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仓皇而逃
    “作为圣门的弟子,我们理应为人类而做贡献,这点小事又能算得了什么?再说,你们这些人今天还想离开这里不成?”

    谢永泉已下定决定一定要杀了拓昂还有他身边的这些高手,因为他和拓昂接触并不是一天两天,以前所做的那些交易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现在的拓昂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再加上这重重事情的堆积让他想不到那么多,可事后他一定会思考一定会回忆到很多东西。

    比如说谢永泉拿着那些人类少男少女和他们交易可是实打实存在着的,和他们交易很多人类的至宝同样不是一次两次,虽说这样可以解释成谢永泉是为了取得拓昂的信任,但这加起来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这些东西一旦传到圣门之中,他们定会遭到问询甚至是调查,而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经得起调查呢?

    只有把拓昂还有那些高手全部留在这里,让他们永远开不了口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云飞雪暗暗用一阳之力驱除这股强大的暗劲,换做一般的人,刚刚谢永泉的那一拍都能要他半条命。

    不远处的拓昂咬牙切齿,他沉声道,“也许我们不是对手,但你想留下我们,怕是在做梦!”????“做梦吗,那倒也不见得,云飞雪,你手上的那具傀儡已经媲美神魂境巅峰的强者,加上他,要留下这四个人应该不难吧。”

    云飞雪暗道一声狡诈,这个谢永泉的确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自己虽然利用了他的力量,但他却也反应过来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做一些事情,他又怎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云飞雪怎么可能任由他的摆布。

    “实在不好意思,那个东西能量有限,暂时没法用了。”

    “要让他们就这么跑了那还真是一件可惜的事情,魔域种族的王子基本已经相当于一个地字殿殿主的地位,如果能把他抓到圣门,你甚至有可能会立刻得到圣门的亲自拉拢。”

    谢永泉的话的确具有很大的诱惑,只可惜,他是云飞雪,尽管对进入圣门本门有着极强的渴望,但他可不想现在先栽到谢永泉的手上。

    “如果真的跑了,那也只能怪我们实力不够,放心,回到凌云间我依旧会把二位的名字报上去的,你们才是真正的立功者,是吗?”

    云飞雪比谢永泉想象的同样更加难以对付,现在更是如此,如果没有他的力量,凭谢永泉兄妹的确没办法留下拓昂四个人。

    现在的谢永泉骑虎难下,想留下拓昂这些人凭他自己和谢兰昕又做不到,不留下他们又心有不甘,至少放他们这么离开很有可能会后患无穷。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身后大规模的人海战役基本也分出了胜负,这些魔域种族虽然骁勇善战,但蒋卫念他们带着滔天的仇恨去作战,战斗力较之平时提高了几倍不止,魔族大军节节败退转眼已溃不成军疯狂的朝后想要逃走离开这片战斗区域。

    谢永泉面色y沉,敌人的有备而来的确让他吃了大亏,放眼望去,目测有一半魔域种族都变成了尸体。

    虽然人类一方同样是尸骨累累,但此刻他们的战斗力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是一鼓作气紧追这些仓皇而逃的魔域战士而去。

    “我承认你们这些j诈的人类将战术运用的炉火纯青,这次我拓昂王子认栽,不过这笔账我会让你们加倍偿还的。”

    话音落下,拓昂在其他三名二次炼体高手的掩护下朝后飞速退去,云飞雪终究没有追击,谢永泉不动手,他当然也不会轻易动手。

    而且就算是谢永泉和谢兰昕出手,他也根本没有万全的把握拿下这四个人,所以根本没必要在继续浪费力气,而且这次战役的确是他们人类胜了,还是在边防线外取得的胜利。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这个,云飞雪根本有把握在与谢永泉合作的过程中,这个家伙不会暗中对自己下手。

    以他神魂境的修为要玩个花样,自己根本没可能抵挡,到时候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魔域种族的那边去,考虑到这个因素在里面,云飞雪便彻底放弃了留下拓昂他们的想法。

    蒋卫年和包昆走到跟前,脸上的激动之色毫不掩饰,他们看向谢永泉和谢兰昕说道,“多谢两位圣门的高手鼎力相助,拜火帝国将这份恩情永远铭记在心。”

    谢永泉和谢兰昕的嘴角再度同时抽搐了几下,这毕竟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所以此刻听到这种话是格外的别扭。

    但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也并不介意接受这份意外收获,“圣门本就是为了每个帝国最坚强的后盾,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真是如此的话,那倒是好了。”

    云飞雪的话让谢永泉兄妹咬牙切齿,这种含沙s影的话简直就是当众对他们的侮辱,可眼前是无数人类战士,他们还真不能在这个时候爆发。

    蒋卫年丝毫不在意这些,他说道,“二位不如去我们萤火镇坐坐,那里虽然简陋了些,不过……”

    他的话没说完,谢永泉便抬起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不必,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这里的后续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谢永泉和谢兰昕隐藏着无尽的仇恨和怒火愤愤离去,这种憋屈的事情简直就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遇到。

    杀死弟弟的凶手就在跟前,甚至明明可以一巴掌将他拍死在那里,可却偏偏不能动手,这种感觉让他们兄妹二人简直抓狂。

    “哥,难道真要这么放过这个小杂种吗,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完全是人财两空。”

    谢兰昕因为愤怒让他情绪剧烈的波动,和谢永泉一样,她恨不得将云飞雪生吞活剥,可她也知道自己绝不能在那个时候动手,那只会将他们还有整个谢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谢永泉的神色稍稍恢复了平静,他冷声道,“怎能轻易放过他,反正他要成为万众瞩目的猎魔人就必须要功勋点,要功勋点就得来这种地方,总能找到机会的!”

    谢兰昕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而且更大的麻烦还是拓昂,这个家伙如果发了疯把他们兄妹二人的事情给抖落出来,那他们可就真玩儿完了。

    “你说,那个小杂种的背后真是天尘子在给他撑腰?”

    谢永泉听闻摇了摇头,“不一定,现在潜龙城的云府竟然有两个灵海大劫坐镇,就算是天尘子也绝不可能把这种高手随便派出去的。”

    “你是说,这小杂种在胡编乱造吓唬我们?”

    “不是吓唬,我是怕他背后的人比天尘子的权限还要高。”

    谢兰昕微微一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杀云飞雪岂不是完全无望了,这个人的权限真的要比天尘子高,云飞雪一旦身死,此人必定会追查到底,到时候他们兄妹二人定会无所遁形。

    谢永泉微微叹了口气,“只能尽力而为了,那个傻弟弟啊,临走时爹就着重交代过他,能够进入圣门的人,没有一个简单的,就算真的有解不开的仇恨,也一定要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再动手,哪曾想……”

    谢兰昕也是黯然失色,谢逍武强大的天赋让他养成了飞扬跋扈的习惯,可惜他忘了自己已经出了谢家的地盘,甚至出了整个地鸿疆域。

    “想要杀云飞雪,并没有那么难。”

    忽然,一道声音如鬼魅般出现在二人耳旁,谢永泉和谢兰昕大惊失色,体内灵气汇聚戒备的看向四周。

    能够悄无声息不被他们发现,只有两种可能,此人有隐藏气息的独特能力,但这里可在边防线之外上百公里的地方。

    此人一口正宗的人类口音说明他是一个人类,一个人类就算有隐藏气息的能力,但如果实力不高,来这种地方岂不是找死的行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修为比谢永泉和谢兰昕要高出很多,但比他们修为更高的,只能是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

    “不知哪位前辈降临,还请现身一见!”

    谢永泉不断朝四周扫视而去,半晌过后,只见四周一道道黑色烟雾好似风沙流动汇聚而来,少时过后在他们跟前形成了一个两米左右的陌生男子。

    烟雾好似黑色的火焰不断升腾燃烧着,看到这一幕的瞬间,谢永泉就一定断定,此人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您……也想杀云飞雪?”谢永泉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

    “有些小恩小怨,我不太方便出手,你们要对付云飞雪,我可以帮你们指一条路!”

    和这种人的交谈甚至是交易都要相当小心翼翼,因为主动权并不在自己手上,这种被动的交易让谢永泉有些不太舒服,不过这个人的话还是引起了他了注意。

    “什么路?”

    “在离这里几百公里外的地方有个墨元城,那有一个云飞雪的熟人,只要把这个人掌控,就等于掌控了他的命脉!”

    “墨元城?叫什么?是什么人?”

    “她叫文青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