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深入魔域
    没有任何真元甚至是灵气的波动,可是谢永泉却感受到了这一拳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急忙抵挡,他的身形竟忍不住朝后倒退而去,而陆青也是被这力量反震的连连后退。

    不过他战意高昂丝毫没有落在下风,体修的强大在于磨砺身体,当境界提高之后,借助灵气更是能将身体的极限再度拔高到一个层次。

    身后陆青以一敌二,虽然落在了下风,但云飞雪不得不敬佩陆青的强大无比。

    鬼面扛着云飞雪飞速离开了墨元城,战斗的动静也在云飞雪的感官中缩小直至最后消失,虽然有二阳的支撑,可伤口处就好似有某种毒素在扩散一样侵入到了他的四肢百骸中,最后云飞雪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陷入黑暗的云飞雪感觉身体有着前所未有的舒服传来,缓缓睁开眼睛,身上恢复了不少的力气。

    “醒了,看来你恢复的还不错。”

    陆青在一旁笑了笑,鬼面则坐在茶几旁边自顾自的喝着茶,看着云飞雪醒过来,暗中倒也松了口气,只不过他的表情看起来依旧是冷酷而吓人,毕竟那道伤口给人的印象绝不会是亲和力。

    “我昏迷多久了?”

    “不长,五六天而已。”

    “谢永泉他们呢?”

    “应该是回圣门告状去了吧。”

    “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云飞雪叹了口气,在其他人看来墨元城的重重行径都表明了一点,云飞雪和魔域种族有染,陆青和鬼面救自己无疑就成了他的同伙。

    在无意中连累到他们两人,云飞雪心中也是极为过意不去,不过这两个人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陆青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现在我只好奇,他们怎么控制的文青青还有付彤玥他们,我记得摄魂**已经失传很久了,而且修炼这门功法的要求也异常的苛刻!”

    “你是说,他们都被人控制了?”

    陆青点了点头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人通过他们的眼睛在控制你,所以你在墨元城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给你安插一个屠杀人类的罪名,不过无法否认的是,你的确屠杀了墨元城九十万人。”

    鬼面淡淡的说道,“杀就杀了,能怎样?”

    云飞雪内心震撼,谢永泉和谢兰昕显然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如果有这样的能力,他们也根本不用这么费力对付自己了。

    陆青没有理会鬼面的白痴,而是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是不能回圣门的,我倒是无所谓,但你和鬼面一旦回圣门就一定会被关押起来,那时候你们想洗清自己将会更加困难,没人相信会摄魂**这个东西的存在。”

    云飞雪忽然一笑,他说道,“看来你是有办法了!”

    陆青可不仅仅只是四肢发达,这个强壮的年轻人双眼充满了一种未知的智慧,他能说出这番话,云飞雪相信他一定有了某种对策。

    陆青点头说道,“想要回圣门,我们就必须要找到洗清自己的证据,而这个证据就在曾经和谢永泉兄妹合作过的魔域种族拓昂王子的身上。”

    “你是说,抓住拓昂王子让他给我们作证?”

    “不一定非要抓住拓昂王子,既然谢永泉兄妹能和他合作,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和他合作呢?”

    陆青的这番话让云飞雪云里雾里,和魔域种族合作,他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存在于他脑海中的唯一概念就是见到魔域种族就要杀,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

    云飞雪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你可能并不知道,魔域种族也并不是团结一致的,就像我们人类一样同样到处充满了纷争,而且它们的这种纷争比我们人类还要剧烈很多,此次他之所以大举进攻人类边防,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因为资源,只有更多的资源才能让他在魔域种族崛起,毕竟在整个魔域种族中像他这样的王子数不胜数。”

    “难道你叫我们提供资源给拓昂?”

    没有理会云飞雪的疑问,陆青继续说道,“有何不可?现在拓昂正处于内忧外患的状态,上次在黑石镇被你杀了二十多个灵海秘境,这对他来说可是伤筋动骨啊,如果我们能在这个时候助他一臂之力,让他在魔域种族的内部争斗中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也就是我们的胜利,加入他们再来调动大量的高手来进攻人类城镇,那我们损失的可就不仅仅只是那一点点资源了。”

    其实这是一笔很容易算出来的账,云飞雪他们投入精力帮拓昂赢得内部争斗,这样至少暂时可以免去拓昂对拜火帝国边防的进攻,而且他能帮云飞雪他们作证曾经和谢永泉的种种合作,这也算是一箭双雕之事。

    “那我们要投入什么资源?”

    陆青淡淡一笑道,“我们只需要帮他赢得那场战争就可以了。”

    魔域领地

    这里距离人类边防线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和人类生活的地域其实差的并不太多。

    普通的魔域种族种植劳作辛勤工作,而有修为的那些魔域种族则是想法设法要弄点人类来尝尝鲜。

    因为人类的脑髓据说可以直接增长他们的修为,而且味道还极为鲜美,所以每个魔域种族都有一探人类领地的**。

    这里是戎羌帝国的领地,每一个魔域种族的势力都以姓氏来命名,比如说拓昂的全名其实叫做戎羌拓昂。

    在戎羌帝国内同样是纷争不断,特别是拓昂和他的亲兄弟图巴之间的纷争从未间断过。

    战争和战斗可以让人成长,戎羌帝国同样崇尚武力争斗,他们兄弟争斗的最后输赢也就决定了戎羌帝国最后的归属。

    现在的拓昂已经达到了愤怒的边缘,前些日子的进攻不但没取得任何成果,反而搭进去了这么多灵海秘境的高手,这种损失是他难以承受的,在接下来和图巴之间的争斗中,他必将占据绝对的下风。

    人类的种子是他们增长修为的主要来源,特别是年轻而修为强大的人类,更是不可多得的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拓昂要疯狂进攻拜火帝国以吸引圣门历练者前来的目的,只有获得大量的种子让他们的整体实力得到飞跃性的提升,这样才能在和图巴的争斗中获胜。

    可现在的拓昂损失了这么多灵海秘境的高手,他哪里还有足够的力量去人类边防线。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已经不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进攻人类的事情上,他战败而回的消息估计早已抵达图巴的耳中,一旦他现在继续和人类交战,图巴必定会从中搅局,那个时候他只会输的更惨。

    现在他最害怕的就是图巴选择在这个时间段的进攻,因为他手上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应付图巴手下的力量,要知道在拜火帝国边境的那一战,除了损失那二十多名灵海秘境的强者之外,还有整整十万魔域战士死在了人类军队的手中啊。

    现在的戎羌帝国完全处于无主状态,整个帝国内部一片混乱,拓昂进攻拜火帝国也是他不得已想出的一个办法,谁又能想到遇到了云飞雪这个人类中的变态,竟然以一己之力击杀了他这么多灵海秘境的手下,还有那些人类就跟疯子一样完全是以命换命的在战斗,现在想想那一站,拓昂依旧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

    “王子,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根据情报消息,图巴已经在整合他的军队,可能随时都有进攻我们的可能!”

    拓昂心烦意乱的看着眼前一条又一条的情报,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暇分心去顾及人类的边防战事,听到拓宇还的话,他就更加的烦躁。

    “先将军队整合,撤回拜火帝国外所有的魔域战士,图巴真要动手,也只能和他们硬拼了。”

    拓昂此话也是无奈之举,此次进攻拜火帝国收获甚微,图巴这个时候的进攻无疑抓住了最有利的机会,如果不加紧做好内部的防御战事,拓昂只会加快自己战败的结局。

    忽然,在他们谈论之际,一名魔域战士慌忙走进,“启禀王子,有有人类来到了我们魔域地界”

    “什么?”

    拓昂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类进入魔域领地了,别说魔域领地,他们连边防线外都不敢轻易出来,现在竟然有人类敢来他们的领地,难不成他们也发现自己的处境想趁火打劫?

    “有多少人?”

    “启禀王子,只有三个!”

    “什么?三个?”

    拓昂愣在了原地,半晌过后他神色阴沉道,“带我出去看看。”

    不用说,站在这巨大古堡外面的正是云飞雪三人,虽然他们现在的脚下是魔域领地,可三人依旧是一脸的轻松惬意,丝毫没有慌张。

    拓昂来到他们身前不远处,然后又朝他们身后张望了几下这才说道,“是你这个可恶的人类,居然有胆独自来我们魔域领地,给我将他们拿下!”,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