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再次同行
    没有搭理乌吉丽撒娇式的语气,云飞雪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落到魔域种族的手中?”

    这句话问完,乌吉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黯然之色,紧紧抱着云飞雪的胳膊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这一刻的乌吉丽忽然变得惆怅而又伤感,眼中若有若无出现了焦虑之色。

    “我也是和你一批进入圣门的弟子,这次和你们一样同样在进行秋雨门下的第一次任务。”

    云飞雪恍然的点了点头,对于乌吉丽这个仅仅才刚踏入真元秘境不久的女孩儿来说,能够被看上还真是个奇迹,不过话说回来,乌吉丽今年才仅仅十五岁而已,这么小的年纪能达到现在的修为也算是不容易了。

    但不管如何,这个修为能被秋雨门看上,他绝不相信是凭乌吉丽自己的能力,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谢逍武,虽然没有进入凌云阁,但却顺利的进入到了破云门,想来乌吉丽在圣门也是有些势力背景的吧。

    而且云飞雪也听说过秋雨门这个势力,同样是一个黄字殿级别,但这个势力的排名隐隐靠前,据说在今年有望要晋升到玄字殿级别。

    “那你的其他伙伴呢?”云飞雪可不相信乌吉丽会一个人深入到离边防线这么远的距离来。

    听到此话,乌吉丽的身躯蓦然一颤,脸上更有无尽的恐慌之色传来,她也是下意识的朝云飞雪身边靠的近了些。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他们都死了,只有几个人……还活着……”

    “都死了?死在魔域种族的手中?”

    “不……不是……”

    “不是?”

    “对,他们是被自己的伙伴杀死的!”

    “究竟怎么回事?”

    乌吉丽叹了口气,她心有余悸的继续讲着自己遭遇的一切。

    原来和他一同深入到这个位置的一共有整整二十个人,这些日子他们联手杀了数百个魔域种族,而且全部都是领海秘境的高手,按照这个进度,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所有人就能顺利的凑到足够的魔核。

    但变故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平时和他们称兄道弟的郑星海忽然和另外几个人暴起。

    他们毫不留情的将身边的同伴抹杀,乌吉丽同样也在其中,她几乎是拼尽了所有力气才找机会逃走。

    听到这里,正在用血刃从一具尸体挑起一枚魔核的云飞雪忍不住问道,“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乌吉丽黯然道,“当然是为了魔核,秋雨门规定,除了凑到足够的学费之外,猎杀的魔域种族越多,奖励也就越多,他们将每个人手上的魔核全部抢到了手中。”

    云飞雪身躯微微一颤,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情在乌吉丽说完这句话之后莫名的烦躁了起来。

    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把那些魔核平均分配给了王仲他们,王仲他们中间不会也有郑星海这样的人出现吧。

    应该不会的,这些人平时看起来都很讲义气,要攻打那个拓昂所在的临时驻扎军营,他们更是毫不犹豫,云飞雪相信自己一定是多虑了。

    将注意力转到乌吉丽身上,云飞雪沉声道,“也就是说,你的身后还有郑星海在追杀你,只是在你逃走的途中又遭遇到了这几个魔域种族。”

    乌吉丽连连点着头,她的眼眶中已有豆大的泪珠不断掉落下来,当他看到平时一起学习修炼的同伴被割下脑袋,那一幕幕已经成了她心中的一种阴影。

    可她哭泣却并不是这个原因,她哇哇大哭道,“我能逃走完全是因为彤玥姐姐,她为我争取最后一丝逃走的机会,我对不起她,她……”

    乌吉丽泣不成声的嚎啕大哭,云飞雪也没有打断她,简单的交谈他已能明白当时惨烈的场面。

    微微叹了口气,只能说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有时候可怕的并不是魔域种族,而是他们人类自己。

    谁又能想到平时和自己一起吃饭修炼的同伴会忽然对自己下手?

    就像蒋卫年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谢永泉兄妹会做那些龌龊之事一样,但也正是他们的这种不相信让谢永泉这类人随时有可能在人类的背后捅你一刀。

    云飞雪不禁想到在太玄钟内修炼时幽姬提醒他的那句话,时刻提防你的同伴,杀人越货完全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里离边防线有接近两百公里的路途……”

    云飞雪还没说完,乌吉丽疯狂的摇着头,“我不,我不要一个人回去,你带着我吧,求求你带着我……”

    云飞雪也不忍心扔下她一个人,可他和鬼面之间还有赌约呢,乌吉丽要跟在身边完全就是个累赘啊,他连崔思雨都不愿带在身边,更何况是一个仅仅只有真元五重境界的乌吉丽。

    看着泪水不断从她眼眶中掉落,云飞雪终究还是点头,“跟着我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什么条件?”

    “第一,不得给我惹是生非,必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如果跟远古战场那里一样擅自行动,你就自己走吧。”

    乌吉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连连点头,“好,我答应,第二个条件呢?”

    “别再叫我夫君!”

    “我……我……好吧……”

    乌吉丽低下头,神色比刚刚还要黯然,不过她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经历了那种事情让她稍稍明白了很多东西,至少现在绝不能给云飞雪添麻烦的时候。

    看到乌吉丽点头,云飞雪这才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他依旧想让第二阳完全凝聚,不过这个机会显然不会这么轻易给他。

    因为一旁的乌吉丽忽然面色大变,他看着前方不远处说道,“夫……飞雪哥哥,他们追来了,追过来了……”

    朝前看去,果然,几道身影正在低头不断看向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这些人并未引起云飞雪的注意,他看到的是一个女孩正在他们身后几乎是衣不遮体如行尸走肉的前行着,此人或许就是乌吉丽口中的那个付彤玥。

    当其中一人抬头的时候正好和乌吉丽对视了一眼,他大喜的拍了拍身旁一名年轻人说道,“大哥,找到了,找到乌吉丽那小妞儿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朝云飞雪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看到乌吉丽那怯懦的模样,他面无表情。

    自从她逃走之后,他们就没有停止追击过,乌吉丽一旦活着回到秋雨门,那他们这几个人也就全完了。

    虽然宗门只认手中的最后结果不管你过程有多么肮脏,但你做了什么可千万不能给宗门知道,一旦知道有残害同胞这种行为发生,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这并不是秋雨门的规定,而是整个圣门的铁规。

    身后被绑住双手的女孩蓦然抬头,看到乌吉丽的时候她发出了嘶声力竭的怒吼声,“你在干什么,快跑啊,还愣着干什么?”

    啪……

    清脆的耳光声朝四周传递过去,鲜红的巴掌印出现在付彤玥的脸上,嘴角一丝血迹溢出覆盖了原来血迹,想来她挨这种巴掌已不是一次两次,她的整个脸颊几乎都肿胀了起来。

    郑星海目光平淡,看着乌吉丽正像是看着一具尸体一样,至于旁边的云飞雪直接被他们四个人完全忽略。

    乌吉丽怯懦的躲到了云飞雪的身后,可是当他看到付彤玥的时候,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彤玥姐姐别怕,这是我朋友,他会救你的,你别怕……”

    “朋友,逆铭境界的朋友能做什么,你快带着她跑,你不是这些人渣的对手。”

    付彤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这个时候她还在想着怎么能让乌吉丽逃走,云飞雪也不得不佩服她内心的强大。

    郑星海看向云飞雪,他的神色始终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这种自信并非他刻意的装模作样,而是对他自己实力有着潜意识的信心。

    “不用惊慌,你的这位朋友同样不会幸免于难的。”

    乌吉丽身躯一颤,她现在对郑星海有一种本能的畏惧,他挥舞着手中的战斧将身边的伙伴全部送下地狱的场面现在还历历在目。

    所以尽管云飞雪已经变得异常强大,可乌吉丽内心的恐惧还是渐渐占据了上风,她的身体也因此而不断哆嗦起来。

    云飞雪似乎感受到了乌吉丽的害怕,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不要害怕,有我在。”

    简单的几个字却好似定心丸一样,乌吉丽急躁而害怕的心理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但她忽然反应过来,云飞雪刚刚摸她脑袋的举动是几个意思,难不成他紧紧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女孩儿而已吗?

    云飞雪抬头看向郑星海淡淡的说道,“你们真不配称为人,对一个女人也能下得了这种重手!”

    “哈哈,臭小子,我看你活腻歪了吧,一个逆命境界的垃圾在这教训谁呢?”

    郑星海身旁一名破海境的年轻人朝云飞雪走了过去,这个时候他们已完全不用担心乌吉丽会逃走。

    之前有付彤玥在一旁拼死拖着他们,现在乌吉丽的身边就一个逆命境界的小子,他怎么拖?

    付彤玥在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们快走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都死在这里你们才高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