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兄妹之情
    众人静静的等着庄衡的下文,只听他继续说道,“而拜火帝国的龙脉之所以失窃,正是因为他造成的。”

    庄衡把目光投向了谢永泉,谢永泉大惊失色,但紧接着又是无尽的恼怒冲上脑门,“你们的龙脉失窃关我什么事,难道就不是云飞雪偷走了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吗?”

    拓昂在此刻接话道,“当初你可是拿着那条龙脉与我交换云飞雪的命,这么快就不承认了吗?”

    “你……”

    谢永泉话没说完,只听庄衡接着说道,“各位请看!”

    话音落下,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类似玉如意的东西,云飞雪认出这正是一件魂器,魂器的出现透射出了一道清晰的身影,他拿走龙脉离开拜火帝国之后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可不正是谢永泉吗?

    “这是假的,都是假的,这是你故意编造陷害我们兄妹的假象……”

    “够了……”

    他还没说完,身后两名谢家的长老起身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们兄妹,“妄我们谢家对你们二人抱以重任,想不到你们居然和魔域勾结,更是做出抢走帝王龙脉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你们二人已被逐出谢家,从此生死与我谢家毫无关联。”

    话音落下,两名长老匆匆告辞,广焱和广淼并未阻拦,因为这一切的起始都是由谢永泉兄妹而起,现在两位谢家长老和他们撇清了关系,圣门自然也就不好再找谢家的麻烦。

    谢永泉的脸上满是绝望的死灰色,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最后的依靠,自己带来的长老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将他们逐出谢家。

    也是,就算他们二人天赋再高在有前途,但也远没有整个谢家的利益重要,现在不和他们撇清关系,偌大的谢家估计都会受到连带责任,他们兄妹二人只要稍微聪明点儿都会把这件事和谢家撇开关系,这样一来,圣门就算想对谢家动手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谢永泉低沉的嘶吼道,“好,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但求你们……求你们放过我妹妹好吗,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主谋策划的,我妹妹不懂事从来对我都是言听计从,还请大人放过我妹妹。”

    谢兰昕的眼泪唰了一下流了出来,再狠的心也抵不过哥哥这样的一句话,这些年来如果没有谢永泉的照料,谢兰昕怎能有今天的实力。

    谢永泉说的没错,一直以来,她这个当妹妹都是言听计从,可她从来也没少出谋划策过。

    谢兰昕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谢永泉一把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也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云飞雪忽然开口道,“放过你妹妹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谢永泉的眼中满是怨毒之色,可他现在做不了什么,在这么多高手的面前,他的任何过激行为只会把他们两个人全部推向万丈深渊。

    所以尽管他想把云飞雪碎尸万段,现在却也完全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云飞雪在他面前肆无忌惮。

    “你说话算话吗?只要我回答你,你就放过我妹妹?”

    “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祈祷我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

    “好,你问!”

    云飞雪走到他耳旁轻声的说了一句话,谢永泉的脸上陡然闪烁出惊恐而痛苦的神色,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只看到一个……”

    话没说完,他的身体陡然在原地毫无征兆的爆开,一旁的谢兰昕跪在地上抱头痛哭拼命的想要抓住谢永泉,可现在一切都已无力回天,他们终究是为曾经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了代价。

    云飞雪叹了口气,他从陆青口中听到摄魂**这个词,所以想问问在墨元城内究竟是谁控制了付彤玥甚至是文青青他们,可谢永泉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而且这个人为防止他泄露线索明显在他身体内做了其他手脚。

    这个手段忽然让云飞雪一个激灵,他想到在潜龙城内诸葛明王同样是诡异而死。

    虽然这两种死法并不相同,可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想要在说出一些重要事情的关键时候诡异身死。

    那个时候的云飞雪把诸葛明王的死归咎于了金龙卫,可谢永泉和金龙卫怎么可能扯上关系?

    难道是天星老人?

    云飞雪陡然想到了这四个字,要说能和金龙卫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天星老人了,他也是从谢永泉口中知道天星老人和圣门的天尘子是同一个人。

    如果天星老人和金龙卫李圣义有瓜葛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也来了圣门,这样一来,或许也就解释的通为什么谢永泉会这么害怕乃至最后诡异二四六。

    半晌过后,云飞雪说道,“二位执法大人,这个谢兰昕……你们就带回圣门调查发落吧,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就废了她的修为让她苟活于世吧。”

    广焱和广淼点了点头道,“此事我们做不了主,事后你可能还会接受圣门的一些审问和调查,暂时你就不跟我们回去了,随时听候命令吧,至于你……”

    他们二人陡然把目光放在了拓昂的身上,这个魔域种族来到圣门之内,莫非要轻易放他走吗?

    被这两个人盯着,拓昂只觉头皮发麻差点瘫倒在地,他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云飞雪和陆青还有鬼面。

    “大人,拓昂就放他回去吧,我们可是答应送他安全离开人类地界,他这才答应为我澄清作证的。”

    广焱和广淼深深看了一眼云飞雪三个人,然后带着谢兰昕打算离开大门,他们的这一举动也就表明,拓昂如何,全由云飞雪三人决定。

    只不过广淼和和广焱还没迈出去,秋雨门的骆秋雨便走到了跟前来说道,“这些事情我们承认他无关,但我秋雨门的郑星海死在他手上该怎么处理,我们可是有人证在场的。”

    说罢,那一直埋头的付彤玥抬起了头,她看着云飞雪的眼神充满了艰难而又纠结的神色,在艰难的抉择时候,她的神色忽然又变得坚定起来,她看着两位广焱和广淼说道,“没错,郑星海就是云飞雪杀的。”

    云飞雪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这句话,如果没有当初云飞雪的救助,他付彤玥或许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现在她居然倒打一耙说自己是杀死郑星海的凶手?

    在墨元城可以说她被摄魂**控制住了,可现在呢,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清醒,眼神是那样的镇定,这样一句话就被她这么随随便便说出了口。

    广焱看了一眼云飞雪然后说道,“这是你们两个势力之间的争斗,而且郑星海也是死在边防线外,圣门不会多管你们势力之间的这种争斗,所以这个事情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完,二人一步跃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此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圣门并没有明文规定势力不能内斗,但也绝不能看到弟子之间有自相残杀的情况,不管是在圣门内还是在圣门外都是一样。

    怎的现在到了他二人口中,这反而成了不处罚云飞雪的理由了?

    不过听到这番话之后,骆秋雨不但没有失落,反而发出了一抹狞笑声,圣门的执法者不插手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徐坎,你也听到了吧,圣门也不会插手我们的之间争斗,这个黄毛小儿敢杀郑星海,那他就得拿命来还!”

    哪知徐坎还没接话,那久未开口的幽姬忽然站了起来,“你敢杀云飞雪,我踏平你整个秋雨门!”

    幽姬的话向来就不多,就像今日的争论,她从头到尾几乎都只在做一个毫无关联的旁观者。

    但她一开口就惊为天人,踏平秋雨门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板上钉钉毫无争议的事情。

    身为幽姬的弟子,云飞雪也感觉到了体内热血在沸腾,同时也为幽姬的保护自己而感动。

    骆秋雨胸口的怒火已随着幽姬的这句话而疯狂的被点燃,“你一个凌云间的任职老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口出狂言,还是说你的话就能代表整个凌云间的意志?”

    徐坎抹了一把下巴上白花花的胡须然后说道,“也可以这么说吧,她的话也是我们的意思!”

    “你……”

    骆秋雨愤然的看着凌云间一个个的长老,发现他们居然一致的保持了统一意见,张麟本来有什么话想说,不过看到四周似乎就他一个人的意见不同,所以也就乖乖的闭上了嘴。

    执法者的不插手同样也成了凌云间的依仗,既然要他们两个势力自己之间调解,那调解的手段可就太多了,可能最合适的就是直接武力交手来分个最后结果了。

    现在骆秋雨只有他一个人外加一个秋雨门的长老还有付彤玥三个人,他们在凌云间显然也不敢太过造次。

    “好,你凌云间真是好样的,这笔账我秋雨门记上了,但你们凌云间的弟子出门最好也看着点儿路,保不准就会磕磕绊绊给摔死了。”

    骆秋雨放下一句狠话让后愤然的离开了凌云间,随着他们的离开,第一次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

    虽然离两个月的时间还有些日子,不过凌云间的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回来了,只等最后一批弟子返回便可以宣布结果。

    解决了眼前的麻烦,陆青和鬼面则护送拓昂安全离开圣门回魔域,云飞雪则还有一间异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经过他的询问之后得知幽姬手下的十三名弟子,仅仅只有他和王仲还活着,也就是说云飞雪最后的一点儿希望也完全破灭,崔思雨他们已经遇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