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二次
    似乎没人察觉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下一刻,他们都反应了过来,那淬体境的高手凝固在了原地。

    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线,紧随着,一道鲜血好似喷泉一样从脖子冲了上去,他的脑袋竟然被鲜红色的血液抛飞半米之高才落到地面滚落到了另外三名化灵境高手的跟前。

    时间似乎都已凝固在了这一刻,云飞雪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手中一把血色的弯刀上一尘不染恍若不占一丝尘土。

    淬体境的高手,竟被逆命境界一刀秒杀,在这之前他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传来,因为他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防备动作。

    “现在,轮到你们了……”

    三名化灵境的高手毫无悬念成为云飞雪的刀下亡魂,当他看到拓昂所在的临时驻扎营地看到人类所受到的待遇之后,他便已发誓遇到魔域种族都不会有任何的怜悯。

    不远处的乌吉丽对云飞雪早已有了盲目的崇拜,所以对于他能够轻易抹杀这几个魔域种族并不感到太过的意外。

    “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这些拜火帝国的战士可谓是在地狱门前走了一遭,如果不是遇到云飞雪,他们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所以他们对云飞雪是感激涕零。

    云飞雪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你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其中一名年轻人说道,“说来话长啊,我们其实是一批被交易到魔域的货物,圣门的历练者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毛线尾随到了这片地带想救下我们,不想遭到了魔域种族的埋伏……”

    所有人都是神色黯然的低下头,云飞雪也很清楚他们这些‘货物意味着什么,落到魔域种族的手中,他们将全部沦为敌人的食物。

    “救你们的人呢,难道……”

    “死了一半,另外一半被那些杂碎抓了起来。”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勉强稳住内心的愤怒道,“敌人什么阵容,在什么地方,你们还能记起回去的路吗?”

    “大人,您这是……”

    “不能见死不救,至少不能让他们沦为那些魔域杂碎的食物。”

    看到云飞雪目光的鉴定,这些拜火帝国的战士同样也被激起了内心的热血。

    那些历练者完全是因为他们而落到这个地步,现在有人想去救人,他们又怎能落到后面当缩头乌龟,他们每个人本来就是战士啊!

    “好,我们跟你一起去救人!”

    这些人的请求云飞雪并没有拒绝,他们本身就是一股不错的战力,虽然他们中间最高的境界才七重元海境界。

    更重要的是,没有云飞雪,这些人没办法单独经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而回到边防线,倒不如跟着云飞雪返回去救人。

    云飞雪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连星弩每人发了一把,同样也包括乌吉丽和付彤玥。

    这个东西对灵海秘境虽然没有杀伤力,但猝不及防之下同样是可以重创敌人的,毕竟就算是灵海秘境也绝不能在不设防的情况硬抗一箭。

    教会他们使用方法之后,一行十几个人开始顺着这些战士逃走的路线朝荒芜的平原大地以匀速前进。

    为避免节外生枝,云飞雪以强大的魂力将所有人的气息都包裹在了其中,这样虽然有些耗费精神力,但能让他们更加处于安全的位置。

    经过了多半天的奔波,云飞雪他们来到了一座低矮的山丘之上,在这山丘的前方是一个类似人类生存的那种小镇。

    越接近魔域种族的领地,这种城镇就会越多,因为不像人类,魔域种族已经有了一个天然的意识在其中,人类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深入到这种地方来,所以魔域种族生活在这种地方也是安全的。

    “大人,就是这个小镇,他们之前来这里救我们才……”

    此人的声音已经带了几分哽咽,云飞雪则点了点头,魂力悄然无声如大网一样延伸出去。

    他很小心,魔域种族之中说不准就有能发现自己魂力的存在,他需要搞清楚这个小镇里面究竟有多少灵海秘境的高手,搞清楚大概的力量分布才好进行下一步行动。

    “按计划行事,各自找好位置,看好乌吉丽,付彤玥负责保护每个人的安全,看我信号行事。”

    话音落下,每个人各自散开,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再加上真元秘境的修为也并不算弱,所以只要付彤玥能挡下一两个灵海秘境的高手,他们就能从容一些小麻烦。

    付彤玥虽然有些不满云飞雪发号施令,不过他的实力最强,再加上心思也的确比他们要缜密很多,所以暂时也就听从了他的命令。

    借助夜色,云飞雪迅速潜入到了小镇之内,在婚礼小心翼翼的探寻下,云飞雪迅速接近到了第一个灵海秘境的魔域种族身后。

    血刃轻易割下了此人的脑袋,取下魔核,云飞雪再度朝第二个目标飞奔而去。

    这就是魂力带来的直观好处,灵海秘境的高手可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如果是感知力的话,这些魔域种族早已发现小镇上冒出了一个人类。

    只不过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还会有人类来这个小镇,至少也不可能一个人单独来这里找他们麻烦,所以在放松警惕的前提下,云飞雪得手就更加容易。

    其实云飞雪的计划很简单纯粹,自己先暗中解决一部分灵海秘境的高手用来吸引其他所有高手的注意力,然后付彤玥他们营救被抓的历练者,前提是云飞雪得找到他们被困在什么地方,毕竟这个小镇的面积可并不小。

    在短短半柱香的时间之内,云飞雪得到的新鲜魔核已经达到了八颗,单从这个数量上来讲都可以直观的感受到魔域种族的强大,在这个并不繁华的小镇里面就有如此之多的灵海秘境,魔域种族领地之内呢?

    相比于云飞雪雷霆般的行动,付彤玥可能是最煎熬的,至少云飞雪绝不能出事,他一旦出事了,这个行动也就变得毫无意义,甚至所有人都得葬身虎口。

    半柱香的世间……一炷香的世间过去……

    依旧没有任何讯息传来,包括他在内的每个人都越来越心焦,不过小镇内依旧没有太大的动静传来,这也算是一种无形的安慰,因为这就意味着云飞雪暂时还没暴露在魔域种族的面前。

    又是一刻钟过后,陡然有一根弩箭从小镇的中央位置朝天际飞射而去,付彤玥眼睛一亮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道,“掩护我。”

    云飞雪带着乌吉丽朝小镇之中飞掠而去,和云飞雪不同,刚小镇不久便已被敌人发现,而是发现他的还是一名真元秘境的魔域种族。

    这魔域种族一声大叫,付彤玥刚想动手,一根弩箭从远方飙射而来将这魔域种族洞穿而过。

    魔域种族的要害并不在心脏,而是在他们的尾巴根部,所以他们力求能够一击必杀,就算无法射中要害也能让他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付彤玥从远方一座四层建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朝前飞掠而去,十几个拜火帝国的战士不断移动位置,他们要做的就是为付彤玥清理一条干净的道路,因为就算是真元秘境的高手也会给付彤玥的前进带来巨大阻碍从而耽误救人时间。

    在前进到一半的时候,终于有一名真元秘境的魔域种族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声音,整个小镇顿时陷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但这个时候那些还没有被云飞雪解决的灵海秘境高手才发现,整个小镇上大部分高手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而云飞雪也在一座巨大的圆形木制建筑跟前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这些高手面前,这偌大的建筑之内出现了六七个灵海秘境的高手,看到云飞雪这个人类,他们几乎是本能的朝他进攻了过去。

    但云飞雪并不和他们硬碰硬,他以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朝小镇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身后这些高手紧随而去。

    就在他们追出去不久,付彤玥和乌吉丽来到了这个建筑的外面,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这座建筑里面。

    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但当她里面看到其中那一片场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气血翻涌胃部翻腾,她和乌吉丽二人几乎同时转身走到门外疯狂的呕吐起来。

    那十多名手持连星弩的战士有些疑惑乌吉丽和付彤玥的反应,走进去后不久一个接一个的跑了出来同样是大吐起来。

    里面的场景不仅仅给了他们视觉上的冲击,精神上的冲击或许更加强烈。

    这些人是代替了他们这些拜火帝国的战士啊,如果不是这些圣门历练者的冒死营救,现在里面那些场景的角色就是他们啊。

    盏茶的时间过后,云飞雪来到了此地,看到他们的反应,云飞雪暗暗一声叹息,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

    走到里面,果不其然,和上次在拓昂的临时驻扎点所见的一模一样,这次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一个个特质的铁笼外,还有好几个人被五花大绑在十字架上放着鲜血,他们身上不是少了四肢就是脏腑外皮都已被活生生的剥开。

    这里面的十二个人大多都是灵海秘境的高手,所以他们也遭到了特殊的对待,因为灵海秘境身上到处都是宝,这些魔域种族显然不想浪费他们身上的任何一件物品。

    可令云飞雪疑惑的是,他曾在萤火镇外那个哨所内听到宋福还有那个孙有正的谈话。

    魔域种族这次大举进攻人类领地就是为了引来他们这些圣门的历练者,他们似乎是某种很好的种子,难道这些种子的意思就是食物吗?

    云飞雪疑惑之际再度把目光放在了屋内一片血腥而又惨不忍睹的场面上。

    经历了一次这种场面,云飞雪显得平静了许多,但说实话,他还是无法做到真正的宁静。

    这里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人,每个人都如之前他遇到的那样与祈求的目光看向云飞雪,只希望能够给他们个痛快。

    这里是十二个人,只有一个人的身体保留的完好一些,他被绑在柱子上少了一条胳膊,舌头也没有被割去只是用绳子将他的嘴给捆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已经是一名化灵境的高手,显然如果没人来救他,他应该会遭到另外一些特殊的对待。

    他的眼中不断有泪水流出,这里所有的一切他都是在一幕幕的经历着,眼看着自己的伙伴饱受这样的虐待而无能为力,他的心理防线早已到达崩溃的边缘。

    云飞雪将他从柱子上解开,然后给他喂了一些药物,这些药物是从那些魔域种族的身上搜出来的,他们每个人都被吃了某种毒药而失去了行动能力。

    当这年轻人恢复行动能力的时候几乎是放声痛哭一把抱住了云飞雪,身体的疯狂颤抖似乎在诉说着他内心的恐惧和绝望,好在现在他看到了希望。

    这个时候付彤玥他们都走了进来,十几个拜火帝国的战士全部跪在了这个人的身前。

    “谢谢你们以命相救,我们……对不起你们……”

    此人面色惨然,看向屋内血腥的场景又看了一眼这些拜火帝国的战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飞雪站起来叹了口气,血刃出现在了他手中,每个人的眼中看着他都出现了感激之色,就如同上次那些人看着云飞雪一样。

    云飞雪闭上双眼,血色的光芒在在有限的空间内闪烁,十一个人死于血刃之下。

    做完这一切,云飞雪独自走出了这巨大的建筑之内,深吸一口气屋外的空气,心头那种有些令人作呕的感觉才缓缓压制了下来。

    乌吉丽紧随着走了出来,她带着悲伤而又愤怒的情绪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们人类?”

    云飞雪看了看四周正在不断朝这里的汇聚的其他魔域种族然后说道,“没有为什么,在屠宰场内有一头牛被宰了,有人提出过为什么要宰这头牛的疑问吗?”

    “飞雪哥哥,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们在魔域种族的面前,就相当于牛在人类眼中的地位。”

    话音落下,云飞雪已冲进了呼啸而来的大片魔域种族,他所到之处,必有无数的魔域种族他活活撕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