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图巴到来
    他继续说道,“整个戎羌帝国有多少人能修炼黑暗灵力?可是你们知道,祭月帝国、雷特帝国连一个普通的杂种都能修炼出黑暗灵力!”

    “可是这和您去圣门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你认为他们费劲千辛万苦把我骗到圣门,他们能得到什么?我就问你们,我拓昂值得他们左拐右骗的把我骗到圣门去吗?”

    所有人都是哑口无言,整个魔域疆土实在太过辽阔,强大能人更是数不胜数,像拓昂的这样的王子虽然看似珍奇,但面对整个魔域,太常见了。

    “所以,这几个人年轻的人类都有种敢只身来我魔域领地,为什么我就没有胆子去圣门?”

    拓昂的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他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和其他人不同,他把目光放在了遥远的以后。

    人类和魔域种族一旦真正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他们这些临近人类疆域的帝国实际上是最倒霉的。

    因为和人类不同,他们会把大部分的军事力量都放在边防线左右,只要敌人不突破这一道道边防安全线,那整个人类就是安全的。

    魔域种族和人类恰恰相反,这些边境地带的帝国资源贫瘠匮乏,根本不值得投入资源去培养。

    如此还不如让他们自生自灭,如果人类发难,他们还能充当炮灰挡箭牌阻挡人类的第一波进攻,拓昂早已把这一切看透彻。

    所以当陆青提出合作的时候,他心动了,这种心动是为了戎羌帝国未来的命运考虑。

    如果某一天战事发生而身后那些魔域种族把他们当成奴隶挡箭牌来使用,那现在能够和陆青合作,未来为什么又不能和整个人类合作呢?

    单单在这件事上,拓昂已经把心系在了整个戎羌帝国之上,这足以说明站在魔域种族的立场上,他一定会是一个好君主。

    在众人继续谈话之际,忽听一声轰隆巨响从远方传来,紧随着,一道身影匆忙的闯了进来。

    “启禀王子,军事加急战报,图巴的人偷袭我们三处要塞之地,他亲自率领的百万铁骑离我们拓尔城堡只有五十公里的距离,而且……”

    “而且如何?”

    “而且图巴还出动了近万头鹰鹫兽,此刻已快抵达我们城堡。”

    听到这三个字,拓昂蓦然从椅子上战了起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喝道,“西瑞、迪恩你们率领一二队守住城堡第一重外围大门,克尔斯,你带领弩箭手布城防御……”

    一连串的发号施令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每个人迅速之行命令冲出大门之外。

    而此时此刻,云飞雪他们三人同时走到了城堡之外,此刻已经是天亮之分,借助地平线上微弱的晨光,天际之上黑压压的鹰鹫兽好似黑云压境一样呼啸而来。

    地平线上,三支大军呈扇形从三个方向朝拓尔城堡围攻而来,能够这么整齐划一的抵达这里,想必外围的那些防线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天意如此啊,三只大军,你最右边,我最左边,飞雪你去中间如何?”

    陆青揉了揉手腕,眼中战役高昂,来魔域领地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让答应和他们合作,在这里他们会遇到成群结队的魔域高手,也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快速拿到功勋点,正是基于这一点让陆青毫不犹豫的选择只身前往魔域领地。

    云飞雪笑着说道,“鬼面,接着上次的赌约,战争结束,谁手上的魔核多算谁赢,赌注嘛得改一改,谁垫底请喝一顿酒。”

    “这个赌约不错,算我一个。”

    陆青说完,无视那数十万大军朝地平线化为了一道残影冲了过去,鬼面丝毫不慢的朝最右边的大军冲了过去,云飞雪战意滔天化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冲进了身前无尽的魔域战士之中。

    拓昂和拓宇还站在城堡的最顶端目睹了这一幕,拓宇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三个人,难道是疯子不成,就算是我也绝不敢这么贸然冲进去。”

    拓昂面无表情道,“别忘了,圣门本来就是一个出疯子的地方,前几年那个人……难道你忘了?!”

    听到拓昂的话,拓宇还的脸上陡然闪烁出一抹极度惊恐的神色,“你……你是说那个叫拔旱的人吗?”

    拓昂点了点头,“没错,可惜啊,他永久被囚禁在了祭月帝国,除非答应为祭月帝国效力,但这个人实在是硬汉一条,非人的折磨也没能令他屈服。”

    拓宇还同样点头,在敬佩的同时,二人将目光放在了身前的战事之中。

    陆青所到之处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战斗机器,他不依靠任何真元灵气,即便是将阶兵器也难以破开他的身体,凭借强横的体修之力,任何第一阶段的灵海秘境在他手上都走不过三个回合。

    鬼面的战斗则是招招阴狠而致命,任何人在他手中几乎都是一击必杀。

    云飞雪这里的夸张程度并不亚于其他二人,逆命境界的他居然和三名化灵境的高手独战而不落下风,尽管之前已经看到过云飞雪的强悍,可再一次见到依旧是震撼无比。

    在众多大军身后的图巴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三个人,还有很多陌生强者的加入,他那接近三米的身高坐在一头两丈有余的巨兽之上。

    蕴含着强大灵力的声音传到了整个拓尔古堡的上空,“拓昂,你居然和人类合作,让人类来屠杀我魔域种族,你知道上面那些大能要知道了,你会是什么罪名吗?”

    拓昂丝毫不让的回应道,“你和人类合作将魔核卖给人类的事情也用我一并上报上去吗?”

    “你……”

    图巴暴跳如雷,此刻恨不得冲到拓昂的勉面前他给撕碎在面前。

    半晌过后,愤怒咆哮的图巴忽然又平静了下来,他冷笑道,“你以为凭这两三个人类就能改变什么吗,看看了我给你准备的一份大礼吧。”

    话音落下,在他身后陡然竖起了无门黑黝黝的炮口,粗略一看,巨大炮口的直径竟然都达到了恐怖的两米。

    拓昂骇然失色的看着那五座炮台,“这是巨型毁灵炮,你疯了不成?”

    “哈哈哈,我可没疯,本来打算用在你下次对拜火帝国下手的时候用的,可惜你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那就现在送给你吧。”

    云飞雪、陆青和鬼面显然也看到了这五门毁灵炮的可怕,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摆脱手中的战斗,他们身形如电一般朝后飞掠而去。

    就在快要接近毁灵炮身边的时候,陡见几名身高达到了三米的彪形大汉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每个人都是二次炼体的境界,云飞雪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他必须要摆脱眼前的阻拦去阻止毁灵炮身边的启动者。

    千影绝杀术瞬息凝聚出了数道幻影,此人气息虽然强悍,但动作明显比其他二次炼体的高手要慢上许多,本就在速度上占据优势的云飞雪刹那之间已临近炮台身边,那个刚要启动炮台的魔域之人直接被云飞雪一拳给轰爆。

    反观另外一方,鬼面同样是解决了一个炮台,即在此刻,云飞雪蓦然一惊,五门毁灵炮,两台被解决,那另外三台……

    朝左边看过去,只见陆青笑眯眯的站在不远处说道,“单从这一点上,你们已经输了。”

    没错,在这短短的时间之间,他竟然以一己之力解决了三个炮台的危机,陆青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云飞雪不禁都好奇起来。

    但就在这时,他和鬼面几乎是异口同声一声大喝,“小心……”

    话音刚刚落下,陆青的身体如炮弹朝后倒射而去,所到之处,无数魔域战士直接被砸飞,整个人群直接被他给划开成了两部分,一口鲜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只见图巴稳稳的站在刚刚陆青站着的地方,他身材高大体型也格外的肥胖,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却是隐而不发,轻松击退陆青却完全没有暴露他的修为实力,足以可见图巴的实力高出他们太多。

    鬼面走到云飞雪身边神色凝重道,“他已经渡过了第一次灵海大劫!”

    云飞雪看了看城堡上的拓昂道,“你们这两位王子的实力倒真是他天差地别啊。”

    “三个不自量力的人类也敢深入到魔域领地,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做好掉脑袋的准备了。”

    云飞雪听不懂图巴的话,但猜也能猜到这个家伙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三个人类,就在刚刚,死在他们手中的真元秘境已经有上百人,灵海秘境有整整三十多个,图巴要再不出手,只怕损失会更加严重。

    城堡之上,拓昂的神色莫名紧张了起来,实际上,图巴才是所有人之中最棘手的,因为他的修炼天赋简直是逆天般的存在,今年才二十一岁的他竟然已经渡过了第一次灵海大劫。

    而拓昂身边最强者也只有神魂境的高手,虽然数量并不少,可面对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面前依旧有着巨大的差距。

    渡过灵海大劫意味着可以掌握一定的规则力量,这就是第三阶段和第一二阶段最大区别,有这样一个高手在敌方阵营,拓昂又怎能不担心。

    “渡过了第一次灵海大劫,果然厉害……”

    陆青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他朝云飞雪和鬼面点了点头说道,“按计划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