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援兵到来
    下一刻他就有了结论,这绝不是幻境,如果是幻境的话,眼前这些死去的几十万平民百姓又该如何解释?

    他忽然把目光看向付彤玥他们,此刻他们还在那座高楼上,只不过他们的目光变了,变得那么的遥远而陌生仿佛和自己根本不认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久久未动的文青青和林浩冲了过来,文青青似乎突然想起了一切,他用着关切的语气说道,“飞雪,你怎么样,没事吧?”

    看到文青青认出了自己,云飞雪也算是松了口气,他摇了摇头再度把目光看向天空。

    只听谢永泉淡淡的说道,“云飞雪,作为圣门弟子,你惨无人道,竟屠杀墨元城近百万平民百姓,你这个罪无可赦的大魔头,随我们回圣门听候发落吧。”

    云飞雪冷声道,“谁是魔头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吧,想来这一切都是你提前安排好专门用力对付我的一个局了。”

    谢永泉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你屠杀百姓是所有人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什么?”

    “我为什么会动手,秋雨门的乌吉丽和付彤玥会给你答案,还有那十几名拜火帝国的边防战士也能给你答案。”

    谢永泉把目光投向了付彤玥,但此时此刻,他们竟齐齐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在屠杀百姓,我怎么劝都劝不了他!”

    云飞雪只觉脑海嗡的一声,刚刚还在并肩作战的付彤玥竟然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还有自己救下的那些边防战士都是异口同声表示同意付彤玥的观点,这一刻的云飞雪就好似忽然被全世界抛弃了,根本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所说的话,好像他们与自己都成了有深仇大恨的仇人一样。

    在一次看到魔域种族举行狂欢盛宴的时候,他心中就一定笃定一个目标,他的修炼不仅仅要为薛思雨甚至是为寻找母亲而努力,只要有能力,必将为人类一方斩杀无尽魔域种族,并不是为了所谓什么让自己活的更有意义,只为了能做一点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事实上云飞雪也确实在这么做,这一路走来,死在他手中的魔域高手没有上百也就几十个了。

    一路上他救过的人类也有不少了,连身边的林浩都是他从魔域领地那边带回来的,看到自己救下一个又一个的人类,云飞雪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他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肯定,只要一直保持有这种感觉就好了。

    可是这一刻,他忽然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意义何在,不论什么原因,自己冒死救下的这些人为什么会反咬自己一口,就连乌吉丽和付彤玥都在为谢永泉他们努力证明着什么。

    谢永泉嘴角微微一咧,“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的话,随我们回圣门吧。”

    云飞雪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我确实没什么话好说,不过想让我跟你们走,你怕是搞错了。”

    身旁的文青青满脸关切的走到云飞雪身边说道,“飞雪,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糊里糊涂的,为什么……”

    云飞雪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幻觉还是……嗯?!”

    话没说完,云飞雪陡生警兆,他几乎是本能的朝身旁闪避而去,快到不可思议的让他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可即便如此,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文青青手中的短剑之上有着鲜红色的血液在低落。

    云飞雪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腹部,在他右侧腰部被一剑洞穿,鲜血将他身上的衣裳染红,剧痛从伤口不断蔓延到全身各处。

    更让他骇然的是,他体内的木之精灵居然都无法修复这个伤口,伤口之处似乎有着某种特别的东西在朝他身上扩散,云飞雪渐渐的有要失去行动能力的可能。

    “你……你怎么……”

    好在他体内不止真元之力这种攻击途径,迅速调动二阳之力,他才支撑没有倒地而去。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的,为什么文青青会对他出手,她明明都认出自己来了,那根本就没有理由让她对自己出手啊。

    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去思考这些了,谢永泉和谢兰昕的脸上露出了极度残忍的笑容,这让云飞雪明白,一切,都是他们两个人在从中作祟。

    但现在每个人都背叛了他,只有一张嘴的他根本说不清这些事情,而且真要落到这兄妹二人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云飞雪脑海中只有一个字在闪烁,那就是逃,先逃出现在的这个绝境再说其他事情。

    可如果是平时,他凭借自己强大的体魄和能力,要逃走并不困难,可现在他中了文青青一剑,这一剑让他的行动能力至少下降四成,在这种情况下,谢永泉和谢兰昕两个人几乎能够轻易将自己捉到手。

    “你之前不是跳的很吗,现在怎么不跳了?”

    谢永泉不急不缓的从天空而下,他们一脸戏谑的看着云飞雪,这个杀死谢逍武的凶手终于被他们逮到了手。

    而且因为云飞雪,让他们损失了拓昂这个重要的合作伙伴,连龙脉也被搞丢,最后还给云飞雪当枪使,这些东西加起来让他们恨不得把这个家伙生吞活剥,不过他们不会这么轻易让云飞雪死去的,只有慢慢的折磨才能让他们兄妹二人解气。

    云飞雪不断后退,可这种行动无疑是徒劳的,负伤的他在面对神魂境强者的面前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抵抗力。

    拳头如风暴而至,云飞雪的身体如沙袋朝后抛飞出去,而在那个位置,谢兰昕好似接球手一样一脚踢到云飞雪的后背之上,鲜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他们兄妹二人的力道控制的刚刚好,能够在不瞬间杀死云飞雪的前提下而折磨他一番。

    一片叫好声从墨元城传来,在目睹了云飞雪杀死数十万人的情况下,谢永泉兄妹二人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眼中都只是为了给墨元城出一口气,他们就算再过分也不会被人质疑。

    “我说……你们也闹够了吧……”

    忽然,一道阴森的声音从上空传来,还保留着一丝意识的云飞雪忽然笑了,是的,他笑的很开心。

    那个略显消瘦的身影从天空俯瞰而下,谢永泉兄妹二人微微一惊,连他们也未曾发现此人的气息,此人必定实力强横。

    只不过当他们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引灵境的年轻人的时候,他们都笑了。

    说话的那个人正是鬼面,只听他冲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我跟了你一路,可你还是没有发现,从这件事上说明你还是赢不过我。”

    云飞雪微微苦笑,争强好胜的鬼面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没想到鬼面居然跟了他一路,而他丝毫没有察觉,如果鬼面要暗中出手的话,可能云飞雪还真躲不掉他的攻击。

    谢永泉冷声道,“是你吗,我记得你和云飞雪是一伙的,看来你们都在为魔域种族做事了。”

    他落到云飞雪身旁不屑的冲谢永泉兄妹咧嘴一笑,“随你怎么说好了,难道我需要向你们这种人渣来证明什么吗?”

    谢永泉和谢兰昕都是面色一沉,尽皆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暴怒,“凭你这点儿微末的修为也想救他,先救你自己吧。”

    “如果再加上我呢?”

    忽然,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头短发的陆青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云飞雪和鬼面身旁。

    他身上的气息比之前又凝实了许多,看到云飞雪露出了欣赏之色,他曾和云飞雪约定,只要云飞雪突破到逆命境界便要和他公平一战,没想到云飞雪的进展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上许多。

    “陆青?”

    谢永泉兄妹露出了惊疑之色,这两个字在整个圣门都是有些名气的,因为阎的弟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加入圣门,所以陆青本身在圣门也是被当成宝贝看待,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站在云飞雪一旁。

    谢永泉面色阴沉道,“陆青,这件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掺和的好,你天赋强大又师承阎,如果陨落在了这种地方实在有些不值!”

    陆青不屑的一笑,他没有回答谢永泉的话,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云飞雪和鬼面,“看来我和你之间的约定得再往后拖了,逆命境界的确没办法拦住他们,鬼面,你带着云飞雪先离开此地,我随后就到。”

    “哼……”

    鬼面冷哼一声,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凭他的确不是谢永泉兄妹的对手。

    云飞雪焦急道,“你小心,他们都是神魂境……”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陆青淡淡一笑,他身上的气息骤然陡变,一道气浪从他身上爆发而出,逆命境界在这个时候忽然被无限攀升直冲云飞雪。

    云飞雪愕然的看着身后的一切,没想到陆青压制了自己的境界,在这个危机关头,他不得不突破到灵海秘境以阻拦谢永泉的到来。

    果然,谢永泉兄妹不可能放任云飞雪离开,但陆青的速度简直惊为天人,他如瞬移一般来到了云飞雪的身后朝前一拳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