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黑马
    幽姬神色微微一滞,半晌过后她轻轻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渠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你自己做好一切准备就好,好了,你的小伙伴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谈话了,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说罢,幽姬径直离开了这里,云飞雪被走过来的身影吸引了过去,来到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文青青。

    “你怎么来了?”云飞雪顿时笑着问道。

    “你……你不生我气吗?”文青青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怎么会,只要你没事就好了!”看到文青青恢复正常,云飞雪自然开心。

    而文青青自己却是极为的过意不去,在认识云飞雪不久之后,皇城寺内因为误解而一剑刺入云飞雪的胸膛。

    墨元城内,她又鬼使神差的朝云飞雪一剑刺了过去,先后两次对其出手,文青青只觉自己亏欠云飞雪太多。

    似乎看出了文青青的尴尬,云飞雪连忙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辞而别,文太师非常想你,你也知道,现在他一个老人,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所以你要经常回去看看他。”

    文青青重重的点了点头,泪水忍不住在她眼眶内打转,她总是在云飞雪面前做错事,可云飞雪却总是能够包容她。

    此刻的她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和云飞雪拥抱在了一起,这种拥抱并不掺杂其它任何情绪,文青青就是单纯的感激,感激能够认识云飞雪,感激云飞雪能够时时刻刻的包容她,甚至什么事情都能替她着想。

    只不过当他们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云飞雪陡然看到门后面的半张人脸。

    这张脸不属于别人,正是那被他就出来的林浩,云飞雪能够看出文青青和他之间的一些东西。

    现在文青青能够接纳自己甚至毫不避讳的拥抱,可能和林浩也有关系,只不过此刻看到林浩那略显愤怒而阴狠的神色,云飞雪感觉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不过文青青哭的厉害,云飞雪也就只能当作没看到,等事后再给林浩解释也不迟。

    可在林浩眼中,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当他看到文青青和云飞雪拥抱在一起的刹那,眼前的这个救命恩人瞬间已转变成了他的仇人。

    他再也不想在这里停留片刻,转身愤然的离开了幽姬宫直奔凌云间而去。

    他恼羞成怒的模样格外瘆人,只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绝不是云飞雪的对手,少了一只胳膊的他根本没有资格对云飞雪有任何想法。

    可是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对别人投怀送抱吗,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林浩也不甘心啊。

    而他的这种不甘心似乎得到了某种回应,此刻他的眼前,仿佛黑色烟雾凝聚而成的人影漂浮在空中。

    只听这人影淡淡的说道,“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而无能为力,是不是感到自己很没用?”

    一句话正中林浩的内心,是啊,自己不敢当面走出去质问云飞雪和文青青,反而转身逃走了,这不是正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因为自己害怕云飞雪吗?

    这个时候的林浩丝毫没有疑问,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个人一句话正中他的弱点,根本让他生不出任何的防备,所以林浩点了点头,“你是谁,难道你想对付云飞雪?”

    这个思路他倒是清晰的很,此人如果不是想对付云飞雪的话,应该不会站在自己面前,但他还是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如果你想变得更强,如果你不想你的文青青被人抢走,修炼我给你的武学,它会让你变得更强,甚至一跃成为整个圣门都会关注你的强者。”

    此人说话,黑色的烟雾之中,一本精致的卷宗悬浮来到了林浩的身前。

    卷宗之内泛着古老而又强大的气息,单从这一点来看就是一门强大无比的武学,不过林浩心中还是有疑问,但是当他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一切全部恢复了正常,那个人影早已消失无踪,好似刚刚的经历只是幻觉而已,唯有他手中的武学卷宗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刚反应过来,身后文青青飞速跑了过来,察觉的林浩迅速将手中的卷宗收了起来。

    他稳住情绪,然后转身迎了上去,文青青有些不满的嘟囔道,“你怎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不是飞雪提醒我,我都追不上你了。”

    林浩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但他还是咧嘴笑道,“正好有点儿急事得回去,那正好,我们一起回万剑门吧。”

    文青青重重点了点头,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云飞雪看着二人手牵手离开,心中对文青青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自然也到了第一次任务交核的时候。

    云飞雪手上握着九十枚魔核,本以为他应该是这次任务的第一名才是,不过一个意外的名字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这个人就是叶轻羽。

    他以整整一千一百枚魔核的恐怖成绩稳居第一名,这个从头到尾都没在凌云间露过面的年轻人无疑成了最大的黑马,当然也成了众人的议论焦点。

    两个月的时间突破到化灵境,张麟的亲传弟子,这一系列名头都将他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比之很多玄字门甚至地字门的弟子也丝毫不弱,云飞雪与拓昂王子合作的事情反而被这件事给压下去了。

    要知道两个月的时间击杀一千多个灵海秘境的魔域强者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首先很可能你遇都遇不到这么多魔域的高手,唯一的可能就是叶轻羽深入到了魔域领地之内去。

    想到这里,云飞雪轻轻皱了皱眉,看来叶轻羽为了这个成绩还真是挺拼的,但他的实力在突飞猛进的上升,这一点云飞雪还是替他感到高兴的。

    虽然张麟以叶轻羽闭关为由一直都不让云飞雪见叶轻羽,但想到这里是凌云间,而且叶轻羽也确实需安静的修炼,他这才作罢。

    实际上云飞雪一直以来的疑惑都是付彤玥为什么会在凌云间作那个假证,按道理来说,付彤玥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才是。

    而且郑星海那天明明从自己手上逃出去了,为什么最后还是死了,又是谁杀了他?

    现在的云飞雪显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答案,但秋雨门这个麻烦是彻底结下了,至少在他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郑星海不是自己所杀。

    但这显然已经完全不可能,郑星海的尸体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况且自己之前也确实想杀他而没能杀掉,所以这个锅他是彻底背上了。

    另外不可否认的是,从他圣门以来,就有各种各样的未知麻烦不断缠身,这一切的祸因似乎都是谢逍武,但云飞雪一直都感觉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所有一切,未来的路依旧没有那么平坦啊。

    所以云飞雪再度找到了幽姬,“你知道天尘子这个人吗?”

    诧异的看了一眼云飞雪,幽姬这才说道,“你问他干什么?”

    “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人。”

    “天尘子,地字殿天星阁的阁主,天星阁创建于五十年前,在这短短五十年的时间,天星阁为圣门创下了不少功劳,目前天星阁有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大概二十个左右,二次炼体应该有几千人吧,天尘子本人应该是小玄尊的修为。”

    听到这个数据,云飞雪的内心忍不住生出一丝骇然,这是一股多么庞大的力量,也难怪当初姬不凡那么强调自己不要试着去找天星老人,那个时候的自己在他面前连蚂蚁可能都算不上吧。

    而天星老人本人竟已越过了三次灵海大劫成为了一名小玄尊,这样的修为足以撼天动地,自己现在在他面前也不过就是一只体型稍微大点儿的蚂蚁罢了。

    幽姬继续说道,“据说天尘子喜怒无常,经常会惹怒圣门内的一些高层,因为天星阁虽然只是地字殿的势力,但其实几乎已经能够和一些天字殿相媲美,只是因为它的功勋点一直达不到要求,所以才没有晋升而已,而且如果他的修为能突破到大玄尊的话,估计圣门会允许他成为第五个万侯王吧。”

    云飞雪内心震撼,众所周知,圣门旗下有四大万侯王,他们掌控着千疆万域,像潜龙帝国所在的天鸿疆域就属于白一凡白万侯。

    如果天星老人被赐封为万侯王,也就意味着会有至少十座疆域会赐封给他,那个时候他的势力将会更加庞大无边。

    想到这些,云飞雪感觉到一阵无力,不过知道这些信息基本也就足够了,反正不论如何,自己现在是没资格和他对着干的。

    不过听到这些话之后他的疑惑也更甚,天星老人的实力如此强大,他对付自己的理由是什么?

    就算他要对付自己,还不是抬抬手的事情,为什么又要绕这么多弯子搞这么麻烦呢?

    云飞雪确实想不通,就算想通了也没什么意义,所以他干脆也就把知道的这些藏在了心底。

    “你和天尘子是不是有什么麻烦,没关系,我在圣门内还是有些势力的,如果他敢对你下手,尽管跟我说。”

    幽姬毫不客气的放下了豪言壮语,但云飞雪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太多。

    凌云间在圣门仅仅只是一黄字殿级别的实力,幽姬作为其中的一名老师,在圣门内又能有多大的实力,所以云飞雪只能用心去领会她的好意了。

    说到这里,幽姬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圣门的命令已经下来,关于那个营救任务你是铁定跑不掉了,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你需要恶补魔域种族的语言,这一关过不了,这个任务你也别想过了。”

    云飞雪只能点头答应,毕竟这次营救不能只依靠武力,如果依靠武力的话,圣门也根本用不着让他去魔域完成这个任务了,所以语言关要过不了,云飞雪估计还没祭月帝国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语言倒是好说,但任何人类魔域都绝不会被他们当成是同类种族吧。”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服下这个,你就会彻头彻尾成为一个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的魔域种族,甚至连你体内的真元之力和灵气都会完全模仿成黑暗灵力,除非是大玄尊强者的查探,否则绝不可能被发现!”

    云飞雪惊疑的拿起幽姬递过来的小药瓶,“这东西这么神奇,为什么之前圣门没有将他用在别人身上去救人?”

    幽姬微微一笑道,“因为这种药物是在前几天才研制出来的。”

    听到此话,云飞雪吓的差点儿把手上的药瓶扔到了地上,他面色难看的说道,“也就是说,我完全是这瓶药的试验者了?”

    幽姬思索了一下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在研制过程中,炼药师们都会拿它在各种动物妖兽的身上试验的,放心,如果服用下去有什么不对劲,再服下这瓶药就可以了。”

    幽姬说着,又扔过来一瓶药,云飞雪看着手中的药瓶感觉到一阵寒意从脚上传来。

    “这玩意儿,靠谱不靠谱啊……”

    “靠不靠谱,也得试过才知道,先声明,此药还没有量产总共只有一瓶,所以慎用。”

    “……”

    但不论如何,祭月帝国还是得去的,他将药瓶收起开始了一个月的语言恶补阶段,当然,修炼同样没有放下。

    一个月之后,圣门的两位执法者亲自给云飞雪送行,因为时隔一两年了,已经从没有人过接过这个任务,云飞雪也算是两年以来的第一人了,虽然这个任务是圣门强行分配给他的,可能凌云间比他自己还要看中这次任务。

    如果云飞雪能够完成的话,凌云间将会一跃而起成为玄字殿的势力,整个凌云间都会因为他一人而辉煌,所以云飞雪的待遇可想而知了,各种宝物兵器是络绎不绝的往他手上送,生怕他没完成任务而丢掉小命。

    “此次任务全得靠你自己,不过我们在半年前收买了一名祭月帝国的魔域种族,这是身份信物,找到他或许可以给你一定的帮助,总之,如果事情成功,圣门的功勋榜上将会有你的名字。”

    广淼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不论如何,云飞雪的此次任务事关重大,从他们几个人敢带着一个魔域王子来圣门就足以说明白了他们的与众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