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灭杀
    所谓逆命,正是扭转乾坤逆转生命,达到逆命境界的修炼者不单单是让真元秘境的实力更加凝实浑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寿元的增加。

    即便是九重天人境界和普通人的寿命也是相差无几的,一百岁已算是高寿之龄,可一旦达到逆命境界,寿元能增加到三百岁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年龄已算是神话传说中的岁数了。

    寿命的增加也就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像姬不凡这样的高手,在接近两百岁的时候才渡过第一次灵海大劫,如果没有这个寿命做支撑,早已化为一堆黄土随着时间烟消云散。

    真元秘境这个阶段的修炼对于其他人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这个阶段的修炼在于真元的积累,还有对于武学功法的理解都要达到一定的境界才有不断突破的可能。

    云飞雪从初入真元秘境到现在的逆命境界,算起来其实也不过才半来年的时间。

    这个进阶的速度其实还要多亏他修炼出了一阳之力,另外还有他体内那个灵魂的帮助。

    不过他并不知道,其实真正帮他的并不是这些,他体内流淌的血脉力量才是真正的关键。

    此刻云飞雪劲力迸发,一身气势如巨龙出海浩荡天地,修为达到逆命境界让他真正有了一个质的变化。????即便是踏入灵海秘境的高手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这种霸道无匹的气势哪是一个真元秘境能够拥有的。

    战斗还未开启,已有一些魔族高手萌生退意,要知道魔族可是以好战而闻名,现在的他们在云飞雪面前竟生不起半分斗志。

    云飞雪扭头看向鬼面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他们是我的了。”

    话音落下,云飞雪身躯在原地顿然消失,等他再度出现的时候,血刃已来到一名破海境的脖子上,血色的刀光闪现,人头瞬间落地。

    这一刹那,鬼面的脸上都生出了一丝骇然,此刻云飞雪的速度几乎已经能够和他相相提并论。

    可要知道,他的身上可还时时刻刻穿着阎罗靴外加那个重达千斤的铁甲呢!

    当然,最主要的并不是这些,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云飞雪才十八岁,而且他才逆命境界而已,一旦突破到灵海秘境,他想象不到云飞雪会有怎样的实力。

    逆命境界的确让云飞雪感觉到了质的变化,此刻的他感觉自己体内好似蕴含了强大的洪荒之力,不论是在听觉嗅觉还是感知能力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已得到开发增强。

    这一刻,他的身体仿佛在不由自主的在人群中穿梭,每一个来回,每一次停留都能留下一个魔族强者的性命,哨台上的拓昂不禁也看的呆住了。

    少时过后他陡然一声大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的确,这些化灵境的高手竟也萌生退意,听到拓昂的话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但他们脸上的骇然之色更浓,自己竟然被一个逆命境界的人类吓的想要逃跑?

    数个化灵境的参战果然是让云飞雪压力大增,毕竟化灵境已将体内的所有真元完全转化成了灵气之力,而且他们武学功法的掌控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所以云飞雪瞬间退出战斗圈,和这么多化灵境高手硬碰硬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手中血刃散发着血色的光芒,其中夹杂的雷电让周围的空气不断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在诸多高手来袭的瞬间,云飞雪体内的力量再度爆发,血刃在他手中疯狂颤抖,低沉的嘶吼声从云飞雪的喉咙深度传来。

    “古虹刀诀,灭地!”

    血刃伴随着恐怖的帝兵刀诀朝疯狂赶来的斩了下去,数十丈的刀影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气流线劈了下去。

    古虹刀诀本就是帝兵所用的专用武学,虽然云飞雪手中的血刃只是将阶兵器,但此刻的他的修为已经完全能将这门刀诀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他还能开启这把将阶兵刃的全部威能,在这双重的威力之下,冲过来的这些化灵境高手纷纷变色。

    他们现在想要避开这惊鸿一击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种向前冲过去的速度已无法让他们做出避让的动作,所以此刻所有人几乎同时开启了最强的防御手段。

    轰隆一声,整个大地几乎都在此刻猛的一颤,锋利的刀气化为一道洪流冲击波朝整个魔域种族的临时驻扎地席卷而去,灭地一击彻底将这营地毁灭,整个地面更是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凹痕。

    不过这一击虽然强大,但他们毕竟都是化灵境的高手,特别还是这么多化灵境的高手。

    这暴力的一式仅仅只是让他们受了些轻伤,可紧接着,一名化灵境的魔域族人彻底变色,因为云飞雪的气息消失了。

    待他们发现之时,一名化灵境的尾巴已从根部彻底斩断,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好似在撕扯着其他人的灵魂,这个逆命境界的人类简直不能称之为人。

    云飞雪当然知道那一击不可能灭掉他们,所以在斩出古虹刀诀第二式的时候他已准备好了下一道凌厉的攻击。

    斩掉第一人,千影绝杀术腾挪而去,逆命境界的他气息更加浑厚凝实,化灵境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辨别真身与假身的区别。

    整个场地,只有魔域高手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当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还剩下最后一名化灵境高手的时候,鬼面这才微微一叹,二十几个魔域高手就这么给了云飞雪,还真是不甘心啊,只可惜,他是说话算话的人。

    当最后一名化灵境高手没了气息的时候,云飞雪也差点虚脱倒地,在刚刚这场战斗中,他几乎调动了身上每一分能用的力气,唯一可能还能让他提高的是,那双靴子和千斤重的铁甲没被他脱下来。

    他的身上同样有大小不一的伤势,甚至连五脏六腑都有破损的痕迹,可最后还是他赢了。

    这种战斗可谓是甘畅淋漓,境界的突破让云飞雪第一次感觉到了自身的强大。

    曾经需要仰望的化灵境高手,此刻竟被他斩杀了近十来个,这可能是他曾经无法想象的存在。

    云飞雪忽然想到,如果自己再修炼出第二阳,那会让自己达到何种境地呢,此刻的他几乎想在原地开始修炼,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哨台上,拓昂惊骇欲绝的看着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一切,一个逆命境界的人类好似杀猪宰羊一般的将灵海秘境的高手全部屠杀在此,魔域种族之中似乎也没出现过这种逆天的存在吧。

    天空之上,谢永泉他们之间的战斗还在继续,他们二人能和三个同级别的对手战的不相上下,这两个人同样是有着过人之处的。

    “都回来!”

    拓昂一声令下,拓宇还他们从天空撤回,当他们看到地上那一具具尸体的时候同样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他们听到拓昂说出整个事情经过的时候,更是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如果不是拓昂说出来的话,估计他们连半个字都不可能相信。

    “云飞雪,我承认你很强,但这场战斗,你们是赢不了的,出了你们人类的边防线,那就是我们魔域种族的活动区域,今天傍晚我们的援军就会抵达这里,在这之前,还有其他援兵……”

    “其他援兵,你是说他们吗?”

    拓昂话没说完,只听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紧随着,王仲他们赶到了此地,在他们的身后是一具具魔域种族的尸体。

    这些还散发着余热的尸体竟然全部都是灵海秘境的高手,当王仲他们看到驻扎地那些尸体的时候眼皮子不禁也跳了跳。

    他们自然不知道云飞雪和鬼面之间的赌约,所以都以为是云飞雪和鬼面二人联手取得了这样的战果。

    云飞雪淡淡一小道,“你以为我凭什么会一个人站在这里,四周想要支援你的人,都被其他人一一清除了!”

    拓昂紧握着双拳,体内那种暴怒而起的火焰恨不得让他把这个人类给生吞活剥。

    难怪云飞雪要以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其一是完全是为了吸引拓昂的注意力,其二就是拖住他们这些高手以免暗中支援那些准备来支援这里的魔域种族。

    半晌过后,他陡然抬头看向谢永泉二人,“我诚心诚意待你们,想不到你们居然是人类专程用来对付我们的武器,千万别让我们逮到你们两个!”

    谢永泉的眼皮子跳了跳,此刻他是有苦说不出,这种没来由的憋屈实在叫他快要崩溃。

    但他现在能怎么办,身后那么多眼睛可都看着自己呢,再说这对自己至少不算是坏事,他们兄妹对付魔域种族有目共睹,那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正好可以利用这件事完全掩埋起来。

    谢永泉走到云飞雪身边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强大的暗劲从肩膀迅速传递到他身体的每个角落,本来就有伤在身的他再度传来一阵剧痛差点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