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里应外合
    鬼面的到来让云飞雪微微一笑,他说道,“怎样,成功拿到手了?”

    鬼面点了点头,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条光华万千的龙脉,强大的龙威之力浩瀚而摄人心魄,不过鬼面已用手段阻断了这种气息的外泄。

    云飞雪毫不客气的将龙脉拿到了手中,没错,这就是那条被谢兰昕交给拓昂手中的真正龙脉。

    而将其拿到手仅仅只是因为昨晚那根箭上的纸条,不用说,手笔正是来自云飞雪,因为他是从魔域种族的驻扎地逃出来的,所以对那里还是算有三分熟悉。

    他早就断定像谢永泉和魔域种族之间的合作必定不是那么坚不可摧,不论如何,这是一个跨种族的交易合作,特别还是魔族和人族之间的这种关系下,任何交易与合作都会带着戒备心理。

    所以,他在那张纸条上写了简单的几句话,“龙脉既已送到手,你也就彻底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找机会回圣门,以后要保持这条线的顺利通畅。”

    然后他专门让鬼面找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将那支箭给射了出去,果不其然,拓宇还在谢永泉他们之前发现并且接住了那根箭。

    只要拓昂稍微有点儿脑子,为以防万一都一定会对谢玉泉兄妹采取点儿措施,不论这纸条上写的是真是假。

    不管他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措施,都一定会引起谢永泉兄妹的反感,再加上他们在对付云飞雪这件事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拓昂甚至会瞬间激怒他们兄妹也说不定。

    让鬼面去一趟对方营地是再好不过的决策,至少当初在那个考核通道内,鬼面能避开云飞雪四层魂诀就说明了他隐藏自己的本领是何其强大。

    事实也确实如此,此刻的他带着龙脉回到了云飞雪身边,事情比云飞雪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很多。

    “这东西我拿走,你应该没意见吧。”

    毕竟东西还是鬼面拿回来的,云飞雪还是客气的问了一句,看到他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把龙脉装进自己的戒指里面完了还问这么一句话,鬼面是又好气又好笑,所以干脆不理会云飞雪。

    “放心,这东西我会物归原主的,只不过在之前我有点儿其它的用途。”

    众人再度把注意力放在了拓昂他们所在的驻扎地,半晌过后,惊人的气息好似风暴一样陡然从那片区域冲击而来。

    感知力强大的人更是看到,魔域种族一处临时搭载的建筑直接从原地炸开消失无踪,五个二次炼体境界高手的战斗超出想象。

    已来不及欣赏,一旁的蒋卫年陡然一声大喝,“圣门援兵已经抵达,我们一鼓作气,杀过去!”

    话音落下,早已按捺不住的战士们好似疯一般的朝前爆冲而去,云飞雪他们同样没有闲着,率先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这片有十几万大军驻扎的营地。

    云飞雪站在一座山丘之上以真元之力将自己的声音散播出去,“谢氏兄妹,感谢你们的及时援助,整个人类因有你们这样甘愿赴死的强者而繁荣昌盛,圣门也因你们而骄傲。”

    谢永泉和谢兰昕几乎同时一愣,此刻他们的确在和魔域种族战斗,但究其根本原因却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人类和魔域种族之间的恩怨,这完全是他们和拓昂之间的私事。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他们兄妹还要否认云飞雪扣过来的这顶帽子吗,在他们身后是无穷无尽的人类战士,此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顺着云飞雪的意思去做。

    因为在不远处,拓昂早已杀气腾腾的在一直盯着他们兄妹,再加上云飞雪的这句话扔过来,拓昂更是暴怒而起,“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原来想来个里应外合歼灭我们,只可惜……你们似乎太小看我了。”

    拓昂嘴角轻轻一咧,看到人类大军的进攻他非但没有惊慌,脸上反而有着一抹得意之色出现,这一切被云飞雪尽收眼底。

    作为一个魔域种族王子级别的人物,不论是他本身的实力智慧还是身边的势力都一定不能小觑,更何况这里是边防线外。

    边防线外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魔域种族在活动,或许在魔族援兵到达这里之前,拓昂还能召集到在这四周零散活动的魔域种族,这一点,云飞雪自然早已料到。

    事实上云飞雪的预料并没有错,随着蒋卫年和包昆率领大军进攻之时,四周有不少陌生的气息在朝这里缓慢的聚拢而来。

    但云飞雪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些,他的目光紧盯着那些魔域驻扎营地的那些灵海秘境的高手。

    对方三名二次炼体的高手都被谢永泉还有谢兰昕拦住,那些灵海秘境第一阶段的人才是他的主要目标。

    此刻云飞雪如幽灵般穿梭在短兵交接的区域,他的速度和气息让这些交战的士兵们根本察觉不到他,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已临近驻扎营地跟前。

    四层魂诀将他的气息死死的包裹在内,他在一座山丘后面隐藏了起来观察着对方的阵容。

    此刻拓昂站在一处安扎的五层哨台上眺望远方,在他身后有几名化灵境的高手,其他人则在下面等候他的命令随时准备出手。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你说那些人类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深入到这个区域和我们作战!”

    另外一人立刻接话道,“有这两个人类拖住了大人,再加上其他种子们,蒋卫年和包昆自然是有胆子来这里了。”

    “只可惜,他并不知道,我们王子可不是好惹的,这些种子敢送上门来,我们全部收下就行。”

    “说的不错,这里已经是我魔域种族大范围活动的地方,他们……她们……”

    这个刚踏入破海境的魔域种族忽然出现了一丝难以置信,然后他猛的捂住自己的喉咙,但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所有人只看见一道血痕在他脖子出现,然后他的脑袋就如皮球一样从脖子上掉落而下,接着他的身体无力倒地而去,这血腥的一幕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根本没人能反应过来,等他们看到的时候,此人的脑袋已经没了。

    虽然魔域种族的要害部位是尾巴根部,但如果连脑袋都没有了,他们也照样是活不成的。

    “敌袭……敌袭……”

    一声惊叫传来,所有高手都是戒备的看向四周,能够悄无声息的抹杀一名灵海秘境的高手,就算他只是刚刚踏入破海境,但那也足够耸人听闻了。

    拓昂目光阴沉的盯着下方,他同样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自己的一名手下就这么没有了,这是人类在活生生打他的脸啊。

    云飞雪如鬼魅般出现在另外一个人的身后,这次他们有了防备,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得逞。

    所有人几乎同时朝他攻击而去,可就在临近他身体的刹那,动手的这些魔域高手顿感不妙。

    果然,第一个接触到云飞雪的人,那尖利的爪子几乎是毫无阻碍的从他身体穿透了过去。

    在另外一个方向,第二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再度丧命,他的千影绝杀术在灵海秘境的面前虽然很容易被看破。

    但由于他的第一次出手导致敌人的精神紧张,即便那是一道残影,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想要将其抹杀,来不及动手的其他人,注意力也一定会被那道分身影子给吸引过去,这个时候无疑又是云飞雪下手的大好时机。

    不过在云飞雪击杀第二人的时候,拓昂身边一名化灵境的高手忽然动了,他的境界让他清楚捕捉到了云飞雪的动作,在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内,此人陡然将云飞雪拦截在了另外一名破海境的跟前。

    此刻云飞雪手中的血刃已来到了这个人的脖子跟前,但却被这名化灵境的高手给硬生生的打断。

    “你的胆子很大,逃走之后……哦不,应该说你被谢永泉放走之后还敢只身前来,那就是你自己在找死了!”

    化灵境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强大的压迫力量如山岳轰然而至,云飞雪的呼吸在此刻都变得迟缓起来。

    但面对这种恐怖的气息他却没有丝毫担忧之色,因为另外一只手陡然凭空从一旁伸出抓住了这个化灵境的高手。

    鬼面就好似真正的鬼魂从一旁冒了出来,强横的速度和力量带着鬼面的右手朝前探去,这名魔域高手已经做出了防御动作,但还是来不及了,鬼面的右手几乎是从他的前胸穿到了后背,然后他手腕往下一扣,此人的尾巴被他连根扯断。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一名化灵境的高手就这么消失无踪,哨台上的拓昂大惊失色,以鬼面的速度,如果要对他动手,他是绝对不可能抵挡的了的。

    不过鬼面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了一旁的云飞雪,“如果就你现在的实力而言,想要把这个人拿下还要全身而退是绝无可能的,这个赌我作废也罢。”

    云飞雪笑了笑道,“说好的赌约可不能作废,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你在一旁看着吧。”

    “哼……”

    鬼面冷哼一声,然后双手抱胸靠在了一旁的木桩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现在很空闲,甚至可以去给天空正在交战的谢永泉兄妹帮个忙,不过他显然不可能会这么做。

    以蒋卫年为首的人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将谢永泉和谢兰昕当成了援军,他鬼面可对这件事清楚的很,他们之间的交战还是让他们自己了结吧。

    这一次的云飞雪站在了所有人的跟前不在偷袭,以他八重法相境界的修为,能战胜一名破海境都是奇迹,更何况他跟前站着整整二十四个魔域种族,其中有八个人都是引灵境的强者。

    “云飞雪,不得不说,你们的这个计策的确是天衣无缝,里应外合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只可惜,你们所有人类都要为你们的鲁莽而付出代价。”

    拓昂居高临下阴狠的盯着云飞雪,谁也不能料到人类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敢深入到这种地方来战斗,不过联想到谢永泉这两兄妹,那事情也就很好解释了,这些人类打算将他这位王子连带着近二十万魔域大军留在此地,只不过拓昂现在的心中同样是这种想法。

    云飞雪神色平淡无奇,他扫视着面前的这些高手淡淡的说道,“代价吗,付出代价的应该是你,首先就从这些人开始。”

    “哈哈,就凭你一个人吗?”

    “对,你尽管放心,鬼面不会出手,我一个人解决,毕竟这样我的学费就够了。”

    听到学费这两个字,拓昂脸上的狰狞之色更浓,他很清楚学费是什么,每一年又有多少人类的历练者将他们的尸体当成学费上交给了圣门。

    内心的愤怒让他大喝道,“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给我抓起来!”

    二十四人几乎同时动手,灵海秘境本就是利用天地灵气来进攻,更何况是二十多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同时动手,那种压迫力的确是前所未有。

    可云飞雪的脸上只有兴奋,他体内有某种压抑的气息在慢慢膨胀,陡然,他的气势如泄洪一般爆发而出。

    法相境界的修为在此刻暴涨而起,伴随着一道气浪朝四周呈同心圆扩散出去,已临近跟前的几名高手竟被这种气势震的连连后退!

    鬼面眉梢一挑,“压迫了修为,难怪……你这臭小子跟我玩儿呢!”

    九重天人境界将云飞雪的气息抬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但这还没完,他的气息如剑冲九霄势不可挡。

    一声惊天怒吼似龙吟虎啸,脚下的地面更在此刻朝四周龟裂出去,他的修为在刹那之间直逼逆命境界而去。

    这也是叶永给云飞雪的最大底牌,利用太玄钟让云飞雪多出了一个月的修炼时间,这一个月更是有幽姬亲自指导,所以他的修为在来之前就已经能够突破到逆命境界,只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

    此时此刻,云飞雪已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实力,因为他和鬼面打了一个赌,如果能以他一人之力解决这些人,那所有魔核全归云飞雪自己所有,所以在这一瞬间,他的修为达到了真元秘境巅峰,逆命之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