点才是大事。

    看了看诺尔,云飞雪忽然说道,“你在这里可认识一些大户人家或者类似人类学院的那种修炼之地,我想把她先安排妥当了。”

    诺尔眼睛一亮,他连忙说道,“当然认识,我知道最近的一个贝特学院就在招生,她这个年纪的好苗子最受欢迎了,要知道贝特学院可是能和月神学院相媲美的大势力,她在里面一定能接受到最好的教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