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跟随
    科林的母亲并未想这么多,她一个劲儿不断摇头给莲娜使眼色,希望莲娜能够回答不会救人类,因为这就是唯一的正确答案,没有哪个魔域种族会傻到去救一个人类,那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她的母亲只希望莲娜能够记起平时教会她的那些内容,比如说遇到人类要第一时间通报给临近的战士营地,如果有能力,一定不要对任何人类手下留情,只要她能想到这些,那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莲娜瞥了一眼她母亲的神色,紧接着又将目光扫视了周围人半圈,她发现大多数人都在摇头,意思都很显而易见。

    周围这些人的目光云飞雪自然不会不知道,但他并未阻止,在他注视的目光中,莲娜收回了目光然后点了点头,“我会救他。”

    她的回答让母亲几乎要抓狂,这简直就是一个愚蠢到家的回答,可莲娜从小就是这么的固执。

    看起来虽然乖巧,可有些问题她根本听不进去半点建议,就像现在这样,她明明知道每个人想让她回答什么,她明明知道这样的回答可能会给她甚至身边的人带来怎样的后果,但她却偏偏不那样回答,好像这样会显得她有多么与众不同似的。

    但也正是她的这份与众不同拯救了她,云飞雪没有问为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好,你跟我走吧!”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莲娜又看了看云飞雪,这个回答居然得到了云飞雪的肯定?????这个问题对云飞雪来说其实显得至关重要,因为从莲娜这个小女孩的回答就能折射出整个魔域种族的一些东西。

    至少莲娜的回答让云飞雪知道,魔域种族以人类为食的这种行为并不是天性。

    而且这个小镇坐落在祭月帝国延伸出来的一部分领土之内,所以这里也很靠近人类边防线。

    但即便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莲娜依旧能够有这样的回答,足以说明她的天性是何等善良。

    “在带走她之前,我会帮你们解决纳瓦这个麻烦。”

    云飞雪看了看四周不断狂喜而又疑惑的一家人,科林的神色则带有几分焦虑道,“那您一定要万分小心,听说纳瓦已经二次炼体的强者,而且这些该死的土匪甚至和周围的一些战士有瓜葛,您一定要小心。”

    云飞雪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的确是一家很善良的人,不论他们的善良是出于对谁都值得他去做这件事。

    “莲娜跟我走吧,解决了纳瓦之后,我就会直接带着她离开!”

    在不少镇民的目送下,云飞雪和莲娜一高一低两道身影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离开她这个生活的小镇虽然有些不舍,但莲娜更多的是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十几年以来,她的活动范围仅仅只在小镇之内,小镇外面她不敢出去,不是因为人类的猎魔者,而是因为被自己身边的人给恐吓的不敢出门。

    莲娜很安静,安静到云飞雪认为身边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存在,也许这种安静也是她固执的另外一种表现吧。

    根据科林之前的指路,两个时辰之后,云飞雪和莲娜来到了一处山林寨子之外。

    巨大的寨门之外已有不少高手在汇聚,另外还有一些人正是之前在小镇上走了一遭,然后被云飞雪的手段给吓跑的人。

    看到云飞雪亲临此地,见识过他手段的那些人吓的连滚带爬朝寨子里面跑了进去。

    不多时,一名中年男子从空中化为了一道抛物线落到了云飞雪的身前,果然是二次炼体的修为,而且还是炼魄境的修为。

    云飞雪微微皱了皱眉,他现在对付炼魄境的强者还有些勉强,但他又并不愿在此和这些人浪费时间。

    “原来是莲娜亲至,你是来把他送到我面前当压枕夫人的吗?”

    云飞雪看起来虽然是最纯粹的魔族上位者,但他仅仅只有一个人在此,而且还只是一个逆命境界,纳瓦又怎会将他看在眼里。

    看到此人,莲娜的脸上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恐惧,她悄悄侧了侧身躲在了云飞雪的身后,此刻的云飞雪在她眼中就是一座高山,只要藏在这高山的后面就永远不会受到风吹雨打。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我是来送你下地狱的。”

    纳瓦仰天一声狂笑道,“地狱?这里就是地狱!”

    话音一落,纳瓦一个转身,那长长的尾巴朝云飞雪横扫而去,纳瓦竟也能修炼黑暗灵力,那种绝对的压迫力让云飞雪的真元之力都难以调动而出,但此刻的他并不需要这么做,一道金色的流光身影如天空的骄阳刺眼一闪。

    皇骑士稳稳当当站在了云飞雪的身前,那粗大的尾巴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不论纳瓦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皇骑士骤然松手,它如猎豹一般朝前跃了过去,金色的流光在他们二人身前好似拱桥一般赏心悦目。

    纳瓦的惨叫声从身前传来,面对神魂境巅峰的皇骑士,他根本没有太多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在短短几个回合之后便已被皇骑士彻底捏碎了他的喉咙。

    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的右手搭在莲娜的肩上跃入了山寨之内,惨叫声不断从身旁传来,云飞雪挡住了莲娜的视觉和听觉,所以此刻的她对四周的一切都是不知道的,但她内心是很清楚这座山寨在发生什么。

    解决一个纳瓦虽然要耗费不少的玉晶,但这个山寨内的其他人根本用不着出全力,云飞雪可并没有打算留着活口离开此地。

    云飞雪在寨子内找到了两头独角马拉着的马车,云飞雪自己无所谓,但莲娜没办法长时间赶路,所以交通工具也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莲娜在身边让他的赶路时间放慢了数倍,但云飞雪也并不着急,毕竟救拔旱也不是着急的事情,至少先得去祭月城找到圣门收买的那个魔族线人才是。

    不得不说祭月帝国内的风景一点也不亚于人类领地,甚至有些地方的神奇比云飞雪见过的人类领地还要神奇。

    比如说眼前他和莲娜正站在一块悬浮在天空的巨石之上,在这巨石的前面是从九天之上飞流而下的瀑布,瀑布的后面同样是一座悬浮在天空的巨大山石,他们四周到处都是这样的景色。

    在那无尽的悬空山四周云雾缭绕,此地当真宛如仙境圣地,云飞雪的心灵都在此刻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和升华。

    从未出过小镇的莲娜更不可能见到这样的场面,她惊奇的表情对四周这一切都充满了无尽的好奇和惊喜。

    云飞雪带她来到那块瀑布旁边,莲娜在一旁嬉水玩闹,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这空旷的悬空山四周。

    云飞雪坐在一旁也忍不住开心的笑了,长久以来的压力实际上让他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放松的笑过了。

    特别是在进入凌云间之后,当得知五星猎魔人需要一百万功勋点的时候,他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也许她无时无刻都在为这个数字而发愁。

    但这个叫莲娜的少女给了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她是魔域种族,可她体内那种天然无暇的品质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云飞雪。

    毫不夸张的说,莲娜就是一块没有经过人工雕刻的宝石,就算有人工雕刻的痕迹存在却也从未影响过她的内心。

    现在的云飞雪完全不去思考任何东西,眼前这个欢声笑语的女孩子奔走在瀑布水花之间让他低沉的心得到了无形的感染和升华。

    和小镇上的莲娜相比,现在的莲娜似乎才是真正的她,毕竟那个小镇的环境实在是太过压抑简单,这种出生环境造就了安静而又叛逆的她,所以遇到云飞雪又何尝不是她的幸运呢?

    一道水花飞溅云飞雪一身,淘气的莲娜用水花将云飞雪的头发衣裳浸湿,正在发呆的云飞雪被凉意惊醒,二人顿时展开了一场天空之上的水仗。

    忽然,云飞雪的目光凝固了,以至于被一团水花砸到脸上却也浑然未觉,他吃惊的看着莲娜说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错,他刚刚清楚的看到莲娜双手挥舞之间,那流动的液体竟然被她双手揉搓成了一个球形。

    要知道,这种能力就算是真元秘境也很难做到,因为它需要对真元之力有着相当精确而严密的控制,流动的液体实际上是最难控制的东西之一,特别是随意改变它们的形状,但莲娜刚刚做到了。

    “你是说这个吗,这个很容易啊!”

    莲娜如天使般一笑,她双手再度挥舞,可是下一刻她却沮丧了,因为想象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那飞溅而下的水花从她指缝间划过丝毫没有停留的迹象,但云飞雪可以对自己的刚刚看到的一切很肯定,那绝对不是错觉。

    “看来你还没有掌握这种能力,它应该是你体内隐藏的某种天然能力所引起的。”

    云飞雪内心震撼,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莲娜绝对是一个修炼的好苗子,当然,这得看她自己愿不愿意开启她体内隐藏的能力了。

    “喂,如果她愿意的话,你把这篇功法教给她,日后必能成为一方强者。”

    脑海之中,一道雷霆般的声音响起,灵魂状态的云飞雪忽然说话,他似乎也看出了莲娜体质的与众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