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恐怖的实力
    付彤玥的话刚说完,那破海境的年轻人已走到了云飞雪的跟前,在他看来,破海境对付真元秘境简直太轻松了,就算对方是真元秘境巅峰逆命境界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走到云飞雪的跟前几乎和他是面对面的站着,“小子,对不住了,谁让你和这个小妞儿认识呢,下去记得给人说说下辈子投个好胎!”

    话音落下,这破海境的高手朝云飞雪胸口一掌轰了过去,恐怖的灵气在空中瞬间炸裂。

    只听一声轰隆巨响,以云飞雪为中心,一道气浪朝四周席卷而去,以云飞雪为中心的地面瞬间塌陷而下,这一击显然也是用了九成了力量。

    但紧随着这个人瞬间愣住了,云飞雪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他就好似落地生根了一样。

    可即便如此,那是破海境的全力一击啊,不闪不避的中了一掌,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算是一件强大的兵器也该有点儿声音出现才是吧。

    不远处的郑星海瞳孔猛然一缩,之所以让身边这个人前去就是为了试探一下云飞雪的深浅。

    否则一个逆命境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深入到离边防线两百公里的地方来,遇到危险连求助都没有地方,果然,这一掌给了他答案。

    “我说了,你们不配为人!”

    云飞雪忽然伸出朝前一拳轰去,他的身体依旧在原地纹丝未动,所有人便看到这个人如炮弹一样朝后倒射出去。

    当他身体临近郑星海身边的时候就如同西瓜从高空砸到地面一样炸开,残肢断臂外加破碎的内脏污秽之物喷了郑星海他们一身。

    但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个一破海境的高手居然被一个逆命境界的家伙一拳轰碎了?

    这已经颠覆了郑星海他们的认知,就是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付彤玥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个看似修为孱弱的年轻人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这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本以为落入万丈深渊,谁能想到居然又被人从半空给拉了回来。

    郑星海目光阴沉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更何况我没必要对一个死人说这么多。”

    话音落下,云飞雪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已如瞬移一般来到了郑星海的身前。

    不过他也不愧是化灵境的高手,在云飞雪动手的刹那,他同样是朝前一掌拍去。

    巨大的掌罡如山岳和云飞雪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霸道无匹的力量让整个地面瞬间塌陷而下。

    就如刚刚那个年轻人一样,郑星海的身影朝后倒射而去,朝后退出几步的云飞雪再度从原地消失。

    他并没有对郑星海穷追猛打,此刻的他已趁机来到了付彤玥的身旁,强大有力的手臂将付彤玥的腰部一揽,然后他身形在空中化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把付彤玥送到了乌吉丽的身旁。

    郑星海再度回来,他目光阴沉的盯着云飞雪,又看了看付彤玥和乌吉丽,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可从刚刚的交手他就已经明白,自己这三个人想要拿下这个逆命境界的人类是绝不可能了。

    “这个地方大的很,这两个女人就暂时交由你保管,下次遇到你就没这么好命了。”

    郑星海说着便要转身离开,云飞雪却忽然开口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郑星海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要走,你以为你还能拦得住不成?”

    “我云飞雪不才,不但想拦住你们,还想把你们的命也留在这里。”

    话音一落,云飞雪身形忽然如电一般腾挪而起,在此时,郑星海三个人几乎都是腾空而起。

    灵海秘境能够做到腾空飞行,而云飞雪才逆命境界,显然无法像他们一样做到在空中踏步行走,他们也正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腾空朝远方飞掠而去。

    不过郑星海依旧没有要和云飞雪动手的意思,因为他并没有把握能赢,既然如此还不如慢慢找机会。

    可他们的确是低估云飞雪的决心了,从见到付彤玥的那一刻起,云飞雪就已经对他们下了必杀令。

    身上的铁甲被他扔在了地上,千斤的重量让着铁甲瞬间没入地面,付彤玥看到这一幕眼皮子再度跳了跳,乌吉丽究竟是怎么认识这种变态的,身上有如此负重还有那种速度,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同样也超出了她的认知!

    阎罗靴没有脱下,云飞雪从地面一跃而起,恐怖的速度在天空拉起了一道白色的残影了,刹那之间便已临近郑星海他们身后。

    郑星海只觉浑身汗毛乍起,一股死亡的危机从身后传来,几乎不作任何犹豫,转身朝后一掌拍了过去。

    身后的云飞雪在这一掌之下烟消云散,一股寒意从体内生出,等他扭头之际,两道惨叫声接连从身边传来,两个破海境的高手就这么从他身边变成两具尸体然后从天空跌落到了地面。

    可就在其中一具尸体掉落下去的瞬间,云飞雪面色忽然一变,他闪电般出手从此人的腰间扯下了一枚玉佩。

    也在这个时候,由于没有借力点,他的身体也朝地面飞快的落了下去。

    郑星海怎能错过这种机会,他本想借机逃走,可现在的云飞雪似乎有些出神,再加上他无法御空飞行,所以上下前后左右无法借力的他无疑成了郑星海的活靶子。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空疯狂袭来,郑星海如陨石一般朝落下的云飞雪冲击下去。

    伴随着,百丈大小的掌罡好似从天而降朝云飞雪的身体拍了下去,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大地在此刻猛然一震。

    一道道裂纹如蜘蛛网朝四周扩散而去,四面八方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的山石风暴,一个凹进地面之内的巨大掌印触目惊心,云飞雪在那其中已不知是死是活。

    郑星海仰天一声大笑,尽管云飞雪的实力怪异的很,可中了他这一掌还能活下去,那就真是怪物了。

    就算踏入二次炼体的高手也绝不敢正面硬接他这一招,更何况是一个逆命境界的小子。

    “飞雪哥哥……”

    乌吉丽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此刻的她不仅仅是担忧没了他之后,她们二人该怎么办,而是云飞雪中了这一掌还会不会活着在,这种担心并不掺杂任何其他的情绪。

    一旁的付彤玥暗叹一声,云飞雪终究还是大意了,他本可以躲过这一击的,可是他究竟发现了什么而让他失神呢?

    虽然击杀云飞雪,可郑星海却高兴不起来,一个逆命境界的小子竟然吓的自己亡命奔逃,如果不是他最后的疏忽大意,自己甚至根本没有机会和他动手,一向以自己实力为荣的他又怎能高兴起来。

    可更让他惊骇的还在后面,只见地面那巨大的深坑掌印中间,云飞雪从尘土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此刻他气势如虹,一头长发四乱飞扬,身上有着数不尽的伤口,嘴角更是有着鲜血不断溢出,可他的气势却根本不见丝毫减弱反而更加凌厉。

    浴血浑身的云飞雪走到郑星海的跟前,然后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了他的面前说道,“这个东西,他从哪里得到的?”

    简直就是一种赤果果的藐视,云飞雪就好似大人在给小孩训话一样,暴怒的郑星海已完全不顾一切再度朝云飞雪一掌拍了过去。

    但此刻的云飞雪目光冰冷如刀,身上的气息如冷风铺面而来,恐怖的杀气连远方的乌吉丽二人都感受得到。

    嗡……

    一声好似钟声的翁鸣炸响,郑星海的身体如沙包倒射而去,他还没来得及控制自己的身体,云飞雪已来到了他的身后。

    抬腿一脚踢起,郑星海朝空中笔直飙射而上,而云飞雪如瞬移一般提前来到了半空然后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一口鲜血从郑星海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身体如陨石坠地砸进了地面之内。

    云飞雪来到几乎已经奄奄一息的郑星海跟前,“我再问一遍,这个东西,他从哪里得到的?”

    郑星海嘴里不断溢出鲜血,刚刚这一连串的攻击已经重创他的五脏六腑。

    化灵境的修为竟然被逆命境界吊打,郑星海根本无法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怪物他已经无法想象,现在的他只能凭借最后一丝修为之力不让自己昏迷过去。

    郑星海拼尽浑身的力气说道,“是王仲卖他的,他说这东西挺漂亮,所以就问王仲给买过来的。”

    云飞雪再度失神,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可从郑星海嘴里说出来却让云飞雪感觉到了一种命运的苦涩。

    他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从乌吉丽说出她被同伴袭杀的时候,云飞雪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种事情极有可能会发生在自己头上,只不过他实在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

    手中的这个东西正是崔思雨随身携带的贴身玉佩,崔思雨曾无意给他提起过一次这个玉佩的来历,那是她父母留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 一流小站首发

    此刻的云飞雪仿佛又回到了萤火镇的天台上,崔思雨正在给他诉说着进入圣门的目的,又发誓要怎样去报仇……

    这些也许都不是重点,他的脑海里只有崔思雨的那句话,“或许我连最后一个报仇的愿望也会落空,但这都没关系,因为在死之前,我交到了你们这几个好朋友,这就够了,我知道你天赋强大,就跟陆青一样从未把任何人看在眼中,但这都不重要,至少我们一起进入了幽姬宫,那我们就是伙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